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6章 多了一个家庭成员

第606章 多了一个家庭成员

亲,你确定自己没被什么怪东西附身吗?凌若夕觉得自己睁开眼的时机不多,这个细心到包办了所有事的男人,居然会是云井辰!这不科学。

她哪里知晓,当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经受过那样的痛苦折磨后,除了感激,唯一剩下的,就是加倍对她好。

“张嘴,喝药。”云井辰柔声说道,分外温柔的将那碗苦到极点的药分作无数次,送入凌若夕的口中。

她喝到最后,几乎是满嘴的苦味,脸蛋不禁纠结的拧在一起,“你是故意的吧?”

“呵,连那样的折磨你都能忍下,这点痛苦算得了什么?”云井辰挑眉说道,语调里带着几分嘲弄,几分恶意。

“喂,不管怎么样,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不是好事吗?别这么小心眼。”凌若夕知道这次恐怕让他吓坏了,于是,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他。

云井辰幽幽瞪了她一眼,“本尊决定,从今往后,不会再有第三个孩子。”

他不愿再让她品尝到那样痛苦的滋味,两个孩子已经足够多了。

“随便你。”凌若夕只当他说的是气话,没放在心上,“对了,宝宝呢?男孩还是女孩?”

在稍作休息后,她靠着床头的软枕,轻声问道,眼眸中闪烁着的,是明晃晃的喜悦与高兴。

一个最初被诊断为死胎的孩子,被她固执的成功生产下来,这样的事,足够让她开怀。

云井辰面露一丝尴尬,虽然他掩饰得极好,可凌若夕还是发现了。

“别告诉我,连你也不知道孩子是性别。”她猜测道,双眼危险的眯起,哪怕此刻,她失去了力量,可一身骇然的气势,却不减分毫。

“当时本尊只顾着你的安危,未曾留意它。”云井辰淡淡然解释道,“你突然昏迷,还指望本尊有心情去看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如果不是小一及时开口,那孩子当场就会死在他的手中。

现在想想,云井辰隐隐感到一丝后怕,还好事情没有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局面。

“行,反正怎么说你永远最有道理。”凌若夕懒得和他斗嘴,“宝宝呢?抱来给我瞧瞧。”

那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生下来的孩子,她迫不及待的想要亲近它,看看它。

“等你的身体调养好以后,再抱过来给你看。”云井辰忍住心头的醋意,他拒绝承认自己是在嫉妒那没有见过面的新生儿。

她刚醒来,还没和自己温存温存,就一心想着孩子,哼!这种事绝不能姑息。

凌若夕噗哧一笑:“你不是吧?连宝宝的醋也吃?”

“那又如何?”云井辰不仅没觉得羞愧,反而一脸坦然的反问道,对于自己吃干醋这件事,他接受得十分淡定。

凌若夕顿时无语,“我简直服了你了。”

手肘抵住床板,她缓缓起身,凑到他的面前,亲吻上了他的面颊,云井辰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住,可紧接着,心底涌上一股暖意,手臂一伸,直接把人扣在了怀里,俯身狠狠的吻上她失去血色的红唇,吻过她嘴中每一个地方,像是要把她整个人吃到自己肚子里一样。

凌若夕有些四肢发软,很快,她就气喘吁吁的瘫靠在了他的怀里,略显苍白的面颊此刻染上了几分情\欲,略带红潮。

“还是这样的你比较顺眼。”他受够了她纹丝不动躺在床榻上的样子,比起那样的她,他更喜欢此时此刻,这个富有活力的女人。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耳垂有些发烫,“去把宝宝给我抱过来,快点!”

她恼羞成怒的踹了云井辰一脚,如同猫儿般炸毛的样子,让云井辰一连数日抑郁的心情由阴转晴,他似乎也不再排斥让宝宝和凌若夕见面,当即走到门口,吩咐下人,前去把宝宝抱过来,顺便,把凌小白从三王府接回来,一家四口团聚。

“本尊已经派人去把宝宝抱来,你先躺好。”云井辰搂住她的肩膀,替她将身后的软枕放好,让她躺得更舒适。

细微的举动,却透着他对她的关怀,凌若夕的心里暖暖的,仿佛抹了蜜一样。

“蹬蹬蹬。”很快,屋外就有脚步声传来,凌若夕瞬间转移目光,向门口看去。

她太过期待的表情,让云井辰心里的酸泡咕噜噜冒起来。

小丫用一块华贵的布帛抱着正在熟睡的婴儿,缓缓走入房间,她把孩子放到床榻上,让凌若夕能够看得更清楚。

宝宝的样子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和凌小白出生时异常精神的样子截然不同,看在眼里,就连刚才还在吃味的云井辰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不管怎么样,他是真的用心期待着宝宝的降临。

浓浓的父爱很快就压住了心里的酸意,“怎么会这样?”

