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9章 爱你一世

第609章 爱你一世

东方本家的书房里,云井辰正倚着木椅,翻看着护卫送回来的消息,上面清楚的记录着,两个离家出走的小家伙,每天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五年的时间似乎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精致的容颜褪去了邪魅,却多了几分属于成熟男人的性.感与沉稳,狭长的桃花眼深不见底,似两个黑洞,摄人魂魄。

三千白发用一支白玉簪子随意的束起,只留下两戳,从额上两分落下。

“呵,无忧这丫头,愈发会算计了。”看着凌小白一次次为她出血,还出得心甘情愿,云井辰哑然失笑。

这个被他和若夕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啊,已经成长到超出他们想象的地步了。

“大白天你笑得这么猥琐做什么?”凌若夕穿着一席黑袍,挺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小心翼翼踏入房中,三个月前,她再次被诊断出怀有身孕,也正是因为这样,吃醋的凌小白在云无忧巧妙的刺激下,携带着妹妹,离家出走。

“不是让你在房间里静养吗?”云井辰急忙起身,走上前去,搀扶住她的手臂,然后体贴的在椅子上垫上了软垫子。

目光扫过桌上的书信,凌若夕顿时了然:“护卫们送来的?”

“恩,这两个小家伙在落日城里安顿下来,成天坑蒙拐骗,小日子过得倒是丰富多彩。”云井辰宠溺的笑了。

“他们怎么会去落日城?”那个地方,自从她离开后,再未回去过,现在回想起来,倒是有几分想念。

“是无忧说,想去看看你以前居住过的城镇。”云井辰伸出手臂,轻轻拥住她的身体,“你知道,她从小就特别喜欢你,崇拜你。”

“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子酸味?”凌若夕冲他翻了个白眼。

“呵,为夫这个做爹的,在她的心目中,还比不过你一根头发丝,你说为夫能不吃醋么?”云井辰故作委屈的说道,但那双深邃的黑眸里,却涌现了零碎的笑意。

“小丫呢?她最近有消息传回来吗?”凌若夕懒得和他斗嘴,这家伙,这两年是愈发的没个正经了。

“没有,半个月前,她去了深渊地狱,想来现在还在里面住着。”想到三年前就离开他们,说要四处走走,开拓眼界的小丫,云井辰心里倒是有几分尊重,五年的时间,足够让任何一份感情褪色,尤其是在天人永隔的情况中。

可小丫却一次也没有忘记过暗水,她用了整整三年,走过他曾走过的路,看过他曾看过的风景,最后,定居在他的家乡,隐世不出。

“说到那儿,什么时候随我去拜祭绝杀他们几兄弟吧。”凌若夕眸光忽闪,她从没有忘记过,现在的安宁岁月,是这些人用鲜血和生命,替她换来的。

云井辰自然不可能拒绝她的要求,立即吩咐下人,着手准备。

一座奢华的辇轿在本家外停下,在五年的时光里,沦为了车夫的黑狼,噗哧噗哧打着响鼻,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等到凌若夕和云井辰双双落座后,它用爪子刨着地面,飞身跃起,迅速消失在了天际。

神兽的飞行速度快如疾风,一个时辰后,就降落在了深渊地狱的悬崖下方,熟悉的山谷近在咫尺,早就回归这里的众人,察觉到天空上飘下的玄力,戒备的冲出屋子,可当他们看见不请自来的夫妻时,脸上却挂起了喜悦的笑容。

“凌姑娘,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大家立即朝她围拢,七嘴八舌的和她说话。

“凌姑娘,你这是又怀上啦?不错啊,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凌姑娘,小少爷和小小姐身体还好吗?”

……

他们已经有半年多没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云井辰含笑站在一旁,也不吱声,只是宠溺的看着被人群紧密包围的爱人,心头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

凌若夕耐心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然后,才提出想要去后山拜祭绝杀。

众人一路尾随着她,前往后山。

长满茂盛绿草的山头,大树成荫,穿梭过这片丛林,抵达最前方,二十多个黑色的坛子整齐的摆放着,四周挂着白帆,地上还有残留的冥纸灰烬。

凌若夕抬脚走上前去,双目紧闭。

谢谢你们,在我最困难的日子里,陪伴我,保护我,最后甚至因我而死。

脑海中浮现的,是当初初到深渊地狱时的狼狈,是在看见他们拥有的强大实力时,坚定的想要收服他们的壮志。

是许下要带他们出去,带他们平安回来的承诺,是最后,只能迎接满地血腥的无力与挫败。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是这些人,为她撑起现在这平静却又幸福的生活。

