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9章 异界传说

第619章 异界传说

小一表示云无忧走了以后,他现在很伤心很失落,刚开始赶车的时候身边总还有个小人儿跟自己说话,各种问题各种不解,虽然有时候他回答的会有那么一点点失去耐心,但是终究还是快乐的时候多啊啊啊,他多么遗憾多么孤独啊,为什么师姐竟然能那么洒脱的就让小家伙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了呢,真是不理解啊不理解。

“图灵大会就要开始,你有没有想过,这场图灵大会其实是在破坏人与自然界的平衡,兽类在这场图灵大会中无辜丢了性命,而这其中又有多少是能够被人所用的,你要知道,在没有长成魔兽之前,杀掉他们根本是没有用的,不仅这样,还损失可以后魔兽的资源”。

凌若夕一边看着周边路上的风景,一边对云井辰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

“这种现象从几百年前就开始有了,没有一个人想过这样对不对,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大会中,很多人才能凸显出来,也正是这样的图灵大会,让各地的高手聚集在这里,变相的说,其实是一场竞武大赛,看看谁的身手更加厉害一些!”

很多时候,很多东西一旦形成,人们的思维就会固话,没有人会想这个规则到底对不对,他们想的,只是要在这个规则里面寻找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途径,能够一举成名,是每一个习武之人追求的结果。

黄沙漫天的青雾涯很快就到了,这里几乎是没有人烟的地方,只有一个青龙客栈坐落在这里,多少年了,所有参加图灵大会的人都会再这里住店。

东方朔在接收到云井辰的命令以后,就在这里定了三间上房,这里的房间,在这个时候,要不是有点特别身份的人,根本就住不到的,大多数人都只能住在地下的大通铺里面。

“尊主!”在马车前,东方朔一身青色衣袍,长剑背在身后,看上去侠义满身的样子。

“嗯”,云井辰淡淡扫了他一眼,转身扶着凌若夕下车,这里的环境他不是很熟悉,像是图灵大会这样的活动,前几年对于东方家族族长来说,根本就是提不到日程上的,而如今,为了找到仙药谷的魔王,他必须亲自来。

此行明面上只有他和凌若夕加之小一三人,但是其实上一路上有不少的暗卫在暗中护行。

凌若夕知道,在路上,其实有好几次有人想要打劫,或者别的什么想法,都已经被那些藏在暗处的暗卫悄无声息的解决了。

马车外人来人往,有不少人的目光已经在这辆制造奇特的马车上来回打转,虽然不知道下来的人是谁,但是一看见凌若夕和云井辰打扮,就知道来人非富即贵,再加上他们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度,绝对不是普通人。

“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们说说,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很难说,图灵大会上,什么人都有,不过这女的,倒是长得有点意思,真叫人心动。”

“心动你最好是找准了目标,也不看看她身边是什么人!”

“看着身份应该绝非一般人,也不知道身上有多少银子,要是回去的时候,也顺手可以捞一笔!”

很多人已经开始零零散散的将注意力放在了凌若夕和云井辰的身上,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凌若夕却能一一听到。

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却是并不在意他们说的什么,她已经太多次让人瞩目了,虽然最近一段时日隐没在皇宫并未出现在世人眼里,但是她已经将很多东西看的淡然了。

一只手扶在肚子上,只要腹中孩儿安好,一切都好商量。

这些人的威胁,她还不放在眼里。

较之凌若兮的淡定漠然,云井辰的心里则有点不舒坦,这可是他的女人,怎么能在这里让这些三教九流的人议论呢,真是不要命了。

要不是此行有要事在身,他早就命令东方朔安排人暗中将这些出言不逊的家伙给解决了。

“魔王可有踪迹?”和东方朔同行向三层的房间走去,云井辰悄声问道。

嘎吱嘎吱的楼梯,将很多人嘈杂的声音遮盖住,东方朔淡淡的摇了头摇头。

“据说他最近一直在寻找黑龙的晶核,至于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此次图灵大会,黑龙是最抢手的,所以,我觉得他一定会来这里!”

东方家族的势力遍布天下,但是仙药谷的魔王行踪实在是诡异,几乎没有办法找到踪迹。所以,能找到这样的讯息,不然,一般人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丝毫。

“这位姑娘倒是长得貌美如花,本公子最是怜香惜玉,在这荒原之上,能看到这样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真是让人赏心悦目!来来,陪本公子喝上两杯!”

在人声嘈杂的楼下酒场中,忽然出现这样一个声音,此人声音纨绔万分,又带着几分显摆的意思,说话间蕴藏了不少玄力在里面,所以声音穿透力格外的强,整个常上的人声都被他给盖过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将视线集中到一个身着绯色长裙的妙龄女子身上。

“放肆,无耻登徒子,竟然敢对我家小姐无理!”绯色长裙的女子尚未说话,她身边的小丫头却是已经不干了,手中长剑一横,挡在小姐面前脆生生的说道。

“月儿,不得无礼!”绯色长裙的女子伸手轻轻一挡,说话间声音像是清泉滴在翠玉之上,清脆好听,灵眸微转,却已是顾盼生辉,整个场子,几乎因为她的出现而鲜活起来。

“果然是人间极品,怪不得轩辕公子会不顾礼仪冲撞,饶是有点爱美之心的人,哪一个能够不动心”。

“只是这女子以前并未曾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轩辕公子这样无礼,不知道会不会被抱负呢!呵呵”

“这你就不知道了,轩辕公子可是被宁国第二世家的嫡传子弟,身份不低,功力自然也是不弱的,想想看这世上有几个能与轩辕世家相提并论的,你多虑了,多虑了!”

