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3章 赌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第603章 赌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这算什么?报应吗?因为她杀了太多的人,造下太多的孽,所以,她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留不住?

凌若夕冷冷的勾起嘴角,“我不信!不信!”

什么是命?什么是缘?

这是她的孩子,它就在她的肚子里,还没有出生,怎么可能死去?

屋内很快就传出了乒乓乒乓的巨大声响,背靠着房门的红衣男人,苦涩的闭上了双眼,心头万千悲痛,默默的在心尖流淌。

凌小白蹲在地上,哭得无声,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他以前嫉妒弟弟妹妹抢走了娘亲的关心,所以才会把他们夺走吗?是他的错吗?

每个人都在心里自责着,懊恼着。

悲伤的气氛,持续到深夜,云井辰没有用膳,他的心思全都扑在了屋内的女人身上,不知道她现在的情绪是否平复了?是否平静下来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可是这种安静,却让人无端的感到害怕。

“坏蛋叔叔,”凌小白顶着红肿的眼睛,轻轻拽了拽他的衣摆:“弟弟和妹妹真的离开了吗?”

他直到现在,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

“啊。”云井辰涩涩的应了一声,眸光深沉。

“为什么?为什么啊?”凌小白想要得到一个答案,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云井辰无力的抬起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他和我们没有缘分。”

这样的解释,干涩且空洞,凌小白再也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扯着嗓子开始干嚎。

三王府内灯火通明,和北宁帝谈论完政务的凤奕郯在回到府邸后,便听说凌若夕苏醒的消息,他原本打算过来探望她,却在见到门外,紧紧相拥的父子时,这个念头默默的被他拍开。

凌若夕的身体情况,他有耳闻,如今,她或许很难过。

凤奕郯收回了前进的步伐,转身离去,他想,这种时候,不适合他一个外人现身。

子夜时分,云井辰好不容易把凌小白哄到睡着,亲手在厨房里为凌若夕做了清淡可口的米粥,抬手敲了敲房门:“若夕。”

屋内依旧是一片死一般的安静,一点声响也没有传出来。

他不安的拧起眉头,“若夕,不管怎么样,你不能拿自己的身体胡闹。”

他知道,她能听见自己的话。

“吱嘎”紧闭的房门,缓缓开启,漆黑的房间里没有烛光,只有零星的月光从窗户外投射进来。

凌若夕着一身白色的亵衣,神色淡漠站在门后,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如一泓死水,波澜不惊。

云井辰的心脏有些抽痛,可他还得强颜欢笑,“尝尝本尊做的米粥,味道不错。”

他自顾自的走到桌边,将蜡烛点燃,昏暗的灯光驱散了这满室的漆黑。

凌若夕怔怔的看着他忙里忙外的身影,眸光不停颤动,似乎有万千的情绪正在翻涌。

“坐。”云井辰上前去搀扶住她的手臂,绝口不提白日的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凌若夕没有反抗,顺势坐在椅子上,她机械的将碗里的米粥喝光,然后,才仿佛做出决定似的,出声道:“就算没有脉搏,也不能证明宝宝是死胎,对么?”

她平静的语调,让云井辰心头咯噔一下,浅薄的眼皮微微抬起,仔细的端详着她的神色,想要弄清楚,她问这话的真实意图。

“没有脉搏,很有可能是胎儿的生命力正在减弱,所以无法察觉到。”凌若夕自言自语的继续往下说。

而云井辰心里不详的预感也正在加重。

“唯一能够证明是死胎的方法,就是让孩子出生。”她眸光决绝却又十分坚定,像是在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若夕……”云井辰想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可若是等到足月再让宝宝出世,没有及时得到救治,它很有可能真的变成死胎。”凌若夕对他的呼唤充耳不闻,手掌轻轻抚摸着肚子,她的宝宝怎么可能死掉?明明它就在这里!

“够了!”云井辰隐隐猜到她想说什么,可他绝不可能同意!“你今天很累,早点上床歇息,别胡思乱想。”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口气不太好,他艰难的缓和了语气,努力想要表现得更加温柔。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凌若夕抬起眼皮,直勾勾盯着他,那双眼睛里,蕴藏着的,是不惜一切的决绝和疯狂!

是,她说到这个地步,云井辰怎么可能猜不到她真正的想法?

“若夕,有些事不能强求。”他半蹲在凌若夕面前,用力握住她的柔荑,“它和我们或许欠缺一些缘分,你还很年轻,调理好身体,宝宝将来一定还会有。”

“我已经决定了。”凌若夕固执的不愿去倾听他的话,“云井辰,这是我的决定,我很冷静,但凡有一丝机会,谁也不能剥夺我的孩子出生的权利!”

