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8章 倒戈相向的魔兽大军

第598章 倒戈相向的魔兽大军

“黑狼,知道为什么人类总喜欢和同伴聚集在一起吗?”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肩头黑狼的绒毛,邪肆的嗓音带着该死的性.感,传入它的耳膜,黑狼用力摇晃着脑袋。

“吱吱。”为毛为毛?

“呵,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有勇气对抗一切,一帮乌合之众,一帮蝼蚁,竟妄想着能够撼动强大?痴人做梦。”云井辰讽刺的发出一声嗤笑,下方源源不断传来的玄力波动,未曾被他放在眼里。

“这场战斗,本尊一人足矣,你们守好城池,没有本尊之令,不得出城。”云井辰头也不回的向身后守城大将吩咐道。

话语里带着狂妄的自信。

将军微微一愣,“这怎么行?敌人来势汹汹,仅靠您一个人……”

“本尊说了,一个人足矣。”他微微侧目,深邃的眼眸,涌现着的是对自身实力的绝对信任。

将军满肚子的劝说,却在他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中,消失不见。

怎么会……

他怎么会对这个男人产生一种近乎敬畏的尊敬?

这个突然出现在落日城,并且手握皇帝圣旨的男人,仿佛天生就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抵抗,只能匍匐叩拜的魔力,他是天生的王者!

狂风呼啸,衣诀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行动。”

黑狼立即跳下他的肩头,跃上半空,小小的身躯迅速扩大,幻化出属于神兽的本体,强悍的神兽威压在战场上方出现,那些不断叫嚣、咆哮的魔兽,竟瞬间安静,它们瞪着一双火红色的眼睛,怔怔的望着天空上庞大的身体。

那是一只雪狼,一只能够让万兽诚服的神兽!

血脉中存留的对强者的忌惮与恐惧,让魔兽大军出现松动,可紧接着,一股陌生的玄力从队伍后方传来,刚刚有所犹豫的魔兽们,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声势比之前还要浩大。

“吱吱!”卧槽!他们这是吃了兴奋剂么?黑狼原本以为靠着神兽的威压,足以让这些魔兽撤退,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它的设想,看着下方那一双双杀气腾腾的眼睛,它骨子里的嗜血战意,此刻正在疯狂涌动。

“它们交给你。”云井辰传音入密,将这帮大军交给黑狼对付,脚尖轻点城墙,身影化作虚影,飞速掠过大军的头顶,直冲向后方南诏国的后续部队。

擒贼先擒王,这帮魔兽定是受人控制,只要找出那人,杀掉他,便足以解决这次的攻势。

“人来了!”药王谷的荣誉护法在南诏国大军的保护下,冷冷的望着天空上迅速逼近的红影,他的手里捏着一把竖笛。

在队伍中,药王谷的人只不到二十人,其他的,便是南诏国的军队。

他们深受主子的命令,兵分两路,一路留守药王谷,静等敌人潜入,引君入瓮,另一路则与南诏联手,帮助他们攻打北宁,彻底破坏凌若夕的名誉,让她沦为两国的罪人。

”杀啊!”眼看着敌人只有一人,早已被药王谷的人洗脑的将士们,纷纷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朝云井辰飞冲过去。

远远看去,如潮水般的人群正在围殴他,可让人意外的是,云井辰竟不曾后退,反而孤身站定在军队上方,双手凌空绘制出复杂的图纹,“好好享受,这是本尊赐给你们的噩梦。”

一道结界迅速布下,将这帮嗷嗷叫着试图攻击他的将士笼罩住。

“还想躲在后面吗?本尊以为,药王谷的人天生血性,不会做缩头乌龟。”拙劣的激将法,却让药王谷这些心高气傲的弟子纷纷怒了。

他们再也无法忍受被普通士兵保护的处境,飞身从人群中跃起,白衣飘飘,只可惜,他们脸上散发着的杀气,却破坏了那飘渺的气质。

“就这点人?”云井辰略感意外,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对方小看了,以为靠着二十几个实力还没达到紫阶境地的人,就能抵抗他么?可笑!

“你别太嚣张!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药王谷的弟子恶声恶气的说道。

“哦?本尊倒要见识见识,你们想要用何种方法,让本尊把命留下。”说罢,空中划过一道残影,他整个人在瞬间逼近这帮敌人的面前。

药王谷的弟子们还没来得及使出毒药,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身影惊住。

好快!他怎么可能这么快?

“拜拜啦。”手掌暗藏玄力,用力劈下,竟轻描淡写的就将三人斩杀在眼前。

“快退!”余下的弟子们一看情势不对,慌忙想要撤退。

“想走?哪里走?”云井辰凉凉的勾起嘴角,再度逼近他们的身前,一脚踹上一人的胸口,鲜血蓦地从嘴里喷出,身体九十度旋转,火红的衣摆在身下滑出罗盘的形状,风姿卓越,万千风华。

“嘶!”站在城头围观战局的将军,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就是皇上找来的帮手吗?好强!完全无法预料的强大!

