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2章 毒根深种

第612章 毒根深种

凌若夕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云井辰几乎日日守在她的身边,虽然之前扬言绝不让凌若夕再生孩子,只可惜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把控不了自己的男人,如今只能日日看着凌若夕日渐高隆的肚子唉声叹气。

“果然又来个跟我抢人的,无忧妹妹从小自立,又有小白照看着,正好能留下许多时间让我跟你相处,本尊的好日子当真是没过几天,这天下怎么那么多的烦心事!”

云井辰赖在凌若夕的怀里,轻轻抚摸着她高耸的肚子,精致的脸上流露出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凌若夕手里捧着书卷,猛然间听到他这样说话,素手一挥,在云井辰额上一弹,“滚粗,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惹的事,本姑奶奶在这受罪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先感叹上了,剥葡萄!”

云井辰伸手扶额,这女人都快当三个孩子的妈了,难道就不能温柔点嘛。嘴角两抽,云井辰未在言语,很是自然的伸手拿起石几上碧玉翡翠碟里的水晶葡萄剥给凌若夕吃。

凌若夕最近一直在看药理方面的书籍,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她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不想再像以往一样,被仇恨是非缠身,她想要学习药理医术,救济百姓,不为自己,就算是为孩子和自己爱的人积福了。

亭子在院子后面的一座小山上,此刻清风和煦,草长莺飞,碎黄的小花在山坡上随风摇曳,两人今日都穿了白色的云锦衣袍,在这样的景色下,看上去极是美好,岁月静好与谁共,暖风和煦携君同。

凌若夕刚吃了两口,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呕~”。

“怎么了?又反胃了?”云井辰急急忙忙从长榻上起身,一手轻轻拍着凌若夕的后背,一手匆忙为她倒了一杯清水。

“喝点水”,将水杯递到凌若夕唇边,却见她脸色苍白不似平常,眉头紧皱,一只手在胸前几乎将衣服拧成团。

“若夕,怎么了?”云井辰担忧的叫到,凌若夕不是一个赢弱不堪的女子,就算身体不适有苦痛,她也极少表现出来,如今这样,实在令人担忧。

凌若夕只觉耳边一阵低鸣,云井辰的声音像是穿过云霄传到她的耳朵里,眼前忽明忽暗,只觉得自丹田处有一股冷气透过胸膛蔓延全身,身体开始变得有点麻木起来。

云井辰见情况不对,伸手去探凌若夕的脉搏,瞬间,一张俊脸变了色,她的体内竟然有多股真气在攒动,整个脉搏混乱不堪,身体滚烫的像是一团火焰。

“若夕,若夕?”凌若夕的面色已经由初时的苍白转成通红,短短时间内,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云井辰不再犹豫,抱起凌若夕脚尖一点,向室内飞去,“叫小一!”

进门的时候丢下一句话,云井辰抱着凌若夕就消失在了门口。身边的下人都是跟在身边多年的人,训练有素,一见这情形,自然不敢片刻耽误,转身迅速去了。

“怎么样?”在小一一番针灸过后,云井辰担忧的问道。

“夫人体内似乎有毒素萌生,但我现在还不是很确定,夫人最近身体反应强烈,总觉得不像是正常孕妇怀孕的症状,请尊主给我些许时间,允我下去仔细研究!”小一看到一向云淡风轻的凌若夕忽然变成这样,心里也就成一团,不能即可分析出病因,让他很是内疚。

云井辰轻轻擦拭着凌若夕脸上的汗,目光紧紧锁着眼前的女人,轻轻抬手示意小一下去。

“我这是怎么了,该死的!”凌若夕身体还是很虚弱,嘴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只是脾性未改分毫。

“没事,别担心!”话虽如此,云井辰心里却并不作此想,小一的医术非凡,他都无法确定的病情,必是棘手的。关心则乱,云井辰心里此刻已经无法想太多了。只能紧紧的握着凌若兮的手,故作镇定的安抚。

地狱深渊里,无忧正在仔细的盘算着最近的花销和下个月的支出,“凌小白,我都跟你说了好几遍了,没用的东西不能买,你看看,这个月又超值了三两银子!”

