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5章 不好的预感

第615章 不好的预感

“小一,我可能能给你一个答案,解决你的疑惑,但是最好你能抵得住这样的打击,因为这关系到你医术是否精良的问题,虽然不想打击你”凌若夕把玩着手里的通灵石,看上去好像很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又有谁知道,其实她的心里此刻已经跌宕起伏,但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男人的妻子,她不能将自己的悲伤无措表现的太过明显,她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忧。

云井辰撇了撇嘴巴,看着凌若夕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手里的石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娇妻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方才听了云无忧的话,不由得联想到了一些什么。可是如果是那样,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是一副我根本就没有事的表情?

小一扣着指甲,医术不精,医术不精,师姐竟然会用这个词形容自己,天哪,他才不是医术不精好不好,只是,只是

只是他自己现在也找不到好的理由来给自己一个解释,好吧,看看她说什么吧。

所有人都期待着凌若夕再次开口,凌小白扯了扯头发,看一眼躺在**的云无忧,希望能提前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但是云无忧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那得瑟无比的娘亲,脸上有一种我怎么会有这么不靠谱的娘亲的表情。

“师姐,你直说吧,我想我能接受的了”。小一看着凌若夕,表示很无奈也很担忧,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自己的身体都让人担忧,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调侃自己的医术,哦,苍天啊,那什么拯救你,我的师姐。

凌若夕完全无视大家各种各样的古怪表情,继续把玩着手里的通灵石,“大家应该还都记得五年前我怀着无忧发生的那场大战,那次,要不是有无忧在身,我可能已经死在了那个大血球里面”

凌若夕声音浅淡,并没有很多的情绪在里面,但是云井辰听到这里,一双修长的手不由得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当年,那场恶战,差点让他失去自己的最心爱的女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所以现在往事再提,他也还是不由得红了眼睛,仿佛要是那恶人还在话,他定能将她碎尸万段。

“虽然那次我侥幸存活了下来,但是体内却是已经中了毒,这几日我一直翻看医术方面的书,也有了一点了解,在加上无忧的讲述,我猜,我可能是中了上古奇毒,冰心沁骨毒。若是此次没有怀孕,这毒可能会再晚几年被发现,但若是那时,可能会为时晚矣,虽然提前发现,而我依旧没有办法知道,是否有机会解毒。”

凌若夕面色平静,对于经历过太多生死的她,现在提及危机自己生命的东西,她已经很能够泰然处之了。

云井辰的一双手,已经攥的白骨森森,从微动的颧骨上,可以看出他隐忍的咬着牙。

“娘亲,怎么会这样?”凌小白最先发话,他最最亲爱的娘亲是不能收到一点点伤害的。以前是因为他还小,没有能力保护娘亲所以才会让娘亲受到伤害,现在乍然听到这消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能适应。

云无忧则已经眼眶里含满了泪水,她最知道这冰心沁骨毒誓怎么回事了,天天跟着小一研究这些东西,再加上原本就极具天资,很是喜欢,所以读了好多这方面的书籍。

这冰心沁骨毒在人体内潜藏的时间最是久,而时间越久,最后的结果越惨烈,人体内的器官会慢慢因为毒素的渗透而腐烂,最终由内而外化成血水。尸骨无存。

最可怕的是,自从这旷世奇毒问世以来,就没有人知道其解药。

而凌若夕此次中毒,不仅仅是因为冰心沁骨毒,那恶人当年是用自己的姓名加了诅咒在里面的,此毒难解,赌咒更加难解。

“总会有办法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尽早解毒的,师姐,你要放心,也要相信我”。

在知道凌若夕是真的中毒之后,小一只觉得眼前瞬间开朗,但是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以后,眼前又是瞬间一黑,心沉沉的像是被什么锁定在了深不见底的凄冷的冰窖里面。

“想夺我命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凌若夕冷冷的说着,虽然当年给她施毒的人已死,但是她心里的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一直是她的信念,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能让她屈服,甚至丢掉自己的姓名。

