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3章 人兽大战

第623章 人兽大战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很多人在不明不白之间丧失了生命。虽然那些人是咎由自取,但是一场狂风过后,整个沙漠忽然间恢复平静,但是即便是这样,也还是给人的心理蒙上一层灰色的纱。

客栈外面,好多人都席地而坐,几乎是从狂沙里逃命出来的他们此刻正筋疲力尽的享受着早晨初升的太阳。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多喜欢冒着生命危险去追求一些身外之物的人,最后都是亲自将自己给埋葬了!”凌若夕起床看着窗外慢慢恢复平静的沙漠,面色沉静,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她是多么的珍惜自己的生命,她想要和自己的爱人,孩子在一起,多活几年,好好享受这简单的快乐,可是上苍似乎并不眷顾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她的生命里,忽然间又加上了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真是闲她的生活刚刚恢复平静呢。

“大清早的怎么这多么多感叹,亲爱的娘子,你夫君还未起床,你怎么就狠心丢下我一个人起来看风景呢!”云井辰微微起身,一头华发披散在身后,健美的身姿在被如见若隐若现,嘴角带着邪肆的笑,那模样,别提有多么妖孽多么诱人了。

凌若夕回头看见**那一床春色,嘴角狠狠地一抽,这个男人又抽的什么风,大清早的露出这幅模样是想要干什么。

“还不赶紧穿衣服!”手轻轻一挥,就将放在椅子上云井辰的衣物刷刷的给他挥过去,赶紧将一床春色给埋起来。

云井辰始料未及,这个女人还是那么的彪悍,埋在衣物间的他笑了笑,还好这样,不然的话他真的应该担心了,看到她早上起来一言不发的在窗前说那样的华,他还真担心凌若夕会得了抑郁症呢,现在这样,极好极好。

没有几个人能像是云井辰这样被虐了还能开心的笑出来的,当真是小虐怡情啊,这男人,欠虐!

“娘子,快快给为夫的更衣!”云井辰趁机跟凌若夕撒娇,这个好机会是不能放过的,他除了要医好老婆之外,还要好好地将她的心灵保护好,他上回听说孕妇非常容易抑郁,他不能让自己彪悍无比的娘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性情大变,想想都后怕。

他要好好守护着他,凌小白、云无忧两个人才能各自安好,好好整理朝政的整理朝政,学习修为的学习修为,这才是凌若夕的初衷。

“要是凌小白看见你现在要死不死的样子,一定会想办法整治你的,云井辰,别得寸进尺了!”凌若夕呲呲牙,谁来拯救一下她啊,她是孕妇还是病人,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抓住机会调戏她啊调戏她。

“哼,你是我的妻子,他能把我怎么着!”云井辰好像不敢苟同的样子。

“废话那么多,再说就把你的嘴巴封起来!”凌若夕堪堪的指着云井辰的鼻子,好似下一秒就要发飙的样子。

“哎呀,为夫的好怕怕,娘子,不带这样的,你的孩子们要是知道自己的爹爹被娘亲欺负成这样,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云井辰捂着脸装可怜。

凌若夕伸手抚了抚额头,这个男人真是无药可救啊无药可救,她现在特别想知道,凌小白当年事怎么被他收服的。

“娘子,你要知道,当年被收服的不仅仅是凌小白一个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决定性的人物,而且她现在好像有点后悔自己被收服了,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你已经是我的孩子的娘亲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你还是好好地,就从了本尊吧!”云井辰好似知道凌若夕要说什么似的,嘴角咧的很大,微微笑着看着凌若夕有点无可奈何地样子,他越来越觉得和凌若夕斗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了。

“你简直是个恶魔,云井辰,再不穿衣服我就把你丢到大街上去!”凌若夕发出最后通牒,而且现在大街上到底有多少人,云井辰下去之后,一定会遭受一场重大的注目礼,她的夫君一定是太久没有感受暗中万人瞩目的感觉了,要是他现在想要感受久违的感觉,她到时很乐意帮忙呢。

云井辰听到这话之后,脸色变了变,他绝对相信凌若夕能够做到。这个女人彪悍起来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他还是乖乖地赶紧穿衣服吧。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作为东方家族的家主,这伟岸的男人,最后终于还是磨磨唧唧的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上。

