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1章 危机!危机!

第601章 危机!危机!

夜色降临,血腥的红光在这无垠的夜空下,显得愈发诡异。

深渊地狱的众人沉默的站在森林外围的空地上,一双双眼睛,纷纷看向云井辰,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可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着,如果想要找到凌姑娘,就只能靠这个男人。

妖冶的红袍,此刻仿佛失去了光泽,云井辰紧绷着一张脸,眉宇间尽是焦急。

她究竟在哪里?为何翻遍整座岛,还是没能找到她的踪影?

“云公子,凌姑娘会不会没在岛上?咱们四处都找遍了,或许她早就离开了这里也说不定。”深渊地狱的男人们猜测道。

这座岛除了他们再没有任何活物的存在,若是凌姑娘还在岛上,那是不是说明,她早就已经……

与其相信这个结果,他们宁肯抱着希望,猜测她提早离开。

“她在这里。”若是她离去,不可能没有回北宁去见小白,云井辰说得极其笃定。

深渊地狱的人抓耳挠腮的站在原地,谁也不敢把心里的不安和恐惧说出来。

“咳咳咳……”血球内,密封的空间,空气已经被抽离,凌若夕的神志开始出现幻觉,她睁不开双眼,浑身软得没有任何力气。

虚弱的咳嗽,却让肺里的空气加速流逝。

呼吸一次比一次艰难,她想,或许她真的会死这儿也不一定。

啊,原来这一世,她的死法竟是这样。

说不清心里究竟是遗憾多一些,还是不甘多一点,人在死到临头时,总是会天马行空的想很多事。

她想,她还有好多事没来得及去做,她想,她还没有和那个男人携手到老,她想,她还没能看到小白长大。

‘噗通’

‘噗通’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剧烈跳动,强劲的生命体征,让凌若夕涣散的思绪,出现了短暂的清明。

是什么?

‘噗通’

跳动声正在加快,她艰难的睁开眼睛,苍白的面容,此刻染上些许血色,那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颤抖的睫毛缓缓睁开,她吃力的望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从那里,正传出一种强烈的生命力,那是她的孩子,是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

不能死!

她不可以死在这里,她要活着回去,回去见小白,回去见他,回去安稳的将这个孩子诞生下来!

摇摇欲坠的信念再一次变得坚定,忽然,一股热流从肚子里传出,丰盈的玄力游走过她的奇经八脉,那种力量,强悍到瞬间将她空荡的丹田溢满,力量再次回归,凌若夕一咬牙,从地上翻身站起来。

她没有去想这些力量从何而来,她只知道,她要离开这儿!

将玄力凝聚在手掌心,她抵住坚硬的血色墙壁,不断的将自己的玄力输入其中。

快点!再快点!快点破碎掉啊!

心里焦急的祈求着,祷告着,那股熟悉的吸力,又开始抽走她的力量,可凌若夕却顾不得那么多了!汗水打湿了她的长发,她源源不断的向石壁输送着自己的力量,就像是孤注一掷般,决绝如斯。

‘卡擦’

细碎的破裂声,让她看见了希望的曙光,丹田里澎湃的玄力,所剩无几,只一成不到,可生路就在前方,要她如何放弃?

凌若夕发了疯似的想要凝聚玄力,继续输入,强烈的求生欲\望,在她的脑海里扎了根,很快,就有一股细弱的玄力,如小溪,涌入她的丹田。

‘轰轰轰’

头顶上突然响起的爆炸声,让正一筹莫展的众人瞬间抬头,那轮火红的血球,此刻正出现一条条裂痕。

“什么东西要出来了。”深渊地狱的众人立即戒备,他们牢牢的将云井辰护在身后,这是下意识的举动。

哪怕牺牲掉这条命,他们也绝不能让这个男人出事!他必须活着,不然凌姑娘会伤心,会难过!

云井辰凝眉望着那正在破裂的血球,忽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双眼迸射出极其璀璨的光亮。

“轰隆隆”血球从内部炸裂开来,无数的鲜血从天而降,大地开始颤动,血光冲天。

“啊!”深渊地狱的众人有些站不住脚,没有玄力支撑,他们只能狼狈的抱住旁边的石头,希望能够靠这样的方式,来避免被震荡殃及。

血光中,一道黑色的人影,从中飞窜出来,速度极快,墨色的长发被鲜血染红,凛然的身影,却是那样的熟悉。

“若夕!”云井辰第一眼就看见了她,顾不得身上被鲜血侵染得有多狼狈,他含笑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她的回归。

凌若夕恍惚的听到,他的声音,低眉一看,当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时,她平缓的心跳骤然加速,一种甜蜜的温暖,在心窝里涌动着,仿佛连灵魂,也在这一刻悄然颤抖。

她缓慢降落,双脚刚站稳,就被一个火热的拥抱紧紧抱住。

“你想吓死本尊吗?”云井辰又喜又怕,她竟会在那里面!而他,居然没有找到她!

