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4章 喜讯与手术

第604章 喜讯与手术

她的话就如同抛入平静湖面的一颗巨石,震得小一和云井辰两人头晕目眩。

拂袖起身,云井辰惊疑不定的凝视着她:“若夕,你别胡说。”

她的话哪怕只是一时的冲动,也足以让他的心神被震碎。

“既然催生对宝宝有危险,强行剖腹,不就可以了吗?”凌若夕直接无视掉他暗藏怒火的视线,双眼直直盯着小一,仿佛要他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小一挠挠头,“师姐,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可是,也不能说这种话啊。”

剖腹!这片大陆上从未有过此等先例,更何况,能不能成功,会不会有危险谁也不知道。

小一只以为凌若夕是承受不了宝宝无法平安出生的打击,才会一时想差了,只要冷静下来,她就会打消这个念头,他哪里知道,对于凌若夕而言,剖腹早产,在现代已经发生过太多次,她不认为这件事有什么风险,哪怕有,那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风险,和她的亲生骨肉相比,也显得微不足道。

云井辰冷冷的盯着她,他看得出,她是认真的,而且,她还打算就这么实施,心头的愤怒如同火山,正在蠢蠢欲动,等待爆发。

“若夕,你回去歇息,这件事为夫会和小一商量。”他想要先安抚凌若夕的情绪,免得她再胡思乱想。

“你知道的,我不会拿这种事来说笑。”凌若夕转移了目光,深深看着他:“小一刚才也说了,宝宝还有一线生机。”

“所以你就拿自己的命来做赌注吗?”剖腹生产,光是听到这四个字,云井辰就毛骨悚然,“你有没有想过,若你有事,本尊会如何?”

“我不会放弃孩子。”凌若夕躲闪开他太过逼人的目光,咬牙说道。

“所以,你宁肯让本尊伤心难过么?”云井辰自嘲的勾起嘴角,眼眸中浮现了一丝失望,“凌若夕,你明知,比起孩子,本尊更在乎你,你这是在用刀子割本尊的心。”

他的话很轻,可落入凌若夕的耳朵里,却太过沉重。

嘴唇轻轻动了动,她想要解释,可心底那抹执念,又让她不愿放弃,最终,她苦涩的垂下脑袋,幽幽吐出一句:“抱歉。”

“其实……”小一原本想说些话来缓和气氛,可话还没说完,云井辰就从他的身旁走过,完全无视了他,背影落寞且凄凉。

这个男人如果不是被伤到极致,他怎会抛下她?

云井辰自问,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可他唯独不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她涉险!

凌若夕强忍着心头的疼痛,努力忽略掉他离开时,脸上的失望,她没有错!为了孩子,她没有错!

“小一,尽快安排,宝宝耽误不起。”她咬着牙,目光坚定到让小一没办法说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师姐,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天底下从没有这样的先例,万一……”他欲言又止。

“没有万一,没有可是,没有先例,我就来做这第一个!小一,帮我。”这是她生平头一次在小一的面前露出恳求的目光,这个冷漠到从不曾弯下过背脊的女人,此刻却只是一个普通的,想要留下宝宝性命的平凡母亲。

小一挣扎了许久,最后终是败给了她的执意,“师姐,我会倾尽一切的。”

他会用他平生所学的一切,保她平安。

他的回答,让凌若夕暗暗松了口气,“谢谢。”

或许是解决了心头的一大难题,凌若夕离开时,脸色略带几分轻松,她刚准备回房,就看见后院的院子里,孤身靠在一株梨花树上的红色人影,片片白色的花瓣从枝桠上垂落下来,他随意的坐在树干上,明媚的阳光,穿过茂盛的枝桠,斑驳的洒落在他的身上。

画面美好得像是一幅静止的画卷。

凌若夕停下了步伐,静静站在不远处,望着他,没有任何动作。

她想,她的任性,她的固执,或许已经让他无法再接受,可是,明知道他会难过,明知道他会伤心,她也无法停止脑海中的念头,只有这个孩子,不论如何她也不能失去。

“女人,你的心是铁做的吗?”耳畔,忽然传来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清淡的香气,从旁边传来,凌若夕敛去眸中的思绪,微微侧目,就看见他阴沉着一张脸,狠狠的瞪着自己。

“不是。”她回答着。

“呵,本尊怎么会偏偏爱上你!”看,世间有比她更温柔,更漂亮的女人,可他却偏偏看上她,这个伤他的心,将他的感受置之不理的混蛋家伙!