她说得斩钉截铁,可云井辰却听得肝胆俱裂。

“你疯了!”他惊呼道,脸上满是不赞同:“它已经死了,就算你想要强行把它生下来,它也不可能活着!”

“不试试,谁又知道?”凌若夕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松动,她决定的事,哪怕是神,也不能阻止。

对上她那双决然的眼睛,云井辰刹那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想,他应该把她打晕,然后给她灌下红花,让孩子流掉,也免得她再生出这些惊世骇俗的想法。

可凌若夕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她缓缓弯下腰,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说得十分缓慢:“云井辰,你如果敢做多余的事,我会恨你一辈子。”

这话太重,重到云井辰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捏了一把,钻心的疼在骨髓里弥漫着。

“若夕……”她这又是何苦?意外他们谁也不想看见,谁也不愿发生,可事实就是事实,人力要如何去阻止?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

“我不信命,我的孩子不可能会这么脆弱,它应该是天底下最顽强,最坚毅的宝宝。”凌若夕固执己见:“如果不是我自负到以为靠着自己,可以完成对药王谷的报仇,可以终止掉一切,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就当我在做困兽之斗,在自欺欺人,我只想试一次,哪怕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想赌一赌。”

如果就这么放弃,她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身为母亲,她是失职的。

云井辰顿时哑然,他沉默了许久,理智和情感正在做着剧烈的争斗,最终,他选择了妥协:“你打算怎么做?”

“催生。”言简意赅的两个字从她的嘴唇中吐出来。

“好,可是,如果这个办法会对你造成危险,本尊随时会阻止,哪怕你会恨本尊。”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他唯一的坚持。

凌若夕忽地一笑,那好似百花齐放般的美丽笑容,让云井辰深感挫败。

罢了,她疯了,他陪着她一起又有何妨?

更何况,她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谢谢你。”凌若夕用额头抵住他的眉心,语调略带颤抖,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惊世骇俗,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她,信赖她,呵,这样的男人,让她怎能不爱?

第二天,云井辰揉着疲惫的双眼找到小一。

峻拔的身躯懒懒的斜靠在房中的椅子上,薄唇微启:“你可有催生的法子?”

“什么!?”小一吓了一跳,“云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若夕的意思,她认为,宝宝或许还没有完全失去生命,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云井辰平静的开口,从他的话语里,很难听出他真正的想法。

小一脸色大变,“这……”

“看样子的确有这种可能性?”他的反应,无疑证实了凌若夕的猜想是对的。

“没错,”事到如今,小一也只能点头承认:“可是,就算有一线生机,胎儿没有脉搏也是事实,它就算还活着,恐怕也活不了几日,不可能熬到足月生产的那一天。”

他之所以没说,只是不希望给了师姐希望后,又将她打入地狱的深渊,那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说出口。

云井辰目光幽幽,可他的心里却也浮现了一丝期望:“你有催生的办法吗?”

“我不会。”小一的回答太过迅速,反而显露出了几分心虚。

“本尊和若夕对这个孩子期待了太久,那是我们的血脉,我们谁也不想失去。”他慢吞吞说道,神色略显落寞。

如果可以,他怎么可能希望孩子死掉?这个孩子,倾注了他所有的父爱,从它刚刚存在,他就一直在等待它的降临。

小一面露一丝犹豫,“我不能这么做,催生的办法,不仅会让师姐的身体元气大伤,也会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真的有活命的机会,在催生后,它也不可能活下来!”

小一说得十分笃定,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无情的刺中云井辰心窝里最脆弱,最柔软的部位。

手掌黯然握紧,“是这样吗?”

原来,就连这一线生机,也只是一场妄想啊。

云井辰总算知道,从云端跌入地狱的滋味有多煎熬。

“是!催生所需的草药,药效太剧烈,一不小心,很有可能会一尸两命!”如果有选择,小一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胎儿离开人世。

但在这不知道真假的一线生机,和催生将出现的危机中选择,他只能抛弃前者,来保护凌若夕的安危。

他想,或许他也是自私的,可只要是人,谁没有一点私心呢?

就在云井辰打算放弃时,房门外,忽然有一道虚弱的身影出现,墨色的锦缎,映衬着她的脸色愈发苍白。

“如果不能催生,那强行剖开肚子生产,又当如何?”她气若游丝的一句话,却让屋子里的两个男人同时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