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8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绝配!

第588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绝配!

云井辰想要伸手去揉被震得发麻的耳朵,这个念头却在见到凌若夕气势汹汹的目光时,彻底消失,她怎么会来?

“不错啊,胆子够肥的,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下药?”凌若夕双手叉在腰间,怒声质问道,心里的火气蹭蹭的不停上涨,几乎快要淹没她的理智。

她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算计,可偏偏,每次算计她的,都是同一个男人。

是不是她最近脾气太好,以至于,他才敢这么做?

“娘子,你听为夫解释。”为了灭火,云井辰赶忙从椅子上起身,想要走到她身旁去。

“站住!”凌若夕拒绝他的靠近,“你给我站在那儿别动,也别靠近我。”

擦,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或许是怀孕的缘故,凌若夕以前从不会这般任性,这般冲动,可今天,却全都做了。

“好好好,为夫不过去,你别激动,深呼吸,来,呼气,吸气。”云井辰柔声劝道,希望能让她平静下来,气自己还好,要是气坏了她自个儿的身体,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妹的,别嬉皮笑脸,有什么好笑的?”凌若夕看见他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就来气,“你手段不少啊,居然说服小一和小丫,帮你对付我,还瞒着我,偷偷来到北宁。”

他只是担心在得知了北宁所发生的事情后,她会冲动的跑来,参与其中,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为了不再火上浇油,云井辰没胆子把心里话说出来,只能挂着一脸讨好的笑,站在原地,任由她打骂,仿佛没脾气似的。

屋外偷听的凌小白和黑狼有些不忍直视,为什么坏蛋(少主)在她面前会变成妻奴啊?

尤其是跟随云井辰多年的黑狼,在这个时候,它特别不想承认里面的男人,是昔日邪魅狂狷叼炸天的云族少主,喂!他根本是被什么怪东西给附身了吧。

凌若夕骂了半天,累得有些气喘。

云井辰赶紧替她端茶,“来喝点水润润喉咙再继续。”

“啪嗒。”茶杯在她的手心被玄力震成碎片,她冷冽的面容浮现了丝丝危险:“你是没把我的话听在耳朵里是吧?一点也没有反悔对么?”

“不不不,”云井辰慌忙摇头,“为夫知错,为夫真的知错了。”

在深爱的女人面前,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男人的自尊?那种玩意和她相比,算得了什么?

“哼,”凌若夕心里的怒火勉强减弱了几分,“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见她有心思问起正事,云井辰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场风暴算是过去了,他终于走近了凌若夕的身畔,搀扶住她的胳膊,一边带着人往上首的椅子走,一边说道:“局面已被为夫控制住,中毒的凤奕郯和皇帝现在已性命无忧。”

“那些人呢?”凌若夕悠然坐下,眉宇间还残留着些许怒色,“别告诉我,你一个也没抓住。”

“可能么?”她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云井辰挑眉笑道:“抓住了四人,不过死了一个。”

想到惨死的那名护法,他含笑的眸子瞬间冰封。

“怎么会死的?”这些人是他们现目前手里拥有的唯一线索,一旦失去,他们将再难追踪到药王谷的踪迹。

“他被人下了符印,一切有关主谋的讯息,都不能说出来,否则,就会爆头身亡。”云井辰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虽然不清楚符印这种东西是什么,可听这话,似乎和降头有些相似。

“有得到什么情报吗?”她再度问道。

“暂时没有,其他的三个俘虏被吓疯了,没能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云井辰啧啧两声,这帮人的心理素质实在是有待提升。

“倒是你,怎么会忽然过来?”他将话题转开。

临走时,他不是吩咐小丫好好看管她吗?怎么会让她以身犯险?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悦。

“怎么,这地方有写着我不能踏入?”凌若夕故意误解他的话,语调凉飕飕的,似乎结了冰。

云井辰哪里敢点头,满脸堆笑:“怎么会,为夫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这么长的路途,万一动了胎气,那可怎么办?”