越想,云井辰心里越气,他猛地俯下身,一口咬住她纤细的脖颈,利齿与肌肤摩擦着,刺破了她的皮肉,血腥味在他的口腔里蔓延。

凌若夕没有挣扎,她知道,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发泄。

“抱歉,可只有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这个宝宝,我一定要让它平安出世,你不知道,是她救了我,当时,如果不是它释放出平时吸收的玄力,我根本不可能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更不可能平安的站在你的面前。”她昨天想了很多,在被困在血球中时,她的丹田早就没有了任何的力量,是这个孩子,将吸收的玄力一次性释放,促使她打破血球,逃出生天。

这份恩情,足够她用命去还!

云井辰静止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他送开口,随手拂去嘴角的血渍,“女人,这是本尊最后一次纵容你的任性。”

他还是妥协了,不然,他能怎么办呢?

“若你胆敢出现任何意外,碧落黄泉,本尊也绝对会一路追着你,缠死你。”他恶声恶气的说着,可那双眼里闪烁的,却是足以腻死人的温柔目光。

凌若夕噗哧一声笑开了,“好啊,到时候,我不喝孟婆汤,在奈何桥前,等你来找我。”

“哼。”云井辰看着她这副笑眯眯的样子就满肚子火,偏偏又没办法冲她发泄出来,只能憋屈的憋在心里。

一场风暴,以他的退步结束,晚膳时分,凌小白诡异的发现,他们俩好像又恢复到了以前在本家的相处模式,男人冲着女人大献殷勤,还时不时趁机这摸一把,那儿摸一下。

他揉了一把自己的小脸,努力扯开一抹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不能再让娘亲伤心!必须要表现得开心才行。

用过晚膳,凤奕郯原本打算见一见凌若夕,自从她苏醒后,到现在他还未见过她一面,只可惜,被云井辰制止。

“她最近不见客。”他的理由理直气壮到让凤奕郯各种无语。

这里是他的王府,是他的府宅,他才是主人,好么?

奈何,不论是云井辰还是凌若夕,他都不能得罪,于是乎,只能抱着满心的失望,落寞离去。

为了手术能够不出现任何的意外,小一每天都会亲手熬护住心脉,固本培元的药汤给凌若夕喝,替她把脉,然后,用怀有身孕的小动物做实验,确保万无一失。

“师姐的身体复原得差不多了,只是损耗太大,所以一时半会儿不能恢复实力。”收回放在她脉搏上的手,小一含笑说道,“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

“什么?”云井辰和凌若夕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承受着噩耗的打击,突然间有好消息,自然让他们很是惊讶。

“刚才我替师姐诊脉的时候,若有若无的发现了宝宝的胎动。”

他的话,无疑让他们两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悦,原本以为,这会是一次孤注一掷的拼搏,没想到,孩子真的还活着!

凌若夕激动的握紧了拳头,才避免失态的情况出现。

云井辰满脸喜色,嘴角几乎快要咧到耳朵后边去了。

“不过,也仅仅是感到一丝生命体征,我会尽快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让宝宝和师姐母子平安。”小一郑重其事的许下承诺。

“本尊信你。”云井辰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是男人的信任与托付。

有了这件事作为鼓舞,小一愈发开始专研起手术的事来,他日以继夜的为小动物们做着实验,一次次失败,一次次重头再来,时间过得很快,五天后,小一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兴奋的走出房门,他找到了正在悠闲散步的凌若夕,告诉她:“师姐,实验成功了,我随时可以替你做手术。”

云井辰很快得到消息,他仔细的询问过手术的过程,小一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替他做解释。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能给她用迷.药,要硬生生剖开她的肚子?”云井辰一听,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不行!”

被人开膛破肚,那种滋味,有多可怕想也知道,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女人去承受这样的痛苦折磨?

“可如果用了迷.药,会对孩子造成影响的。”小一也很为难,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无妨,”凌若夕插了一句话进来,她无所畏惧的坐在椅子上,“一切以宝宝的安危为主。”

“可……”云井辰依旧有些不太情愿。

“真的没事,相信我。”凌若夕略含祈求的目光,让云井辰彻底无奈,除了答应,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出门后,他一把将小一拽到墙角,冷声问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她的身体可以支撑到最后吗?”

他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意外发生。

“危险会有,”小一也不敢满他,“可是,我相信师姐一定能挺过来,那么多的难关,那么多的坎坷,她都走过来了,不会在这个时候倒下!”

他对凌若夕有这样的信心,他的师姐可以制造出无数的奇迹,他应该也必须相信她。

“好,希望一切如你所说,否则……”剩下的话云井辰没说,可小一了解他的个性,一旦发生任何的意外,这个男人,势必会崩溃,到那时,谁也无法再阻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