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9章 自相残杀的诡计

第589章 自相残杀的诡计

夜明珠将整个房间照耀得灯火通明,一黑一红的人影静静站在床沿,地上的黑色影子,被烛光拖长,北宁帝瞠目结舌的望着擅自闯入寝宫的两人,有些发愣。

“好久不见。”凌若夕漠然启口,“放心,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来向你问点事。”

他眨眨眼睛,表示自己不会有所动作。

凌若夕这才解开了他的穴道,刚想直奔主题,余光却瞥见云井辰正在替她搬椅子过来,嘴角不由得狠狠**了几下。

他就不能做点和气氛符合的事情吗?

“坐,站久了对你的身子骨不好。”云井辰特地将垫子加厚,只为了让她坐得更舒坦。

北宁帝莫名觉得,他们俩似乎把这里当作了他们的地盘,没把自己这个名正言顺的主人放在眼中。

凌若夕顺势坐下,背脊轻靠着椅背,她明晃晃的肚子,让北宁帝不能忽视。

面颊上浮现些许诧异的神情:“你有身孕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凌若夕抚了抚肚子,“贵皇子现在过得很好,陛下无需太过担心。”

她先给北宁帝吃了一颗定心丸,同时,也是为了提醒他,别忘记,还有软肋在自己手里捏着。

“朕当初既然敢答应,就相信你们会照顾好朕的皇儿。”北宁帝表现出了对他们的信任。

这话明摆着是场面话,不论是凌若夕还是云井辰都没当真,信任?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于他们双方之间?

“两位是为了这次皇宫遭难一事前来的吧?”北宁帝没再寒暄,他微微直起身体,靠着床头的玉枕,平凡无奇的容颜,却带着帝王该有的精明与威严。

“正是。”凌若夕也没隐藏心思,“皇上可知为何他们会知道我们的计划?”

北宁帝眸光一暗,就连脸上面谱化的笑,似乎也收敛了不少:“他们在下毒后,朕隐约听到他们提起,这数日,朕在暗中撤离百姓一事,似乎是因此才得知了我们的合作计划。”

“只是这样?”凌若夕挑眉反问,“照理说,贵国的行动应当是隐秘至极,何故会被他们打听到风声?从而顺藤摸瓜,查出我们的动向?”

“这……”北宁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陛下,”凌若夕刚想再多问几句,忽然,站在她身后的云井辰竟动了,身影诡异的消失在原地,从窗户跃出,速度快如闪电。

“什么人?”凌若夕瞬间站起,冲到窗户口,凝眉看着屋外黑漆漆的夜空。

“有刺客!抓刺客啊。”侍卫们显然也发现了皇宫内有神秘人闯入,一时间,整个宫廷乱成一团。

北宁帝不敢妄动,凌若夕却顺着云井辰的气息追了出去,在御花园的墙角,发现了他。

“人呢?”刚才,他们感觉到屋外有人偷窥,陌生的玄力波动,没能躲过他们两人的感知。

云井辰冷笑一声,“逃得挺快,这人绝对是属兔子的。”

“连你也没有追上?”凌若夕顿感惊讶。

“嗯,他们撤离的速度太快,本尊没能赶上。”云井辰幽幽说道,可双眼却满是浓浓的战意,一个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的高手,呵,他已经许久没如现在这般战意激昂了。

“不过也不是一点线索也没留下。”他摊开手,掌心赫然有一枚夹着纸条的飞镖,“这是本尊方才追赶时,对方投射的暗器。”

也正是因为它,云井辰才会慢半步,没能追上来人。

凌若夕接过飞镖,戒备的没用手指去触碰,而是隔着衣袖,将它拿起,借着这漫天的星光,依稀能够看见,飞镖上沾到的黑色粉末。

“哼,我就猜到他们不会没有后招。”凌若夕不屑的轻哼一声,随手将纸条取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此时,皇宫里的侍卫也抵达了御花园,明亮的宫灯刺在他们二人的身上,无数侍卫将他们牢牢的包围住,刀剑锋利,目光凶狠,显然,侍卫们把他们当作了刺客。

“放肆!”北宁帝着一身便服,从寝宫里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他的贴身太监,“还不快向两位贵客赔礼道歉?”

他不愿得罪凌若夕和云井辰,如今,除了牢牢的傍上这两根大腿,他别无选择。

侍卫们匆忙跪地,向他们二人请罪。

云井辰猜得到北宁帝的心思,可他却不在意,随意挥挥手,“无妨。”

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他大动肝火。

凌若夕在看清纸条上写下的文字后,身侧迸射出一股强悍的威压。

那好似巨山般可怕的压迫感,让众多侍卫吓得脸色大变,一个个僵硬着身体跪在原地,不敢随便动弹。

“怎么了?”云井辰低眉看去,深幽的瞳孔有一抹冷忙闪过,“呵,原来是这样么?”