周围人议论纷纷,一边喝着闲酒,一边看着轩辕华宇下一步的动作。

“小姑娘不懂事,本公子并不在意,只是想请姑娘共饮一杯,以化解这漫长等待中的寂寞,看姑娘也不是那么不解风情的人,可否赏脸?”

轩辕华宇看上去已经是在挑衅了,俊朗的脸上带着邪肆的笑,一双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面前的绯衣女子。

“灵儿能得到公子的邀约,自是非常荣幸的,只是灵儿有事在身,不能陪公子共饮,如有机会,灵儿定当携好酒,倒是还请公子赏脸!”

女子声音灵透,话说的更是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到一点的错处,这个时候要是轩辕华宇再多加纠缠,就是不懂事了。

江湖上这样的事情多得是,风流贵公子调戏良家少女,很正常,换做是平时,凌若夕定然不会多看一眼。

只是,今天的这个人,是轩辕华宇,轩辕勇的长子。

她就不得不多看两眼了,这个人,看上去比轩辕勇要多一些书卷气,虽然纨绔,但是眼神里却并未流露出猥琐神情。

“没想到轩辕世家竟然这么有心,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参加图灵大会,当真是闻所未闻”。

东方朔看着下面的轩辕华宇,淡淡说道。

“不怕有野心,就怕有坏心,轩辕世家最近一直很低调,以轩辕勇的本性,不可能不趁机做点什么的,大家还是小心为妙”。凌若夕淡淡的扫一眼下面的轩辕华宇,并无心再看。

吃药的时间差不多该到了,要是再晚一点,怕是毒性又要发作了,为了不让自己和腹中的孩子受罪,凌若夕果断选择离开。

东方朔低头应是,却暗中示意藏在暗中的隐卫队这位轩辕公子多加照料。

轩辕华宇看到这位叫做灵儿的美丽女子说的这般合情合理,却是依旧没有放过,“灵儿姑娘果然人如其名,灵透的让人魂不守舍,本公子今日兴致好,灵儿姑娘不妨先来喝上两杯再走!”

说着,玄力运作,将手边的一大碗酒横着跑出去,直直的向叫做灵儿的女子冲过去,灵儿伸手一挥,蓝阶的玄力好不保留的释放出来,那碗酒,不偏不倚,就飞向了正在上楼梯的凌若兮。

云井辰隔空一挥,将那酒碗稳稳的抓在手里,一双眸子,冰冷的几乎将整个空间冻结。

“阁下好功夫,真是让本公子我佩服啊!”轩辕华宇起身,装模作样的朝云井辰拜了拜。

“叫你佩服的事情还很多!”云井辰说话一点都不留余地,管他是赞美还是什么,只要是对凌云夕有危害的人,他不能善待。

说话间,手指一用力,手里的酒碗瞬间变成碎末,他手轻轻一挥,将碎末轻飘飘的扬在空中。

“天哪,这内力可不一般,至少是紫阶巅峰!”

“是啊是啊,刚来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和一般人不一样,但是没想到这么厉害!”

东方朔听到周边人的议论,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这才哪到哪呀,他们的尊主可不是这点雕虫小技就能够打发的了的。

“话说,前面的美人儿,本公子说话你难道没有听见么,怎么对本公子视而不见的,要是早看见了你,这叫什么灵儿的,在我眼里就如泥土一般,更加不会因她而差点误伤了你,美人,你很荣幸成了本公子下一个要邀约的人!”

轩辕华宇简直没有将云井辰的话和周边人的讨放在心上,他的眼睛在看到凌若兮的那一瞬间,几乎是放着亮光的。

凌若夕淡淡的扫他一眼,懒得说话,“我们走!”

云井辰也知道凌若夕这个此刻倒是用药的时间,所以并不打算多留,转身搂着凌若夕上了楼。

“真是遗憾呢,本公子好像是晚了一步呢!”

这么说着,他竟然将刚才站在自己身边的灵儿忘了的一般,自顾自得坐下来开始畅饮。

“真是不要脸,没礼貌,没见过这样轻浮的人!”灵儿身边的月儿有点生气了,什么吗,看见别人就讲自家小姐给抛到脑后了,真是让人不爽。

“月儿,我们走!”灵儿毕竟还很年轻,她的美丽是多少人称颂的,没想到今天忽然间被人给比了下去,而且现在多少人正在那里看着自己如何收场呢。

可是面前的这位轩辕公子,竟然像是没事人的一样,在那里自顾自得喝起酒来,感觉整个酒场上,只有自己被万众瞩目了的一般。

“我们走!”看到轩辕华宇听到月儿的话以后依旧没有任何反应,长孙灵儿心情很不爽的甩一下衣袖,转身离开酒场。

都怪那个女人,一出场就夺走了自己的光芒,她是长孙世家的宝贝,是江南的第一美女,怎么能这样被人轻易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