他沉声问道,眉宇间带着丝丝不悦,丝丝不满。

小丫解释道:“小一说,是因为小姐出生时没有足月,所以才会比一般的孩子身体底子差,而且,小姐以后不能修炼,不能有太多的情绪起伏,不然很容易留下隐患。”

闻言,凌若夕眸光微暗,或许这就是命,她拼尽所有历经千难万险才把孩子生下来,却只能保住她一条命。

她一心以为,若非被困在血球中,导致孩子将玄力输送给自己,她的身体不会弱到这样的地步。

双手怜惜的将宝宝紧抱在怀中,脸蛋轻轻蹭着她皱巴巴的肌肤,母性的慈爱光芒,在她的脸上浮现,“宝宝,娘亲会保护你,此生,让你无忧。”

“她就叫云无忧,如何?”云井辰提议道,“一生无忧,呵,本尊的孩子理应如此。”

这是他和她的血脉啊,即使天生身体娇弱又如何?作为父亲,他会给她最好的,护她一生安宁。

凌若夕刚想说话,凌小白咋咋呼呼的声音,就从外边传了进来,“娘亲,娘亲!”

他这几天都没见到凌若夕,心里思念成潮,刚进屋,就想往她的身上扑去。

云井辰唯恐他触碰到凌若夕身上的伤口,眼疾手快的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在空中,“别捣乱,你娘身上有伤。”

“诶?”凌小白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低眉看去,却被凌若夕怀里小小的肉包子吸引去了注意力,“这是什么?好丑!”

一抹冷色从云井辰的眼底掠过,他抬手就是一个无情的爆栗,打在凌小白的脑袋上,“这是你作为哥哥该说的话吗?”

“哥哥?”凌小白傻乎乎的指着自己的鼻尖,迷茫的眨眨眼睛,说好的宝宝不能存活呢?说好的,他不能再做哥哥呢?“它是小爷的弟弟?唔,还是妹妹?”

弄不清宝宝的真实性别,凌小白也不知道究竟该叫它什么。

小丫在一旁忍俊不禁的开口:“小少爷,这是小姐。”

“哦,原来是妹妹。”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他老早就想要一个软绵绵肉嘟嘟活泼可爱的软妹纸,现在他的心愿总算完成,妹控之魂,正在他的心里熊熊燃烧。

只是,多年后,每当回想起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声,再看看长歪了的妹妹,凌小白只能默默的在地上画着圈圈。

他现在当然不可能知道未来的事,挣扎着挣脱掉云井辰的桎梏,趴在床沿,眨巴着一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仔细打量自己的新家人。

“妹妹好小只啊。”一点也不像他以前看到的那些孩子。

“因为她身体不好,小白,将来你要好好保护无忧,明白么?”凌若夕揉着他的脑袋,轻声说道。

“无忧?无忧……”凌小白默默念着妹妹的名字,越念越觉得好听,恩,他的妹妹就该这么棒!小爪子缓缓伸出,和熟睡婴儿的小手勾在一起,他糯糯的说道:“无忧,小爷将来一定会保护你的,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这一刻,小小的少年,平生第一次,承担下了一份重任,守护自己的妹妹。

为了让凌若夕静心养伤,云井辰没让两个小家伙在房间里久呆,把宝宝交给小丫,然后,一脚将凌小白给踹了出去。

房门无情的锁上,凌小白揉着自己吃疼的小屁.股,狠狠的冲房门做了个鬼脸:“切!小气的坏蛋。”

哼,他不要理他了!

傲娇发作的凌小白打定主意,不再搭理云井辰,他一门心思扑在了云无忧的身上,趁着云井辰照顾凌若夕的机会,和妹妹交流着感情。

从喂食到换尿布,他忙得不亦乐乎,可每当他看见妹妹虚弱的身体时,心脏就会抽抽的疼。

“小一哥哥,”凌小白找到小一,推开门,蹲在他面前:“你教小爷医术好不好?”

“啊?”他的提议让小一惊呆了,为什么小少爷会突然间提出这种请求啊。

“小爷要学好医术,将来把妹妹的病治好。”凌小白说得自信满满,他没有看见小一脸上的苦涩与黯然。

先天性的身体虚弱,岂是后期的治疗能够医治好的?

但小一也没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点头答应下来,小少爷能有这份心,已经很不错了。

从这天开始,凌小白开始跟着小一做他的跟屁虫,悉心学习医术,有空闲的时间,他带着自己软趴趴的妹妹,做着日常的训练,每天虽然忙碌,可只要看到妹妹,身体的疲惫和酸涩仿佛就通通不见了踪影,只剩下满满的斗志和坚定。

凌若夕的伤势很快愈合,小一替她拆完线,又给了她一支用来消除伤疤的膏药。

凌若夕却拒绝收下,她说:“这是印记,是作为母亲的光荣勋章。”

她的固执,不论是小一还是云井辰都很无奈,只能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