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6章 惩罚人的手段

第586章 惩罚人的手段

屋外的护卫轻轻将房门带上,尽忠职守的把守在外边,至于里面发生了什么,不是他能够去管的。

“云井辰!识相的你最好快点放了我们,否则,药王谷绝不会放过你。”药王谷的护法虚张声势的叫嚣着,双眼用力瞪大,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

“本尊倒是很想知道,你们能怎么不放过本尊。”云井辰略感好笑,这年头,什么人都敢威胁他,挑衅他了么?还是说,因为云族的覆灭,所以他们以为,自己变得很好欺负?变成了一个软柿子?

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会让这些人用生命来铭记,什么叫做后悔!

“这是我们和凌若夕之间的恩怨,你一个外人没有不要插手!”护法冷静了一下,企图挑拨他和凌若夕之间的关系,若是失去了云井辰作为助力,对付她,会更加简单。

“你想想看,这天下多的是女人,为了她,和我们做对,值得吗?”

云井辰掏了掏耳朵,手臂轻轻一挥,一股逼人的玄力,瞬间打在了护法的脸上,啪的一声,面颊火辣辣的疼。

“这巴掌,是为了告诉你,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呵,想要挑拨离间?也不洗干净眼睛看看,他们够这个资格么?“说吧,被你们抓去的人现在在哪里,你们的主子又是什么人。”

云井辰懒得同他们废话,他之所以留下他们的狗命,不过是为了从他们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在她苏醒前,他必须要把事情圆满解决,不会让她牵涉其中。

护法气得一张脸瞬间爆红,他是药王谷谷主夫人身边最得力的手下,平时,谁不尊敬他?现在却被一个狂妄的晚辈,打了巴掌,这口气,叫他如何忍得下去?

“你死心吧,我们是不会出卖主子的。”一旁的三人扯着嗓子干嚎。

“没错!大不了就是死而已,我们死了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们早晚会赴我们的后路。”他们不依不饶的叫嚣着,挑衅着,仿佛把生死置之度外。

看着这四个宁死不屈的男人,云井辰状似苦恼的摊摊手:“看来,你们很有骨气。”

护法顶着红肿泛青的脸蛋高傲的仰起头,像只打了胜仗的公鸡,他们不会背叛夫人!绝对不会。

“本尊不喜欢暴力,可偏偏有时候,某些人总喜欢逼着本尊用。”云井辰幽然长叹,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白玉药瓶,打开瓶口,从里面倒出四粒黑色的药丸,塞进这四名俘虏的口中,逼迫他们强行演下去。

“咳咳咳……”四人被口水呛住,难受的咳嗽着。

“你给我们吃了什么?”白衣护法怒声问道。

云井辰笑如春风,“你们不是喜欢用毒么?本尊不过是以其人之道反之其人之身。”

他对他们下了毒?护法心头一紧,咬着牙关,没有露出半分的怯意,就算中毒又怎么样?他们绝不会因此而妥协。

为了防止这帮人咬舌自尽,云井辰卸掉了他们的下巴,动作干脆利落,带着说不出的狠绝,却又潇洒至极:“等你们什么时候想说了,只需要点点头,便会有人为你们松绑,本尊就不奉陪了,慢慢享受吧。”

邪气在他的眉宇间疯狂滋长,他拂袖转身,不再去看身后这四个正凶狠瞪着自己的人。

走出屋后,向护卫吩咐一句:“注意别让人死了。”

护卫急忙应下,等到他离开后,才兴冲冲跑到柴房里,紧紧盯着俘虏。

很快,药效开始发作,先是五脏六腑传来火热的灼伤感,之后,一股剧痛从骨头里传出,像是有人用锤子一点一点把他们的骨头全部敲碎,那种疼,堪比烈火焚身,足以让心智坚定的人陷入崩溃。

呜呜的哀嚎,不断从柴房里传出来,那仿若厉鬼般的惨叫,让整个王府被渲染得如同人间地狱。

云井辰靠在前厅的木椅上,小坐歇息。

他该做的已经都做了,现在就只等那帮人松口,说出他们知道的情报,他才能够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孤身一人时,他开始思念凌若夕,不知道这时候,她睡得可安稳?可有做什么美梦?梦里,是否有他的存在?

与此同时,东方本家。

小丫紧张的守候在床沿,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沉睡的女子,在她的身边,是一脸不忿的凌小白,“搞什么鬼啊,坏蛋怎么可以把娘亲弄晕?”

他在醒来后,就被告知,云井辰出府办事,同时,为了凌若夕的安全,她被下了药,陷入昏睡。

凌小白是不知道为什么云井辰要这么做,可他不喜欢他的这种做法,连带着,对他的印象越发差了几分。

“云公子也是为了夫人的身体着想。”相比凌小白的愤慨,小丫却显得冷静不少,她觉得云井辰没有做错,如果夫人知道外界发生的事,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赶去,到那时,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那后果,他们承受不起。

“连你也替他说话。”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似乎有些迁怒小丫,“你也被坏蛋收服了吗?”

