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7章 魔兽大战

第617章 魔兽大战

巍峨的苍山上,一行人华丽而又低调的前行着,灰色的马车里,凌若夕拿着手里的上古书籍还在研究,一张精致如玉的脸上满是认真。

“从昨日开始,你就一直在看这书,这其中可有什么因有?”云井辰沉默了一路,总算是忍不住问出声来。

从昨天接到东方朔的消息开始,他们就开始筹备前往万灵山参加图灵大会,原本是不想让凌若夕亲自冒险的,但是因为她执意要求,加之他觉得要是能在这途中遇到仙药谷魔王正好也能及早给她整治,虽然这几率不是很高,但是总算是有机会的,于是没有再强求。

“这本书记,叫做龙华史记,我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听说过,但是就这本书籍的稀罕程度来说,我觉得看过的人少之又少,这书也是小一偶然得来,且内容枯燥乏味,晦涩难懂,怕是多数人看不了多少就放弃了”。

凌若夕将书轻轻合起来,纤长的手指伸手在太阳穴上按压,缓解一下这一路来的疲劳。

云井辰见状,很是自然的伸手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帮她揉压太阳穴,力道打小刚刚好,凌若夕不由得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讲的什么?”他们两个现在像是夫妻,却更像是挚友,像是知己,在一起的日子少了打情骂俏的甜蜜,更多了一份相知相怜的沉静。

“上古年间,龙华大陆其实不光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块区域,而是由更大的一个空间组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地球分裂,龙华大陆就被沉了下来,像是一个空中岛屿一般的选在半空中,而其实我们以为的陆地,只是整个空间的一小部分而已。”凌若夕这么说着,心里却不由得开始想,这不就是古人对地球的定义么?关键不在这里,关键是为什么这书上会提及这样的事情,难道除了这里,真的还有另外的大陆存在?

想想也是,这样大的一个世界,不可能只有北宁和南诏两个国家,只是大家还没有通过艰难万险找到另外一块而已。

云井辰看着凌若夕略显疲倦的面容,微微一笑,“又或者无,一点都不重要,你要是觉得感兴趣就多看一点,不喜欢也不要强迫自己,现在为夫心里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仙药谷的魔王,替你找到解药,别的一点都不重要了”。

凌若夕淡然一笑,“我命由我不由天,云井辰,你放心,总会找到解救办法的,只要我想活,没人能阻止我!”

云井辰嘴角深深地勾起,这才是他的女人,呵呵,霸道强势,跋扈异常,这才是凌若夕该有的风采,真好,病魔没有将她的神采夺取。

正在行驶的马车,忽然间就停止了,伴随着骏马撕裂的长鸣,整个车身剧烈摇晃,几乎侧翻,云井辰第一时间伸手拦住凌若夕,免其受一点点的碰撞。

“小一,怎么回事?”前面驾车的是小一,云无忧因为在车里实在无聊,所以也出和小一一起驾车去了。

“前面有人,爹爹,娘亲,有一个人站在路中间不走,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云无忧站起身来,挑起帘子朝里面喊着。

说话间,凌若夕已经和云井辰一起出来了,只见马车前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带着黑色的帽子,所以并看不出是男是女,但是在狭小的林间小道上,忽然出现这样一个人,总让人觉得诡异。

“前面是什么人?如果方便,请劳烦让道!”虽然是大白天,虽然也见过不少世面,但是看到面前的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身上冒着一股凉气,小一自己或者都没有觉得,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惊讶和颤抖。

话虽然已经说的很是礼貌了,但是前面的那个人,好像是没有听见是的,站在那里依旧是一动也不懂动,好似没有听见似的。

“我下去看看!”云井辰说着,足尖一点,就轻飘飘的飞了出去,很快就落在离那人几步远的距离。

“不知阁下是否需要帮助,若是无事,请让道!”云井辰可不像是小一那么好说话,他一路上的焦急是不可不说的,但是为了不让凌若夕担心,他尽量表现的淡定沉稳一些,而此刻面对一个忽然闯出来拦路的人,叫他如何能一直保持镇定。

晃眼的阳光打在那黑袍人的身上,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即便是如此强烈的阳光,却是依旧打散不了他身上的那种阴暗,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冒着黑色烟雾的恶魔。

云井辰悄然运作身上的玄力,事实告诉他,面前的这个人来者不善。

右手轻挽,掌心的玄力只要对方一有不合时宜的举动,就会立刻冲击过去,一招毙命。

但是奇怪的是,云井辰并不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的任何能量,他到底是什么人?

