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2章 别逼他离家出走

第582章 别逼他离家出走

“呐,小黑,你有木有觉得最近娘亲变了好多?”正在院子里卖力蹲着马步的凌小白随手擦去脸上的汗珠,对着不远处阴凉处乘凉的小伙伴糯糯的问道,“娘亲整天和坏蛋呆在一起,不知道在密谋什么,总避着小爷,不肯让小爷知道。”

想到这里,他憋屈得在心头默默的落下了两行宽带泪,嘤嘤嘤,一定是坏蛋故意挑拨自己和娘亲的革命感情!不然,娘亲为毛会疏远自己?

黑狼听着他一尘不变的抱怨,随意的翻了个身,白痴小少爷,他就没发现这两天府里不同寻常的气氛吗?摆明了有重大的事情即将发生好不好!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哼,再这样下去,小爷就要采用绝招了。”凌小白暗暗握紧拳头,说得豪气冲天。

“吱吱。”你要干嘛?黑狼被他精气十足的话吓了一跳,心里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娘亲要是不再疼小爷,小爷就离家出走!”凌小白觉得他应该让娘亲知道,自己的重要性!不然,她会一直忽视自己的,他必须采取行动来捍卫自己在娘亲心目中的地位。

卧槽!

黑狼一个鱼跃,直接从地上蹦起来,一溜烟蹭到凌小白的腿边,锋利的牙齿死死咬住他的裤腿,“吱吱吱吱吱。”

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啊。

“知道啦知道啦,你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小爷是不会这么做的。”他还要给娘亲一次机会,哼,就不信在娘亲的心里,那个坏蛋能有自己重要!

屋内,正在翻阅从南诏京城送来的情报的凌若夕,眼角微微抖了抖,冰凉的目光扫过屋外,从她坐着的地方,能够清楚的看见院子里卖力训练的小小身影。

“离家出走?呵,最近胆子肥了不少啊。”换做是以前,借给凌小白八百个胆子,他也没勇气说出这种话,凌若夕开始检讨自己,最近是不是对他真的太忽略,以至于,他竟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这么想着,手里的情报似乎也变得没有了吸引力,她单手撑腰,缓慢从软塌上站起身来,走出大门,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的儿子,“凌小白。”

熟悉的声音,让凌小白立马挂上甜美的笑容,冲凌若夕挥着爪子:“娘亲!”

顾不得训练,双腿飞奔向她,蹬蹬的跨上台阶,却在即将撞入她怀抱时,刹住了车,“好险,差点把娘亲撞坏了。”

肉嘟嘟的小手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凌小白有些后怕,刚才要是自己没稳住,那娘亲可不是要被撞伤了吗?

“怎么总是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凌若夕本想教训他一顿的,可当她见到凌小白下意识关心自己的动作后,这个念头立马消失在脑海里。

冷峻的面容染上淡淡的柔色,她掐着袖口,温柔的为凌小白将脸上的汗渍擦掉:“你刚才在外边嘀嘀咕咕一个人说什么?”

“木有。”凌小白哪里敢说实话?

“最近不太平,别做多余的事,懂么?”凌若夕给他打预防针,“别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错事,不然……”

危险的腔调让凌小白浑身一抖,一股寒气从心尖弥漫到血液里,“宝宝才不会呢!宝宝不是小孩子,不会闯祸的。”

“那就好。”凌若夕将信将疑,或许,最近她应该在儿子身边安插些人,时刻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这个重任,凌若夕交付给了深渊地狱的高手,让他们寸步不离的保护凌小白。

当云井辰带着一名手捧托盘的下人,重返阁楼,他明显察觉到,暗中多了四道熟悉的气息,眉心微微拧紧,大脚跨入厅中,“那些人为何会在院子里?”

“为了小白的安全。”凌若夕解释道。

“在这里,难道还有谁能伤到他么?”云井辰傲气十足的反问道,她的这个举动,让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本尊说过,这里是我们的家。”

“我也是为了防止任何的意外出现。”凌小白的个性有时候会莽撞冲动,他再怎么早熟,也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万一真有一天离家出走,又或者,在府里发生什么意外,她不知道届时,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任何的危险与隐患,凌若夕都想要提早扼杀在摇篮里,不给它们成长的机会。

“好好好,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本尊也只是随口一问。”云井辰选择妥协,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和她争执,他转过身,亲手接过下人手里的托盘,火红的衣袖挥动两下,那名下人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这是什么?”凌若夕鼻尖微动,嗅到了从托盘里被盖住的青花瓷碗中飘逸出的淡淡香气。

