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5章 超出科学范围的浮岛

第595章 超出科学范围的浮岛

魔兽大军近在咫尺,落日城,那里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云井辰事不宜迟,在第二天清晨,与凌若夕依依不舍的道别后,只身带着黑狼,赶赴落日城,打算迎战。

凌若夕着一席黑色锦袍,登上城门,站在这数米高的地方,目送云井辰离开,微风吹着她的衣诀,猎猎作响,黑色的马尾在她的身后左右摇曳,瘦弱的肩膀,仿佛有能顶起一片天的无穷力量。

凤奕郯微微侧目,“回去吧,这里风大。”

“替我照顾好小白。”凌若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凤奕郯顿时惊了,她这是什么意思?

寒星般的眼眸无意识放大,他的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有事要办。”凌若夕并没有说事情具体是什么,但她太过郑重的口气,却让凤奕郯心里的不安开始加重。

“你不是答应他,会在这里等待他凯旋么?”凤奕郯紧了紧拳头,提醒道。

“那是缓兵之计而已。”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打算过要呆在这儿,等着云井辰去替她解决一切,“小一的医术世间少有,军队出发后,让他随军一起赶去战场,能够尽量减少伤亡。”

她开始仔细的交代余下的事。

“凌若夕,你到底想做什么?”凤奕郯有些激动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的手腕,却被凌若夕侧身躲开。

他的手臂突兀的停在半空,神色有些怔忡。

“去做我该做的事,让一切解决。”凌若夕冷冰冰的开口,“我希望在我回来的时候,小白他安然无恙,你能答应我么?”

她沉声问道,眸光略显犀利,如同最锋利的刀刃。

凤奕郯知道自己没办法说服她,更不可能让她打消主意,他深吸口气,重重点头,“本王用性命保证,若他掉了一根寒毛,本王会向你以死谢罪!”

这是身为一个男人,一个国家的王爷,向她的许诺。

于公于私,凤奕郯都不可能看着凌小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事。

“好,我信你。”凌若夕勾唇轻笑,那好似冰山消融般,含着几分温暖的笑,惊艳了凤奕郯的眼眸。

他想,或许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刻,她为他绽放的如花笑靥,这会是他后半生寂寞岁月中,唯一的慰藉。

凌若夕在出发前往药王谷前,在暗中联系了东方字号的管事,并且通过小丫,利用清风明月楼,准备压制住外界的舆论,同时,对南诏这个与她为敌的国家,采取经济压制。

四处传播南诏国内财政空虚,朝廷摇摇欲坠的谣言,试图骚乱民心。

随后,她什么也没带,仔细检查过随身的武器后,便准备出发,凌小白瞥见她往门口走去的身影,莫名的觉得,娘亲似乎要消失了,他赶紧猛扑上去,小手紧紧拽住她的指头。

“娘亲,你要去哪儿?宝宝和你一起。”或许是血脉相连,他总觉得,如果这回不能跟着她一起,自己将来一定会很后悔。

凌若夕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冷峻的脸廓,似乎带着些许柔和:“小白,乖乖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回家。”

温柔得醉人的嗓音让凌小白心跳加速,回家……

他第一次觉得这两个字充满了幸福与甜蜜的味道。

“娘亲,能带上宝宝吗?”他不甘心的问道,这小子从小就聪明,而且又是极度的母控,凌若夕反常的模样,他怎么会察觉不到?

“乖。”凌若夕揉了揉他的呆毛,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却让凌小白神色黯淡下去。

“虽然不知道娘亲要去做什么啦,可是,娘亲你必须要平平安安的回来,不然,宝宝永远不会原谅你。”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有些发酸,难以遏制的眼泪,此刻溢满了眼眶。

凌若夕心里有些动容,“你在说什么废话?我还没有看着你长大,看着你娶妻,怎会舍得离开你?”

有她这句话,凌小白勉强放下心来,一路送她出府,小脸上写满了舍不得。

“等我。”等她把所有的一切解决,等她带他回家。

凌若夕不愿再继续久留,长痛不如短痛,她咻地将自己的手臂从凌小白的掌心抽出,脚尖轻点地面,人影如炮弹,直冲九重天际。

很快,她黑色的影子就彻底消失在了云层下方,凌小白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让人听着心碎的哭声,在府外不停徘徊,凤奕郯静静的站在门后,心中颇多不忍,可事到如今,他唯一的祈祷,就只是希望她能平安回来。

根据俘虏给的情报,凌若夕冲着墨海的方向一路飞奔,速度极快,凌厉的凉风喷溅在她的脸上,像是刀子在割。

她狂奔了半天,才玄力消耗掉一大半时,总算是旋身降落,打算稍作歇息。

或许是力量用得太多,刚落地,肚子就传来一阵细微的抽痛,凌若夕深呼吸几下,手掌轻轻拍着圆滚滚的肚子:“宝宝,乖一点,别再这种时候给我添麻烦。”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似乎在她说完这句话以后,肚子里的疼痛感,就立即消失了。

