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6章 层出不穷的敌人

第596章 层出不穷的敌人

凌若夕猜测,或许药王谷的人已经知道自己的到来,所以才会敞开大门,迎接她进去,明知里面也许设下了无数的埋伏和陷阱,可哪怕是地狱,她也必须去闯一闯。

手指轻轻拂过衣袖,她缓缓降落在浮岛的土地上,轻轻戳了戳身旁的气泡,触感有些柔软。

目光环顾四周,入眼的,是如热带森林般美丽的丛林风景,浮岛上空,有飞禽正在飞翔,茂盛密集的林间,璀璨的阳光照耀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晕。

微微抬头,便见到最前方的一座大山,绿色的植被将山峰铺满,一座高耸的白色殿宇,静静矗立在山巅的最顶端,气势如虹,巍峨、大气!

凌若夕没有选择直接飞身上去,反而是徒步朝大山走去,一路上,她的戒备提升到了最强,体内的玄力,始终处于蠢蠢欲动的状态,只要稍有不对,就能立即出手。

大片的续魂草生长在丛林深处,四周布满了外界千金难求的名贵草药,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药味道,宁静、安逸,这是这座浮岛给凌若夕留下的第一印象,不过,她可不认为这里正如表面上的这般和谐。

越是平静,就越代表,暗地里隐藏着可怕的危险。

“咻!”一道细弱的破空之声忽然传入耳膜,凌若夕侧身转开,以左脚为轴心,凌空接住从左侧飞射而来的羽箭。

箭头的攻势夹杂着玄力,却被她轻易化解,将羽箭随手握住,冰冷凌厉的目光直刺向这支箭射来的灌丛,半米高的草丛微微摇晃,凌若夕隐约看到,有人的身影正在迅速撤离。

她凉凉的勾起嘴角,纵身一跃,身躯如出笼的猛虎,猛扑向那个在暗中释放冷箭的敌人。

对方仗着对这里的熟悉,一个劲的往丛林里逃,凌若夕穷追不舍,速度极快,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那人的身影。

白色的衣袍,身体略显瘦小,是个十五六岁大的少年,他的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把弓弩。

凌若夕再次提升速度,身影迅速逼近少年的背后,却在即将出手擒住他时,一束白光从眼角闪过,下一秒,她警戒的收回手臂,指尖擦过一道凌厉的玄力,皮肤被磨破,一滴血珠冒了出来。

少年借着这个机会,一溜烟就消失在了前方密集的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凌若夕狠狠拧起眉头,刚才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这道玄力是从哪里发出的,更没有感知到,在对方动手时的气息波动。

她不认为有敌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能够做到悄无声息。

双眼危险的眯起,迅速扫过四周,空气仿佛在此刻静止,完全察觉不到气流的流动,双耳所能听见的,只有她一个人平稳沉重的心跳和呼吸声。

怎么回事?

凌若夕暗自戒备,心底拉起了警报。

“吼吼吼!”魔兽的吼叫声,震耳欲聋,凌若夕愕然转头,只见左右两侧,有大批的魔兽以千军万马之势正朝她扑来,它们的身上都带着像游泳圈一样的透明气泡,品阶无法探知。

凌若夕当即飞到高处,避开近在咫尺的牦牛攻击,目标的消失并没有让疯狂的牦牛停下脚步,它轰地撞上一棵大树,树干被犀角狠狠撞断,砰地一声倒塌下去。

“嗷嗷嗷!”疯狂的嘶吼从下方传来,凌若夕神色凝重,刚想不战先撤,保存实力,谁料,头顶上竟有一道黑色的阴影笼罩下来,她瞬间抬头,一只长着金色羽毛的狮鹰,竟迎头冲下,尖利的嘴部,闪烁着寒光,似要戳破她的天灵盖。

“我去!”她咬牙低咒一声,看样子,不打是不行了,双袖微抖,袖中的柳叶刀和银针滑入掌心。

侧身避开狮鹰的俯身攻击,她顺势迎了上去,来势汹汹,单薄的身躯,被一股近乎暴虐的杀意覆盖住,泛着寒芒的刀刃笔直的刺中狮鹰的腹部,尔后,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跃上它的背部,银针直刺魔兽的眼睛。

鲜血如同泉涌,被刺瞎双眼的狮鹰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然后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笔直的掉落在地上,躯体微微抽搐几下,头一歪,彻底没了生机。

手腕轻轻一翻,握着染血的刀刃,冲进下方的魔兽群里,凌若夕的修为足以让她秒杀这群中级魔兽,她孤身一人凶猛的在魔兽的围殴中敏捷躲闪,趁机反击。

鲜血很快就在空气里弥漫开了,一只只庞大的躯体倒在地上,处处是尸山血海。

当刀刃割破最后一只豪猪的咽喉,凌若夕一脚将尸体踹开,有些气喘的站在这如炼狱般的战斗圈里,墨色的锦缎早已被鲜血侵染,白皙的面颊,沾染上斑斑血迹,她身侧絮乱的杀意,愈发浓郁,双眼隐隐有红光闪烁。

