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0章 夜半歌声

第620章 夜半歌声

这场大会虽然是图灵大会,但是很隐没在世上的一些门派组织都会一一现世,他们中间可能有德高望重的世家子弟,也有可能有神秘莫测的江湖组织,很复杂。

“此次图灵大会,我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凌若夕握着手里的纵卷,她不是一个杞人忧天的人,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有点担忧。

“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云井辰亲自过滤着碗里的中药,听到凌若夕这样说,转过头来看她一眼,心里不由得一疼,这女人,还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情呢。

“云无忧飞鸽传书过来,她现在一路走一路和黑袍学习玄力和药理,说是很快乐,你就不用在担心她了,她是通灵石找到的主人,千黑岛的人会好好待她的!”

“嗯,这一点我倒是不担心,无忧自小便有过人之处,只是我上次身中剧毒,她在我的肚子里,不知道会不会在很久以后,发现她也有恙,这样会让我很内疚的。而千黑岛,是她以后最大的保障,万一有事,也有机会可以挽救,这也是为什么我答应让她去的原因”。

凌若夕将药碗接过来,深吸一口气,仰起脖子将药尽数喝进。

云井辰体贴的拿一颗蜜枣放在她的嘴里,这样的事情,似乎已经重复了上万次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不熟悉和别扭可言。

“窗外月色极好,要不要出去走走?”云井辰不想凌若夕心情沉闷,看看外面大漠上的圆月提议道。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应该是她能想象到的最美丽的沙漠的景色了,没想到这夜晚,竟然也能如此让人陶醉,不去看当真是太可惜了。

凌若夕原本是让东方朔和小一早早休息的,但是两个人都不太放心,在这个鱼目混杂的环境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就像是白天里飞出来的那只碗,所以两人都还是远远的跟着。

凌若夕见坚持没有用,所以也就任由他们去了,也正好让他们放松放松连日来的紧张情绪,因为自己的身体,他们都太久没有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月色下,四处行走的人很多,云井辰知道凌若夕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因此专挑安静的地方走,这里是沙漠,晚上气候稍微会有点低,他出来时就拿了黑色的披风,准备在冷的时候给凌若夕披上。

一手撑着腰,凌若夕觉得身体有点累了,实在是不想让东方朔和小一一直这么跟着,打发他们去别出了。

云井辰这么做其实是有私心的,这一路舟车劳顿,他倒是想在这大漠里,和自己的最爱的人来一场小小的浪漫,他想要去白日里经过是看见的白素花,给凌若夕。

所以只留下凌若夕一个人,坐在沙丘上,看着远处绵延起伏的沙丘,眼底有着从未有过的平静。

“这位美人,我们当真是有缘啊,晚上出来随便走走都能撞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凌若夕不用回头,就知道对方是谁,她对这个声音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连声音都这样相似。

“美人如花隔远端,如今我就在你的面前,美人,怎么还是这般冷漠呢?一个人,是不是寂寞了,晚上出来觅食来了?”

轩辕华宇越说越不像话了,语言虽然充满了挑逗,但是语气却并不像是地痞流氓似的那样让人难受。

“何必装出一副流氓的样子,轩辕华宇,我们又不认识,这么热情的打招呼,难道你不觉得有点不合时宜!”

凌若夕微微挑眼,看见一身白衣的轩辕华宇手里拿着酒壶,对着沧月畅饮一口,冷冷的说道。

“小美人儿,怎么不认识,今天下午的时候不就认识了么,怎么能这么冷酷无情呢,唔,我受伤了,小心肝儿承受不了了!”

轩辕华宇夸张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胸膛,弯下腰,那模样看上去实在是有点贱。

要不是现在不想动弹,凌若夕一定会上前去一掌将他打到千里之外的。

“没事干走远点,别影响本姑娘看风景!”在凌若夕眼里,他就是一个无礼取闹的小孩子,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不能,能跟你近距离接触是一件多么荣幸而又光辉的事情,我们必须好好聊聊,说实话,我看见你,总觉得好像是看见了故人似的!”说着话,轩辕华宇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凌若夕的身边,表现的潇洒之极,好似他们是多年未见得老朋友似的。

凌若夕皱皱眉头,说实话,这个人虽然表现的纨绔不及,但是她能看出来,他只是在装,至于为什么,她就不想去探究了,所以,并没有理会。

“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轩辕华宇伸出双手,在凌若夕的面前晃了晃,得意的说着。

“没兴趣!”凌若夕淡淡扫一眼,声音冷淡的说道。

“没兴趣也要看,本公子难得有这雅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自说自话的将手收起来,轩辕华宇飞速的在凌若夕眼前一晃,她的手帕不知道怎么就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雕虫小技!”凌若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可以走了,我相公马上回来,看见会不高兴的!”

其实凌若夕只是想清静清静,所以随口说出这么一句,准备打发走轩辕华宇,哪里想那么多。

轩辕华宇一听这话不干了,“啊?你竟然有相公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哇……”

这反应实在是出乎凌若夕的意料,这是干什么?

