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6章 简单的线索

第616章 简单的线索

小一翻遍了所有的药理书,包括之前几乎已经被封存了的书籍,能找到的都找到了,太医院的所有关于毒品方面的书籍也都被他给搬到自己的小屋里来了,三天三夜他几乎是不眠不休,搜集任何相关的资料,不断的整理新的信息。

云无忧也是帮了不少忙,小小的人儿几乎是埋在树书堆里,按照自己之前学习到的只是,很是用心的搜集这。

凌若夕这两天时好时坏的,不断的昏迷、苏醒,偶尔也会坚持练功,希望能够通过提升玄力来冲破体内的毒素,虽然不可能清楚,但是希望能够维持下去,不让它这么快的将自己给摧垮,但是毕竟是一个怀了孕的人,所以极是辛苦,每每练功完成之后,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滴都让云井辰心疼万分。

“东方家族的势力已经开始到处搜寻了,仙药谷的魔王失踪多年,听说最近有在南方现身,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南方与苗疆蛊毒既有渊源,说不定到时候能找到一些线索”。

云井辰亲自将小一熬好的保胎固源的药端着,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喂给凌若夕吃。

凌若夕张开苍白的唇角,极是虚弱,刚刚用玄力清血脉,想要尽量通过汗液的方式让不断从体内汹涌出来的毒素消退一点,但是因为毒气极强,几乎是自己与自己打斗了异常,如今的她,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似的。

她喝了两口药,嘴角一咧,不由得苦笑道,“我从来不知道,我竟然也会有如此弱的一天,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她手掌紧紧的握成拳头,她终于开始明白,她已经不是那个无坚不摧的自己了,原来她也是可以被打垮的,可以被摧毁的。

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爽,很不爽,不管是钱是还是今生,她都不断的要求自己变强,但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被这样一个诅咒死死地困住。在强大的人,也有克星,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

云井辰什么话都没有说,拿过锦帕将她的嘴角轻轻擦拭干净,他懂她,自然知道她绝大多数的痛苦不是源于身体,而是源于她倔强的自尊已经对自己如此脆弱的事实的不满和失落。

他不说话,只是用自己所有的言语和行动去表达,他要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可以在她脆弱的时候撑起一片天来的,就像是以前,她四处寻找药房给他疗伤,让华发变回黑色,让他受伤的心再次得到肯定,所以,他也可以这样。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互相扶持这,互相支持者,在人生漫长的道路上寻找着心灵的切合点,而不是一味的让其中的一方付出。他感受到她的爱,所以,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要无时无刻的守在她的身边,照顾啊,让她放宽心,好好的疗伤,养胎。

时间在这样的搜寻和努力中慢慢的流逝,眼见着凌云兮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云井辰整个人几乎发疯,催促着东方朔,让他加快速度。

小一和云无忧也是拼了全力的在努力着。作为一国之帝,凌小白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不仅仅是在南诏,甚至北宁等地,他也遍布力量,希望能够尽快找到相关的信息。

东方家族的用来传送信息的白鸽飞来的时候,云井辰正在亲自筛选朝贡的药材,他要亲自选择最好的药材给凌若夕服用。

接下鸽子腿上的白纸,云井辰面色凝重,“蜀地最近有仙药谷魔王的行踪,只是很快无从追寻,旭得知二十三日灵山有图灵会,届时会有奇珍异兽现身,珍贵药材问世,魔王近日踪迹表明,皆有可能前去图灵大会!”

云井辰看到这消息之后,连日来一直紧抿的唇角总算是放松了一点。

“爹爹,爹爹”云无忧手里拿着一个纸包,小短腿疯狂的向这边跑过来。

云井辰心情不错,看到女儿在阳光下传真粉色的褂子这样飞奔过来,只觉得眼前的这风景实在是太美妙了,连日来的担忧和绝望,忽然间就这样散开了。

“怎么了?”蹲下身子,擦一下孩子脸上的汗,这几天小家伙也是没有好好休息,小小的脸庞上都是疲倦,可是这个时候的她,竟然是满脸的神光焕发,定是有好事发生。

云无忧一脸得意的看着云井辰,“爹爹,我和小一终于找到能够暂时压制住娘亲体内毒素的配方了!”

云无忧的眼睛闪亮亮的,一眨一眨的看上去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云井辰这一刻更觉得自己的女儿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伸手抱起她来,狠狠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无忧真棒,我们快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娘亲好不好?”

