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3章 计中计,敌人的圈套

第593章 计中计,敌人的圈套

根据俘虏提供的位置,药王谷的人是在魔兽森林接近中央的区域驻扎,那里有一个山洞,被他们设下结界。

一路上,不断有魔兽向凌若夕等人发起攻击,可它们甚至没有威胁到他们二人,就被护卫击杀掉。

这帮护卫,在最初完全没有和魔兽作战经验,到现在,只短短一个早晨的功夫,就已是身经百战,且越战越勇。

他们牢牢的把守住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凌若夕和云井辰护在最中间,身上的服饰满是鲜血,可中央的两人,却是干净整洁,不然半点灰尘,看上去和他们有些格格不入。

“吼——”魔兽的狂叫,震耳欲聋,属于高阶魔兽的威压从头顶上传来。

七人同时抬头,遮天蔽日的黑影,几乎遮盖住了大半个天空,阳光被影子遮挡得半点不剩。

“好壮观。”这是他们遇到的体积最大的魔兽。

战意在护卫的心里澎湃、滋长,留下两人继续守卫,其余三人同时出手,身影化作炮弹,直冲向魔兽,与其缠斗。

云井辰细心的护着凌若夕,未曾被天空上剧烈的打斗吸引走半点目光,仿佛他怀里拥着的人,是他的整个世界。

“为什么还没找到?”走了这么久,照理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当是魔兽森林中央地带,一路上袭击的魔兽,一只比一只实力凶猛,这个事实,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别着急,他们若是这么轻易就被抓住,还能让我们这般头疼么?”云井辰极有耐心的劝说道,希望凌若夕能放松心态。

正如他昨晚所说,只要他们在这儿,就必定逃不掉。

凌若夕轻轻呼出一口气,烦躁的心情此刻似乎也变得平静起来,“继续走。”

他们继续往深处挺进,而后方的战斗还在继续僵持,哪怕走出了数百米,依旧能够清楚的感应到,从后面传来的玄力碰撞所形成的气浪。

又走了一个时辰,凌若夕才停下脚步,与魔兽缠斗的护卫,也在此时追上了大部队,他们身上或多或少挂了彩,一个个看上去略显狼狈,可精神劲头,却是前所未有的亢奋和激动。

“是那里吗?”凌若夕指了指左侧位于一座山巅半山腰处,被茂盛的枝桠遮挡得难以发现的山洞口,沉声问道。

这是她一路来,见到的第一个山洞,且地势险要,绝对是一个藏身的绝佳场所。

如果趴在山洞口,再拿着一把狙击枪,任何进入狙击范围的人,都会被挨个击中,所以凌若夕才会认为,那里应当是药王谷的人盘踞的根据地,这是她的经验之谈。

云井辰没有吩咐立即行动,而是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开始探查山洞里是否有活人的气息。

奈何,任凭他探查几次,依旧无法在里面查到丝毫线索。

“还是没找到?”凌若夕蹙眉问道,照理说,以他的修为,不可能会感知不到山洞内的气息才对,哪怕有再高明的结界保护,也是一样。

“进去看看。”云井辰也感到疑惑,“本尊先去,你和他们待在这里。”

“一起去。”凌若夕拽住他的手臂,神色颇为固执,“没有理由让我看着你一个人涉险。”

“本尊的实力你难道还不相信么?”云井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含笑问道,“若是里面真有陷阱,你们在外面,也能够及时接应。”

他的理由,让凌若夕无从反驳,只能松手,目送他孤身前去打探情况。

护卫们一个个绷紧了神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山洞的方向,就怕一眨眼睛,云井辰就会出事。

心噗通噗通跳得飞快,似紧张,似不安。

云井辰跃上一支树枝,借力跳入洞口,窸窣的阳光足够他看清山洞中的一切。

“若夕,你上来。”他的声音从山洞里传了出来,凌若夕毫不迟疑的跟了进去。

入眼,是光滑到反光的灰色石壁,宽敞的山洞内,除了墙角一些细小的碎石头,就只有最里面放置的一把贵妃椅。

这里明显有人待过。

云井辰背对着他们站在贵妃椅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凌若夕阴沉着一张脸,缓缓靠近他,“你在看什么?”

“诺,椅子上留有纸条。”转过身来,他随时将纸条递给凌若夕,“呵,看来我们又奇差一招。”

纸条上赫然写着,欢迎他们到来,后面还有一个嚣张的笑脸。

“该死!”凌若夕猛地握紧拳头,纸条在她的掌心化作粉末,洋洋洒洒飘落在地上。

“他们分明是故意设下圈套,等我们钻。”手指轻轻摩擦着下巴,深邃的眼眸闪烁着骇然的精芒,“他们似乎料到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总是先我们一步,就像是猫抓老鼠一样,戏弄我们。”

或许,他们早就知道,北宁国出事,自己不会撒手不管,然后从那时候起,就开始设局,引他们钻进来。

故意留下棋子,让他们擒获,故意在山洞里嚣张的留下纸条,向他们挑衅。

云井辰凉薄的笑了:“本尊越来越期待见见这位神秘的夫人。”

