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2章 他的关怀无处不在

第592章 他的关怀无处不在

夜晚的森林总是多风,从森林深处不断有魔兽的吼叫声传来,本家的护卫们,大多没来过这里,更没经历过和魔兽战斗这种事,听到这一声声层出不穷的吼叫,他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烦,凌若夕阻止了他们想要生火的念头,“现在生火,你们是想引来成群的魔兽吗?”

更何况,火光和烟雾,会暴露他们的位置。

护卫们被她教训得面红耳赤,“抱歉夫人,是奴才考虑不周。”

知错就改的才是好孩子,凌若夕也没多说什么,席地坐下,墨色的衣摆在她的身下朴散开,如一朵盛放的花朵,马尾在背后随意的左右摇摆,头顶上,有穿过密集枝桠的星光散落下来,为这地,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的美感。

有护卫饿得肚子咕噜噜直叫,云井辰想着她似乎一天没吃什么东西,只是在出发时,少少的用了几口饭食,于是打算亲自前往森林中,替她寻找食材充饥。

“我陪你去。”凌若夕怎么可能让他孤身一人涉险?单手撑腰想要从地上起身。

“你别动。”云井辰按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这点小事若是还要你一路陪同,本尊作为男人,还有尊严可言么?”

他邪笑着问道,可那双眼却满是认真与坚定。

“早点回来。”凌若夕终是选择退步,目送他的身影敏捷的消失在半人高的灌草丛中,强自压下内心深处的点点担忧。

以他的修为,整片魔兽森林,不可能有任何一只魔兽是他的对手。

这么想着,她倒是安心不少。

“夫人,您来过这个地方吗?”护卫们待着无聊,想要和凌若夕拉近拉近关系。

对这位突然出现在本家的家主夫人,他们好奇已久,凌若夕的大名,在整片大陆上,早已是如雷贯耳,但真正了解她的人,却并没有多说,据说,昔日南诏国的少年皇帝,为了她,虚设后宫,为了她,不惜与云族开战。

据说,她曾协助少年天子扳倒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据说,她曾被第二世家追杀,随后,又将其灭门。

……

她的经历,在大陆中传得沸沸扬扬,可谓是一代传奇人物。

人,总是信奉强者,也总是想要亲近强者,这些护卫自然也不例外。

“恩,来过。”凌若夕坦然点头,目光幽幽,注视着眼前既陌生又有几分熟悉的丛林,她依稀记得,这里,是她和南宫玉结下孽缘的地方,而再往前的千年寒潭,曾经被她当作是九死一生的龙潭虎穴。

呵,明明才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却觉得那些记忆,遥远得仿佛是上辈子的了。

“这里是不是有很多高阶的魔兽?特别厉害啊?”护卫们好奇的问道。

“还好,”凌若夕的回答,让他们有些手痒,顿时想要和魔兽比划比划,兴许是看出他们脸上蠢蠢欲动的战意,一盆冷水刷地浇了下去:“不过以你们目前的修为,若是太过深入,很难安然离开。”

“……”她这是打击吧?绝对是打击吧?

护卫们眼底的光芒顿时黯淡下去,他们不认为在这件事上,凌若夕有说谎的必要。

积极性被残忍的打击下去,护卫们也没心情再问,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待在旁边,替她守卫。

凌若夕轻轻闭上眼睛,调动丹田中丰盈的力量,精神力以她为轴心,迅速朝四周扩散,地玄巅峰的修为,足够她把魔兽森林前半段的一切笼罩住,只要是活物发出的气息,哪怕是一只蚊子,也逃不过她的探查。

只可惜,在搜索过范围内的每一个角落后,她仍旧没有发现属于强者的气息。

眉心微微拧紧,难道药王谷的人在后半段么?还是说,这个消息很有可能是虚假的?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凌若夕压下,她不认为,在严刑逼供下,那些俘虏有勇气撒谎。

云井辰提着一只兔子,另一只手拿着几颗晶莹剔透的小果子,从光线昏暗的森林中信步走出来,月光在他的身上投射着,似乎为他镶嵌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辉,俊美的五官,增添了些许柔和,如神祗莅临,风华绝代。

“家主。”护卫们低眉顺目的向他行礼。

云井辰神情不变,走到凌若夕身旁,将果子递给她:“本尊刚品尝过,无毒,可以放心食用。”

握着果子的手掌顿时收紧,凌若夕冷不防问道:“若是有毒,你就不怕自己中毒吗?”

他既然敢这么说,必定是亲自检验过。

“呵,就算是世间最烈的剧毒,也要不了本尊的命。”云井辰傲然说道,眉宇间浮现的,是一种近乎狂妄的自信,可随即,他脸上的笑变得暧昧起来,“怎么,被本尊感动了?”