不少佣兵也看见了城外的战局,这种热血沸腾的场面,让他们一个个血液澎湃,情绪激昂,他们扯着嗓子吼着叫着:“快开城门,我们也要加入战斗。”

“誓死保护家乡!”

“冲啊!不能让他一个人动手。”

……

汹涌澎湃的战意在每一个人的心窝里浮现,他们都是这世间少有的热血男儿,平日里,出没的都是大陆上的险境,如今面对这帮试图贡献落日城的敌人,他们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亢奋,想要加入战斗,尽一份力。

将军拼命想要阻挠他们,可惜,佣兵们人多势众,根本没把他的阻拦放在眼中。

城门被数道玄力破开,佣兵部队正式加入战局。

云井辰轻而易举将二十多人解决,随后,用衣袖拂去手背上的血珠,挑眉看向后方,那批激动的挥舞着武器,在战场上与魔兽厮杀的佣兵队伍,让他有些意外,不过,事情这样发展貌似也不错。

“那个谁,”他眸光一转,落在了下方,手握竖笛的白衣男人身上,“你的人被本尊全灭,还不快出手?本尊想要快点结束这场战乱,回家陪娘子。”

狂妄!嚣张!

这就是云井辰给药王谷以及南诏国的一众将士留下的唯一印象。

“欺人太甚!”荣誉护法怒上心头,他当即握紧竖笛,刺耳的笛声,突然间传入战场。

有些力竭的魔兽大军,像是被人赋予了新生的力量,攻势愈发凶猛。

黑狼一屁.股坐死了一只魔兽,爪子拍飞冲上来的飞禽,支撑脚差点被一头松狮撞上,喂喂喂,它们都不会累的吗?

笛声尖锐且刺耳,一些实力较弱的佣兵,开始出现玄力混乱的情况,身体里的力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催动,不受他们的控制。

云井辰双手环抱在胸前,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换首歌吧,这歌听得本尊只打瞌睡。”

“噶!”笛声戛然而止,荣誉护法见鬼似的盯着他,“你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没有受到一点影响?这可是药王谷不外传的秘技,能操控魔兽的魔音,只要听到笛音,有修为在身的人,都会被扰乱心绪,导致玄力失控,可这个男人为什么看上去一点事也没有?这不科学!

“你这么深情的看着本尊,本尊也不会对你动心,还有什么招数,通通使出来,本尊担心,待会你会没有这个机会。”云井辰将嚣张演得淋漓尽致,他早就说过,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小伎俩,小手段,都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荣誉护法不再驱使竖笛,他猛冲向云井辰,掌心暗藏一包毒粉,只要碰触到人的肌肤,就立即会入侵血液,修为越高强的,毒发的时间就越快,他相信,只要云井辰中招,今天就会是他的死期。

他的那点小动作,云井辰早就看在了眼里,嘴里啧啧两声,侧身避开他的攻击,顺势拽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折。

咔嚓一声碎响后,荣誉护法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手腕居然硬生生被云井辰折断。

“看样子,你也没别的招数,本尊就勉为其难送你最后一程。”说罢,他一记手刀,直接割断了护法的喉咙,鲜血蓦地喷溅出来,哗啦啦的从空中降落。

没有了他笛音进行控制,疯狂的魔兽大军,也在此刻恢复神志,它们茫然的看着身边惨死、重伤的同伴,血腥的红眼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清明。

“嗷嗷嗷!”被人类控制的愤怒,让这些魔兽好不容易回笼的理智,彻底失控,它们立即倒戈,向南诏国的军队冲去,那是它们的敌人。

正杀得酣畅淋漓的佣兵们,奇怪的望着莫名其妙倒戈相向的魔兽队伍,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谁能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为毛敌人开始自己打自己了?

“快撤!”带队的镇南将军咬着牙,下令撤军,没有了药王谷的支持,他们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大军想要撤出战场,可愤怒的魔兽们却不肯答应,它们猛扑进人群,残忍的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人命。

云井辰对下方血腥的场面视若无睹,甚至嘴角还挂着一抹充满恶趣味的笑:“本尊就说,善恶到头终有报,看,报应这不就来了吗?”

以为魔兽是这么容易被控制的吗?比起人类的狡诈和奸猾,它们的心思却十分的直白。

谁伤害过它们,它们就会报复谁。

城头的将军怔忡的看着被反转的战局,嘴唇激动到颤抖,“结束了……结束了!我们胜利了!”

“哇”

漫天的欢呼,在落日城上方响起,无数人抛弃手里的武器,激动的庆祝着这场胜利!

他们成功了,成功的守护住了自己的家园,成功的阻止了敌人的阴谋!

这个时间,是欢庆胜利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