说着,已经迈开长腿,炫紫色衣袍,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朗,俊朗无比的脸上,更是多了许多神采,阳光洒在身后,顿时院子里多了许多生气,这几天来的阴霾完全一扫而光。

云井辰将刚才的好消息告诉凌云夕的时候,她正在搜集一本一小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搜罗出来的古旧的书籍,最近在玄力的调节和药物的控制下,她的身体稍微好一点了,但是还是比不上之前,整个人看上去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憔悴的。

听了这话以后,她脸上泛着开心的笑,“皇天不负有心人,谢谢你们!”

她极少这样谢别人,但是看到不管是自己的女儿,还是丈夫,从小到大,这个后宫里,几乎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还有那些看不见的东方家族的人,还有凌小白派出去的暗卫,一个个的,都是在为了她努力,心里何尝不是充满了感激。

“只要娘亲能快快好起来,让无忧做什么都可以!”小小的孩子,奶声奶气的,说出来的话确实很窝心。

“小妮子,哪学的这么油嘴滑舌的,这调调可不是咱们家能出来的!”凌若夕伸手掐一下云无忧胖乎乎的脸颊,看上去有点严肃的说道。

云无忧立刻傻眼了,刚才看到娘亲那么温柔的笑,还是谢谢什么的之类的,她信以为真当时娘亲忽然间改变了,走柔情路线了呢,没想到现在,呜呜呜呜,她的脸颊,好疼啊。

“娘亲,你就不能温柔点么,都是两个,不对现在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还身上有毒,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爱惜别人呢,云无忧以后要长成南诏第一美人的,你这样掐我,要是脸长歪了怎么办!”

云无忧很委屈的控诉着,表示这样的娘亲真的很暴力啊很暴力,为什么她就不能温柔点呢。

“还南诏第一美人呢,云无忧,你敢不敢有出息一点,长成天下第一美人,怎么就这么没有追求,区区一个南诏第一美人能对得起我十月怀胎生下你么?”

凌若夕其实汹汹的教育着孩子,不能让孩子这么小就将目标设这么第,她可是有抱负的人,可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打小就这么消极。

云井辰在一边看的几乎笑背过气去,他表示今天真的是好事连连,一来是凌若兮的身体稍微好点了,二来是,解她身上的毒,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线索,虽然只是寻到了仙药谷魔王的踪迹,但是这也算是一大突破了,总算是让这几天内所有的沉闷稍微消散一点。

“爹爹,你的老婆这么欺负你上辈子的情人,难道你就不管管么?!”云无忧表示很愤怒的看着在一边看好戏的云井辰,这夫妻两人联合起来欺负她一个弱女子是不是?

“这本尊可管不了,本尊只管江湖上的事情,这种小事情,那里能让本尊开口,再说了,凌若夕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尊可是惹不起的!”

云井辰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道德的,很是淡定的说着。

云无忧怒了,她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而且后果还会很严重的哦。

双手攥成小拳头,她气鼓鼓的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两个笑的前仰后合的夫妻,真是气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娘亲,今日怎么样?感觉还好么?”凌小白忙完前朝的事情,就立刻赶了过来,只是远远就听见屋子里欢乐地笑声,因为焦急而匆匆赶来的脚步,缓缓放轻了。

看来今日是有好事情发生了。

“凌小白,你看看你的爹爹娘亲,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你管不管?!”云无忧眼前一亮,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刻上前拉着凌小白的衣襟,求救似的让他给自己说话。

“他们欺负自己的女儿很正常,你就宽容大度一点,让他们欺负欺负又能怎么样?”凌小白敲一下云无忧的额头,甚至都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如是说道。毕竟,这几日难得看见娘亲面上有任何笑容,如今,说什么都好。

云无忧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变成灰色的了,她好像是被所有人都欺负了是不是?命运怎么这么不公平。

“都是坏人,不就是因为你们比我大么,我很快就会长大的,我要长大到超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到时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我一定一个个的欺负回来!”

气势汹汹的像只受了伤的小兽,她站在三个人中间,环视左右说道。

结果,此话一出。所有的人包括刚迈进门槛进来送药的小一,全部都笑了。

欢乐地笑声,穿过整个长廊,在宫廷后院荡漾开来,让整个皇宫的阳光都似乎变得明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