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0章 云泥之别

第610章 云泥之别(凌雨涵番外)

凌雨涵从小就知道一件事,她是丞相府里最出色的女儿,她的娘亲是第二世家现任家主的嫡亲妹妹,她生来身份尊贵,应该得到最好的。

可是偏偏,却只因为娘亲入府较晚,嫡出大小姐的名头被凌若夕残忍夺走。

如果她配得上这个名号,凌雨涵或许不会这般嫉妒,可是,她配么?

从小,她在学习着刺绣,学习着琴棋书画时,那个废物,却在院子里肆意玩耍,肆意嬉戏,只要自己抬头,透过窗户,永远都能看见,她开怀的笑脸。

明明是一个没有修为,不学无术的废物,为什么可以活得这么自由?

那时,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就被植入了一粒名为嫉妒的种子。

当她看见大夫人在豺狼野兽纵横的后院,用瘦弱的肩膀,为凌若夕撑起一片天时,嫉妒的种子开始萌芽。

她也想自己的娘亲,可以不问缘由,不管一切的保护自己。

可是,她拥有的永远是娘亲沉重的期许。

“雨涵,你一定成为府里最出色的那一个!”

“雨涵,成为大小姐的人应该是你,不是那个废物!”

“雨涵,你不能和雨霏待在一起,她娘是狐狸精,抢走了你爹。”

……

她的童年,始终充斥着这些抱怨,这些鞭策,她不能快乐的嬉戏,不能玩着那些小孩子玩的游戏,每天,她要面对的是沉重的学业,是无边无尽的才艺学习。

“哈哈哈,娘,娘,风筝飞走了。”那时,她握着笔,一笔一划的临摹着帖子,可是窗外,却是一对母女快乐的笑声。

好刺耳,好刺眼。

凭什么她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自己没办法得到的一切?凭什么?

她疯狂的嫉妒着,却又病态的用自我欺骗的方式在心里想着,没关系,只要她变得出色,早晚有一天,她能比凌若夕过得更好。

那时候,她只是单纯的嫉妒,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就变了?

或许是在她第一眼见到那个剑眉星目,如神祗般出现在她面前的少年时,她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方向。

耀眼、尊贵、英俊、冷漠。

他一身华贵的锦袍,就这么闯入了她的世界,灰白的世界,只因为他的出现,终于有了第一道颜色。

她疯狂的打听着少年的讯息,收集着有关于他的一切,她爱着他,打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深深的被这个少年吸引了魂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是凌若夕的未婚夫?

嫉妒,开始扭曲为怨恨,她无法理解,那样完美的他,怎么会有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未婚妻。

他的妻子应该如自己这样,完美、淑女、修为高强。

她用尽了手段,不惜把自己变成双面人,不惜费尽思量,甚至于最后,赔上了母亲的性命,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以三王妃的名义,正式成为了他的妻子。

新婚之夜,他温暖的手臂,紧紧拥着自己,他一遍又一遍在自己的耳边说着:“雨涵,雨涵,本王会对你极好的。”

那时,她真的以为,美好的未来就在自己的眼前,看,她拥有天下第一美女的头衔,有一个出色完美的夫君,她的人生是辉煌的,是无人能够超越的。

但,美梦终有一日会醒来,当她开始发现,王府里不间断的被抬入一个又一个妾侍,而这些妾侍总有某个地方,与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相似时,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她就像是一个疯子,一个理智的疯子,她不停的去挖掘自己丈夫心里的秘密,然后痛苦,然后疯狂。

她看着他爱而不得,看着他爱而不知。

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嘲笑她,嘲笑她的痴傻,看啊,凌雨涵,你用尽手段得到的男人,终究不属于你。

她给自己下了毒,原本是想陷害凌若夕,想要让她品尝到自己的痛苦,可是最后,她得到的却是一纸休书。

她不甘过,她反抗过,但男人说爱的时候,或许不是真爱,可当他不爱的时候,那就一定是真的不爱了。

她被无情的抬出王府,成为了他的下堂妻。

他似乎忘记了,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承诺,忘记了,他说,要对她极好极好。

被圈禁在丞相府里,她发了疯似的想要逃出去,可她的身体却使不上力气,她想过死,可是死了,她就再也见不到他,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了。

执念,让她疯魔,她撑着一口气,抱着想要见他的信念,苟延残喘。

她时不时会听到屋外有下人走动的声音,听到她们说着,凌若夕又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

她质疑过,甚至因此而疯狂过,那个废物怎么可能变得高高在上?怎么可能成为天下间最强的存在?