歇息了一刻钟后,凌若夕再度踏上路途,从北宁京城到墨海,一路上,人烟逐渐变得稀少,四周的风景,由美丽的田园景色,变成荒凉,贫瘠的土地,到最后,眼所能看见的地方,再难见到一处民居,一个老百姓。

墨海是龙华大陆最大的海域,常年海浪汹涌,稍不注意,就会被海浪的大口吞没,凌若夕抵达墨海的海岸上方时,距离她出发那天已过了整整两天两夜。

温度还算合适,空气里,总有一股潮湿的海腥味在弥漫,在徘徊。

凌若夕站定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方,俯瞰着下方这一望无际的蔚蓝海域,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她不是没有见过大海,可如这片海域这般气势汹汹的海峡,哪怕是在现代,也难见到。

仿佛一只不停咆哮的雄狮,吼声惊人,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不停漫上海岸,不断有鲨鱼从海底潜伏上来,偶尔有几只飞鸟低空飞过,下一秒,就被鲨鱼的血盆大口收割走了性命。

药王谷的大本营就是这里吗?她释放出体内的玄力,覆盖住整片海域,试图找到俘虏口中所说的结界位置。

玄力一点一点推进,一点一点扩散,忽然,像是撞上了一个透明的保护罩,被反弹回来,凌若夕勾唇轻笑,双足凌空一蹬,人冲着防护罩的位置冲了过去。

如果她猜得没错,刚才的感觉,便是她的力量与结界碰撞上产生的反弹。

与此同时,结界内,鸟语花香的山谷顶端,一座白色的殿宇建筑,坐落在苍穹下,奢华的大堂,到处透着一股纸醉金迷的即视感,在最上方,慵懒的斜靠在金色木椅上,一只手抵住额角,闭目小憩的女人忽然若有所感的睁开了双目。

一名护法当即从屋外飞身入内,单膝跪在地上,等候她的差遣。

“有客人到了,叫所有人准备!我们要为她送上一份大礼。”女人阴恻恻的说道,脸上扬起魅惑的笑,可惜那笑容里,却参杂了太多的冰冷,让人只觉毛骨悚然。

凌若夕对结界略有了解,手掌轻轻抚上结界的罩面,倾尽全力,向里面输送着自己的力量,丰盈的玄力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飞速减少,她的身侧,似乎有一层乳白色的气流正在盘旋。

透明的结界忽然迸射出刺眼的光亮,下一秒,一道裂痕凭空出现。

见此,凌若夕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加大了玄力的输出,她很清楚,这道结界就快要破掉了!

脚下的海面近在咫尺,以她为中心向四周释放出的可怕力量,竟掀起千层浪花。

结界咔嚓咔嚓发出细碎的声响,随后,白光暴涨,凌若夕敏捷的朝后退开,躲闪过结界破碎时,产生的巨大爆炸。

“轰!”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后,海面腾升起无数水柱,它们冲向长空,又蓦地落下,冰凉的水花飞溅了凌若夕一身。

她随手将面颊上的水渍拂去,看向结界的方向,只见在结界下方,有一个黑色的漩涡毫无征兆的出现,一股如龙卷风般可怕的力量,从里面迸射出来,鱼类般疯狂的吸入漩涡里,风眼不停旋转,哪怕站得很远,可那股巨大的吸力,依旧能够清楚无比的感应到。

衣诀被吹得不停作响,满头青丝也在风中乱舞,如群魔乱舞的海藻。

凌若夕纹丝不动的站定在半空中,用最快的速度吸取着天地灵气,调整自己的内息。

吸力逐渐减弱,随后,从海底竟传出如拖拉机般,轰隆轰隆的声响,像是一场海啸正在准备爆发。

凌若夕微微拧眉,脚跟凌空一蹬,人再往上升了一截,她暗自戒备,深幽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海面,想要看看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在她的注视下,一个庞然大物缓缓从海底升起,那是一座被肉眼可以见到的气泡团团包围住的浮岛,海水从气泡上不停滑下,哗啦啦的降落,与海面重新凝聚在一起。

凌若夕瞳孔蓦地一紧,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有些发愣,这片大陆上,怎么可能有这种超越科学的存在?

她看得很清楚,这座岛屿的确是从海底突然升起来的,而且还悬浮在半空,包裹它的气泡下,不断有鲨鱼游来游去,尖利的牙齿,却无法戳破它。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凌若夕猜不透,可她也不想再继续猜,她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将药王谷的人斩尽杀绝!永绝后患!

就在凌若夕迟疑着如何进入浮岛时,气泡突然出现一阵挤压的扭曲,气泡的罩面上,浮现了细微的波纹,然后,前方的气泡出现裂痕,裂痕逐渐扩大,到最后,形成一个能供人经过的小型出口。

凌若夕眉心一跳,这是在请君入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