“对不起……”一声五年前没能说出口的抱歉,这一刻,随风而逝,“还有谢谢。”

谢谢你们曾陪她一起度过最难的岁月,谢谢你们为她所做的一切。

最简朴的话语,却让后方的众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云井辰温柔的握住她的柔荑,“他们会听到你的话的。”

离开时,一阵狂风忽然从远方吹来,白帆飘舞,就像是那些亡灵们,对她的回应。

入夜,山谷里迎来了久违的热闹,忙碌的女眷们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盘精致可口的菜肴,深渊地狱的众人不停的向云井辰灌酒,席间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凌若夕怀有身孕倒是逃过一劫,她眼见的瞥见小丫一个人神色黯然的离席而去,随口编了个理由,追出山谷。

晚风阵阵,在崎岖的山路上,小丫蹲坐在一块石头上,无声的哭泣着。

凌若夕悄无声息走到她的身边,“在想什么?”

“夫人……”小丫抬起头,仓皇的擦拭掉脸上的泪痕,她不想在凌若夕的面前掉眼泪。

“想暗水吗?”即使不说,她也能猜到,这个丫头必定是触景伤情,双手随意的枕在脑后,抬头仰望着天上的繁星,一抹哀愁,染上她的眉宇。

暗水,这个曾嬉皮笑脸的陪伴在自己身边好久的男人,这个最后,只为了一株续魂草,甘愿放弃幸福,舍弃生命的男人,永远是凌若夕心里的一道伤疤。

小丫咬着唇瓣,学着她的姿势躺下来。

“恩,如果他还在,看到刚才的画面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小丫喃喃道。

热闹的时光,永远不缺少失意人。

“呵,这倒是,那家伙永远是最捧场的存在。”凌若夕勾唇一笑,“不过小丫,你真打算继续这样下去吗?一辈子不嫁人,不生子,守着和他的回忆过日子?”

凌若夕心疼她,这个固执的丫头,守了五年,苦了五年,五年对女人来说,是多么宝贵的年华,更何况,她还年轻,还有好多的路可以走。

还有好多的选择可以去做。

闻言,小丫破涕为笑,“其实想想,既然他把我抛下了,我好像也没有必要再一个人苦苦的守着。”

手掌轻轻握住锁骨下方的锦囊,里面装着的,是她深爱的男人的骨灰。

“可是夫人,你知道么?或许在你眼里,我的做法很傻,但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爱他,他在的时候,这些话,我没能说出口,我只希望,顶着他的姓氏一直到生命的最后,然后下了地狱,见到他,我就可以告诉他,我念了他一辈子。”小丫幽幽闭上了双眼,嘴角噙着的是一抹极其幸福且甜蜜的笑。

“我现在过得很开心,住在他住过的地方,好像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他,我不想改变这样的生活。”

凌若夕顿时哑然,或许她无法理解小丫的心情,可是,只要她过得幸福,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就好。”她释然一笑。

“夫人,你呢?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小丫将话题转移到她的身上。

凌若夕仔细想了想,然后,她绝美的脸庞,浮现了一抹极致绚烂的笑容。

小丫觉得,她不用再问了,能够让一个女人露出这般甜蜜的微笑,还不够说明一切吗?

睁开眼,余光瞥见站在右侧大树下的那抹红色人影,她识趣的站起身,朝凌若夕眨眨眼睛,神色略显暧昧,之后,便小跑着离开了。

云井辰缓步踱步到她的身边,单手拥住她,“明知道自己怀有身孕,还敢睡在地上,不怕风寒入体么?”

弯曲的手指轻轻弹了弹她的脑门,凌若夕吃疼的瞪着他。

“怎么,为夫说得不对?就算你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也要顾及肚子里的孩子,忘了么?小一说了,你生无忧的时候,伤了身体,不好好调养,很容易留下病根。”云井辰无奈的叹息道。

这女人,就不能稍微爱惜自己的身体一点么?总这样,将来可怎么办啊。

“不是有你在吗?”凌若夕的回答让云井辰哑然。

他宠溺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是,有为夫在,为夫会为你准备好一切。”

随风传来的甜言蜜语落入小丫的耳畔,她停下步伐,悄悄转过身去,看着泥泞的斜坡上,并肩坐在一起的两道人影。

朦胧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将他们两人的身影笼罩在内,仿佛度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色。

“暗水,你可以放心了,夫人她过得很幸福。”而且她会一直一直的幸福下去。

因为啊,她的身边有一个爱她成痴的男人。

他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害,疼她入骨。

低声呢喃的话语,在风中消散,无垠的夜空上,一抹流星迅速滑过,似是谁在遥远的天边,无声做着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