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4章 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第594章 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凌若夕和云井辰飞快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底看见了如出一辙的疑惑,不止是京城的气氛怪异,连凤奕郯似乎也变得和往常不太一样,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们回来了。”凤奕郯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冷峻的星目深深凝视着凌若夕。

云井辰对他的注视很是不满,脚下一个错位,旋身阻挡在她的面前,“王爷,你有事说事,能别这么盯着本尊的娘子么?本尊脾气不太好,待会儿一激动,手抖了,那可就完蛋了。”

他这是在警告自己!

凤奕郯不是傻瓜怎会听不出他的不满?立即收回目光,眼底的情愫转瞬即逝,被浓郁的漆黑吞没,“进屋谈。”

紧跟着他的步伐,三人步入前厅,立刻就有下人为他们送上茶水。

“南诏向北宁公然宣战,两天的时间,他们率领一群高阶魔兽,闯过交界处,踏入了北宁的国土。”凤奕郯用最简洁的言语,把他们走后第二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不仅是这样,南诏国发出皇榜,声称,他们出兵是为了讨伐你们。”

“哈?”凌若夕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讨伐我们?”

“没错,”凤奕郯坚定的点头,“那则皇榜上写明,凌姑娘与药王谷和南诏之间的旧怨,同时,因为她与我国的合作关系,在她不肯主动认错的前提下,南诏采取了强硬手段。”

这话的意思是,因为她,这次的战争才会打响?

“哼,好算计!”云井辰凉飕飕的轻哼一声,“他们这是打算坏了若夕的名声吗?”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则皇榜将引来多大的风暴!之前,北宁发兵南诏,正是因为凌若夕的出现,才替南诏稳住局面,北宁国的将士们不知道有多仇视她,现在,又发生这种事,他们心里的怨恨与敌意,不出意外,定会上升到最顶点!

这难道就是药王谷的目的么?让她沦为罪人?

“皇兄已经调兵遣将,想要阻止南诏的攻击,可他们率领的魔兽队伍,实力太过强大……”凤奕郯幽幽叹了口气,“哪怕是倾尽举国之力,恐怕也是做困兽之斗啊。”

不是他对这场战斗不抱希望,而是,希望真的有属于他们吗?用魔兽作为士兵,作为先锋部队,普通人怎么可能抵挡?

“呵,看来南诏是铁了心要和药王谷站在一个阵营中了。”云井辰阴恻恻的笑了,“他们好像忘记了,之前是谁替他们守住江山,保住社稷,这算什么?忘恩负义么?”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所谓的恩情根本不值一提。”凌若夕反驳道,目光冷得好像结了冰,“他们现在在何方?”

“在距离落日城不到十里的森林盘踞。”这是凤奕郯派人去打探到的情报。

“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击垮我?诋毁我?我倒是想领教领教,这些魔兽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凌若夕战意汹涌。

“你打算怎么做?”凤奕郯黯然握紧拳头,掩饰自己内心的热血。

这个女人不过是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却能轻易的将他心中的豪情勾起。

“打响第一炮。”凌若夕斩钉截铁的说道,语调分外认真。

“这种小事何需你亲自出手?”云井辰轻轻握住她的小手,温柔一笑:“战场,那是男人该上的地方,看为夫替你去把他们打到屁滚尿流,恩?”

尾音朝上微微挑起,带着几分戏谑,几分暧昧。

凌若夕有些不悦的拧起眉头,可转眼一想,若是他前往战场,以他的实力,的确可以将战局控制住,她也能够安心前往药王谷,双管齐下,两箭齐发!

“好,交给你了。”云井辰原本以为自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也能够说服她,没想到,她竟轻易的就被打动。

一抹幽光迅速掠过他的眼底,怎么看,她似乎都答应得太爽快了一些。

“蹬蹬蹬。”屋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

凤奕郯眉心一跳,略带不悦的目光笔直的刺向那名步伐匆忙的下人,“没见本王在招待贵客吗?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他威严的呵斥,让下人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回主子,宫里来人了!”下人战战兢兢的禀报道。

凤奕郯有些意外,大手一挥,才勒令他起身,“两位请稍作歇息,本王先进宫一趟。”

皇兄这时候找他不知道有什么事,虽然凤奕郯还想留在府里,和他们商议接下来的具体计划,但皇命在前,他也只能选择,先行进宫。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目送他的背影急速消失在门外。

“他有这么好看么?”云井辰霸道的掰过她的脑袋,让她的目光只能够专注的看着自己,深邃漆黑的凤目里,暗藏着几分不悦。

“别闹。”凌若夕啪地一下将他的手指从自己的下巴上拍开,“你准备带多少人前去战场?”

“带上黑狼一个足以。”云井辰的回答出乎她的预料。

“只它一个?”她该说他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该笑话他的狂妄自负?“就凭你们俩,去对付魔兽大军?”

