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1章 残忍的回礼

第591章 残忍的回礼

浑身被凉水浇得湿漉漉的,三人的脸上还残留着明显的惊讶与恐惧,他们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珠机械的转动着,落在不远处正襟危坐的女人身上,当注意到她那满是杀意的目光时,他们的心脏狠狠跳动几下。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死神盯上,可怕至极。

“你想做什么?”他们异口同声的问道,语调略显颤抖。

护卫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站立在凌若夕的身后,如同一尊守护神。

“我这人没有太多的耐心,说!你们的人藏在什么地方!”凌若夕咬牙问道,在见到那份礼物后,她心里的愤怒就达到了顶点,已经快要爆发。

“不能说,我们不能说的。”三个男人恐惧的摇晃着脑袋,护法惨死的画面还在眼前,一旦他们说了,一定会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

凌若夕凉凉勾起了唇瓣,袖袍轻挥,隐藏在衣袖里的武器滑入掌心,咻咻咻!

“啊啊啊啊”刺耳的惨叫声,从房间里传出,仿佛要将这屋顶掀翻。

在他们的手腕和膝盖上,被银针刺中,那是人体最为脆弱的地方,属于凌若夕的霸道玄力,透过银针,涌入他们的体内,似一股股巨大的电流,正在不停刺激着他们的经脉。

肌肉无意识的**着,颤抖着,只短短几十秒,三个男人就出现了口吐白沫的迹象。

“说你们会死得爽快点,不说,你们会生不如死。”

她是恶魔!

从没有过这么一刻,三人如此后悔,得罪这个女人。

“最后的机会,说不说?”凌若夕怒然起身,冰冷的目光如同刀子,狠狠的扎在他们三人的身上。

“我说……我说……”很快,有一个人明显支撑不住,他的认命,让凌若夕十分满意,下颚轻抬,护卫立即上前,替他将银针拔出来。

剧痛过去后,可身体还在无意识的抽搐。

男人猛地呼吸几下,“我用写的可以吗?说了,我真的会死的。”

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他们原本以为为了替谷主报仇,他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可当死亡真的逼近,真的降临,他们才明白,活着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凌若夕漠然点头,“去拿纸笔。”

护卫立马照办,很快就把宣纸和毛笔拿了过来。

“写吧。”他恶声恶气的命令道,态度分外恶劣,当然,也不可能希望对待俘虏,如对待同伴那般温柔不是?

男人浑身颤抖着,甚至连笔也握不住。

“快点。”凌若夕催促道,神色凌厉非常。

她的呵斥,让男人愈发害怕,心底刚升起的那丝犹豫,立马化作无形,默默的将出发时的据点写在纸上,凌若夕打开一看,竟是她曾经去过的魔兽森林深处,哼,他们居然躲在这种地方!

“药王谷的位置在哪儿?”她再度逼问道。

男人明显犹豫了。

凌若夕随手拿出袖中的银针,意在警告,看着她掌心不停把玩的银针,男人慌忙开口,“药王谷的位置一直被结界遮掩,在墨海对岸。”

墨海?

这是龙华大陆最大的海域,一年四季,海浪不停,周遭荒无人烟,也无任何一座城镇,没想到他们会选择这种地方隐居。

“可以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后,凌若夕脸上的冷色似乎有所软化。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男人痛哭流涕的恳求道,希望能让凌若夕放他一条生路。

“放你?可以。”她的回答,让男人抓住了一线生机,浑浊的双眼仿佛被注入了强烈的希望之光。

“谢谢你,谢谢你。”

“去地狱以后,我会慢慢放过你的。”说罢,夹在指缝间的银针再度击出,无情的贯穿了三人的眉心。

护卫被她干净利落的手段震慑住,满眼惊艳,没想到夫人的身手这么强,不愧是家主看上的女人。

“把尸体拖出去,当众喂狗!”他们既然敢送礼物来,若是不回送一份,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有礼数么?

凌若夕凉薄的笑了,这叫做礼尚往来。

当护卫拖着尸体,又牵着几条狗出现在皇城热闹的集市中时,无数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他掀开搭在尸体上的白布,露出那三具鲜血淋淋的尸骸。

有胆小的妇女两眼一翻,吓得晕厥过去,可更多的人,却聚集在他的身边,打算看热闹。

“这人是谁啊?没在城里见过。”

“谁知道呢,他打算干嘛?大白天弄几具尸体做什么?”

“该不会是什么杀人狂魔吧?”

……

百姓们议论纷纷,护卫只当作没听见,他松开绑住野狗脖颈的麻绳,将他们驱赶到尸体旁。

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敢情他是打算来一个当众拿尸体喂狗!

