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5章 发生在古代的剖腹产

第605章 发生在古代的剖腹产

在做手术的当天,云井辰抱着凌若夕离开三王府,回到大宅里,他们需要一个足够安静的地方,进行这场不容有失的手术,凌小白吵吵闹闹的想要跟着他们一起走,却被云井辰严厉喝止,有些事,他还太小,不该看到。

手术需要有下人在旁边伺候,云井辰特地命深渊地狱的人,回去本家,将小丫带来,她是可以信任的人。

当听说了这次惊世骇俗的手术是什么以后,小丫吓得花容失色,可她很快就平静下来,拍着胸口保证,一定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手术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一扇屏风将屋子一分为二,里面有一个木板床,凌若夕站在床边,深吸口气,“你出去吧。”

“为夫在这里陪你。”云井辰握紧她的手腕,固执的说道。

在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让她独自面对?

“那你在那里等着,我不想让你看见接下来的画面。”凌若夕知道,以这个男人对她的在乎,他到时候或许会情绪失控,保险起见,她指着屏风外的椅子,让他待在那儿。

云井辰拗不过她,只能答应,“本尊会等你,一直,记住,你不能有事,否则,哪怕孩子平安生下,本尊也会一把掐死它。”

满是杀意的话,不像是一个即将做父亲的人应该说出来的。

可凌若夕却听得满心感动,眼眶有些发热,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倾尽所有的深爱?脚尖缓缓踮起,在他的唇上用力咬了一下,小丫和小一立马将脑袋移开,不去看眼前这幕太过暧昧的画面。

“我答应你。”

得到她的承诺后,云井辰这才慢吞吞走出屏风,他拂袖在椅子上坐下,心潮无法平静,紧张、不安、忐忑、恐惧……种种情绪此刻在他的心窝里徘徊、荡漾。

“可以开始了。”凌若夕翻身躺在床榻上,勾唇轻笑,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小一和小丫的紧张。

屋外,深渊地狱的人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他们是知道屋子里即将发生什么事的,可这帮大男人,除了着急,什么也做不到。

小一深深吸了口气,双手的掌心已经渗出了一层凉汗,他不能紧张,淡定!淡定!在心里默默念了好几次后,砰砰直跳的心脏,总算是平静下来。

他拿起一旁的匕首,用烈酒涂满,然后再用烛火进行消毒。

小丫见此,急忙将一枚护住心脉的药丸塞到凌若夕的嘴里,她哽咽道:“夫人,你一定要撑住啊。”

光是想想,她就能想得到这开膛破肚,会有多疼。

凌若夕孩子气的冲她眨了眨眼睛,她难得的撒娇,让小丫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白色的布条捆绑住她的四肢,这是为了避免她因为疼痛伤到自己。

在所有的准备工作通通做完以后,小丫用剪刀替她将腹部的衣裳剪开,露出圆鼓鼓的肚子。

锋利的刀刃冰冷的贴在肌肤上,随后,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入神经末梢,饶是凌若夕自问经受过无数的折磨,抗压能力极强,但在这钻心的疼痛下,她的嘴里依旧无法遏制的发出一声呜咽。

小一充耳不闻,他静心的做着自己的工作,而小丫则忙着替凌若夕擦汗。

血腥味很快就在房间里弥漫开来,当听到那一声呜咽时,云井辰的眼睛立马红了,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代替她,来承受这一切!

可他却做不到,他只能像个懦夫,坐在这里,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备受煎熬。

双手用力握住木椅的扶手,他死死的盯着那扇屏风,仿佛透过它,看见了里面正在发生的惨烈事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红日初升西落,京城里的百姓纷纷收拾着东西,打算回家。

深渊地狱的人等得都快哭了,他们不停的踮着脚,想要往屋子里看,可紧闭的房门却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

“妈蛋!到底现在情况怎么样?”有人急得直挠头。

“不会有事的,凌姑娘那么强,一定不会有事。”有人双手合十在胸前,不停的为凌若夕祈祷。

如果真的有神明,就请他开开眼,放过她,让她能够如愿以偿吧。

烛光正在闪烁,红烛垂泪,云井辰仍旧保持着和白日一样的姿势,纹丝不动。

他的额角有青筋正在不断凸起,心头的焦虑,折磨得他快要发疯。

小丫不忍的将脑袋瞥到一边,她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夫人的身上?她更不明白,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坚强,才会在面对这种事时,一声不吭。

很疼,这种疼让凌若夕恨不得立马昏死过去,可她却还得咬紧牙关,努力保持着清醒。

她不能晕倒,不能昏迷,必须要坚持到手术结束。

小一的脸上早已是汗水淋漓,但他的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专注和认真。

当鲜血淋漓的婴儿从凌若夕的身体里被抱出来,她明显松了口气,顾不得还未缝合的伤口,吃力的想要起身,去看看孩子。

“夫人!”小丫赶紧上前将她按下。

没有啼哭,没有婴儿该有的哭泣!

