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2章 凶险的魔兽潮

第622章 凶险的魔兽潮

魔兽潮几乎掀起了沙漠上的一场巨浪,所有的人不管是豪门世家还是江湖雇佣兵,纷纷走出客栈走出自己正在修炼的林子、洞穴其他一切可以藏身的地方,全部都瞩目这魔兽潮来临前的疯狂。

而凌若夕和云井辰深深地知道,这场魔兽潮,估计没有那么简单。两个人带着很平静的心情回到了客栈,而此刻,客栈除了东方朔和小一之外,别无他人,就连客栈的掌柜的也是随着众人去了,至于是不是去了魔兽潮现场,就不得而知了。

“家主,凌姑娘,你们怎么回来了?”东方朔看到两个人回去着实有点奇怪,要不是云井辰事先已经跟他交代过不要随意出去走动,他现在说不定也已经跟着大家去了。

“是啊师姐,不是魔兽潮来了么?我们还准备要征询你们是不是要前去呢?”小一放下手里的草药,看着凌若夕淡淡的问道。

“今日的魔兽潮来时古怪,先静观其变的好!”凌若夕走路有点累了,今天一天奔波,这身子现在大不如前。

“有没有打探到仙药谷魔王的踪迹?”云井辰随手给凌若夕倒了一杯水,一切做的都很自然。

“没有,魔王现在好像是消失了的一样,虽然之前得到确切的消息说他一定回来图灵大会,但是这里现在确实一点动静也没有,”东方朔有点为难的低下头,自己都觉得有点惭愧了。

“魔王向来多变,或者他现在就在人群之中,只是面目已改,谁都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出风去,让他知道有人在找他,如果愿意,他会现身的!”

凌若夕喝一口水,说了句不算安慰的安慰的话。

这时候,外面的吵闹声似乎更大了,嘈杂的声音几乎将整个沙漠给淹没了。

魔兽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像要将整个沙漠掀翻似的。伴随着魔兽的声音,还夹杂着各种轰隆隆的巨响,不知外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好了不好了,是魔兽潮引发的风暴!”外面忽然有人大喊一声。

魔兽潮引发的风暴?在沙漠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此。不过到底是魔兽潮引发的风暴,还是风暴前的征兆让魔兽开始躁动,谁也说不上。

“果然这样的异常不是什么好事,幸好我们没有去!”小一有点幸得其免得长吁一下,摸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凌若夕淡淡的看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小一这般也是有他的顾虑的,在这片沙漠上,遇到暴风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伴随着暴风过后极有可能出现流沙,甚至塌陷,外面的人,现在都在怎么样,还不好说呢。

也不是他们见死不救,事实上也是救不了,这么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欲\望,甚至都不思考一下,明明知道魔兽潮在这个时候出现是不好的,竟然还疯狂的向前涌,绝对是自作自受。

自作孽,不可活。

云井辰坐在凌若夕旁边的凳子上,也是无比的悠闲,现在他该想个办法,怎么样才能让魔王现身。

也有行动稍微缓慢的人没有赶到魔兽潮的现场去,此刻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狼狈的逃了回来,身上厚重的黄沙几乎将他们都掩埋。

“苍天啊,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几乎都被黄沙给卷起来了,我幸好跑得快,幸好跑得快!”一个看上去只有蓝阶的雇佣兵像是劫后余生似的感慨道。

“你还要谢谢我,要不是我让你慢点,你现在不是死在狂躁的魔兽的脚下,就是被狂风卷起来摔死在地上了!”他的另外一个伙伴气喘吁吁的倒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声音颤巍巍的说道。

“谢天谢地,要不是我的鞋子坏了跑得慢,那里还能再回来!”

“太可怕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忍的场面!”

“今天实在是有点诡异,本来就不应该去的,那些人,现在不知道能有几个幸存的!”

“你管住自己就好了,现在那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嘈杂的人群见见开始多起来了。在这人群中,忽然多了两个争争吵吵的声音。

“美人儿都说不让我们去了,你还非要去,看看现在自己狼狈的样子,我都替你觉得没脸见人,利欲熏心的女人,看看你的模样,看看,看看……”

“我什么模样用得着你管么?还说我呢,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形象,好意思说!”

却原来是狼狈逃回来的长孙灵儿和轩辕华宇,两个人一遍抖落着各自身上的沙尘,一遍互相损着对方。

“活该你这样,这个女人真是没得救了,要不是我,你能安全站在这里吗?就知道拿你家的那两只大鸟吓唬人,没有他们,你还能干点什么,没骨气的家伙!”

轩辕华宇一定是准备将长孙灵儿損到底所以才这么说的,此刻的他已经将身上的黄沙抖落的差不多了,用手点了点长孙灵儿的额头,愤愤的转身离开。

长孙灵儿也是不好惹的主,那里能让他就这么得逞了“你真是混蛋的不一般,你这么混蛋你爹娘知道么?”

伸手扯一下他潇洒的在身后荡漾的长发,长孙灵儿恨不得一下子给他拔掉!

“这女的怎么这么粗鲁,你给我等着,我找我的美人儿给我评理去!”

