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1章 简直是找死

第621章 简直是找死,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凌若夕淡淡的看着眼前争论的两个人,眼神淡淡,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或者是在演习给他们看,她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了,她现在最在意的事情就是,能够快一点找到仙药谷的魔王,寻找能给自己解毒的方法。

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已经忍耐了太多了,不能再让孩子有什么意外。

因为做了母亲,凌若夕的心思开始变得柔弱起来,之前有人说爱情就是让人忽然间有了盔甲又忽然间有了软肋。

而现在,她的孩子就是她的软肋,也是她的盔甲。她可以为了孩子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东西,但是因为有了孩子,也会多很多的忧虑。

“我们走吧,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凌若夕看都不多看一眼几乎怒火喷薄而出的长孙灵儿,转身一手搭在云井辰的手腕上,准备转身离开。

长孙灵儿这次好像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轩辕华宇的身上,而是一直盯着凌若夕和云井辰。现在看到凌若夕准备转身离开,迅速的手腕一转,丢出手里的长纱作为武器,打算挡住凌若夕的去路。“本姑娘还没有让你走,你怎么赶走!”

言语间狂妄至极!

云井辰的瞳孔缩了缩,一双眸子冰冷的几乎能将整个沙漠用寒气覆盖。手轻轻一抬,并未用多少玄力,长孙灵儿飞过来的轻纱就瞬间变成了碎末,在空中翻飞落地。

该死的,他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任何人都能欺负了?简直是找死!

“长孙家族向来以礼仪周到为众人所知,若是长孙家族的族长得知自己的族人这般狂妄,不知会作何感想?!”

云井辰要不是看在凌若夕有孕在身不想多惹是非的份上,此刻的长孙灵儿,恐怕早就和她手里的长纱一个下场了。

长孙灵儿看到自己的武器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被人给弄成了碎末,脸上的颜色很是不好看,后退了两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一双星眸瞪的老大,“哪里来的粗人,竟然敢对长孙世家点评论足,看本姑娘部好好教训你!”

说着,身形微晃,就要上前打斗。

“哎哎哎,我说长孙姑娘,不要着急,冲动是魔鬼,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哪里还有白日里温柔娴淑的模样,也不能怪我对这位姑娘一见倾心啊,我轩辕华宇向来对伪装的东西不太感兴趣,甚至很反感,你现在这么做,是不是在告诉本大爷,其实你很在意今天下午我的邀约,又对我欣赏这位美人很在意?是不是?”

轩辕华宇很适时的挡在长孙灵儿和云井辰及凌若夕的中间,言语间痞气十足,一双眼睛邪魅的盯着长孙灵儿上下打量,一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完全展开了鄙视和凌辱的进攻,这是要挑战长孙姑娘的底线的节奏啊。

凌若夕抬头看天,这两小子真好玩,原本想要走的,但是说实话,在这大沙漠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既然现在有人给他们上演一场因爱成恨的戏码,她为什么不看呢。

这样想着,竟然找了一个高一点的地方,好整以暇的坐下来,准备好好看看他们怎么收场。云井辰自然之道自己爱妻是个什么意思,虽然他对凌若夕现在变得这么无聊优点痛心疾首,但是既然她爱看,他哪有不陪的道理。

转身抬起衣摆,紧挨着凌若夕坐了下来。

长孙灵儿听了轩辕华宇的话原本就很生气了,现在看到云井辰和凌若夕的反映,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快要气炸了的感觉,这些人是什么意思?是要把自己当好戏看得意思么?!

好,我叫你们看戏,叫你们看戏!

“无耻登徒子,看招!”说罢,运用起长孙家族的绝传功夫,运足了玄力超轩辕华宇打过去。

“哎呀哎呀,怎么能这样!”轩辕华宇做出一副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赶紧躲闪到一边,一边跑嘴里一边喊着不知道什么的语调的话,样子滑稽而又搞笑。

云井辰在一边看着,笑的前仰后合。凌若夕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脸上表示没有太多的表情,那意思是,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这点就笑成这样了,下面的还能不能看了。

云井辰咳嗽两声,有点尴尬的收起桥的老高的唇角,撇撇嘴吧,看着在黄沙里一追一躲的人。

“轩辕华宇,你这个孬种,有本事你别跑!”长孙灵儿几乎被轩辕华宇给气死了,她俩的实力其实相当,或者轩辕华宇要比她更高一筹,只是人家这样软趴趴的躲着,她几乎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娘亲没有跟你说过做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么?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我要是你爹娘,早就一巴掌将你拍晕丢到小黑屋里面壁思过去了,怎么忍心放你出来在这里毒害江湖!”