她的心顿时一沉,眼眸中已泛起了淡淡的泪光。

小丫用最快的速度替她将伤口缝合好,然后,抱着孩子,替它诊脉。

凌若夕静静的等待着,就像是即将被法院宣判的犯人,天堂还是地狱,就在小一这个法官的一句话中。

“呼。”在替宝宝诊脉后,小一明显松了口气,“它有脉搏,只是脉象虚弱,所以不能像普通孩子那样有活力。”

他的话让凌若夕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下去,活着,她的宝宝还活着。

所有的坚持,所有的勇气,所有的苦难,这一刻都变得值得!变得有意义。

听到里面的谈话声,云井辰一个健步,出现在了床沿,被鲜血染红的床板,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只看了一眼,就没有勇气再多看,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这个面如死灰的女人,“你怎么样?”

他连一眼也没有去看被小一抱在怀里的宝宝,所有的心思,全扑在了凌若夕一个人的身上,仿佛她是他的整个世界。

嘴角颤抖的挤出一抹笑,“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

母子平安!这是她对他的承诺。

虚弱的身体在松懈后,很快就无法再继续坚持,凌若夕放心的任由自己堕入黑暗中,她没有听见,云井辰那仿佛愤怒雄狮般的怒吼,还有他瞬间爆体而出的可怕威压。

据说,这天,整个房间在他的威压下,倒塌、崩溃。

据说,如果不是小一在情急下,说出凌若夕性命无忧的消息,那个女婴,就会被他亲手掐死。

不管怎么样谢天谢地,她们母女二人,都没有大碍。

凌若夕失血过多,好不容易调理好的身体,再度被摧毁。

云井辰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从喂药到替她盖被子,事无巨细,他都不愿让旁人插手,亲手替她去做。

而宝宝,则被他丢给了小一和小丫照顾,没有足月的婴儿,看上去像只皱巴巴的猴子,肤色苍白,青色的血管布满她的浑身,小一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替她将性命留下来。

虽然宝宝平安出世,可到底没有足月,今后无法修炼,不能有太过剧烈的情绪起伏,哪怕是拥有顶尖医术的小一,对此也束手无策。

“哎,云公子可真心狠,一次也没来看过小姐。”抱着宝宝,小丫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

“云公子要照顾师姐,没能分出精力探望宝宝,可以理解。”小一一边磨药,一边说道,倒是很能理解云井辰的做法。

在那个男人心里,不论是小姐还是小少爷,加起来的分量,都比不上一个师姐。

“说起来,当时还好你机灵,及时告诉他夫人性命无忧的事,不然……”想到当时千钧一发的局面,小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时候,凌若夕陷入昏迷,云井辰误以为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玄力失控,他夺走了小一怀里的孩子,就想掐死她为凌若夕偿命。

“过去的事还说它做什么?你可别在师姐面前说漏嘴,否则,师姐铁定会生气。”小一提醒道。

“我是那么多嘴的人吗?”小丫冲他翻了个白眼,“不过,夫人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这两天,云公子的脸色好难看,我都不太敢去房间里探望夫人了。”

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凌若夕这般胆大,不畏惧云井辰的威严。

“师姐失血过多,陷入昏迷,没什么大碍,过不了几天就会苏醒。”小一很了解她的身体情况,并不太担心。

将草药磨好后,熬成汤汁,他亲自送往卧房,这是他特地为凌若夕准备的,补血顺气的灵药,可以为她调理身体。

云井辰痴痴的坐在床沿,双眼满是疼惜的注视着床榻上昏迷的女子,怎么看也看不够,他时而替她将发丝拨开,时而拂过她的面容,小一进屋后,瞧见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在心里摇头叹息。

他怎么觉得云公子已经沦为了痴汉了呢?哪里还有以前的意气风发?

“唔。”一声低不可闻的嘤咛,让云井辰瞬间惊住,他的手指还停留在凌若夕的面颊上。

“你这是什么造型?”睁开眼,他那张放大的疲惫面容,就笔直的映入凌若夕的眼中,把她吓了一跳,这个满脸胡渣,眼圈泛青的家伙,是在搞什么鬼?他究竟有多久不曾合过眼了?

“醒了?”颤抖的手指握紧掌心,“本尊以为你会睡很久。”

“我没事的。”凌若夕解释道,刚醒来,她的身体还没什么力气,连说话也有些气喘。

小一在激动后,赶紧把药递了过去,凌若夕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接,云井辰就自然而然的将药碗接了过来,搅动着勺子,轻轻吹了吹气,这才将药送到她的嘴边。

他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熟练到好似做过无数次。

凌若夕看得目瞪口呆,神色傻乎乎的,可爱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