云井辰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担忧凌若夕会不会因此消沉,如今看到她这样的说话,这神情,这言语,这语调,都让他深深地觉得,她还是他最初认识的那个狂傲霸气的女人。但是心里的担忧,让他已经无法言语,他的女人,是绝对不能有事的,不能,绝对不能。

“娘亲……”云无忧一个翻身,扑在凌若兮的怀里,毕竟还是小孩子,想不到别的,只是觉得,自己的娘亲现在很危险,非常危险,而她,现在还太过弱小,根本就找不解救娘亲的办法。

“娘亲没事,无忧,不许哭!”凌若夕声音强硬,她的孩子不能是一个遇到困难就只会流眼泪的弱者,就算以后她不知身亡,她的孩子也不能因此而消沉脆弱。

云无忧乖巧的点了点头,极是懂事的伸手将脸颊上的泪水擦干,“无忧不哭,无忧定会努力向小一学习,努力找到为娘亲解药”。

“这就对了,你要记住,这世上没有跨不过去的墙,没有打不走的怪兽,只要有恒心,什么都会解决的!”凌若夕敲敲云无忧可爱的小脑袋,面带微笑鼓励着说道。

云井辰在知道冰心沁骨毒这件事情以后,就立刻让东方朔动用全族的力量,去寻找解药。

“就算是将整个龙华大陆翻个边,也要找到能就若夕的法子,不管付出何种代价!”

一族族长的威慑力,让在场所有人都觉得窒息和压抑,东方朔单膝下跪,郑重起誓,一定会找到能够解救凌若兮的法子。

东方家族出动,只要是这世上有的,就必然没有找不到的。

“总会有办法的,若夕,我定然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找到能够解救你的法子!”

夜晚,云井辰抱着凌若夕,心里疼惜万分的说道。

“若能自然好,若不能,云井辰,你要答应我,在我全身腐烂之前杀了我,将我火化,然后将我的骨灰撒到大海里,我不想最后腐烂成一堆臭肉!”

凌若兮的声音平静,听不出一点悲伤,但是了解他的云井辰深深地知道,此刻的凌若夕,心里一定像是被千万只蚊虫叮咬,疼痛难抑,她定然是舍不得这小白,舍不得无忧。

“瞎说什么,你不会有事,我不会让你有事,东方家族的力量不止你知道的那么强大,凌若夕,在我找到解药之前,你给本尊好好的活着!”

男人的声音低沉重透着坚定。

极少消极的凌若夕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说实话,这样的希望到底有多渺茫她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能做的,就是一面好好的生活,一面好好寻找解药,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管怎们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小一叔叔,娘亲的毒难道真的没有办法解么?”云无忧很是担忧的看着不断在药理书籍之间穿梭的小一,问道。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我小一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小一倔强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他就不相信了,没有什么事不可以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这里的书籍都是师傅当年留下来的,后来在凌云兮的帮助下,他们几乎把整个峡谷的东西全部都搬到了这里来,凌若夕知道小一是一个很怀旧的人,所以命人将这里的一切布置得和峡谷里的一模一样。

当时小一别提有多么感动了,这世上的人,都以为凌若夕是一个冷血无情眼里只有钱的人,可是只有他们这些离得近的人才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至情至信的人。

小一长这么大,能够触动他的心灵的人不多,但是凌若夕却能轻而易举的做到,虽然她平时是说话看上去好像很无情的样子,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善良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数倍加还!这就是凌若夕做人的遵旨,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任何伤害的,任何伤害。

所以,当她现在有了危险,他,小一,也一定要竭尽全力让凌若夕一切无忧万事安好,这是必须的。

凌小白抚摸着黑狼的脑袋,只觉得心里沉沉的,以前一直以为娘亲是无坚不摧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从小到大,娘亲好像一直都很厉害的样子,就算是上次受伤,也只是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而且不管什么时候,娘亲的脸上都不会流露出那样的神情,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凌小白还是很敏感的抓住了,那时一种绝望。

娘亲,小白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