心头升起的动容,这一刻,随风消散,凌若夕凉凉的勾起嘴角,“你在说什么傻话?感动?可能么?”

明明被他说中,却还不肯承认,这女人永远是如此口是心非。

云井辰无奈的耸耸肩,拿她毫无办法,“看来本尊不该奢望能从你嘴里听到任何动听的话。”

“你喜欢听,多的是女人愿意说。”凌若夕争锋相对。

护卫们看得一愣一愣的,喂喂喂,他们是来做危险的事的,能不能别打情骂俏?

“可本尊只想听你说。”云井辰席地坐在她身旁,“兔肉你喜欢么?本尊在附近只找到了它。”

“分给大家吃。”以她的修为,哪怕不用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饥饿,更不会身体疲乏。

云井辰随手将兔子交给护卫拿去处理,因为不能生火,护卫在清洗干净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拿这只小兔子怎么办。

余光瞥见手下为难的神色,云井辰立即出手,双手凌空画着复杂的弧线,尔后,一道透明的结界就将那名护卫笼罩住,“做饭吧。”

这道结界足够遮挡里面的一切,不让柴火的火光和浓烟被察觉到。

“刚才为夫感知到你的玄力波动,你又动用力量了,是不是?”云井辰微微侧过脑袋,精致的容颜带着一丝不悦。

凌若夕尴尬的轻咳一声:“我只是想提早锁定他们的位置。”

“哼,万一他们有高手坐镇,你的玄力一旦被抓住,那可就糟糕了。”还好,似乎没有出现他设想的这种情况,食指微微弯曲着,轻轻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你啊,永远没办法乖乖听话,总让为夫为你提心吊胆。”

“是你操心太多。”凌若夕轻轻拧起眉头,“还有,我不是小白,别用对付小孩子的方式,对待我。”

弹脑门这种事,是她经常性对凌小白做的,他学得倒是挺快。

“那是本尊放心不下你。”云井辰自动忽略掉她后面半句话,“所以呢,你有查到什么结果吗?”

“暂时还没有,那些人太会躲藏,完全探知不到他们的气息。”凌若夕感到挫败,药王谷这些人难道上辈子都是打洞的老鼠么?成天藏头露尾,不肯露面,只会在背地里,玩些不堪入目的把戏。

她身侧的气压忽然骤降,云井辰能猜到她的想法,手掌在地面的杂草上头,悄然握住她的小手,用力捏了捏:“只要他们在这里,即便掘地三尺,也能把人揪出来,更何况,对手太弱,那还值得我们出现在这里么?”

“关键是大家的安危。”凌若夕没有因为他的自信,而盲目过头,她在乎的人现在下落不明,她顾不得其它。

“别担心,他们的目的是你,在这之前,是不会对大家下毒手。”但皮肉之苦或许是少不了了,后面的话,云井辰识趣的没有说出口,现在说出来,除了让她的心情更加低迷,还有别的后果么?

很快,护卫就把兔子烤熟了,淡淡的香气从结界里飘逸出来,凌若夕忽然掩住口鼻,胃里涌现了一股酸气。

“没事吧?”云井辰第一个发现她的不适,急忙问道。

“恩。”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我去那边透透气。”

该死,自从怀孕后,她竟连这种味道也会觉得恶心,凌若夕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十分不满,弱点太多了!

云井辰看着她有些急切的背影,再看看拿着烤肉的护卫,眼眸忽地一闪,似乎猜到了什么,他迅速起身,在这片区域设下结界,隔绝那股味道持续飘远,随后,飞身追着凌若夕的步伐。

“家主还真是一刻也离不开夫人啊。”接过同伴递来的兔子肉,护卫低声调侃道。

“你懂什么?这叫妇唱夫随。”有同伴立马进行反驳。

云井辰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属下在背地里编排他什么,刚追上凌若夕,她正站在一棵大树下,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脸色比刚才好转不少。

“本尊竟忘了,嬷嬷有过叮嘱,怀有身孕的人是不能闻这种味道的。”他的心里有些自责,太过大意的自己,竟没有想到这一点。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这种事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能怪你吗?”

“不会再有下一次。”云井辰认真的凝视着她,话语严肃至极,仿佛在向她宣誓,“本尊向你保证,绝不会有第二次出现这种纰漏。”

凌若夕抿唇轻笑:“我相信你。”

一个把她刚在心窝里珍惜、宝贝的男人,她没有理由不去相信他。

一夜未眠,天边第一缕阳光刺过浓雾,向森林宣告着白天的到来,吃饱睡足的护卫们,用最快的速度集合,云井辰挥手撤掉结界,一行人朝着魔兽森林深处再度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