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8章 目光暧昧

第608章 目光暧昧

凌若夕单手抱住宝宝,另一只手啪地将他捣乱的脑袋拍开:“说话别凑这么近,你不热吗?”

“你怎么知道为夫一旦靠近你,就会热火焚身?”云井辰邪笑道,目光暧昧。

被他这么盯着,凌若夕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云无忧已经出生一个多月,此刻她正瞪着一双黑漆漆圆溜溜的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云井辰,然后又看看凌若夕。

“滚开,女儿面前你稍微正经点,会死么?”凌若夕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女儿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总让她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就好象在宝宝面前做出太暧昧的举动,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云井辰无奈的耸耸肩,说实话,自从无忧出生后,他愈发觉得自己的地位开始降低,摊上一个二十四孝女控的爱人,他表示自己压力山大。

“不逗你了。”他一改方才的邪肆,眼眸中浮现了些许认真:“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回家?”

这个地方虽好,但到底不是他们自己的家,更何况,最近北宁和南诏的战事如火如荼,她继续留下来,难保北宁帝不会动什么不该动的念头,例如利用她的实力,扩张北宁的胜率。

不是云井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一个皇帝,本就是满心的猜忌。

他只希望,他们今后的日子能够快乐、安宁,如她以前所说,找个地方隐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今天就出发,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凌若夕拍板定案,云井辰立马吩咐下人开始做回程的准备。

原本今天执行完监斩的任务,就要披盔戴甲赶赴前线战场的凤奕郯,在得知他们即将动身离去的消息后,竟抛下校场内聚集的五万精兵,策马扬鞭,赶来送行。

这一别,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哪怕只是多看她一眼,也好。

一辆悬挂着东家家族标志的奢华马车静静停靠在大宅门口,下人们正忙碌的将一箱箱物品往上抬。

深渊地狱的众人聚集在一起,谈笑风生,当急促的马蹄声从幽静小道的尽头传来,他们立即扭头。

“咦?他怎么来了?”

“喂喂喂,别说你不知道这人对凌姑娘那点心思啊。”

“哦,原来是这样。”

……

众人交头接耳的谈论着,嘴里时不时发出几声坏笑,都是男人,凤奕郯心里那点想法,他们怎么会没看出来?

行李收拾完毕,云井辰左手牵着凌若夕,右手抱着女儿,身后跟着儿子,拖家带口出府,当他看见不请自来的某个情敌时,脸上温暖的笑容立马换做戒备。

“三王爷,你的消息还真灵通啊。”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他们要启程的事?他不阴不阳的讽刺道,对凤奕郯,是越看越不顺眼,当然,如果他对情敌还能摆出好脸色,那才叫奇怪。

凤奕郯没理会他的冷嘲热讽,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凌若夕,像是要把她的样子记在自己的灵魂中。

当着他的面觊觎他的女人,这家伙,胆子不小啊。

云井辰面含一丝冷怒,刚想出手教训他,谁料,凤奕郯下一句话,就让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本王很喜欢你的女儿,可否让她拜本王为干爹?”

如果可以和她保留最后的关系,是不是就可以时常见到她了?

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凤奕郯的脑海中,然后就挥之不去了。

凌若夕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要求:“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没别的事,劳烦让道,我们要上车。”

她果断的拒绝,让凤奕郯心里最后那丝希翼彻底消失,原来不属于他的,怎么强求,也不会得到。

云井辰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一个失败者,他还不屑再去挑衅。

拥着爱人钻进马车,他们不曾回头,不曾多看马车外形单影只的男人一眼。

漂浮的帘子隔绝了凤奕郯的目光,车夫跳上甲板。

“启程。”言简意赅的命令从马车内飘出,车夫猛地麾下鞭子,马儿仰天发出一声嘶鸣后,迅速消失在凤奕郯的视野范围里。

这一别,到死,他也没能再见到过凌若夕一面,抱憾一生。

一路急速行驶,在刚离开北宁国界,一路人马就在前方拦截下了马车,车夫刚想拽紧缰绳,凌若夕冰冷的嗓音便从马车里传了出来:“不用停,绕过去。”

车夫立马领命,不再搭理这帮拦在半路的侍卫,果断挥落马鞭,扬长而去。

尘埃滚滚,被无视的侍卫们心里憋着一团火,“丞相大人,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您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她却……”

不错,阻拦马车的正是卫斯理,他好不容易才从安插在北宁京城的探子那儿得到消息,凌若夕离开了北宁,原本想着,他亲自前来,希望能够说服她,再一次出手助南诏一臂之力,可惜却碰了一鼻子灰。

他苦笑一声,收回了视线,翻身上马:“回京。”