嘟着小嘴巴,无忧一脸怒意的看着正在挥剑练武的凌小白,她深深地觉得这个哥哥实在是太铺张浪费了,回家一定要跟娘亲好好告他的状。

“那能怪我吗?要不是看见几年前娘亲一直喜欢的簪子,我才不会省吃俭用还超支了买那东西呢,云无忧,你要是敢回去告我状,我一定现在就把你丢在这里!”凌小白已经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小少年,一边伸手擦汗,一边警告着自己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妹道。

“切,你别威胁我,我三岁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家里跟娘亲撒娇呢,你以为把我丢在这里我就回不去了?真是笑话!”云无忧说着,收起钱袋,一脸凌然满身正气。

凌小白站在原地,咬咬牙,算了,不跟你计较,娘亲从小就教他做一个有度量的孩子,必须有度量,不能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嗯,不能。

云无忧潇洒的无视凌小白咬牙切齿后的大度,转身进了小屋里面,将钱放进陶瓷罐子里,这可是往后一个月的花销,不能弄丢了。

“我现在出去采摘草药,小白哥哥要好好练习功夫哦,晚上回家来我给你熬药粥喝!”像个小大人似的,云无忧拍拍凌小白的肩膀,转身向外边的悬崖走去。

他们居住的屋子就在悬崖中间,当初凌小白选择这里是为了练功的时候不被人打扰,没想到后来倒是成全了云无忧,因为悬崖陡峭,周围都是些很珍贵的草药,云无忧也不知大是为什么,从小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此外,有其母必有其女,她跟凌云夕和凌小白一样,爱财!

云无忧一路哼着小曲儿,手里拿一根柳条打着草,穿行在悬崖壁上,小身子在灌木丛里灵巧的穿梭着,今天她想去更深一点的地方,前些天去集市上赶集,听一些老人说,这里的更深处,有很多奇珍异宝的。一想到这里,她一双闪亮的眸子不觉得放出光来,她要是能找到好多好多的奇珍异宝,不就能换好多好多的银子了。

想想以后自己鼓鼓的腰包,小家伙更来劲了,脚下步子不觉得加快了许多。

阳光明媚,这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穿着一身划归淡粉色云锦的小妮子,在碧绿的中穿梭,很快便隐没到了深处。

“灵芝!”云无忧看着悬崖峭壁上硕大的灵芝,不由得惊叫出声。别看年纪小,从小看到的东西都是世上绝无仅有的,所以她很识货,能让她惊叹的灵芝,必是千年难得的。

云无忧双目放光,环顾四周,寻找最佳的攀爬路径,身子灵巧的像只小猴子,她迅速的从一棵树爬到另一棵树上,“真是遗憾啊,早知道就多跟着凌小白学学功夫了,不然也不用一步步往上爬了,一下子飞上去多好!”

嘴里咕囔着,小家伙已经迅速攀了上去,脚踮起来伸手勾那硕大的灵芝。

“明天把你卖给慈善堂的王掌柜,一定能卖好多好多钱!”囔囔的声音低低的说着,小身板使劲往前靠,整个身体几乎悬出一大截。

她绝对想不到,危险正在向她靠近,脚底的树枝咔嚓断裂,她整个人像是失去依托的叶子,瞬间跌落。

“娘亲,爹爹,凌小白……”惊叫声伴随着身体碰撞树枝的声音在空荡的山谷里回荡,云无忧的小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中。

凌小白练武练得满头大汗,忽然一阵胸闷,有种强烈的恐慌感,匆匆擦一下身上的汗,穿上衣服就向外面走去,云无忧,你最好别给本小爷出事。

确实,这小妮子今天出去的时间也未免太久了些。

寻着云无忧一直会走的路线,凌小白一边走一边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久久未得回应。

“果然出事了!”帅气的小脸带着担忧,凌小白将手放在唇边,一声呼啸过后,空中旋来一只白色的大雕,这是之前云井辰送的,一直被云旭驯养着,这次兄妹两独自出来,凌若夕不放心,才让他们一定带着的。

“云朵,带我去找无忧妹妹!”

白色大雕在空中打个旋儿,长鸣一声表示明白,侧过身子,凌小白轻轻一跃,就稳落在大白雕的脖子上。

待小白坐好,云朵便一声长鸣,快速向最开始云无忧去的方向飞去。

凌小白一边示意云朵飞低一点,一边四处查看云无忧可能会去的地方,飞旋半天,竟一无所获,凌小白的嗓子都快喊哑了,却还是没有云无忧的踪迹。

忽然,他看见不远处断崖边上的树上,一道耀眼的光晃眼,“云朵,快飞过去!”

听到凌小白示意,云朵迅速收起翅膀,离弦的箭似的冲了下去。凌小白在临近树梢的瞬间测落,稳稳的落在了树梢上,果然是云无忧的金锁。

再看看悬崖边上硕大的灵芝,凌小白一下子就明白了。云无忧一定是到这里来摘灵芝来了,再看看断裂的树枝,一切都了然于心。

凌小白想也不想,翻身顺着云无忧可能掉下去的地方加速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