“我就说,那帮人怎么会得知我们的计划,原来是有内奸啊。”凌若夕凉薄的勾起嘴角,眉宇间闪烁着浓烈的暴虐。

北宁帝距离他们较远,所以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隐隐觉得,他们二人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

骚乱结束后,侍卫们重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而凌若夕二人,也尾随着北宁帝前往御书房,继续商讨正事。

“刚才那人是那些人的爪牙吗?”刚踏入房中,北宁帝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神色略带不安。

他明显对药王谷的人十分忌惮,对方是用毒的高手,又身负修为,若是想要对他这个皇帝不利,他定逃不掉,这种命悬一线的危机感,让北宁帝无法安心。

“看样子是他们没错。”凌若夕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想陛下应该看看这个。”

她顺手将纸条交到北宁帝的手中,“这是他们特意送来的消息。”

“什么?”北宁帝愣了一下,匆忙接过来,“该死!凌克清居然敢和对方暗中联系?”

帝王的怒火在这一刻难以掩饰,纸条上,清楚的写明,三天前,凌克清与他们秘密联系,并且,告诉他们北宁国有暗中联络凌若夕一事,顺带的,还附上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密密麻麻的一页纸,写得一清二楚。

“朕要杀了他!”原来他所遭遇到的一切,竟是丞相一手造成,北宁帝在盛怒下,只想将凌克清斩首泄愤。

“陛下,这个人交给你处理,贵国的国事,我们不便参入其中。”凌若夕并没有要参与的意思,急忙撇清关系。

她知道,有这张纸条,凌克清的下场除了死,不可能出现第二种。

即便他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可对于凌若夕而言,也仅仅是一个陌生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仇人!在知道他将出现的惨淡下场后,凌若夕心里并无任何的动容,也没想过替他求情。

人总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

“不过,我建议陛下还是彻查清楚,毕竟,难保这不是对方的离间计。”凌若夕提醒道。

北宁帝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勉强将内心的怒火压制下来,“朕知道,这件事朕会调查清楚,若当真是他在暗中搞的鬼,朕绝不姑息!”

一个背叛国家,背叛君主的大臣,绝不能留。

说完这句话,北宁帝还有些担心凌若夕会因为和凌克清之间的父女情分,为他说情,可他这回却想错了,凌若夕的表现,平静到仿佛出卖他们的,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若朕按律处置他,凌姑娘你可有不同的意见?”北宁帝略显忐忑的问道,若是她开口,这个面子他必定是要卖的。

“我刚才说过了,北宁的国事,我不会参与。”凌若夕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陛下无需考虑太多,如果确定是他走漏了风声,该如何处置,请陛下依法照办便可。”

有她这句话,北宁帝显然松了口气,同时,他也为凌若夕的心狠感到害怕。

这个女人究竟有多铁石心肠,才能够漠视亲生父亲惨死,而无动于衷?

可惜,没人回答他的疑问,在弄清楚了整件事的内幕后,凌若夕便告辞离开,她和云井辰一路从宫廷往宫门的方向走去,路上,不少巡逻的侍卫,朝他们投来忌惮、敬畏的目光。

“这件事你怎么看?”行走在幽静的艾青石路上,凌若夕低声问道。

“要么如你所说,是离间计,要么,对方给的消息是货真价实的,而他们的目的……”云井辰不屑的轻哼一声,眸光冰冷至极。

“想要让我和凌克清自相残杀?”凌若夕猜测道。

“疯子的想法正常人难以猜透。”为了报仇而疯魔的药王谷,做出这种事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或许真的是他也不一定,他是北宁位高权重的丞相,又曾通过字号的管事与我有过联系,只要他指认那名管事出来,再逼问一番,问出凤奕郯和我约见过一事,也不足为奇。”凌若夕面露深思,些许线索,却被她拓展开来。

如果照她这么说,凌克清的嫌疑显然是最大的。

“左右这事有北宁皇帝亲自调查,无需你操心。”云井辰偷偷握住她的柔荑,含笑说道。

“我只是在想,若当真是他,他又为什么会做到这一步。”为了权势?为了仕途?

“一个失去帝王信任,官位岌岌可危的人,为了保住现有的一切,或者,想要拥有更多的权势,会做出任何事都不足为奇。”云井辰感慨道,“可惜,他走错了路,选择了与你为敌。”

若是他真的聪明,就该在最初,对她更好一点,那样,他想要的权势,以她的个性,必定会为他夺来。

一步错,步步错。

“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北宁帝要处置了他,你当真不会阻止?”云井辰微微偏过头来,深深的凝视着她,目光平和,却又似大海般深邃。

凌若夕沉声道:“不会,路是他自己选的,后果也该由他自己承担。”

并没有人逼他这么去做,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