面对凌小白的质问,小丫有些哭笑不得,“小少爷,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奴婢只希望夫人和您可以平安无事。”

“哼!”看着她满是关切的双眸,凌小白心里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刚才的话,似乎说得太过分,可偏偏,他又不好意思低头道歉,只能摆出一副傲娇的表情,来遮盖内心的心虚。

“那娘亲什么时候会醒来?”他生硬的把话题转开,或许是小丫的解释,让他心里的怒火稍微减弱了一些。

“这……奴婢也不清楚,不过云公子在离开前有过交代,若是夫人有苏醒的迹象,让奴婢再喂她喝下迷.药。”

“娘亲醒来以后,绝对会让他好看的!”这一点,凌小白毫不怀疑,甚至有些期待,凌若夕教训云井辰的那一幕,希望他们能够快点来临。

“唔!”一声低不可闻的嘤咛从床榻上传来。

正在交谈的二人瞬间住嘴,小丫慌忙捧起一旁盛满迷.药的药水,准备给凌若夕喂进去。

可还没等到她动手,那双紧闭的双眸,霍地睁开,犀利如刀的目光,直刺她的眼睛。

小丫吓得手指一颤,勺子与瓷碗冷不丁碰撞了一下,发出清脆的碎响。

凌若夕冷冷的看着床边的两人,眸光清明且冷冽,哪里有刚醒来的迷茫?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似乎有些疲软乏力,眉头暗暗皱紧,“谁做的?”

或许是昏睡了近一天,她的嗓音带着几分嘶哑。

哪怕是躺在**,可她身上散发的那股凌厉气势,却未曾减弱半分。

小丫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怎么办?这样的夫人,好可怕,她完全不敢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凌小白低垂着脑袋,把自己当作透明的,小手不停戳着小丫的后背,她还愣着做什么?不是要给娘亲喝药吗?快点动手啊!

他哪里知道小丫此刻的恐慌。

“他呢?”凌若夕一边蓄力,一边问道,能够对她做出这种事的人,除了云井辰外,不可能有第二个!呵,这是他第几次对自己下手了?好!很好!勇气可嘉啊。

深邃的双眸里晕染着丝丝冷怒,小丫深吸口气,将心里所有的害怕一股脑全部抛开,“夫人,该喝药了。”

她必须要尽快把这药给夫人喂下去,不然,就会迟了!

“拿开。”凌若夕知道她手里的药是什么,怎会喝?

如果换做平时,小丫绝不可能违反她的命令,但现在事关重大,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把汤勺往凌若夕的嘴边伸去。

就在此时,空荡的丹田里,总算凝聚了一丝玄力,手肘撑住床板,她迅速起身,擒住小丫的手腕,动作快如疾风,让小丫毫无反应的时间和机会。

“是迷.药?”凌若夕夺过她手里的瓷碗,轻轻嗅了嗅,脸上的冷色变得愈发浓烈。

看着她这副盛怒的样子,小丫害怕得一颗心噗通噗通直跳,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为什么夫人这么快就会恢复?

小一离开的时候不是说,这种迷药可以让夫人短时间失去力量吗?这和他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小丫在心里暗暗着急,凌小白也在一旁默默的擦着脸上的冷汗。

完蛋了,娘亲这回绝对会发飙!

“回话。”阴鸷如魔的命令,让凌小白和小丫同时身体一抖,他们根本没勇气张口,更不敢回答她的问题,可他们这副做贼心虚的表情,还不够凌若夕明白一切么?

凉薄的红唇朝上一弯,笑容冰冷得让人头皮发麻,她蓦地将碗砸落在地上,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夫人。”小丫急忙上前试图搀扶她,却被凌若夕避开。

“他在哪里?”她自顾自的起身,穿上靴子,白色的亵衣内,单薄的身影若隐若现。

小丫讪讪的动了动嘴角,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夫人实情!万一说了,引起意外,这责任谁负得起?

“小白。”眼眸微微一转,落在了凌小白的身上。

被她直勾勾的盯着,凌小白颇有些压力山大,嘤嘤嘤,娘亲为毛要问他啊,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有木有?

“娘亲,宝宝真的不知道。”凌小白老老实实的开口,神情极其纯良,看上去不像是在说假话。

凌若夕冷哼一声,“都不肯说是么?呵,我难道还查不到他现在人在何处?”

想要知道云井辰的下落,她有的是办法。

“夫人,云公子他出去办事,您就好好在家里待着,别到处乱走了。”小丫鼓足勇气上前劝说。

他们谁也不想看到凌若夕受伤,最好的选择,就是把她安置在家里,不让她出去。

“他人在哪里。”凌若夕再度问道,似乎问不出云井辰的下落不肯罢休。

小丫和她周旋了片刻后,终于败给了凌若夕的固执与威严,双眼猛地闭上:“北宁出了事,云公子前去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