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2章 宝宝是死胎

第602章 宝宝是死胎

正在和小一谈事的云井辰,被闯进屋的凌小白拽着就走,他奇怪的拧起眉头,俊美的容颜此刻多了几分疲惫,黑眼圈也出现在他的面颊上。

“到底什么事?”他略带不悦的问道,自从凌若夕陷入昏迷,他的情绪始终处于低迷、阴沉的状态,哪怕是凌小白,也不能从他这里得到任何的好脸色。

“哎呀,你快跟小爷走啦,娘亲她醒了。”话音刚落,凌小白就感觉到手心的那只手臂忽然间空了,回头一看,眼前哪里还有云井辰的影子?他幽怨的撅着嘴,“他人呢?”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小一呆呆的指了指屋外:“走了。”

“哼。”凌小白觉得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不等自己,于是,脚底抹油,往卧房的方向跑去。

而小一,则还沉浸在他带来的喜报中,“师姐终于醒了……”

这个喜报,让他提高多日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他从没有这么清晰的感受过,凌若夕重伤不醒,给大家带来的影响。

那天,她满身是血被云井辰抱着回到三王府,而他,刚随军队返回京城,就被云井辰抓住,为师姐把脉,深渊地狱的人一个个面露杀气,狠狠的盯着他。

当得知师姐的身体情况后,他们一个月,脸上也没有出现一个笑容,三王府内的气氛,也显得格外凝重,仿佛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不敢大小声。

可是,喜悦后,他的脸色又逐渐黯淡下去,师姐醒来,他要如何告诉她,那个噩耗?

云井辰飞身跃入房中,直到他亲眼见到,躺在床榻上,重新醒过来的凌若夕时,他才敢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她真的还在,真的醒来了。

深邃的黑眸涌现着狂喜,他用力紧了紧拳头,把心头翻腾不息的情绪压制下去,双腿缓慢迈开,走到床沿。

目光仔仔细细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翻,“你真的醒了?”

这突如其来的喜讯,让云井辰有种不太真实的感受,他害怕,这会是一场他这个月做过无数次的黄粱美梦,只要他伸出手,去碰碰她,梦就会醒来。

凌若夕微微颔首,“醒了。”

熟悉的声音,让云井辰还有些怀疑,他颤抖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想要去摸摸她的臂膀,却又在半空突然停下,“又是一场梦吗?”

“你说呢?”凌若夕主动伸出手,将他的手指牢牢的紧握在自己的掌心,温暖的热度,是真实存在的。

云井辰瞳孔蓦地一缩,她醒了!终于醒了!

双手用力将她紧抱到怀里,力道那么重,像是要把她整个人融入自己的骨血。

凌若夕被他抱得有些难受,可他的激动,她能够感同身受,放松了身体,任由自己靠在他的怀中,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我就在这里,没有离开。”

她的话,让云井辰的心情逐渐恢复平静,松开手后,当他见到她白皙的手臂被自己勒出的红印时,眉宇间闪过一丝自责:“弄疼你了吗?”

“你认为,这点力气能让弄伤我?”凌若夕傲娇的反问道,犀利的反驳一如从前。

“呵,刚醒来就这么有活力。”云井辰暗暗放下心,看样子,她的精神还算不错,“知道这次,你让本尊有多害怕么?活了这么些年,本尊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手足无措。”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她留给自己的,那抹破碎的微笑,还有她软软倒在地上的身影,那一刻,他的世界仿佛也跟着一起塌陷了。

他甚至想过,若她此生不愿醒来,他会一直守着她,寸步不离。

“都过去了。”凌若夕眸光微沉,轻巧的安抚他一句后,她才紧张的问道:“宝宝它……”

手掌轻轻抚上肚子,她想要问,宝宝是否平安,想要知道,为什么她无法感受到胎儿的动静。

云井辰刚转晴的脸色,忽然浮现了一丝阴霾,虽然转瞬即逝,可依旧被凌若夕看在眼里,她用力抓住他的手腕,细长的指甲,甚至在他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告诉我,它没事的,对不对?”

没有人知道,问出这个问题时,她有多不安,有多恐惧。

那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云井辰,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的情绪变化。

云井辰心虚的将目光移开,有些不太敢看她,“你才刚醒来,先休息,其他的事,以后……”

“告诉我啊!”凌若夕眦目欲裂,指甲深深嵌入他的血肉,她单薄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仿佛风中残烛。

这样的她,让他如何忍心把实情说出来?