“就这点实力么?作为开胃菜,未免也太不够看了。”她哑声讽刺道,似乎是在对什么人挑衅。

空气里传来一阵玄力的细小波动,随后,一道陌生且冰冷的声音,就传入了她的耳畔:“凌若夕,你的确很强,只可惜,今天即使你有三头六臂,这里也将是你的葬身之所。”

“试试看,到底是你把我的命留下,还是我让你们这里,鸡犬不宁!”凌若夕并没有被对方的话吓倒,在她面前嚣张的,还没有能够活下来的。

“哼,”对方似乎被她无畏的挑衅激怒,在冷哼一声后,便没有了动静。

凌若夕随意找了块干净的地方,飞身跃上树枝,稍作调整,下方是一地的血泊、炼狱,而她的姿态却悠然闲适,与这血腥的场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肚子里有细微的疼痛感传上神经末梢,凌若夕抽调着玄力,缓解肚子的疼痛。

再忍忍,只要将幕后的主谋斩杀掉,一切就会结束。

她微微闭上眼睛,轻靠着大树的树干,神色漠然。

她想要调整内息,积存实力,可对方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约莫一刻钟后,有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凌若夕警戒的睁开了双眼,寒芒遍布的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前方森林深处,若隐若现的大片黑影。

是什么?

脚步声逐渐扩大,那些逼近的身影也变得逐渐清晰,那是一个个如同僵尸般行动缓慢,容颜惨白的人,或男或女,他们目光空洞,身上散发着一股恶心的尸臭味道,凌若夕根本无法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任何的生命力。

这些人应该是死人!

“轰轰轰!”从僵尸的身上爆发出一阵阵玄力的威压,蓝阶、绿阶、紫阶初期……这些人莫不是修为高深的高手!

他们疯狂的跃上半空,朝凌若夕逼近,攻势凶猛,且带着一股不惜一切的决绝。

凌若夕迅速翻身,想要躲闪,可下方,也有僵尸围拢,这批僵尸是普通人,他们不能飞天遁地,只能围在树下,伸出那只剩下皮包骨的手指,嗷嗷叫着,试图把凌若夕从上方拽下去。

她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落入他们的手里,定会在瞬间被撕成碎片。

靠!药王谷这些家伙,居然搞出了丧尸这玩意儿?

凌若夕的头皮有些发麻,可紧张的局势却由不得她走神,前后左右的攻击已经抵达,手掌迅速在树干上用力一拍,宽大的树干轰然朝下掉落,她借力朝后方退开,跳跃上另一棵大树。

庞大的树干砸伤了下方的僵尸群,他们的身体被狠狠的压在地上,树枝贯穿他们的腹部,说是开膛破肚也不为过,场面极其恶心,可哪怕是这样,这些僵尸依旧瞪着一双空洞的眼睛,双手不停的在空中挥舞,仿佛感觉不到疼。

凌若夕且战且退,一边应付这些高手僵尸,一边观察他们的弱点。

玄力流逝的速度极快,她的身上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气息略显急促。

“熬”被她射出的银针割破喉咙的僵尸,却没有减缓前进的步伐,他们的修为都比凌若夕低,可力量却仿佛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苦战这么久,凌若夕也没有看见,他们的力量有片刻的减弱。

“该死!”药王谷的人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控制这些人?她暗暗着急,额头上有一层汗珠渗出。

后方杀意逼近,凌若夕利落的在地上一滚,躲闪中,不忘护住自己的肚子,她滚落的地方,刚巧有一个僵尸存在,他五指成爪,眼看着就要往凌若夕的身上刺下来。

凌若夕敏捷的后空翻,避开他的攻击,忽然,她的余光瞥见了僵尸锁骨处,贴着的一道类似符文的纸条,她想,或许她找到如何破解这局的线索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凌若夕不再退怯,反而主动迎上正前方的蓝阶僵尸,仗着自己速度比他快,一记过肩摔,将僵尸背对自己,抵在地面,手指迅速扯掉他锁骨处的符文,用玄力将其碾成碎末。

剧烈挣扎的尸体在瞬间静止,那双空洞得毫无人气的眼眸,终于闭上。

凌若夕自信一笑,“原来是这样啊。”

既然找到了破解的方法,她也无需再怕!

身影迅速冲向敌人,速度快如闪电,这帮行动缓慢、机械的僵尸根本无法跟得上她。

一张张符印被她撕下,一个个敌人失去最后的生机,无力倒下。

砰砰的巨响不绝于耳,当最后一只僵尸被凌若夕剥夺了行动能力后,她才猛地松了口气,步伐有些踉跄的后退数步,轻靠着树干,开始喘气。

即便她的修为达到地玄巅峰,且快要突破天玄境界,可这么高强度的苦战,也让她元气大伤,丹田里丰盈的玄力,此刻早已是所剩无几,如果再来一波敌人,她怕是难以轻易取胜了。

与此同时,山巅殿堂的厢房内,一个穿着白衣,跪坐在地上绘制巨大符文中央的男人,嘴里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这是符印反噬!

他捂住吃痛的胸口,脸色迅速苍白,一头的青丝,在瞬间变得花白。

越是强大的力量,越是需要付出高额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