轩辕华宇像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孩子一般,将自己的头发给扯回来,也不愿意再多和长孙灵儿纠缠,转身就准备上楼去找凌若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肯定,凌若夕就在楼上而不在别的地方,这一度让云井辰觉得很窝火,这个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怎么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他?

“严重鄙视你,就知道找人帮忙!”长孙灵儿嘴上不饶人,一边数着却是已经拿过旁边的大碗自己倒了一碗酒在旁边大喝起来。

轩辕华宇也不多说,蹭蹭两下就上了楼。“美人儿,我回来了!”

一路走,一路高喊着,好像他是一个外出狩猎的丈夫,现在回家了,给自己的娘子报备似的。

没有指名道性,但是见识过白天的场面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嘴里的美人儿到底是谁。

房间里,将外面一切听得一清二处的云井辰这个时候脸黑的被外面的黑风还要黑,这小子是想死么?在自己的面前竟然还敢这样对自己的娘子,等一下绝对不能给他好果子吃。

小一在一边看着云井辰一阵黑一阵红的脸色,觉得实在是太好玩了,这世上,估计也没有几个人敢像他那样犯浑了。云大少算是找到对手了,哈哈,没想到师姐在当了孩子的娘之后美丽还能这样旷日持久,实在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啊。

“美人儿,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你看看,我听了你的话没有去魔兽潮,所以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你看看,完好无损!”说着,在凌若夕面前转了一个圈,其实上不得不说,除了他身上被人拥挤的时候撕裂的衣袖外,除了他被狂风吹得实在是看不出型的头发外,除了很可能被长孙灵儿打的有点歪的发髻外,其他一切看上去真的很好,真的跟完好无损没有什么差别。

“轩辕公子是福大命大,自有神灵庇佑,有自己的判断力,这些跟我没有什么多大的关系!”凌若夕还是淡然的像是一朵开在山顶的百合花似的,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也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奉劝他们是一件多么伟大或者特别的事情。

“不不不,这些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说,我现在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人,说不定现在已经被狂躁的魔兽给一脚踩死了呢!呵呵,还是你说的对!”轩辕华宇用一种你真是太神了,你就是我的大神,我好膜拜你啊膜拜你的表情看着凌若夕。

“收起你那猥琐花痴的表情,在本尊面前露出那样的表情,你是想死吗?!”云井辰表示很不爽,这小子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当着他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的娘子露出那样的表情,简直是罪无可恕,不能忍受。

轩辕华宇听了这话,忽然面色凝重,语重心长的看着云井辰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位帅哥,你总不能因为你在这里,就让自己的娘子失去吸引人的光辉,你不能将一颗绝世明珠放在自己的包袱里独自偷偷欣赏而不让她被人所知,你这样做,是对她不公平的,而且,这也不是真正的好的爱,你不能这么自私,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完全附属于你呢……”

轩辕华宇一字一句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然后他的声音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人还开始慢慢往后退。

“你别这样,别这样,有什么话好好说,好好说!”轩辕华宇绝对是识时务的第一人,看到云井辰脸色变得不好,忽然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往后退步,满脸堆笑。

“本尊不想在这里跟你废话,轩辕华宇,你最好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什么地方,本尊耐心可是有限度的!”云井辰的声音就像是一阵低气压的冷风,将整个房间都席卷的冰冷万分了。

“你没耐心怎么了,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是吧美人儿?”讨好似的上前凑到凌若兮的身边,轩辕华宇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

“看看,这是我在逃亡的路上忙里偷闲杀了千年雀妖提取的晶核,说实话,杀它之前我真不知道她竟然已经是五级魔兽了,看看她这晶莹剔透的晶核,我一看到它就想到了你,想着一定要将这个东西送给你的!”

轩辕华宇说的极是潇洒自在,什么在逃亡的路上顺手杀了魔兽,这话要是被下面的长孙灵儿给听到了,一定会对他嗤之以鼻的。

“好意心领了,东西你拿走吧,轩辕公子,咱们好像还没有熟悉到夜话长谈的地步吧?”凌若夕的意思很明确,孩子,快回家吧,姐姐我累了要休息了,没时间跟你夜话长谈,而且好像我们真的没有那么熟悉,你是太过孤单了还是怎么的?为什么一直纠缠着我们呢?下去找灵儿玩去吧,哦?

“这怎么行呢,这东西原本就是给你的,要是现在我拿回去,别人还以为我多么小气呢,你收下,手下,没事拿着玩玩也是好的!”轩辕华宇一点也没有听出弦外之音,依旧执着的将手里晶莹剔透的孔雀晶核往凌若夕的手里递。

忽然,一阵阴风袭来,他几乎是毫无准备的就被风给卷起来丢出了窗外。

“真啰嗦!”原来是云井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手轻轻一抬,就像是扫落叶似的,一下子将他给扫除了窗外。

“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你等着,等着,我还会回来的!”声音伴随着重重的跌落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女子嗤嗤的娇笑声。

不用想,轩辕华宇又被长孙灵儿给嘲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