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8章 我要云无忧

第618章 我要云无忧

黑衣人带着旋风落地,黑色的长袍将地上的落叶席卷一空,轻飘飘的落在身后。

黑衣人伸手,指了指在车前和小一并排站着的云无忧,声音沙哑的说道,“我要云无忧!”

找死!

凌若夕玄力的波动,几乎能让周围的人浑身颤抖,黑衣人缓缓升空,并不做反击,毕竟这次他来的主要目的不是打斗,而是将云无忧带回千黑岛,不管用什么方法。

“我说过这是一个交易,我想我能给的,绝对不会让凌姑娘失望!”

黑袍人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匣子。

“这上面你在的是上古传奇的后半部分,相比,凌姑娘对自己身上的冰心沁骨毒很是无奈,相信通过看这个,你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至于云无忧,去了千黑岛,我们并不会将她怎么样,相信凌姑娘知道,千黑岛,并不是一个万恶屠杀生灵的地方,我们尊主怜惜人才,能与通灵石灵魂相通的人,岂能怠慢!”

黑袍人说的很是真诚,将手里的版本残破的书籍,直接交给凌若夕,也不怕她拿走以后赖账。

凌若夕秀眉微微一蹙,怪不得上古传奇有很多东西是残缺的,原来大半部分在他们那里,只是,这些人,怎么会知道自己中了冰心沁骨毒,而且还在看上古传奇。

“凌姑娘不必讶异,通灵石实如其名,必然通灵,千黑岛的通灵石能与其相通,自然知道凌姑娘近日里发生的事情,也因此,才会找到这里来!”

黑袍人好像是看清楚了凌若夕脸上的诧异,他直截了当的将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

云无忧在后面将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这个人就是千黑岛的人,前段时间总是做梦,梦见有人说自己是千黑岛的人,然后说了很多千黑岛的事情,这也让她对千黑岛开始感兴趣了,起初只以为是一个梦,现在见到这个人,没想到竟然都是真的。

摸摸怀里的通灵石,她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

“你以为,我会为了解自己身上的毒,将女儿交给你们?是什么让你这么天真?!”凌若夕冷冷的看着黑袍人,这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呵呵”黑袍人淡淡一笑,目光却是投向了凌若夕身后的云无忧,好像是在无声的召唤似的。

“娘亲,我愿意跟他去!”云无忧上前两步,双手紧紧的抓住凌若兮的衣襟,扬起头来,竟然像是在央求似的说道。

“无忧!”云井辰第一个做出反应,他是极爱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的,他怎么能让女儿跟着这个忽然出现的身份几乎不明的人离开,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爹爹,你放心,无忧知道无忧在做什么,我要去千黑岛!”

嗲嗲的声音,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小孩子,可是她说出的话坚定的让人无法反驳。

“云尊主,请你放心,千黑岛定然不会薄待小郡主,届时你们自会知道,今天让小郡主跟我走,不是一件坏事!”

黑袍人看出云井辰的担忧,开口自信满满的说道。

“荒诞至极,你有何本事这样保证!”云井辰一族族长的威严,威慑力可想而知,更何况此刻面前的人打的是他最爱的女儿的主意,其实更是凌人。

“爹爹,你先不要生气,无忧知道无忧在做什么,我已经长大了,不能总是跟在爹爹和娘亲的身边,接受你们的庇佑,爹爹,娘亲,请相信无忧,无忧一定会变成一个强者回来的!”

云无忧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睛,坚定万分的盯着面前的父母,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最亲爱的人,所以为了他们,她必须变得强大一点,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娘亲和爹爹,还有凌小白不受伤害。

而去千黑岛,是她变强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

“无忧,你确信你要这么做?!”凌若夕一向知道自己女儿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虽然年纪小,但是知道的事情却是一点都不少,如今关系到她自身前途的事情,她定然不能多加干预。

而通灵石与她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去千黑岛,能对她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嗯,娘亲,无忧知道无忧在做什么,也知道无忧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请娘亲放心,无忧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己,不会让娘亲和爹爹担心!”

喏喏的童语听上去这么的天真,可是为什么信息量这么大?

小一在后面看的有点胆战心惊,这些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超乎常理,正常人家的孩子那里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谁不愿意在自己的父母身边无忧无虑的长大?!

