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0章 安然存活的同伴

第600章 安然存活的同伴

云井辰脸色骤然大变,抿紧的唇瓣,弧线略显凉薄,“她去办什么事?”

这种不详的感觉,是什么?

心噗通噗通跳得飞快,好像有什么在他掌控范围内的事情已经发生,而他却毫不知情!宽袖下,双手黯然握紧,手背上一条条骇然的青筋,早已暴起。

凌小白被他的样子吓坏了,小脸也不禁变得惨白:“小爷……小爷没听娘亲说起啊……”

“她什么时候走的?”云井辰逼问道,无意识散发出的强悍威压,让凌小白有些承受不住,胸口像是堆了一块大石头,连呼吸也显得格外艰难,他大口大口用力吸气,冷汗一滴滴顺着他的面颊滑落下来。

“吱吱吱!”黑狼赶紧从云井辰的身上跳下,释放出神兽的威压,用来抵挡他太过可怕的气势。

凌小白这才觉得压力减小,不敢伸手去擦脸上的汗水,他委屈得双眼发红,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凌若夕迟迟未归,再加上云井辰可怕的表现,都让他的情绪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他倔强的咬住唇瓣,不肯让眼泪流淌下来。

黑狼的反抗,让云井辰失控的情绪勉强恢复了一丝平静,“抱歉。”

“你好坏!你就会吓唬小爷。”凌小白哇的一声嚎啕大哭,顾不得肮脏的地板,一屁.股坐了下去,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淌。

云井辰用力握紧拳头,心里除了焦急,也有丝丝自责,“别哭了!”

他厉声的呵斥,让凌小白的哭声戛然而止,他茫然的抬起脑袋,傻傻的看着他。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本尊说清楚。”比起安慰儿子的情绪,他现在更想知道凌若夕是否平安,她又去了什么地方。

是!儿子对他很重要,可是,她的存在却更重!

若是为了她,伤害到儿子,云井辰已经无法在乎。

“你走了以后,娘亲就跟着走了,她说让小爷乖乖留在这儿,等她回来。”凌小白抽泣着,断断续续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云井辰。

他前脚刚走,她后脚就跟着离开?云井辰眸光忽闪,下一秒,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残影,在云层下,不见了。

“诶?”凌小白茫然的望着他远去的方向,不知道他要去哪儿。

黑狼焦急的咬着自己的爪子,靠!女魔头绝对是瞒着少主,跑去药王谷找人算账去了!而少主,肯定猜得到她的去处,现在定是追过去救人。

这叫什么事?

黑狼烦躁的抓了抓自己身上的绒毛,它平时是最呵护这些绒毛的,可现在它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凌小白又一次被抛下,孤零零的蜷缩着身体,坐在台阶上,他哪里也不去,就在这儿等娘亲回来。

黑狼不忍的看着他落寞的身影,心头的怜惜如潮水,翻腾不息,原本想要追上去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这种时候,女魔头那边还是交给少主去处理,它还是乖乖留在这儿陪小少爷吧。

谁让他看上去这么可怜呢?

云井辰一路疾行,中途未曾有片刻的逗留,只一天的时间,他就抵达了墨海,体内的玄力所剩无几,悬空站在海面上方,他俯瞰着那座被血红之色笼罩的浮岛,隽秀的眉毛狠狠的拧成一团。

这是什么东西?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庞然大物,从红光里传出的,如同恶魔般可怕的气息,就连他,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强行从丹田里调出玄力,试图搜寻凌若夕的气息,可玄力却被红光阻挡在浮岛的外围,根本无法进入。

海面波涛汹涌,一条条惨死的鱼群,浮尸在海面上,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恶臭,云井辰无法从四周探查到任何活物的存在,这里仿佛是一片四海,海浪滚滚,海风呼啸。

他眸光微冷,降低了高度,想要接近浮岛。

他的爱人还在里面,他必须进去!

身体在距离浮岛半米的位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弹,无法再前进半步。

云井辰调动玄力,试图打破这阻拦自己的红光,可他的力量刚释放出来,就像是遭受到了海绵的稀释,石沉大海。

“怎么会这样?”饶是见多识广的云井辰,此刻也感到惊诧,他冷眼注视着眼前将浮岛包围的红光,仔细的回想着,记忆里,是否有相关的记载和线索。

但他却未曾在自己的认知中,搜寻到任何有关的讯息,玄力无法使出,身躯无法进入岛上,这样的局面,让云井辰第一次感到无措。

“可恶!”他咬紧牙关,不死心的继续往红光里走,可每一次尝试,每一次被反弹回来,过程、结果永远是一模一样。

他在浮岛外围做着不懈的努力,而此时,浮岛内,冉冉升起的血球,比起昨天的体积还要庞大,几乎快要撑破浮岛外围的气泡。

里面,凌若夕气若游丝的倒在地上,容颜惨白,甚至隐隐透着一种死气的青紫色,如果不是她胸口若有似无的起伏,她就像是失去生命力的木偶娃娃。

“我不能死……不能死在这里……”她嘴里无意识的念着这句话,嘴唇干裂。

饥饿、乏力、脱水……种种种种的情况接踵而至,这个空间就像是一个能剥夺人希望的绝境,如果不是凌若夕的意志力足够坚强,一天一夜的精神折磨,她或许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但饶是这样,她的情绪明显也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只是靠着潜意识里,不想死的信念,拼死支撑。