“本尊听嬷嬷们说,孕妇多喝鸡汤能补身体。”他含笑说着,将盖子掀开,袅袅的白雾迅速从瓷碗里腾升起来,浓浓的水蒸气,喷溅在他妖孽、精致的容颜上。

邪气肆意的男人,此刻似乎多了几分温情与柔软,他侧身在软塌旁坐下,与凌若夕只隔着一张矮几。

“尝尝看味道如何。”盛着鸡汤的勺子递到了凌若夕的唇边。

她眸光微颤,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撞击了一下,红唇微微张开,在他的注视下,将汤水喝到了肚子里。

“如何?可还合你胃口?”云井辰略含期待的问道,鸡汤,还是他第一次尝试。

凌若夕刚想打击打击他的自信,眼睛却不经意看见了,他食指尖细小的伤口,“怎么弄的?”

“唔,受伤了吗?连本尊自己也没发现啊。”云井辰不着痕迹的用宽袖将手指遮盖住,他的回答有些含糊其辞。

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猜得到,这伤口是怎么造成的,凌若夕的心里有些动容,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倾尽所有的深爱?

“这汤你做了多少次?”敛去眸中翻腾不息的情绪,她故作平静的问道。

见她没有再在伤口上不依不饶,云井辰心里既松了口气,又隐隐有些失落。

她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自己拙劣的敷衍么?

“以本尊的技术,一次足矣。”云井辰说得自信满满,可凌若夕却不信。

“一大早就玩失踪,到现在,午膳的时间过去才回来,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只做了一次?”凌若夕犀利的戳穿了他的谎言,“这些事府里有其他人去做,如果什么事都要你亲自动手,还养这么一大帮人做什么?”

她这是**裸的迁怒,想也知道,如果不是云井辰执意,谁敢让堂堂一家之主进厨房,洗手做饭?

“娘子这是在替为夫打抱不平吗?”云井辰有些心花怒放,她一句轻描淡写的关心,就能够让他的灵魂变得喜悦,变得开怀。

“有这份闲心,不如投放到正事上。”凌若夕被他绚烂的笑容闪花了双眼,狼狈的将视线转移开去,老脸染上淡淡的红潮,似乎是害羞了。

云井辰贪婪的看着她脸上妩媚动人的表情,心噗通噗通狠狠跳了几下。

该死!如果没有宝宝,他一定会忍不住,将这女人抽筋拔骨吞到自己的肚子里。

“我前两天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凌若夕被他漆黑、深邃的眼睛盯得坐立难安,生硬的想要将话题转到其他的事情上。

“幸不辱命。”她的要求,他怎么可能不为她办到?

“这批人必须要有胆量,而且还不能有修为,要是普通人。”凌若夕提醒道,“否则,药王谷的爪牙只怕很难上当。”

她先前早就有了一个计划,打算来一招引蛇出洞,至于诱饵,则交给云井辰去找,诱饵必须是东方家族的人,而且还得忠心耿耿,愿意为了主子,抛弃性命。

“这些事本尊自然会为你办得妥妥当当,放心,他们和你的要求完全吻合。”云井辰一边喂她喝汤,一边说道。

“晚上带他们过来,让我见上一面,另外,这次的计划,我打算亲自出手。”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云井辰手臂微颤,汤勺与瓷碗轻轻碰撞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碎响。

他不悦的抬起头来,眉宇间有怒气正在凝聚:“本尊知道你很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可这种小打小闹,没有必要惊动你,更无需你亲自现身。”

凌若夕张了张口,刚想反驳,却被他从矮几上伸来的一根手指头堵住了嘴唇。

“本尊绝不可能让你以身犯险,若夕,本尊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只要是你想要的,本尊都会为你做到,但只有这一点,本尊绝不会妥协!”

他的话霸道如斯,甚至完全没给凌若夕反对的机会,那双眼坚定如磐石,这是他近期来,唯一一次,在凌若夕面前表现得这般强势。

如果换做是别的人,这么对自己说话,凌若夕定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可偏偏,说这番话的人是他,她的心里不仅没觉得反感,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也罢,当我没说过。”她幽幽叹息一声,选择了退步。

“这还差不多。”云井辰心满意足的笑了,那满是甜蜜与幸福的笑,暖如窗外朝阳,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多派几个人在暗中埋伏,争取这次,抓到一些线索,我已经等得够久了,这场游戏,也进入结束的倒计时。”凌若夕一字一字冷声说着,眉梢冷峭,一身锋芒再不掩饰分毫。

如果说刚才的她,是一把被刀鞘尘封的宝刀,那么此刻,这把刀就已然出鞘,露出了属于它的锋利与寒光。

云井辰自然没理由再拒绝她的要求,只要她没有以身涉险,任何事,他都会满足她。

他的心很小,小到只求她平安,唯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