险些失去她的恐惧感,让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不由自主的红了眼圈。

凌若夕刚想嘲笑他几句,但小腹却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个热流,从她的双腿之间滑落下去。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离开她。

不!不会的!

凌若夕愕然瞪大双眼,一把将云井辰推开,力道重得,竟将他连连推开数步,差点摔倒在地。

她顾不了其他,双眼怔怔的低垂下去,当她看见,脚下一滴一滴刺目的红色鲜血时,脑子里嗡地一下,什么也感觉不到。

“若夕……”云井辰脸色骤然一白,他和她一样,意识到了什么。

嘴唇颤抖着,竟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

不会的,老天爷不会对他们这么残忍!

“这是报应吗?”凌若夕惨淡一笑,在巨大的打击下,她本就濒临崩溃的神志,再也无法支撑,眼前一黑,人堕入了黑暗。

耳畔,隐隐约约似乎有谁不停的在叫着她的名字,可她却已经没有力气再睁开眼睛了。

对不起……

那一声在心底泛起的抱歉,不知道是在对谁诉说。

据说那一天,墨海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海啸,整片海域,一夜之间消失,只剩下深得数百米的巨坑。

据说,在那巨坑中,有着无数野兽的尸体,像是一个乱坟岗。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与凌若夕无关了,她的灵魂仿佛飘离了躯体,正在四处飘荡。

她恍惚的看见了熟悉的现代都市,车水马龙的街头,纸醉金迷的灯光。

她看见一抹熟悉的人影爬上纽约市中心的大厦,看着她用最决绝的方式,引爆炸弹,从高空坠落,摔成一滩烂泥。

直到这会儿,她才恍然大悟,这是她上辈子临死前的一幕。

灵魂围绕着尸体飘荡,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半空,欣赏着自己的死状,怎么说呢,这种看见自己尸体的即视感,让她感觉到格外的新奇。

群众的尖叫不绝于耳,警笛声打破了整座城市的宁静。

最后,这起事故以恐怖组织犯罪宣告完结,凌若夕连连冷笑,这个肮脏的世界,真是让她作呕。

“若夕……”

“师姐……”

“娘亲……”

耳畔,忽然间响起一道道呼唤,似是有谁在叫她,凌若夕略一晃神,灵魂就彻底失去了神志,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她不停的在黑暗里游走,可前方的道路,好像没有尽头,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双脚感觉不到疲惫,感觉不到疼痛。

她只是埋头走着,好像前面什么东西,在等着她。

忽然,一束白色的晕光从前方传来,凌若夕难受的眯起眼睛,抬起手臂,遮挡住这抹强光。

“娘亲,好好活着。”

一道脆脆的女孩的声音,飘渺得似从云端上落下来似的,凌若夕浑身一怔,愕然抬头,只见那白光中,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三四岁小女孩,背对着她,一步步走远。

不要……

不要走……

不要离开她……

她的孩子,她还没有看一眼这个世界的孩子……

“不”惊呼从她的嘴里冒出,紧闭了近一个月的双眸,毫无征兆的睁开,入眼,是陌生的床顶,红木床梁刻着百兽的图腾,眼珠机械的转动着,看向旁边,一个身影正趴在床沿,似是在熟睡。

“小白?”凌若夕哑声唤道,嗓子火辣辣的疼,浑身也使不上力气。

她细微的声音,却把凌小白从梦中惊醒,慌忙抬起头来,当他见到眼前苏醒的女人时,不可置信的用小手揉着自己的眼睛,直到确定这不是一场梦后,眼泪哗的夺眶而出。

“娘亲!”他猛扑到凌若夕的怀里,肉嘟嘟的小手死死圈住她的腰肢,哭得肝肠寸断,像是要把这些天来的恐惧和不安通通发泄出来。

凌若夕吃力的抬起手掌,拍着儿子颤抖的背脊以作安慰,等到凌小白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以后,凌若夕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慌忙将他推开,掀开身上的锦被,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

虽然肚子还是同以前一样,圆鼓鼓的,可凌若夕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为什么她没有从肚子里感受到胎儿的生命力?为什么她无法感觉到胎动?

或许是注意到凌若夕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凌小白擦掉脸上的泪痕,懂事的说道:“娘亲,小一哥哥说你不会有事的。”

“小一人呢?”她要冷静!不能自己吓自己!凌若夕不停的在心里为自己做着自我催眠,不愿去想那抹不安的感觉。

“小一哥哥和坏蛋在外面谈事情,宝宝去帮你把他们叫进来,他们如果知道娘亲醒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凌小白说完,替她掖了掖被角,然后蹬蹬的跑向屋外,准备把凌若夕醒来的消息告诉给大家。

他欢喜的背影,让凌若夕心里的不安勉强减弱了几分,应该没事的!

她闭上眼,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混乱不堪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