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3章 娘亲有危险

第613章 娘亲有危险

云无忧从疼痛中醒来,揉揉被摔得酸疼的胳膊,嘴角瘪了瘪,终究还是忍住了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她从小到大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呢,都是娘亲爹爹还有凌小白庇护着她,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现在好端端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怎么能不难受。

虽然年纪小,但是从小受到凌云夕和凌小白的特别教育,云无忧很快便从惊恐和害怕中镇定了下来,现在她首先要弄清楚的就是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手上沾满了尘土,一向爱干净的她难得的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不是有眼泪,而是因为刚才跌落的时候眼睛蒙上了些什么东西。

眼前看上去像是一个山洞,岩石上面滴答着水,周边长着很多奇怪的草木,她现在身处在一个大石头上,周围全是水,看上去倒像是一个湖中岛,只是并没有那么大。

“我的乖乖,这到底是个啥地方,本姑娘难道要被困在这里了?”看看自己小小的胳膊和腿,云无忧深深感慨的看看周围,好像没有办法出去啊,肿么办?

头顶一束光正好打在她的身上,她就是从头顶的这个洞掉下来的。

这水倒是很清澈,要不要下去游过去?云无忧心里暗暗想着,伸手碰了碰水,荡漾的水纹缓缓散开,她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很奇怪的匣子,像是倒影,又好像是就在水里面。

“奇怪,这是什么东西?”云无忧抬起头,看看头顶,什么也没有啊,难道在水里面?

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而言,好奇心还是很重的,云无忧看了看四周,最终还是决定下去把东西捞上来。刚脱下鞋袜,她就觉得有一股强大的玄力在向自己靠近,警惕心瞬间提升,一双乌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洞口。

“凌小白?”当看到凌小白以加速度下降的时候,她不由得担心的叫出声来,怎么他也掉下来了?这一家子是要闹哪样?!

凌小白这个时候已经用玄力控制自己下降的速度,看见中心巨石上自己的妹妹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心里别提多心疼了,潇洒的少年缓缓落地,一双眼睛紧紧的锁着面前的小妞。

“说叫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的,看看,掉下来了吧?有没有摔到什么地方?”

很明显的担忧的气话,凌小白一身白色锦袍,看上去真是帅气极了。

云无忧小小的让自己在这小帅哥的光芒下失了一下神,然后很快就收回思绪。

“当哥哥的能找到就好,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凌小白完全被她的反应给雷到了,这个奇葩妹妹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在这种情况下,正常人家的小姑娘不是应该立刻扑倒哥哥怀里各种大哭各种后怕的吗?

凌小白扶额,苍天,他还真不应该把云无忧这小祸害想的太过弱小。

“我是去找千年灵芝掉下来的,你为什么会掉下来?娘亲要是知道你习武这么多年,会跌落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洞里面,一定会气晕过去的,你最好想办法干点什么,封上我的嘴巴!”云无忧正气凌然的看着凌小白,呼哧呼哧的说道。

凌小白真想伸手狠狠地捏捏她圆嘟嘟的嘴巴,还能想什么办法,谁不知道她是想着要从自己这里搜刮银两呢,真是见财忘义。他现在开始深深地怀疑自己娘亲的教育方法,为什么妹妹会这么爱财,这是一种及其不好的现象,特别是还惦记着自己哥哥的财。

“给你,这个封口费总够了吧?云无忧,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从这里跌落下来其实比没有封口费更危险吗?”

凌小白将身后藏着的千年灵芝拿出来递到云无忧面前,一脸嫌弃的看着这个眼里只有钱的妹妹。

“哇,够了够了,凌小白,不愧是我的亲哥哥,我冒着奉命危险去采摘的灵芝竟然被你给拿到手了,厉害,膜拜一百下!”

云无忧简直就是两眼放光,然后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灵芝接过来,身子小,几乎被那重量给压倒,但是还是很坚强的在晃悠了两下之后站稳了。

凌小白无语的看了看他们掉下来的洞,“该上去了!”说着,伸手就要带着云无忧运气离地。

“等一下,我刚才看到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说不定是什么千年宝藏一类的东西!”云无忧后退一步,指着水里的匣子,双眼放光的看着凌小白说道。

一听到有宝藏,凌小白瞬间精神抖擞,对妹妹的鄙夷之色瞬间消失,向前两步看着水里的匣子。

不用像云无忧似的下水亲自去捞,凌小白伸手轻运玄力水下的匣子轻轻的动了两下。

云无忧在一边看的真切,“咦,好像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吸着它,凌小白,你再用力一点!”小家伙整个人几乎是贴着水面的,瓮声瓮气的告诫凌小白。