她记得娘亲说过的:“雨涵,她和你有着云泥之别。”

是啊,不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她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后来,她被爹连夜带走,她以为在爹的心里还有着对自己的疼爱。

她说,想要去见他,可换来的却是爹无情的一巴掌。

脸肿了,青了,可这肉体的疼痛远远比不过心灵上的痛楚来得强烈。

只因为她听到了,曾经最疼爱她的爹面目狰狞的说:“南诏国的刑部尚书对你很感兴趣,你最好停止心里的痴心妄想,好好的伺候他,说不定还能让凌家重复以前的辉煌。”

她听得傻了眼,怎么会这样呢?爹不是最宠爱她的吗?甚至小时候只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把嫡出的大小姐关在柴房里,一天一夜没给她饭吃,没给她水喝。

她被带到了南诏,当作礼物,贡献给所谓的高官,来换取凌府的未来。

但她没有想到,那人是疯子,他凌.辱了她,用那样惨烈的方式,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可怕的伤疤。

他一边折磨她,一边疼爱她。

最后,南诏亡了,爹也被押解回北宁,而她则偷偷的换上婢女的服饰,逃离了那个地狱。

她拼命的奔跑,想要回去北宁,去见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可是,她没有盘缠,没有银子,修为被废掉,又拥有着一张美丽的脸庞,于是,她在半路上,被山贼盯上,他们掳走了她。

那些日子,凌雨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她只是靠着一口气,拼命的想要活下去,哪怕活得像狗一样,她也在所不惜。

她要回去北宁,她要重新站在他的身边,她要看到凌若夕从云端跌入地狱。

十年?十五年?她记不得自己在山寨中待了多久,那些人不再羞辱她,他们把她关起来,让她做最粗重的活。

每天日复一日,洗不完的衣服堆积如山。

可她还是咬着牙,拼命的活着。

直到那一夜,一对兄妹来到山寨,他们戏耍了山寨里的山贼,将所有被绑来的人放走,而她也不例外。

“你快走吧。”小女孩蹲在她面前,漆黑的眼睛美丽得像是天上星辰,“你自由了。”

自由……

她多年来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终于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不停的向这对兄妹磕头道谢,然后泪流满面的朝山下跑。

她离开了山寨,却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大陆中迷失了,她询问着路人,知不知道三王爷在哪里,她想要去京城,去找她的爱人。

可是他们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脚边的一只臭虫,他们说,三王爷已经登基,成为了皇上,他们说,她是疯子,在胡言乱语。

她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白眼和讽刺,一路乞讨来到北宁的京城,她痴痴的守在皇宫外,只为了能够有机会,见他一面。

后来,她快死了,她拖着残缺不堪的身体,爬到宫门前,祈求着侍卫,放她进去,见一见皇上。

可侍卫却将她一脚踢开,将她扔进池塘。

当她看见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当她看到自己面黄肌瘦的面容,她突然笑了,笑得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流淌出来,笑得浑身开始抽搐。

她听到有人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谁用草席把自己裹起来扔掉。

她听见他们谈论着,天下第一富商云井辰的妻子凌若夕前两日出现在北宁,听到他们说,皇上那天微服出宫,一路追出京城,只为了看她一眼。

凌雨涵在闭上眼的那一刻,终于明白,娘亲以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云泥之别……

她以为自己会是那朵高高在上的云,可是,现实却告诉她,她是地上那滩肮脏到任何人也不会多看一眼的泥巴!

她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四肢失去了温度,她恍惚的回想起了好多年前,穿着凤冠霞帔,桃花满面的自己。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她一定会告诉那时满心爱慕的傻姑娘。

不要爱,爱一个人的代价,太残酷,也太累了。

她爱了一辈子,可到头来,她爱的人却爱着一个被她视作可怜虫的女人。

她的这一生,辉煌过,耀眼过,可最后,却只剩下了可悲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