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7章 符印出现

第587章 符印出现

云井辰完全不知,他以为会安稳睡在家里的女人,此刻正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浓郁的茶香在厅中不断飘荡,这是北宁国本地最知名的雪莲茶,小一在半个时辰前,找到了解毒的药方,所需的药材北宁国皇宫应有尽有,倒不需要再寻找,北宁帝率先服下解药,还在休养中,而凤奕郯也收到了从宫里送来的解药,他本就是修行玄力的天才,在服下后,被封锁的力量出现松动,很快就勉强能够下床。

“东方家主。”拖着还未痊愈的虚弱身体来到前厅,他朝着云井辰拱手问好,“这次多谢你出手相助,否则,北宁必将大乱。”

虽然很不喜欢云井辰这个人,可在国家面前,私人的情绪无关紧要,这一声感谢,他受得起。

“本尊可不是为了区区一个北宁。”云井辰讽刺道,“如果可以选择,相信本尊,本尊决不会乐意帮你们度过这一关。”

如果不是为了找到药王谷的人,不是为了收集线索,他也无需走这一趟。

这人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

凤奕郯的面颊有些僵硬,他自认为刚才那番话已经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示弱,识相的人,必定会采取较为谦逊、友好的姿态,可云井辰却又一次让他意外。

“家主,”负责看管俘虏的护卫,忽然急匆匆从柴房跑来,脸上带着明显的喜色,“那些人愿意说了。”

“把他们带上来。”他似乎并不意外,“看样子,他们的坚持比本尊想象中的,还要短暂啊。”

还以为这些人多有骨气,原来也不过如此么?

心头浮现一丝嘲弄的冷笑,“三王爷,坐啊,别客气。”

随手指了指下方的椅子,云井辰表现得更像是这座大宅的主人,凤奕郯嘴角一抽,显然被他的无耻给打败了。

宽敞的前厅此刻安静无声,唯有云井辰时不时捧茶浅饮的细碎声响。

在等着俘虏过来的期间,凤奕郯没忍住心里的疑惑,出声问道:“这次为何只东方家主一人前来?凌姑娘没有同行吗?”

他故意说得十分平静,就像是随口一问。

可云井辰却最听不得他主动关心自己女人的下落,眸子里掠过一道冷光:“三王爷关心得范围未免太宽了,本尊的女人去哪里,做什么,需要向你时刻汇报么?更者,这点小事,本尊一人足矣,何需劳驾她千里迢迢赶来。”

他毫不留情的奚落让凤奕郯有些下不来台,尴尬的咳嗽几声,便把这个问题掀过去,没有再提及。

“与其关心本尊的娘子,三王爷不如把心思放在其他的地方,例如,怎么提升自己的实力,可别再被这种小人物控制住,传出去,对三王爷的一世威名,恐怕会有所影响啊。”云井辰没打算轻易放过他,这家伙,解毒后就想打听若夕的消息,凭什么?

他早就说过,这人对她居心不良,看吧,他多有先见之明。

“东方家主教训得极是。”凤奕郯有些难堪,可他还得忍着,不能和云井辰撕破脸。

两个英俊男人间似有电闪雷鸣正在激烈撞击,肉眼无法看见的硝烟不断在他们的身侧徘徊。

气氛略显僵硬,很快,屋外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护卫推搡着四个浑身抽搐,满头大汗的男人进入厅中,一脚将他们踹翻在地上,“都给我跪好,不得对家主不敬。”

四人痛苦倒地,口中的呜咽像是蚊子的叫声,格外微弱,疼痛早已将他们折磨到只剩下半条命,在这种时候,他们的心神绝对是最脆弱,最容易被攻破的。

“哼。”凤奕郯显然发现了对他下手的护法,鼻腔里漫出一声不悦的轻哼,“你也有今天!”

他不会忘记,在自己中毒后,这个男人是如何用语言刺激他,羞辱他的,现在风水轮流转,他的报应也到了!

护法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身体宛如虾米似的,蜷缩成半个弧形,“求求你……给我解药……”

他断断续续的开口,朦胧的视野,直勾勾望着那抹红影存在的方向,那求生的目光,似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块浮木,充满了渴望与祈求。

云井辰低眉轻笑,笑声喑哑却又带着一种该死的性.感,“若你们提早开口,又何需受这等皮肉之苦?”

“求求你……”四人呜咽着,只知道不断重复这三个字,他们原本以为,就算失败,就算被捕,顶多也只是一死,可云井辰赐给他们的,却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把本尊想要知道的消息说出来。”云井辰没打算立刻为他们解毒,若不是他们答应开口,连卸掉的下巴,他也不会让护卫给他们接上。

在痛苦的折磨中,他的话就像是一抹生机,被这四人死死抓住,“那些人……那些人被夫人带走了……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被带到了什么地方……我们是兵分两路行动的……我就只知道这么多……求你,给我解药……”

护法一边抵抗着体内烈火焚身的剧痛,一边咬着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可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云井辰满意,“你们嘴里所说的夫人,是什么人?如今身在何方?”

