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4章 前冤血尝

第614章 前冤血尝

凌云夕在床榻病卧了三天以后,整个人的精神神稍微恢复了一些,而小一几乎每天都在研究她体内究竟是产生了什么东西,以至于让腹内的胎儿极度活跃,因此也加重了凌云夕孕期的反应。

“小一,我这身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最近也在看药理方面的书籍,据我了解,这情形似是从未出现过的,不过是怀个孕,也不至于如此死去活来的,再说,我也不是第一次生子,何止痛苦于此?”

凌若夕抚摸着越来越大的肚子,极是奇怪,她身体向来很好,不至于怀个孕就这样娇气的没有办法承受。

小一将熬好的药粥放在凌若夕面前,一脸难色,竟然无从回答凌若夕的问话,

“是我无能,没有办法立刻找到答案,请夫人责罚!”小一很少这样谦卑,但是说实话,这一刻他真心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无能了,竟然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找到凌若夕生病的原因,虽然一直觉得好像是中毒了,但是原因以及到底中得什么毒,都无从知晓。

小一在心里轻轻叹一口气,从未如此无力过。

凌若夕洒脱一笑,“这算什么,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能事事都如得了我们的愿”,凌若夕拿过药粥,用勺子搅动着缓缓说道,自从有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以后,她整个人开始变得更加豁达起来,越来越有做母亲的样子了。

“夫人,小少爷和小姐回来了!”下人冲进来,带着兴奋的焦虑说道。

“回来就回来,用得着这么激动的么,他们不是说一两个月以后才会回来的,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定是花光了银子吧。”

凌若夕淡然的喝一口粥,并不很当一回事。

小一和下人嘴角抽搐,刚刚还觉得凌若夕的身上闪现着母性的光辉呢,真是错觉错觉,心里就知道钱,自己的一双儿女回来了,都那么长时间么有见面了,她竟然还是这般模样,也太淡然了些吧。

下人看到凌若夕这样的反应,都不知道该怎么把云无忧昏迷不醒的消息告诉他。

正在整理思绪间,凌小白已经抱着云无忧进来了。

“娘亲,爹爹,我们回来了!”凌小白一路上已经用玄力将云无忧的体内攒动的真气控制住,此刻已经不似刚开始看到云无忧晕过去的时候惊慌了,所以说这话时语调平常。

凌若夕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依旧悠闲的喝着粥,这熊孩子,又在闹哪一出,竟然还抱着妹妹回来了。

心里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起身向凌小白缓缓走过去。一双眼睛带着责怪,“既然带着她出去了,怎么没有守护好她!”

“娘亲”凌小白知是自己的疏忽才让云无忧忽然间遭遇那样的事情,因此也并未争辩,只是忧伤的低下了头。

凌若夕说话间已经伸手搭在云无忧的手腕上,见脉搏平息,并未又中毒或者受伤的迹象。

“都闹什么了?”凌若夕示意凌小白将小家伙放在**休息。

凌小白以最快的速度将今天的奇遇说了一遍。

凌若夕已经看见云无忧的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块灵石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着灵石,总觉得心里一阵沉沉的压抑。

小一已经给云无忧进行了症断,“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气急攻心,小孩子血气供血不足引起的昏迷,稍加休息就会好的。”

小一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凌若夕的事情还没有搞定,这个时候要是云无忧再出现什么状况,他估计自己会立刻撞墙。

凌若夕淡淡的点点头,“我的女儿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到,这妮子一定是又淘气了吧?见财忘命的家伙,比凌小白还贪财。”

凌小白听了这话,只觉得额头像是被什么重重的敲打了一番似的,眼冒金星,娘亲,什么比我还贪财,我们三个人中间,明明最贪财的人是你好不好。

翻翻白眼,凌小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云无忧没事,不然当女儿是心头肉的爹爹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这是什么?”凌若夕看见云无忧手里一直捏着的灵石,诧异地上前,伸手就要去碰触。

“娘亲不要……”凌小白猛然间回神,大喊一声道。

然而凌若夕已经将石头捏在了手里,面色缓和,并没有云无忧拿到灵石时那奇怪的反应。

“这石头似乎具有灵气”凌若夕开口说着,只觉得自己心里一直烦闷的那股奇异的气息,竟然在手触碰到这灵石的时候悄然间沉了下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为何娘亲能够将此石捏在手里?”凌小白纳闷了。