已经没有必要了,她刚才那番话,早已将她的立场表达得一清二楚。

或许早在她抛弃摄政王的宝座时,他们就该知道,这位曾经属于南诏的保护神,真的抛下了他们。

时间转瞬即逝,一晃已是五年过去,北宁和南诏的战争在三年前宣告结束,即使卫斯理率领大军负偶顽抗,依旧没能改变亡国的命运,南诏被纳入北宁的版图,沦为了附属国。

而离开北宁后的凌若夕,五年中,却从未再踏入这片大陆,仿佛消失了踪影。

四月,樱花纷飞,落日城内百姓们正忙碌的张罗着生意,佣兵们整装待发打算继续执行他们的任务。

东方客栈的包厢里,一个长着可爱娃娃脸的少年,正气呼呼的鼓着腮帮,用力瞪着眼前大吃大喝的女孩。

“云无忧!吃吃吃,你成天就知道吃!你这一顿饭,吃掉了小爷一百两银子,你知道小爷攒这些钱,攒得有多辛苦吗?”少年优雅的气质,终于破功,而唯一能够让他形象破灭的人,除了他最疼爱的妹妹,在不可能有第二个。

正埋头苦干的女孩轻轻抬起眼皮,她有着一张极其平凡的面容,五官隽秀,独独那双眼睛,仿若黑曜石般,内敛光华。

“哥哥,淡定。”优雅的用手绢擦拭掉嘴角的饭粒,云无忧糯糯的说道,语调淡漠,神色波澜不惊,似乎并没把少年的怒火放在眼中。

“淡定个毛啊!嘤嘤嘤,再这么吃下去,小爷的老婆本都快被你吃光了。”他攒点钱容易么他?家里有一个老瓜分自己血汗钱的娘亲已经够了,可还有一个剥削他的妹妹,这日子没法过了!

“哥哥,你骗人,”云无忧摆出一张一尘不变的面瘫脸,用着平静的口气戳穿凌小白的谎话:“在你的床底下,藏着八千两银票,三天前,隔壁家的如画姐姐,送了你一锭金元宝,感谢你替她砍柴,可是,砍柴的工作是小黑干的,还有,在你的裤腰带内侧,藏着……”

“嘘!”凌小白惊慌失措的捂住她的小嘴,贼头贼脑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第三人后,他才猛地松了口气,“小妹啊,小爷知道你最喜欢哥哥了是不是?这些事,是我们两之间的秘密,你一定不会背叛哥哥,告诉娘亲的,对吧?”

他一改刚才气急败坏的表情,搓着手,讨好的笑道。

嘤嘤嘤,为嘛每次他藏私房钱的地方,总能被妹妹找到?这不科学!

“好,可是,你得管我的饭。”云无忧一口答应下来。

“不要啊。”她的一顿饭就够自己攒一个月的银子,凌小白默默的算着,养她一天,自己得出多少血。

“那我就告诉娘亲,你欺负我。”云无忧瞪着一双宝石般美丽的眼睛,一板一眼的说道。

他错了!他悔过还不行吗?

凌小白在心里默默的留下了两行宽带泪,明明他的妹妹小时候那么可爱,为毛现在越长越歪了呢?

“小爷答应你,小爷答应你可以吗?”

“恩,哥哥最好了。”明明嘴里说着赞美的话,奈何,她还是那张面瘫的表情。

凌小白没精打采的趴在桌上,默默的哀悼着自己即将损失的银子,拥有一个大胃王的妹妹,作为哥哥,真心桑不起啊。

用过午膳,凌小白一脸肉疼的结账离开,他牵着妹妹,走过热闹的集市,一路上,不断有熟悉的乡亲向他们打着招呼。

“唔,小爷果然是最受欢迎的。”凌小白洋洋得意的说道,小脸绽放着明媚的笑容。

云无忧慢悠悠吐出一句话,“他们是看在娘亲的面子上,才会这么热情。”

亲,能别总是打击自己么?你是小爷的亲妹子,亲妹子啊!

凌小白泪流满面,“这种事,你藏在心里别说出来啊,知不知道这回伤害到小爷的自尊心?”

“娘亲说过,小孩子不能撒谎,要实事求是。”云无忧解释道。

看着快成为母控的妹妹,凌小白仿佛看见了以前的自己,“妹妹,小爷告诉你啊,娘亲的话不能全信,她那是坑人的。”

“哦。”她回家以后,得把这些话告诉娘亲。

“还有,你别和坏蛋走得太近,哼!他对你居心不良。”

明明爹是好人有木有?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太小了。

上次他藏在靴子里的银子,爹发现了,都没没收掉。

一路上,凌小白絮絮叨叨的给自己的妹妹灌输大道理,却完全不知道,他这个面瘫妹妹早已把这些话一字不漏的记在了心里,随时准备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