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个所谓的夫人就是针对他们的主谋!如今,药王谷的主子。

护法刚张开嘴想要说话,忽然,他的脑袋毫无征兆的炸裂,鲜血哗啦啦溅了一地,只剩下被血染红的无头尸体,还在地板上不停的**。

云井辰瞳孔一缩,这是符印?

刚才如果他没有感知错误,那一瞬间的玄力波动,是属于这片大陆早已绝迹的符印!一种用于禁锢人的大脑,剥夺人自由的残忍手段。

“啊啊啊……”剩下的三人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符印开启后,瞬间被轰掉头颅,通通疯了,他们抓狂的发出惨叫,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一个个面目狰狞,如同厉鬼。

凤奕郯吓了一跳,“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云井辰心里已有了苗头,“你们为何会得知北宁在暗中违背约定,与若夕联手?”

三个疯癫的男人此时哪里还听得清他在讲什么,他们不断的用脑袋撞击着地面,不断的用手指在身上撕扯着,留下一道道可怕的血痕。

看来,他们的情绪已经彻底崩溃了。

云井辰深知,再继续问下去,也不可能问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大手一挥,吩咐护卫把人带走,等到他们的情绪平静以后,再进行审问。

“顺便把解药给他们服下。”继续折磨他们,显然没什么用。

这种毒药是东方家族最残酷的刑罚,用来处置背叛家主的叛徒用的。

护卫拖着三人的腿往屋外走,即使离开了十多米,依旧能够清晰的听到,这三个男人痛苦、凄凉的哀嚎声。

前厅内再度恢复安静,凤奕郯怔怔的望着程亮的地板中央,那一滩还没有干涸、凝固的血迹,“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暗中对他下了毒手吗?”

不然,一个活人怎么会好端端的爆炸?死无全尸?

“哼,不过是一种卑劣的伎俩。”云井辰不屑的轻哼一声,“恐怕他们在行动前,已经被人下了符印,只要说出被禁止的秘密,就会启动符印,导致现在这个结果。”

“符印?”凤奕郯有些发懵,他以为自己知晓天下事,可这所谓的符印,他却是第一次听说。

“不懂自己去查。”云井辰显然没有为他解答疑惑的耐心,他有必要为情敌解惑吗?

他的拒绝,让凤奕郯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下一步怎么走?”

“这是本尊的事,王爷,你现在更应该进宫,去见见那帮等候多时的大臣。”云井辰心里有些烦躁,百年来,从未出现过的符印,竟会在药王谷的身上出现,这件事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以至于,云井辰更没耐心和凤奕郯相处,只想把这个十万个为什么支开,给他找点事情做,省得他在自己面前晃悠。

凤奕郯用力抿紧了唇瓣,他看得出云井辰对自己的不喜,也不好再久留,起身,准备前往卧房更换朝服,进宫看看情况,就在他刚踏出大门的瞬间,一抹黑色的人影蓦地从半空降落,凤奕郯当即戒备,想要出手,却在看清这人的容颜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是你?”他愕然看着从天而降的凌若夕,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她怎么会突然现身?

凌若夕只冲他点点头,便绕过人,往府里走,她已经探知到了那抹熟悉的气息,就在府内。

凤奕郯呆呆的望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墨色的锦缎,一尘不变的马尾,人还是那个人,可她却连一个正眼也不愿送给他了。

嘴角缓缓扬起一抹苦笑,他果真是犯贱啊,直到现在,难道还在期待着她能够对自己另眼相看吗?

怀揣着满心的苦涩,凤奕郯强撑着最后的尊严,与她背道而驰,一步一步往皇宫的方向前进。

凌小白乘坐在黑狼的背上,慢半拍抵达,正巧见到凤奕郯的身影在幽静的道路前方消失,他有些同情的开口:“这人看上去好可怜。”

孤零零的一个人,能不可怜么?

黑狼抖了抖庞大的身躯,迅速缩小,然后冲凌小白翻了个白眼,以此来表示自己心里的不屑与鄙视,小少爷最近心肠也太软了,同情这种人做什么?该不会忘记了,以前人家是怎么对待他的吧?

“云井辰”从王府里突然传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愤怒咆哮,府门外的一人一兽,整齐的抖了抖身体,卧槽!娘亲(女魔头)发飙了!

他们对视一眼,迅速往府里冲去,一个打算收尸,一个打算加油助威。

平静的院落里,几只鸟儿被这声巨响吓得展翅飞上天空,扑闪着翅膀,消失在了蓝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