云井辰欲言又止,到了嘴边的话,怎么样也说不出来了。

“不要骗我,告诉我,说它是健康的,平安的。”凌若夕咄咄逼人的问道,她只想要一个答案。

昏迷时,那幅可怕的画面,昏迷前,那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的感觉,此刻,都让她的心备受煎熬。

而云井辰的沉默,无疑,更是让她的心跌入了谷底,可她还是抱着一丝期许,一丝希望。

“若夕,”云井辰犹豫了半响,终是缓缓唤出了她的名字,他轻轻掰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握住:“本尊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可是,有些东西不属于我们,强求也没用。”

干涩的话语,苍白到近乎无力。

凌若夕眸光颤抖,激动下,反手就是一巴掌重重拍在了他的面颊上。

‘啪!’清脆的声响,让正打算进屋找云井辰算账的凌小白立即停下了动作,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完全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娘亲居然打了坏蛋叔叔?为什么?

他以为,这一幕会让他感到开心,毕竟,平日里云井辰可没少折腾他,欺负他,但当这一幕真正发生的时候,凌小白却有些心疼他。

脸蛋朝一旁侧开,白色的头发遮掩住了他脸上的神色,只薄唇用力抿紧,仿佛在克制着怒火一般。

凌若夕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顾不得懊悔,顾不得自责,她只知道,他刚才的话,她一个字也不信!

“把小一给我叫过来。”凌厉的目光蕴藏着滔天的愤怒,她直勾勾盯着门口的凌小白,话是对他说的。

凌小白吓得浑身发抖,这才想起,自己跑这一趟的真正目的,他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想要去找小一来灭火。

此时,房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只有她急促、沉重的呼吸声,不断飘荡。

云井辰随手擦拭掉嘴角的一缕血渍,什么话也没说,脸上惯有的笑容,此刻已经化作了冷漠,他温柔的扶住凌若夕的身体,让她重新躺下,随后,就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缄默不语。

这样的沉默,折磨着凌若夕敏感的神经,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想要知道一切!

而唯一能够给她答案的,只有小一一人。

很快,屋外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小一气喘吁吁的被凌小白拽到屋子里。

“娘亲,宝宝把小一哥哥带来了。”凌小白露出讨好的微笑,可眼睛却无意识的往云井辰身上看,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娘亲那巴掌,看上去下手超重。

“告诉我,我的身体究竟如何。”凌若夕死死的盯着小一,那似有无数风暴正在凝聚的眼眸,让小一感到压力山大。

他是说实话呢,还是选择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说!不要让我知道,你有一个字是假的!”凌若夕的话,直接戳破了小一心里的幻想。

他硬着头皮抬起头来,尴尬的笑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余光不停的朝云井辰投去,想要他想办法解决这局面。

云井辰却垂头不语,睫毛下,一截暗色的阴影将他的眼睑遮挡住,他峻拔的身躯,此刻仿佛释放着一种落寞、悲伤的气息。

小一没办法,凌若夕强悍的气场愈发强大,他最终只能闭眼,说出实情:“师姐你的身体消耗玄力过多,伤了根本,所以需要静心调养半年,才能恢复。”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凌若夕根本不想知道这种小事。

一滴冷汗顺着小一的面颊无声的滑落下来,他不说行不行?以师姐现在的情绪,一旦知道真相,她能撑得住吗?

“说!”凌若夕再度启口,明显耐心已经到了濒临消失的边缘。

小一偷偷看了她一眼,最后只能妥协:“胎儿已经……已经……没有脉象了。”

“轰!”三魂七魄仿佛在这一刻被震飞出身体,凌若夕瞪圆了双眼,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

什么叫没有脉搏?

“说清楚。”她娇小、单薄的身躯,僵硬得如同一座化石,冷硬的话语好似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格外生硬。

每一个字,都似乎用尽了她一身的力气。

小一被她的目光看得如坐针毡,双手无措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放,嘴唇轻轻蠕动几下,“就是,是,胎儿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了死胎。”

没有脉搏,唯一的解释,只剩下这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胎死腹中,哪怕足月后生产下来,也会是一个死胎。

凌若夕脸上的血色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被这个消息打击到魂飞魄散。

“孩子将来还会有。”云井辰强忍心头的悲伤,哑声说道,孩子没了,他比她更痛,可他是男人,在这种时候,他不愿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他只希望她能够熬过这一关,能够走出来。

凌小白捂着嘴,泪流满面,这些事他根本不知道,突然间听到后,他的心里难以接受。

“出去。”脑袋低垂下去,青丝遮住了她脸上所有的情绪。

“若夕……”云井辰还想再说些什么。

“滚出去,走啊”声嘶力竭的怒吼,让云井辰只能沉默,他不放心的看着她,最终,撇开头,离开了房间。

小一推着凌小白出去,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留在房间里,身影落寞且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