“咔!”浮岛下方,被挤压到龟裂的大地,忽然,有细碎的动静传出,一块巨石,被人推开,身形狼狈的男人,偷偷从这裂痕中冒出一个脑袋,张望着外界的动静。

“咋样咋样?那帮杂碎还在不在?”身后传来同伴的询问声。

正在打探情形的男人,却不置一词,完全被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吓傻了。

喂!这里和他们来的时候不一样吧?

“问你话呢?”同伴有些急了,一把将他推开,换做自己,从下方往外面看,“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太阳变红了?”他嘟嚷道,仰头看着头顶上那轮遮天蔽日的血球,“擦,这玩意儿怎么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种浓郁、剧烈的邪恶气息,让他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了压力。

“好像四周没人,走,出去看看。”他大手一挥,第一个冲出夹缝,双手撑住两边的地面,身体敏捷的跳了上去,脚刚刚站稳,灵魂深处立即有一种战栗的恐惧感传来。

男人的脸色蓦地变得惨白,耳朵出现嗡鸣。

“怎么回事?”之后上来的众人,也有相同的感觉,他们连站立也做不到,只能狼狈的跪在地上,抱住脑袋,拼命阻挡这股可怕的感觉。

很快,疼痛感就消失了,他们一个个近乎虚脱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卧槽,要不是被这帮砸碎封住了力量,咱们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吗?哎,凌姑娘晓得我们失踪,不知道该有多担心。”没错!这帮人正是被药王谷俘虏,带回这里关押的深渊地狱的一众高手。

他们身上的衣裳破烂不堪,**的躯体,能够看到好些深可见骨的伤痕,药王谷的人没杀了他们,却封住他们的玄力,让他们尝尽了皮肉之苦,如果不是刚才发生地震般的巨大震动,看管他们的人一哄而散,他们也不会找到机会,趁机逃出来。

“那是什么玩意儿?”男人平躺在地上,指着天空中的血球,暗暗咋舌。

“鬼知道,先从这个鬼地方离开再说。”这个建议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赞同,他们互相搀扶着,往浮岛外围艰难走去。

从森林中隐隐出现的人影,吸引了云井辰的注意,漆黑的眼眸蓦地一亮,他运气开口,让自己的声音能够传入里面:“你们别出来!”

“谁在说话?”正在行走的众人面面相觑。

这声音怎么听着很耳熟啊?

“若夕在岛上,你们快确定她的行踪。”云井辰再度开口。

“啊?凌姑娘在岛上?”众人纷纷愣了,他们完全没有在这里找到除了他们以外任何活人的存在。

可云井辰段不可能拿凌姑娘的生死来说笑,扭头对视一眼后,众人立即转身,开始在四周寻找凌若夕的踪影。

看着他们分散开,云井辰微微松了口气,但他紧绷的神经却没有放松下来,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浮岛,既然声音能够传进去,为什么人却不行呢?

他眸光忽地一闪,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索性卸掉了身上释放出的力量,手指封住身上的穴道,不让玄力出现波动,可以说,此时的他,弱得就像一个普通人,任何一个拥有修为的高手,都能轻易的将他杀掉。

云井辰缓慢的朝岛上走去,在安然无恙的穿梭过红光后,他提高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看样子,他的方法是对的,这些光芒,只会驱逐有玄力的人,对普通人无效。

踏上岛上的土地,云井辰刚解开封印的力量,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头顶上传来,引导着他的玄力朝外扩散,速度之快,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该死!

云井辰猛地咬牙,一边抵挡住这股吸力,一边又一次封住了玄力。

吸力这才放过他,可仅仅是这么一瞬的时间,他丹田中本就所剩无几的力量,竟被硬生生抽走了一大半!

“这里果然很奇怪。”他危险的眯起眼,目光迅速扫过四周,和外界一样,岛上也没有任何的活物气息,到处弥漫着一种死亡的沉寂。

他顺着道路穿梭过森林,试图找到凌若夕的行踪,可是,到处是陌生的丛林,他又无法动用力量,以至于,寻找的工作,显得格外缓慢。

到最后,不止是云井辰,深渊地狱的人也和他一样,一无所获。

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翻遍整座岛,却连凌若夕的影子也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