“此石成为通灵石,是上古神器中的一种,已经失踪多年,为何会忽然现世?凌小白,你和云无忧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说着话,云井辰已经迈进了进来,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人,却依旧看上去丰神俊朗,一身红衣飘然。

凌小白瞪大了眼睛,云无忧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竟然摔一跤就能找到通灵石,那可是上古神器中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重点似乎不是它是不是通灵石,重点是,它似乎跟我最近身体反常有关。”凌若夕拿着灵石缓缓坐下,看了一眼灵石,又看了一眼在**昏迷不醒的云无忧。

“对,云无忧昏迷的时候了一句,娘亲有危险,娘亲,你怎么了?”凌小白上前,拉着凌若兮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虽然已经长大了,但是他在娘亲面前偶尔还是会流露出小孩子的模样。

“你娘亲这么强大,能有什么事”,虽然疑惑,凌若夕还是没有深究,继续转眸盯着手里的通灵石,不知为何,看着这石头,她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起五年前的那场大战,那一次,自己被困血球之中,差点窒息而死,若不是云无忧这小家伙,她必定已不在这世上。

“通灵石现身,必有异样。若夕,你的身体,或者要从这里找到出口”。云井辰淡淡开口道。

“小一,还没有查出我身体异常的具体原因么?”凌若夕将通灵石放在一边,看着小一缓缓问道。

小一觉得自己都要惭愧死了,竟然连这点事情都没有办法弄清楚。没有办法回答凌若兮的话,他只能惭愧的低下了头。

“号称天下第一神医的小一都没有办法找到答案,看来这次本姑娘真是遇上麻烦了,真不知道解决这破事情又得花费本姑娘多少银子”。

凌若夕优雅端庄的坐在太师椅上,一手抚摸着自己的隆起的肚子,一边优雅如是的说道。

在场所有人,除了在**昏迷不醒的云无忧,只觉得有一群乌鸦哇哇哇的从自己的头顶飞过。

凌小白心想,娘亲,你已经不是姑娘了好吧。

云井辰心里哐啷一声,孩子他娘,钱现在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难道你老公看上去很缺钱的样子吗?

小一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心想,我的夫人,现在最重要的是人身安全而不是银子好不好?身命安全啊,你现在都已经这样了,第一个想的竟然还是钱,钱钱……

凌若夕果断无视在场所有人的异常,继续把玩手里的通灵石。

“娘亲”云无忧缓缓转醒,还未睁开眼睛,嘴里就咕囔着凌若夕。

“小妮子,别睡了,快醒醒,你娘我受了多少累还在这儿守着呢,你倒是睡的香”。听到云无忧出声,凌若夕上前轻轻的敲敲她粉嘟嘟的脸颊,声音并不很轻柔的说。

娘亲,我虽然已经很冷酷无情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冷酷无情,那小家伙可是刚刚经历了生死瞬间啊,你难道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么?

翻翻白眼,凌小白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将娘亲的思想融入到自己的思想里面。很无奈的和自己的父亲大人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如出一辙。

“娘亲,你没事?”云无忧睁开眼睛,看到凌若夕一脸正义凌然的**着自己的娇颜,很是奇怪的问道。

“没事,你娘亲这么强大的女人能有多大点事,倒是你,怎么出去一回反而更加弱了,竟然被个小石头给弄晕过去,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的女儿,丢死人了”。

凌若夕丝毫不给面子的给云无忧以强烈的打击,玉不琢不成器,这孩子必须狠狠地敲打。

云无忧嘴角一撇,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娘啊,人家还是不是因为紧张你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啊啊啊。你不能这样对我啊对我。

淡淡的忧伤过后,云无忧恢复正色,“娘亲,我看见你被血球包围,然后有毒气深入你的体内,娘亲,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难道又和别人打斗了?”

云无忧极是疑惑的问道,不过随后又看了看云无忧的肚子,纳闷的说道,“不对啊,那个时候你的肚子要比现在大”

小家伙脑袋圆圆的,伸手摸摸凌若兮的肚子,恍然间眼前一亮,“难道,我能预测未来。”

凌若心听了云无忧的话,哭笑不得,预测个你的头,那个时候我肚子里的人是你好不好,看来这通灵石果然通灵,只是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找到它,到底是福还是祸。

不过,现在有件事情是中了自己的猜测了。

她,果然是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