可是,可是,你看看一个凌小白,在看看这个云无忧,没有一个是可以跟正常人家的孩子画上勾的,不过确实也是,谁叫他们的娘亲叫凌若夕呢。

小一扶额,表示自己现在心情很沉重,他很舍不得很舍不得这个小家伙呀小家伙。

“果然是人中龙凤,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胆识,凌姑娘,你的女儿已经经过了千黑岛的第一项考核!”

黑袍人站在一边,声音依旧沙哑,但是很难得的能从语气里听出这些许喜悦。

考你妹个考核,云井辰站在一边,恨不得将面前的黑衣人给撕烂了,凭什么忽然跑出来要带走自己的女儿,还一脸得意的在这儿显摆。

他双眼哀怨的看着面前小精灵似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忍心将自己的爹爹给抛弃了,难道你不知道你在地狱深渊生活的那段日子,爹爹真的真的很想念你么?

像是听到了云井辰的心声似的,云无忧上前双手拉着云井辰的手,“爹爹,你说过,女儿是自由的风,要是女儿想飞,你定然不会阻拦,如今,女儿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爹爹你难道不支持我么?你这样的表情,让女儿很伤心的,快快笑一个,不然女儿会走的很不安心的!”

凌若夕在一边看的几乎笑出声来,这一家子到底谁是大人,云无忧啊云无忧,你是要将你爹爹的心给揉碎了呀!

她越是这样懂事,云井辰的不舍就更重,他是个女儿奴,没有女儿,他的世界就会失去光明了。

再说,去千黑岛,再见面,就真的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了。

“云无忧,你到底怎么想的,竟然想要离开我们?你对的起我们么?”

云井辰开始耍无赖。

凌若夕在一边咂舌,这爹爹,真是离了女儿不能活了呢,看看看看,为了留住云无忧这阵自由的风,他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在外人面前,竟然一点东方家族族长的尊严都不顾了。

她当初到底是什么眼光,竟然给自己的宝贝孩子们找了这样一个爹。

“爹爹~”云无忧嘴角一撇,不再说任何安慰的话,只是伸手紧紧的抱着云井辰的双腿,软软的身体让云井辰不好受的心更加委屈难耐了。

“时候已经不早,图灵会近在眼前,为了不打扰云尊主和凌姑娘赶去会魔王,我们要走了,无忧,快快上路!”

黑袍人好似失去了耐性,他伸手朝云井辰和凌若夕摆了摆,朝云无忧像是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喊道。

“爹爹娘亲,女儿该走了,等到他日,定然已最好的自己现身,娘亲,一切保重,等到女儿学成归来,护佑你和弟弟!”

云无忧也知道,自己此次去千黑岛,主要也是为了找到解救娘亲的法子,现在只要有希望,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别说千黑岛是一个有可能提升历练自己的地方,就算是刀山火海,只要有机会,她也一定要尝试,去寻找线索,拯救自己最爱的娘亲啊。

“云无忧,既然这是你的选择,娘亲不多加阻拦,但是不管何时,我要你记住,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初心,路再长在艰险,也要记得自己最初做这件事情的意愿!”

相比起云井辰的不爽不甘,凌若夕倒是自如了许多,她一向认为,任何人的相守都是要靠缘分的,要是没有缘分,哪怕这个人和自己有再深沉的关系,强留也无益。

再说,这对于云无忧来说,不一定不是一个好的机会。

“娘亲,我知道了,您放心!无忧一定不会让娘亲失望的!”

云无忧诚恳的说完这句话,便在云井辰和凌若夕的面前跪下,小小的身子伏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爹爹,娘亲就交给你照顾了,等女儿回来!”

“多说无益,无忧,该走了!”黑袍人说着,周身已经泛起阵阵的玄力漩涡。

云无忧深深地看了一眼凌若夕,转身走到黑袍人跟前,不再说话。

“后会有期!”说完这句话,黑袍人便将身上的衣服一甩,周身漩涡更重,饶是离的这样进,凌若夕和云井辰都没有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做的,瞬间,周边的空气凝聚了似的,他和云无忧悄然消失在了原地。

“该死的,要是让我找到夺走我女儿的人,我定然不会放过他!”云井辰看着空荡荡的空气,狠狠地说一声。

“女儿是风,该飞的时候你总是要让她去飞的!”凌若夕淡然一笑,伸手拉过云井辰的手,两个人一起上了马车。

她要抓紧时间研究一下手里的书籍,说不定,这里又是一个新的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