“嗯”,轻轻应一声,凌小白再加两成功力,匣子开始缓缓的浮起来,但是与此同时,凌小白也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四周威压过来。一双璀璨的眸子充满警惕。

“上来了上来了,凌小白再用力一点,宝藏就要上来了!”云无忧起身退一步,让开位置让凌小白放匣子。

就在匣子马上跃出水面的那一刻,凌小白忽然一手拦住云无忧的腰,“快走!”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似是离弦的箭,快速向上方的洞口冲了出去。

伴随着水里的匣子露出水面,整个石洞开始剧烈的摇晃,随着匣子喷出的水柱,强烈的水压几乎能将整个山洞摧毁。

云无忧还没回过神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被推出去一般,身后渗凉渗凉的冷气,几乎能将整个人冻结。

凌小白像是一直冲天的白鹤,在水光闪耀中,山洞剧烈的摇晃与坍塌中,抱着云无忧在最后一刻冲出了山洞。

身后,整个山洞剧烈的颤抖着,像是被上古神兽狠狠地踩了一脚,整个山洞在水声大作中轰塌。

凌小白抱着云无忧窜出数百里,在确定已经安全后,凌小白这才将云无忧缓缓放在地上,自己也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天哪,太可怕了,凌小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无忧手里紧紧的抱着千年灵芝,有点恐慌的看着自己神一样的哥哥,眼里多少带了一点崇拜。

凌小白看到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满意,这就对了,这才是你应该看哥哥的眼神。

帅气的挥了挥衣袖,“匣子下面有机关,刚刚拿出的时候触动了机关,这个很正常,我在拿出来之前就知道了!”

说着,他将手里的匣子轻轻的放在地上,非常刻意的忽略掉云无忧难得暴露出来的崇拜,忍住心里的狂喜,酷酷的准备打开匣子。

云无忧抱着几乎和自己一样大的恰年灵芝,屁颠屁颠的跑到哥哥面前,双目紧紧的盯着这生了锈的匣子,很是期待,真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匣子生锈太厉害,锁子几乎没有办法打开”,凌小白说着,伸手摸出怀里削铁如泥的匕首,顺着匣子的纹路,将匣子打开。

云无忧将小脑袋凑过来,眼巴巴的盯着,看里面到底是不是宝藏图或者是什么一类的。

然后,打开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失望,里面除了一个菱形的石头以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真是,不就是一块石头,还弄的这么神秘,害的本姑娘以为是什么宝藏,浪费时间!”云无忧不悦的嘟嘟嘴巴,然后抱紧怀里的灵芝,看来还是要靠灵芝换银子了,发横财神马的事情,不太靠谱。

凌小白终究是要比云无忧年长一些,虽然这块石头其貌不扬,但既然前人会这样将石头封锁,定然有其原因。

只是当他伸手去拿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手好像是要被吸进去似的,整个人瞬间无力,几乎碰都碰不到那灵石。

“凌小白,快走了,我还要把两只卖给王掌柜的换银子,不然下个月的开销又是大问题,唉,操持一份家业真是不容易啊!”

小小的圆鼓鼓的身子一边摇摇晃晃准备下山,一边嘱咐着凌小白。

半天等不到回应,她回头一看凌小白像是被定住了似的,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石头,伸手要拿不拿的样子。

“不就是一个石头么,用得着神情那么悲壮么!”小家伙有点搞不懂了,喊了半天凌小白得不到回应的她有点生气了。

呼哧呼哧的走过来,伸手一把将灵石拿起来,“快点走了!”

凌小白差异的看着她,再看看她手里的灵石,面容古怪。

“无忧,你竟然能拿得动它?”

“怎么就拿不动了,不就是一块小小的石头,难道还能比我的千年灵芝更重?!”云无忧毫不在乎。

然后,下一秒,她只觉得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自己的体内游窜,冷中带着暖,舌尖缓缓的漫上一股血腥味,她眼前好像看见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血球,在血球里面,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不断的挣扎着。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娘亲,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看见有无数暗紫色的瘴气缓缓的顺着娘亲的血脉渗进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这千年的毒气,我今天统统都送给你,凌若夕,总有一天,它会在你的体内生根,将我受的罪尽数还给你,我也要让你尝尝生不能死不能是什么感觉,哈哈哈——”

画面再生,云无忧整个人震惊在原地,嘴里的血腥味终于越来越重,她猛然承受不住,吐出一口献血。

“无忧无忧,你怎么了?”凌小白看着云无忧面色古怪的半天不说话,乍看见她吐血,急忙上前,准备将她手里的灵石丢掉,然后他竟然还是没有办法靠近灵石半分。

“凌小白,娘亲有危险。”云无忧只觉得眼前恍惚,看着轮廓不清的凌小白,说了这句话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