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7章 快死了吗?

第597章 快死了吗?

“该死!她果然很强。女人在听到弟子打探回来的消息后,气得面目狰狞,不论是魔兽还是僵尸,都是她精心为凌若夕准备的死亡攻击,原本以为,这两拨的攻势,足以让她去掉半条命,没想到,这女人的强大出乎她的预料,竟只受了些轻伤。

“荣木护法的情况怎么样?”女人压下心里的愤怒,沉声问道。

荣木护法,药王谷内唯一一个继承符印修炼的人,也是这片大陆上,唯一会使用符印的高手。

“回夫人的话,护法他吐出了心头血,消耗了一身修为,如今已陷入昏迷。”弟子跪在地上恭敬的回答。

“废物!”女人气得口不择言,“去,布下亡灵阵,我要用这个贱\人的鲜血,来祭奠我夫我儿在天之灵!”

弟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命令,脸色骤然大变,亡灵阵?那是聚集上百人的新鲜血液,才能支撑起的最可怕的杀阵!一旦阵法启动,整个药王谷都会被阵法围困,哪怕杀了凌若夕,他们一个也逃不掉。

“夫人……”弟子想要劝说,“为何不用毒对付她?”

“哼,你以为本夫人没用吗?”女人阴恻恻的笑了,扭曲的容颜,浮现着的是惊人的恨意。

今天,在这里,凌若夕必死!哪怕付出惨痛的代价,她也要让这个女人有命来,没命走。

稍作修整后,凌若夕勉强恢复了三成的实力,重新迈开步伐,往大山走去,可这次,她却没有再遭受到任何的攻击,路途平静得让人不安。

她不认为对方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就让她看看吧,这些人还为她准备了什么东西。

孤身一人抵达山脚,雄伟的巨山仿佛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魔兽,正等着她主动献身。

双脚在地面轻蹬,飞身跃上山间,几个起落后,凌若夕就抵达了山顶,殿宇近在咫尺,大门前,一座巨大的石碑静静矗立着,周围种着两块药田。

石碑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药王谷。

下笔如有神助,入木三分。

凌若夕凉凉挑高眉梢,衣袖轻挥,一股玄力从她的体内迸射出来,瞬间击上石头,轰隆隆的巨响后,这块象征着药王谷百年历史的石碑,在爆炸中,变作残渣。

她目不斜视的迈开脚步,紧闭的金色大门,毫无征兆的开启,宽敞奢华的金殿映入眼帘。

几乎能闪瞎人双眼的金色光芒,让凌若夕有些不适应的眯起了眼睛,等到光亮散去后,她终于见到了,制造这连日来种种意外的主谋。

药王谷谷主夫人!

一席飘渺的白衣,女人端坐在金殿最前方的高台上,素面朝天,她嘴角噙着一抹古怪的笑,仿佛正看着猎物走入陷阱的猎人,让人无端的感到害怕。

“我的人在那里?”凌若夕并没有因为她流露出的气势,而有半分的退缩,背脊挺得笔直,站定在原地,她一字一字沉声问道,逼人的目光犹如刀锋,直刺在女人的身上。

“我们终于见面了,”女人轻轻一笑,“这一日,我期待了太久,总算等到你的到来。”

她激动到有些浑身发抖,没有人知晓,她有多期待,期待见到这个和她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期待着,亲眼看着她惨死!

凌若夕能感觉到,她话里暗藏着的杀意,神色不变,“我人在这里,先放了我的人,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你想见那些废物?”女人眸光阴狠,可脸上的笑却愈发温柔动人。

废物……

压抑的怒火瞬间爆发,地玄巅峰的威压如狂风席卷整个大殿,“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当着她的面,羞辱她的同伴。

女人仿若没有看到她的怒火般,无所畏惧的笑了:“若不是废物,怎会被本夫人俘虏?凌若夕,你想要救他们么?”

“废话。”不然,她为何会亲自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和她看星星看月亮么?凌若夕怒极反笑,“放了他们,否则,你药王谷今日,必将由我亲手血洗!”

“好大的口气。”女人怒然站起,“想要血洗我药王谷,就凭你,行吗?”

“要不要试试看?”凌若夕身影忽地一闪,下一秒,竟诡异的出现在女人的身后,指缝间夹着一根银针,此刻正随时准备着,刺穿她的咽喉,杀气紧紧围绕在两人的身旁。

女人瞳孔一紧,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识到凌若夕的强大!

无法反抗,无法动弹……

这个女人的实力,早已登峰造极。

哈!她就是仗着这一身的修为,残忍杀害了她的女儿,杀害了她的丈夫吗?短暂的恐惧后,女人心底的仇恨又一次被勾起,她微微转动着眼睛,侧目盯着她,“你若想杀,直接动手,不过,若是本夫人死了,那些废物一个也别想活!”