“光天化日之下何必装身弄鬼,阁下难道是千黑岛的人?”凌若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轻步走到了云井辰的身后,音色淡然有着不容被忽视的气度,铿锵有力,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已经毒入膏肓的人。

对方原本一直低着头,黑色的帽子将整张脸遮住,但是听到凌若兮的这句话,他忽然缓缓的抬起头来。

众人这才看清楚他的脸,确切的说,看到了一张带着白色面具的脸,像是从黑暗的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那张面具,有一种夺魂摄魄的力量,看到的人不由都会深吸一口气,放佛自己的灵肉都要被吸走的一般。

很明显的,这个人在听到凌若夕这么说,很是诧异的,说实话,能有几个人知道千黑岛这样的地方。

就算是站在她身边的东方家族族长云井辰,也都不知道。

云井辰侧首看一眼凌若夕,千黑岛,他倒是真的第一次听说,凌若夕究竟是怎噩梦知道的呢?

“只是不知道,阁下在这里拦车,是有何指教?”凌若兮的声音带着不卑不亢,虽然是问句,但是带着沉沉的压迫感,要是一般热,此刻要是没什么闲事的话,早就转身离开让道了。

黑衣人并不上前,而是伸手在空中一点,只见其手上燃起了火红的火焰,“来这里,只为了找凌姑娘要一个东西!”

凌若夕微微挑眉,这人的声音沙哑的就像是天上飞过的乌鸦,难听至极。

“我与贵岛没有任何交集,不知道阁下找我要什么东西?我记得,我好像并未欠你们任何东西?”

阳光下,一身玄色衣服的女子长发高高束起,站在一身红色衣袍的男人身边,两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堆绝世无双的好雕琢,唯美无比。

黑衣人上前两步,云井辰在最快的时间内上前一步,准备挡在凌若兮的前面,但是被凌若夕伸手轻轻的挡住了。

要知道,对面的人是千黑岛的人,看着资历应该也是不浅的,千黑岛的人最擅长的就是用毒于无形之中,她不想再自己身中剧毒之后,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再和毒扯上关系,而且,对方只是要东西,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现在的她,不想惹出是非。

“凌姑娘谦虚了,或者在这之前,你与千黑岛没有任何瓜葛,但是五天前,你就与千黑岛有了不解之缘,你说,是不是?”

五天之前?那不是云无忧和凌小白回来的日子么?

难道,是通灵石?!凌若夕的脑子飞速旋转这,她回头看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云井辰,两人视线一接触,就知道对方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知道阁下到底想要什么,既然远道而来,相比你也不愿意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还是直说的好!”

凌若夕言语间充满了洒脱。

“爽快,早就听闻凌姑娘有侠义风范,为人洒脱爽快,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哈哈哈”黑衣人难听的笑了两声,很自然的给凌若夕带了一顶高帽子。

“过奖!”凌若夕冷冷淡淡的抛出这两个字,她现在没有心思在这里和这人废话,但是也不再追问,他到底想要什么东西。

“几日前千黑岛万灵石上的一块小石头忽然跌落,整个千黑岛因此打晃,千黑岛岛主集结几位长老查看,才知道在地狱深渊的通灵石被人窃走,所以,我这次来的目的,凌姑娘想必是非常清楚的!”

黑衣人声音沙哑,说话间好像是很客气的样子,但是语句间唯留一点点的余地。

凌若夕嘴角冷然一笑,真是笑话,这通灵石与他们千黑岛到底有几个银子的关系还有待商讨,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这样说,偷窃?!这是再说他的儿子女儿是贼的意思么?真是找死!

面容平静,但是手下已经玄力暗运,若是对方再敢有一句出言不逊,她才不管他是谁,来自哪里,先封上他的那张嘴再说。

“通灵石确实在我们这里,只是,这好像跟你们千黑岛没有多大关系,回去告诉你们岛主,这通灵石我们要定了,要是想要,拿出足够价值的东西来换!”

她凌若夕从来都不做赔本的买卖,那通灵石可是差一点搭上了她儿子女儿的姓名,岂能这么容易就让他们给拿走。

再说了,这个通灵石,还指望它寻找解冰心沁骨毒的解药呢。

“呵呵呵,要是凌姑娘只以为我是来拿通灵石的就大错特错了,通灵石虽然通灵,但是与它通灵的人却是更加难能可贵,这才是我们千黑岛最最想要的东西!”

难听的嗓音一边说着,眼神间的狰狞和夺取的欲\望已经很明显的摆在了凌若兮的面前。

“你找死!”不待对方说完,凌若夕已经先云井辰一步,狠狠地出招,竟然敢打云无忧的注意,当真是不想活了。

云井辰哪里看的下去,两个人同时出手,死死地将黑衣人困在阵法之中。

“夫妻两个都是急性子,难道就不能听我将话说完么!”黑衣人冷声冷气的,说话间全都是嘲讽。

“本姑娘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浪费,识相的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凌若夕招招毙命,不让对方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我也没有说是要夺取,我来这里,就是想和凌姑娘做一个交易!”

黑袍人将手里的火焰一抛,将自己和凌若虚隔出一段距离,这个女人的脾气还真是火爆呢。

“你最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凌若夕从不做赔本的事情!”凌若夕暂且饶他一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