云井辰手里捧着一大束白色的花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凌若夕旁边有个人双脚蹬着脚下的沙子,仰天大声哭喊着,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见过很多奇怪的事情,只是没有见过,一个那么大的人,哭的像个小孩子似的,感觉在撒泼。

“你差不多行了,要撒娇回家找你娘亲去,在这里胡闹些什么?!”凌若夕只觉得有点好笑,这个人不是纨绔不羁风流霸道么,忽然间像个孩子似的撒泼胡闹,当真是她没有想到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我不要,我就要跟你在一起,你不许有别的男人,我怎么了我?如此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又家世好功夫好的男人,你见过吗?见过吗?”

他的蛮横霸道以及自恋实在是让凌若夕看的有点瞠目结舌,轩辕勇,你儿子这样你知道吗?啊,知道吗?

“见过!”凌若夕张了张嘴巴,看着说了那么多自恋的话依旧不脸红的轩辕华宇,丢出两个字。

“你撒谎,谁,谁,谁?本公子是世界上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这在北宁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就是撒谎,你这个大骗子!”

轩辕华宇准备将无来进行到底。

“喏,这不就在你面前!”凌若夕伸手指一下站在不远处的云井辰。

云井辰也实在是被轩辕华宇的无赖给雷的里嫩外焦了,一时间竟然忘了上去一把将他给丢出去。

“没错,就是我,这位公子,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时候不得不面对现实,所以你现在知道了,你并不是那么的优秀,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去找个新目标调戏,我家娘子的口味,你还适合不了!”

云井辰嘴角邪肆的勾勒出一抹笑,他深深地觉得轩辕华宇一定是喝醉了才会这么失态的,简直是不能用言语解释了,白天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子的。

“没关系,我不怕!”轩辕华宇说着,竟然伸手要去拉凌若夕的胳膊。

云井辰可算是忍不下去了,一只手过去,用玄力将轩辕华宇的手给架空了。

“你最好给本尊放尊重点,注意自己的言行!”轻飘飘的一句话,像是沙漠上的风刀,刮在脸上都会觉得疼。

轩辕华宇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这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美人,我将我的真心交给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拿它怎么样?”

凌若夕实在是懒得跟他继续纠缠,“我会拿它去喂狗!”

“胡说,沙漠上哪里有狗,你应该说拿去喂狼才对!”轩辕华宇一身白衣,看上去多少有点衣冠楚楚的样子,但是这么说话这么反应的他,实在是让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受啊接受。

“孩子,回家找你娘亲喝奶解酒去吧!”凌若夕伸手拍拍轩辕华宇的脸颊,表示要结束这样对话,实在是太逆天了,这孩子一喝就简直就不是自己了,轩辕勇要是知道自己儿子还有这项技能的话,还能让他随便出来丢人现眼么,还能让他碰酒么?!

云井辰伸手扶凌若夕,眼神冷冷的看一眼简直不能做比较的轩辕华宇,表示很同情他现在的遭遇,想想啊,谁厚着脸皮把心掏出来追女神,结果女神说要拿他的心去喂狼,多少应该是有点小失落的吧。

不过他的失落跟他没有半两银子的关系,他表示看戏看得很爽,看到自己娘子这么冷酷无情的拒绝别人,表示很欢乐啊。

轩辕华宇那里能让凌若夕就这么走了,伸手扯住他的衣袖,撒着娇道,“你别走,别走!”

“半山花开半山折,无花对月长空叹。酒逢知己千杯少,邀君共饮一杯可好……”这个时候,一阵空灵的歌声从不远处传来。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这混乱的曲调,像是一种魔咒,带着威慑力缓缓的向大家靠近。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声音很熟悉。就连坐在一边呆萌卖傻的轩辕华宇也瞬间清醒了,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眸子闪亮亮的,有事情要发生了。

长孙家族的魔音,竟然能够被一个年纪小小的丫头运用的这样好,不得不说,这能力很强。

“我们回去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估计这长孙家的姑娘是记恨白日里被轩辕华宇给无视丢在人堆里当猴看的事生气呢,现在来报仇来了!”

云井辰上前,将凌若夕搂在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他们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母了,不像是以前,他们得对自己的家庭负责,再加上现在凌若夕身体多有不便,所以,他并不像掺杂到那些无谓的都成里面去。

“嗯,回去!”凌若夕点了点头,转身两个人就准备离开。

轩辕华宇这个时候也没有多说话,说实话,他还真觉得现在有点无聊呢,正好来个人陪他玩玩也不错。

“想走,没那么容易!”歌声忽然戛然而至,长孙灵儿声音冷漠,一身绯色的衣裙在沙漠的晚风里飘然飞卷,看上去很是唯美,只是一张脸,不似是白日里那般温顺端庄,带着狠狠地戾气,冷眼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小美人儿,怎么,是不是寂寞了,出来找本公子玩玩?”轩辕华宇马上恢复自己之前的地痞流氓样,看着长孙灵儿皮笑肉不笑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