她不是在乎那些人吗?只要自己手里握有他们,握有她的软肋,这女人即便再强大,对她也不可能造成任何的威胁。

凌若夕面色微暗,眉宇间有危险的气息正在涌动,“你威胁我?”

“是!又怎么样?”女人坦然同意,“凌若夕,你当初杀我爱女,害死我夫君,可有想过,今时今日,你也会被我害到众叛亲离的地步?怎么样,被所有人当作罪人,饱受非议的滋味,好受吗?”

唇瓣微微抿紧,女人的挑衅并没有被她放在眼里,呵,这么拙劣的激将法,是她八百年前就玩够的把戏。

“你以为这种事我会在乎?放人!”她冷声命令道,眸子里闪烁的,是无畏无惧的光芒。

女人心头一紧,她看得出来,凌若夕是真的不在乎所谓的名声,她辛苦设下的棋局,可她却不在乎!没放在眼里。

一种被小看,被羞辱的愤怒,在她的心窝里徘徊。

双手用力握紧,“若是本夫人不放,你又能怎样?”

“杀了你。”她的回答不带丝毫的犹豫,面对敌人,别指望凌若夕会手下留情。

“那就试试看!”说罢,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忽然在凌若夕的心里浮现,她刚想退开,却被女人用力握住手腕,撤离的动作有一秒钟的停顿,下一秒,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从她们俩的脚下升起,将两人的身影笼罩住。

猩红的血球出现在金殿中,地板上,有汨汨的鲜血正在急速朝血球凝聚过去,浓郁的血腥味,将这里映衬得如同炼狱般可怕。

血球吸收了这些新鲜的血液后,体积变得愈发扩大,到最后,竟撑破了殿宇,如太阳般,遮天蔽日,阻挡住整片天空。

整座浮岛被暗红色的光芒笼罩着,很快,血球中竟有红光朝下降落,似一场红色的血雨,光晕抵达的地方,草木迅速枯萎,活物立即失去生命。

不过短短一瞬,这座浮岛就彻底沦为了人间地狱。

血球内,凌若夕脸色骤然大变,体内的玄力仿佛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吸引,正迫不及待的从她的身体中流失,双腿疲软的弯曲下去,突然的虚弱,让凌若夕有些站不稳,身体踉跄着,仿佛随时会跌倒。

女人的情况比她好不了多少,她张狂的笑着,仿佛全然不在意,“凌若夕,好好享受吧,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盛大葬礼!”

说罢,她在凌若夕愕然的目光中,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腕,鲜血疯狂的涌现出来,被血球吸收,女人的身体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疯狂老化,一头青丝,变得雪白,原本娇嫩的肌肤,也变得皱巴巴的。

“你……”这是什么?她怎么会在一瞬间,从年轻貌美的女人,变成一个苍老的老太婆?

“哈哈哈哈,凌若夕,你等着死吧。”沧桑的声音却被仇恨渲染得分外凄厉。

凌若夕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加速流逝,她究竟做了什么?该死!

女人笑着笑着,忽然戛然而止,脑袋突兀的朝左侧歪斜,整个人抽搐几下后,就倒在了地上,身体迅速腐烂,最后只剩下一地白色的粉末。

凌若夕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彻底惊呆了,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从未有过的强烈。

她吃力的想要撑起身体,寻找逃出去的办法,可空荡荡的丹田,还有隐隐作痛的经脉,让她连动弹,也做不到。

力气、修为,仿佛都被夺走,她狼狈的跌坐在血泊中,胸口有些窒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血球中的空气正在减少,每一次呼吸,都要用尽凌若夕仅剩的力气。

“擦,真的要死在这儿吗?”她低垂下头,四肢已经软弱无力,这空气愈发稀薄的空间,根本不可能让她逃出去。

她想要重新吸收灵气,奈何,却是束手无策。

该怎么办?

脑海中不停闪过云井辰、凌小白的影子,她用力握紧拳头,黯淡的双眼被注入一股强大的求胜欲\望,她不能死!不能放弃!一定要活着回去,回到她爱的人身边!

手掌用力撑住地下,血色的地面,血色的墙壁,整个空间仿佛被血腥的光芒笼罩,黑沉沉的,犹如一个死城。

凌若夕可以移动的范围很小,这个血球的四周,坚硬如铜墙铁壁,她尝试着敲打几下,却被蕴藏在墙壁里的可怕力量反弹回来。

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面颊不断滴落到地上,面部已经开始出现窒息的青色。

不能死!她不能死在这里!

靠着这股执念,凌若夕拼命的呼吸,贪婪的吸收着这仅剩的空气,为自己争取时间。

与此同时,北宁国落日城,魔兽大军兵临城下,黑压压一片,城内站着无数身负修为的雇佣兵军团,他们满怀热血,想要保护自己的家园。

城头上,一抹红色的妖冶人影,正在凉风中站定,三千白发随风飘摇,内敛华光的眼眸,幽幽睨着下方张开血盆大口不停叫嚣的魔兽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