“在绝对实力前,哪怕有再多的乌合之众,也难以起到任何作用。”云井辰含笑开口,貌似平静的话语,却蕴藏着比天高,比海阔的狂妄。

凌若夕顿时哑然,他的话与她向来的原则如出一辙。

“保险起见,让小一混进北宁国的军队里,别忘了,药王谷最擅长用毒!”凌若夕提醒道,她不想再看见任何的意外发生。

“恩。”云井辰很喜欢她这样的关心,心里暖暖的,“若夕,你是不是心里有别的盘算?”

睫毛微微颤了颤,凌若夕故作迷茫的挑高眉梢:“你在说什么?”

她的神情看上去十分惊讶,十分无辜。

云井辰仔细的端详了半天,才放下心,“本尊只是意外,这次你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以她的个性,不是应该固执的想要加入战局,结束掉这一切么?

“你有看见怀有身孕的孕妇进战场?”凌若夕嗤笑道,“你觉得,区区一支魔兽大军,值得我拿宝宝的安危做赌注?”

她铿锵有力的反问,让云井辰放下心来,脑袋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看样子,你总算是对自己的身体上心了。”

天知道,他以前有多不喜欢,她总是往危险的地方闯,总是不在意自己的安危。

“别说得好像很自豪似的。”凌若夕嘴角一抖,莫名的觉得他刚才的语气,像极了自己在夸赞凌小白时的那样。

云井辰无奈的耸耸肩,重新直起身体:“你就乖乖待在这里,等着为夫替你将胜利捧回来,那些试图伤害你的人,为夫一个也不会放过。”

南诏,这个地方不该再存在下去了。

凤奕郯久久没有回来,凌若夕一家三口待在王府里,吃着精致可口的晚膳,直到夜色降临,他的身影才缓缓出现在府外的幽静道路上。

还没进入前厅,站在院子里,就听见了从里面传出的属于孩子银铃般可爱的笑声。

心,忽然有些刺痛,哪怕没有走进去,他大概也能够想到,里面是一幅怎么样的画面。

甜蜜的夫妻,乖巧可爱的儿子,呵,曾几何时,这样的画面竟是他羡慕的了?凤奕郯收拾好心头翻腾不息的情绪,这才抬脚步入正厅。

他的出现,让三人迅速摆出公式化的面谱,一个冷清淡漠,一个笑容邪肆,凌小白正坐在木椅上,磕着瓜子。

“凌姑娘,有件事本王必须告诉你。”凤奕郯神情凝重的开口,眸子里浮现的情绪太过复杂,似担忧,似不忍,更多的,却是愤怒。

凌若夕眉心一跳,“什么事?”

“皇兄告诉本王,凌克清携带家属,逃离北宁,投奔了南诏!”凤奕郯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甚至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痛恨。

“什么?”凌若夕彻底惊了,“凌克清逃了?”

FUCK!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逃掉?

“没错,本王在回府钱特地去了凌府,那里早已人去楼空。”凤奕郯幽幽垂下眼睑,“凌克清他背叛了北宁。”

“……”大厅内一片沉默,凌若夕先是惊讶后,很快就稳定住了情绪,“这两天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否则,为何会忽然背叛?

“皇兄昨日敲打过他,并且,在彻查后,掌握了他与敌人暗中往来的证据,原本想,过几日,便将他依法处置。”凤奕郯一五一十的说道,没有丝毫的隐瞒。

“老狐狸跑得倒挺快。”凌若夕面露了然,怕是他得到了风声,知道在北宁继续待下去,会连命也保不住,于是乎,打算投奔南诏,换取一丝生机。

“他带走了丞相府内所有的钱财,也带走了二小姐凌雨涵。”

“凌雨霏呢?”凌若夕冷不丁问道,那不也是凌克清的血脉么?

凤奕郯微微一怔,随后冷笑道:“凌雨霏深陷宫闱,凌克清离开前,并没有将她打走。”

这个女儿显然是被他放弃了!

凌若夕并不算太意外,毕竟对于凌克清来说,子女这种存在,是他平步青云的垫脚石,在他的眼中,只存在两种人,有利用价值的,和没有利用价值的。

“没想到,他居然带走了凌雨涵。”凌若夕凉凉一笑,难道这位被休的二小姐对凌克清还有利用性么?

“皇兄已派人一路追捕,希望能够在他们抵达南诏前,把人捉住。”虽然这样做的成功率很低,可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做的。

“本王担心,一旦这件事曝光,会让百姓对你的怨恨加重。”他口风一转,将话题引到凌若夕的身上,似在为她担忧。

“或许这就是他们想要看到的结果。”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三人心知肚明。

事情仿佛朝着最恶劣的局势发展,一切的一切都将凌若夕推到了风口浪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