轩辕华宇一边在空中乱飞乱躲,一边嘴巴不饶人的数落着长孙灵儿。

凌若夕淡淡的看着,心里却在想,轩辕勇鲁莽一辈子,没想到竟然生出这么个机灵的儿子,你看他不动半分玄力,就将长孙灵儿气个半死,那嘴巴,当真是毒舌的不一般啊。不过这么一来,到时觉得轩辕华宇比他老子可爱多了。

“轩辕华宇,你给我闭嘴!看本小姐今天不收拾你!”说着,长孙灵儿将手放在嘴边一吹,一声长啸过后,空中忽然出现两只硕大的白鹤。

“长孙家族的震族之宝竟然跟着她来到了这里,看来这丫头在长孙家里的低位不低啊!”凌若夕看着空中旋舞着的白鹤,轻声呢喃道。

“长孙家三代单传,到了长孙灵儿这一代,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长孙崇还不得将整个长孙家族都给她,据说这个长孙灵儿很是得长孙崇的喜爱!”云井辰坐在那里,好像他是一部百科全说似的,什么都懂。

凌若夕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广泛涉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差异。

“行了行了,别闹了,长孙姑娘,我算是服了你了,大家难得相识相聚,何必弄得这般尴尬,我就是开开玩笑而已,你何必这般当真呢!”轩辕华宇一看阵势不对,立刻停下来讨饶,他可是识时务的俊杰,不能拿自己的小命跟人玩,再说了,他这次来,主要是想找点好玩的东西来,并不是想要惹是生非的。

“现在讨饶,是不是有点晚了!”长孙灵儿一声娇姹,玄力运转间,指挥者两只大白鹤向轩辕华宇进攻。

“哎呀呀,不得了了,老虎的屁股还摸不得了,长孙灵儿,你记住了,今天是你先要打的,以后咱们就不能在愉快的玩耍了!”轩辕华宇气狠狠地将长袍一甩,紫阶的玄力一发力,空中形成一个气波,将自己罩在其中,先做好防护。邪痞的脸上,别说有多么不开心了。

长孙灵儿见他这样,也不肯罢手,两只大白鹤带着灵性,冲撞着紫色的气波。

“好戏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凌若夕看见两个人真打上了,觉得有点没意思了,天也晚了,还是早早回去休息吧,这一次她的心态很平和,就算是找不到解药,就当是最后一次出行了。能个云井辰无忧无虑的度过人生最后的日子,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

云井辰很是听话,没有多打算逗留,起身扶一把凌若夕,两个人就准备离开。

然而,这个时候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一声剧烈的响声,震的整个沙漠几乎摇晃起来,紧接着,就是各种奇怪的叫声。

“魔兽潮?”凌若夕一双灵眸微微一转,看着空荡荡的沙漠轻启朱唇。

“果然是,没想到来的这么早?”云井辰也很差异,按常理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有魔兽潮的,一般在月圆之夜,图灵大会才算是真正开始,而今天,离月圆之夜,还差一点。看看半空中并不是很圆满的月亮,两个人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今晚的魔兽潮来的这样突然,一定是有什么反常的事情发生。

那边正打的热闹的长孙灵儿和轩辕华宇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两个人一时间有点面面相觑,很显然,谁都没有料到,魔兽潮会来的如此突然。

魔兽潮一来,整个客栈都沸腾了,这里的人员太过混杂,很多都是只为了多屠杀魔兽换取晶核的雇佣兵,只为钱,因此,当他们知道魔兽潮来了以后,那兴奋完全掩盖了一些特别的人的担忧。

没有任何顾虑跟思考的,他们一波一波的开始向魔兽潮发出声音的地方涌去。

“来得如此突然,必然不是什么好事,这些人,相比会把自己给葬送在这里!”万物反常必有蹊跷,凌若夕看着被金钱和欲\望蒙蔽了心灵的人们,眼光冷冷。

“自作孽,管他们,回去休息了!”相比于凌若夕的淡定,云井辰表现的更加---淡定,一手搂着娇妻的腰,一手握着她的手,他觉得自己就拥有了整个世界,才不会去管到底外面会怎么样呢。

“美人儿,魔兽潮来了,你们不去趁机多猎杀两只么?”轩辕华宇早就和长孙灵儿停止了打斗,看见凌若夕和云井辰准备离开,好像生怕再看不见凌若夕似的,赶紧张嘴喊道。

“要你操心,你还是先想想怎么给我请罪吧!”长孙灵儿还是嘴巴不饶人,看到轩辕华宇和凌若夕勾搭,觉得这个男人真是贱的不一般,没看见人家身边站着一个玉树凌风风流倜傥招蜂引蝶如花似玉,咳咳,反正就是她看一眼都会脸红的美男子么,怎么得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赶着碰壁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我就是爱操心怎么了?怎么的,难道你吃醋了?吃醋了就直说嘛,说了我也不会在乎的!”轩辕华宇一定是上天派下来故意来折磨长孙灵儿的逗比,看看,那姑娘都气成什么样子了。

凌若夕瞬间觉得年轻真是好呀,这两小子以后绝对有戏,哈哈,她对自己发现美的眼光一向都是很自信的。

“本大爷和娘子没时间听你们啰嗦,先回客栈了,看在你们给我们演了场好戏的份上,奉劝一句,今晚的魔兽潮,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云井辰心情很好,虽然看到轩辕华宇一直纠缠自己的美妻微微有点不爽,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娘子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能这么有魅力,就忽然间又开朗了。因此很好心的提醒对面不远处的两个年轻人。

“为什么不要去?多好的机会!”长孙灵儿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不解,看着云井辰优点犯花痴的问道。

“自己领悟!”云井辰丢下四个字,就带着娇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