凌若夕刚想说什么,忽然她鼻尖一动:“这味道……”

瞳孔无意识放大,她一把抓起云井辰的手腕,调动体内所有的力量,飞扑向洞外:“快走!这里有机关。”

即使她在最紧要的关头给出了提醒,但那五名护卫到底实力较弱,没能在第一时间逃出来。

凌若夕和云井辰的身影刚飞出洞口,后方一阵震天动地的爆炸突然发生,呼啸的气浪夹杂着火星,从洞内往洞口喷射。

整座大山开始滚落石子,大地似乎也在摇晃。

凌若夕落地后,脚下有些不稳,云井辰急忙扶住她,“没事吧?”

担忧的目光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遍,凌若夕心有余悸的点头,随后,他们俩才抬眸凝视半山腰的冲天大火。

凶猛的火势一发不可收拾,一路从山洞,烧到了山巅,仿佛要将整座山变成火海。

迎面扑来的微风,似乎也多了几分可怕的炽热温度,云井辰抬起手臂,用衣袖替她遮挡住这灼热的温度,“先走,这里不是久留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那些作死的家伙,究竟在这里埋伏了多少机关。

凌若夕也不是傻子,她只是深深的凝视了山洞口几眼,然后,就和云井辰一起纵身离开。

一路飞奔到魔兽森林外围,两人才停下脚步,哪怕是在这里,只要抬起头,依旧能够看见,远方浓浓的灰色烟雾,以及那灼灼的火光。

“那些人……”想到没能逃出来的护卫,凌若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是意外。”云井辰安慰道,“一场我们谁也没有料到的意外,本尊会替他们善待家人,保他们的亲属一生无忧。”

这是他唯一所能做到的。

“药王谷的人还真狠,他们分明是想要了我们的命。”如果不是她早早嗅到空气里若有似无的火药味道,她也不会及时反应过来。

“好在你机灵。”回想到刚才的画面,云井辰也有些后怕,“如果你出事,本尊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他伸出手,一把将凌若夕拥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将她搂住,不肯撒手。

凌若夕明显感觉到,他拥着自己的臂膀,带着细微的颤抖。

这个男人大概真的是怕了,吓住了。

她没有挣扎,抬起手,轻轻拍着他僵硬的后背,“我不是没事吗?这点小伎俩,是我好久以前玩剩下的,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虽然她说得云淡风轻,可刚才的局势,可是千钧一发啊,只要稍微玩半拍,她就会变作亡灵,一尸两命。

云井辰过了半响,才平复了情绪,“这种事若是多来几次,本尊的寿命不知得减少多少年。”

“可惜了那些护卫。”凌若夕猛地收紧拳头:“药王谷!”

一次次设下圈套戏耍她,捉弄她,他们是在找死吗?

“看来,另一个地方我们也不用再去了。”云井辰心里暗藏怒火,没有如凌若夕那般表露出来,但他越是表现得平静,就越是危险。

因为,等到这怒火再也无法压下的那一刻,势必会极其可怕。

“不,我们应该去一次。”凌若夕的想法和他相反,“如果地点是真的,那里就是他们的家!”

哪怕那里布下天罗地网,她也必须去闯一回。

不去试试看,谁又知道,那里是不是真正的药王谷呢?

“这事不急。”云井辰不愿她涉险,明知道对方早有部署,还想要往陷阱里走,那是傻瓜才会做的事!“我们可以回去重新计划,确保万无一失。”

凌若夕稍微冷静了一点,遥遥看着远方的大火,她沉默半响,才点头同意了云井辰的建议。

来时,他们一行是七个人,可回程的路上,却只有他们两人。

气氛有些沉默,回到京城,已是第二天的日落,京城内的氛围有些古怪,街上少有百姓走动,各家店铺也纷纷挂上了停业歇息的招牌,到处可见来回穿梭巡逻的士兵。

“不太对劲。”凌若夕蹙眉说道。

“恩。”云井辰也和她有着一样的感觉。

这座城镇的确透着一种古怪。

他们缓慢走过街头,一路上静悄悄的,有巡逻的队伍从身旁经过,可他们投来的目光,却多是仇恨与愤慨,仿佛把他们当作了敌人。

回到大宅,凌小白早已经被凤奕郯接走,宅内只剩下几个没精打采的下人待在院子里。

“小少爷人呢?”云井辰询问着门口靠着圆柱昏昏欲睡的奴才,眸光微冷。

“啊!家主,夫人,你们回来啦?”下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清醒后,急忙行礼,“小少爷被三王爷带去了王府。”

两人对视一眼,猜到这是北宁帝所做的保护,于是他们顾不得歇息,马不停蹄赶往三王府。

三王府内,经过那场大战,所有下人都是刚被招进来的,他们被侍卫阻拦在门外,表明身份后,一名侍卫进府去禀报消息。

凤奕郯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院落中,步伐略显匆忙,他俊朗的容颜,带着丝丝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