在他的心目中,凌若夕现在可是最宝贵的,不能出一点纰漏。

“我还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再说,敌人都快踩到我的头顶上,你认为我还坐得住吗?”想到失踪的兄弟,凌若夕刚刚转晴的面容刷地一声再次阴沉下去。

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好了,别想太多,这事交给为夫,为夫一定会把这些肮脏的老鼠通通抓出来,交给你处置。”他沉声说着,眸光分外认真。

药王谷的所作所为,早已将他们二人激怒。

“为什么他们会对北宁下手?”凌若夕没理会他的许诺,更不可能把这件事交给他一个人去处理,事情因她而起,她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抽身。

“为夫也觉得很可疑,合作一事,只你我二人和北宁皇室知晓,药王谷能得到风声,且这么快动手,恐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凤奕郯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就生出疑惑。

“晚上去见见北宁帝,我要弄清楚,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如果是有人在背后耍手段,心有反骨,哼!我会让他们知道,背叛的代价。”冰冷的话语暗藏杀机,显然,她已经开始怀疑,这些事,是北宁自编自演的,“先换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既然有所怀疑,凤奕郯的王府也变得不再安全。

对她的提议,云井辰双手支持,他可不想凌若夕住在这个和某个情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鬼地方,而且昨夜这里发生了惨案,阴气太重,对她的身体也会有影响。

等到凤奕郯将朝臣们劝回各自的府邸,用最快的速度折返王府,迎接他的,却是人去楼空的大宅,云井辰带来的护卫已经将俘虏押走,他和凌若夕的身影也没了踪迹,空荡荡的宅子,透着一股落寞与萧条。

凤奕郯苦笑一声,他们不肯留下来,是因为彼此不再信任了吗?

若非有所怀疑,他们怎会离开得这般匆忙?

到底是皇室子弟,只凭着一点点线索,他就大致猜到了云井辰和凌若夕的想法。

入住的地方是东方家族在北宁国京城的一处别院,这座大宅是隐秘购买的,所以在肃清的行动中,逃过一劫,府内有两三个下人正在扫着院子,云井辰和凌若夕待在卧房,她被强制按倒在床榻上,让小一进行诊脉。

云井辰太过紧张的行为,让凌若夕略感好笑,可更多的却是甜蜜。

“师姐的身体很好,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小一的诊断让云井辰明显放下心来。

“我不是说过这点路程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吗?”凌若夕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她还没有弱不禁风到稍微动用力量,就会抱恙的地步。

“还是保险起见为妙。”他不肯拿她的健康去赌,也赌不起。

小一捂着嘴,憋着笑偷偷从房间里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小两口,没在里面继续做电灯泡。

“真想快点把这些事了结,然后为夫就能一心等待宝宝出生了。”云井辰含笑说道,略含期许的目光,定格在凌若夕圆鼓鼓的肚子上,那里正住着一个他和她的结晶。

“你想得太远了。”明明心里格外感动,可偏偏,她说不出任何矫情的话来。

云井辰也不在乎她恶劣的态度,依旧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两人腻歪在房间里,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小奶包也跟着一起来到了这里。

凌小白使劲抓着门外长廊上的圆柱,愤愤不平的瞪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嘤嘤嘤,娘亲有了坏蛋,就不要自己了,好过分!

“小少爷。”小一忍俊不禁的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大概能猜到他心里在抱怨什么。

“恩。”见到有旁人出现,凌小白立马收回爪子,昂着头,开始装腔作势。

娘亲说过的,气势不能丢!

“吱吱……”好丢脸,黑狼伸出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去看凌小白卖蠢的举动。

小一差点没忍住心里的笑意,和他简短的交谈几句后,就加快步伐离开,刚绕过拐角处,他终于憋不住,抱着肚子大笑出声。

小少爷实在是太可爱了。

刺耳的笑声让凌小白的小脸瞬间黑了下去,次奥!为毛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家都特别的开心?为毛!

他深深的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充满了恶意,这日子没法过了!

入夜,京城内全部戒严,百官闭门不出,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北宁帝的一则圣旨,却勒令所有守城将士严阵以待,发现任何可疑人物,立即捉拿,这让京城似乎多了几分凝重的味道。

出门前,云井辰特地为凌若夕披上一件大氅,纤细的手指仔细的将绳索系紧,“晚上风大,别着凉。”

他挨着她很近,近到他的呼吸清晰的喷溅在凌若夕的面部,体温有上升的迹象。

“走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凌若夕率先跃起,身影犹如疾风,迅速穿过高墙。

两人没带护卫,孤身前往皇宫,此时,北宁帝正躺在寝宫的床榻上,让太医进行诊脉。

“皇上,您的身体脉象十分混乱,龙体微恙,需要静心调理。”太医摸着雪白的胡须,低声禀报道。

“恩。”听闻没有大碍,北宁帝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不是他不放心小一的医术,可到底,亲疏有别,相比云井辰的人,他更放心太医院。

等到太医在太监的护送下离开后,北宁帝刚想起身处理政务,紧锁的窗户被一股狂风吹开,这诡异的飓风,让刚遭受过惊吓的北宁帝再一次吓得肝胆俱裂,他张口就想喊人护驾,却被凌若夕眼疾手快点住了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