饥饿了多日的野狗,在嗅到那香喷喷的肉味时,双眼迸射出骇人的绿光,他们嗷嗷叫着,猛扑上去,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上尸体。

“哇!”有人被这一幕刺激到呕吐不止。

很快,巡逻的侍卫从人群外围赶来,为了阻止这场骚乱,他们只能将护卫拿下,打算关押。

奈何,人还没送到天牢,知晓此事的北宁帝,立马下令放人,胆敢在天子脚下做出这种事的人,除了凌若夕还能有谁?那侍卫摆明是她的人,遵照的也是她的命令,他敢拿人吗?

但为了平息百姓们的情绪,北宁帝还是装模作样的张贴了一则皇榜,上面写明,死掉的三人是前几日擅闯皇宫的刺客,而那侍卫则是遵照他的旨意当众行刑,为的是宣扬皇室的威严。

虽然仍旧有不少百姓因为亲眼见到那血腥残忍的一幕而心有不忍,但大多数人,却是拍手叫绝。

凌若夕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只冷冷的轻哼一声,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她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和云井辰斗法上,在知道药王谷的人屯聚在何处,按照她的想法,当然该立即前去,解决他们,救回同伴,可她的想法却遭到云井辰强烈的反对。

“若夕,本尊知道你担心大家,可你贸然前去,万一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云井辰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希望能够让她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本尊代你去,你就在这里乖乖等本尊带着捷报回来,恩?”

他的温言细语,并没有说服凌若夕。

态度依旧坚决:“不可能!他们既然是想对付我,这种时候,你让我怎么退缩到幕后?害怕、逃避,这些字从来不再我的生命中。”

她必须去!人是她派去南诏,结果导致的失踪,药王谷也是因为她杀害了红玲,才招惹上的。

事情由她挑起,也该由她结束,更何况,不亲自接回同伴,她于心难安。

“那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受伤,本尊会有多心痛?”云井辰被她的固执搞得有些火,头一次冲她发了脾气。

两人的争执,让屋外偷听的凌小白各种害怕,尤其是当他听到云井辰铿锵有力的反驳以后,他心里竟对这个坏蛋,升起了一丝崇拜。

哇!他居然有胆量和娘亲大小声!好凶猛!

“若我不去,你想让我后悔终生么?”凌若夕反驳道,态度异常坚定。

到最后,云井辰也没能拗得过她,这个女人,能让他的底线一退再退,“但你必须答应本尊,若是有危险,务必以你的安全为重。”

这是他唯一的要求。

凌若夕微微颔首,算是答应。

达成一致后,两人准备尽快出发,轻装简行,只带了五名蓝阶巅峰修为的护卫,没带上凌小白,让他留在大宅,吩咐人秘密保护他的安危。

“不要,小爷也要一起去,凭毛把小爷独自一个人扔下?”凌小白不肯答应,双手死死搂住凌若夕的臂膀,“娘亲,你舍得把宝宝抛弃吗?”

“我们不是去玩,别添乱。”换做是别的事,或许她会答应,可这件事,没得谈!

凌小白缠了她很久,还是没能让她的态度松动,最后只能幽怨的待在宅子里,目送他们离开。

“告诉北宁帝,这段期间,小白的安危就交给他,若我的儿子掉了一根寒毛,我要他北宁鸡犬不宁。”凌若夕在临走时,不忘吩咐留守的护卫一声,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小白交给他们来照顾,更好。

仔细的把事情交代清楚后,夫妻二人携同五名护卫,迅速出发,身影在空中化作一道虚影,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远方。

凌小白还没来得及挥手道别,就连他们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娘亲太过分了。”他跺跺脚,心里各种不爽。

很快,得到风声的北宁帝,立即派凤奕郯,前去接凌小白回府贴身照顾,对于凌若夕的要求,他无条件答应,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这个小孩子的安全。

凌小白原本不肯离开宅子,不愿跟凤奕郯走,最后,却被他以一百两黄金的价格收买,又听说,他的王府里有不少值钱的宝贝,立场瞬间改变,连蹦带跳的,被他忽悠去了王府。

另一头,凌若夕和凤奕郯日以继夜的赶路,在一夜后,抵达魔兽森林外围,昔日在这里出没的雇佣兵团队,已经消失了踪影,空气里到处是魔兽释放出的玄力威压。

“赶了一天的路,先稍作休整,再往里面前进。”云井辰率先开口,如果他不这么说,以凌若夕的个性,势必会立即冲进森林中去。

他太了解她,知根知底,所以才会抢在她前面出声。

凌若夕刚想拒绝,耳畔,再一次响起了他喑哑的声音:“即使你不累,他们也累了,养足了精神,才有足够的力量战斗。”

他的理由充分到让凌若夕无从反驳,余光扫过身后面露疲色的五名护卫,终是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