凌若夕早就出去吩咐东方朔小一去准备点吃的,她们吃了好上路,也不知道这家客栈的掌柜的,有没有捡回一条命来。

开门出去,只见楼下坐着不少人,中间正围着一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的有声有色的,凌若夕微微皱眉,又是一些好事之徒在将作业的惊心动魄翻译成文字在讲给没能亲自上战场的人听呢。

外面的尸体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黄沙掩埋,这里就已经有人开始借此来卖弄自己了。

凌若夕摇了摇头,这世界上,永远不乏借着别人往上爬的人,说不定昨夜这一场灾难之后,又会有不少的新星崛起。

然而她现在一点都关系这些了,江湖上的事情她原本就不在意,现在,自然更加不想参与其中。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姑娘,这般不合群,你又何必跑来参与这一趟呢!”左侧的椅子上,一位老者似乎将周围的一切看得通透,看到凌若夕下楼时候的表情,一边喝着大腕的酒,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声音带着沧桑的成熟,凌若夕看向说话的人,光线很暗,这个人掩没在光影之中,看得并不是很真切,但是此人说话中气十足,应该是一个身手不错的人。

凌若夕迅速就分辨出了对方的实力。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凌若夕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个人说这些话,她完全可以闻而不见,不去在意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接话了,这让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看来此人,来头不一般。

“呵呵,老夫觉得与姑娘甚是投缘,不知姑娘是否赏脸,与老夫喝一杯!”那人说着,就倒了一碗酒,稳稳地飞了出来,放在自己对面的位置。

果然好功夫!凌若夕在心里暗暗地赞叹,但是并没有立刻上前去,而是伸手抚了抚自己已经突出的肚子,站在原地,微微笑着不说话。

此女子并非凡人!老汉眼前一亮,看见她的肚子,便知道她不回应是什么意思。

“恭喜!”

“一夜之间生灵涂炭,老者当真是有闲情逸致,竟然还能在此品酒,实在是让人佩服!”说话的是云井辰,他已经穿戴整洁,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颠倒众生的一笑,让郑进屋子因为他的存在,忽然间多了些许光亮。

“你不也是睡的甘甜,神采飞扬!”老者不甘示弱,喝一碗酒,并没有将云井辰的话放在心上。

“师姐,早饭我已经做好了,那掌柜的现在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我们还是早早吃了饭菜再作打算吧!”小一这个时候忽然走过来,他和东方朔在那边已经将东西摆放好了,底下的人太多了,太拥挤,凌若夕应该不会喜欢,所以他们将东西放在了二层的一个小屋里。

“把东西拿下来,和这位老先生一起用膳!”凌若夕环视周围一圈,实在是嘈杂的不一般,睡觉的,喝酒的,聊天的,夸夸其谈的,哭喊的,整个客栈就像是集齐了世界上所有的人和事的一般,简直是热闹极了、

她向来只喜欢清净,但是今天,似乎要有点不一样了。

小一听到这话,觉得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为什么师姐会做这样的打算,但是也不容分辨,只是有点不爽的看了看对面的老先生,心里腹诽了几句,但还是转身上楼。

很快,小一和东方朔就将做好的一桌子美味佳肴搬到了老者所在的桌子上。

“请用!”凌若夕落落大方的伸手做一个邀请姿势。

“不知姑娘为何如此客气,实话说,能在这样的大漠吃到这样的美味佳肴,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只是老夫向来爱美食,如今,那倒也是不客气了!”

那老者看上去真的是一个美食迷,从他看到桌上食物的第一时间,凌若夕就判断出来了,因此只做微微一笑,点头应着。

“好香的味道,好想吃,好饿呀!”

“最近长途跋涉,好长时间没有迟到中原的美味佳肴了,这里的掌柜的最多也给咱们做些野味,现在闻到这饭菜香味,你说怎么能让人不流口水!”

“好想吃,好想吃!”

周围人的注意力基本上都已经被吸引过来了,那些哭的喊的,说的笑的,现在都开始讨论起吃食来了。

“这是谁这么不道德,竟然在这个时候吃饭,有没有想过别人么?要是让本大爷找出来,小心我揍他!”说话的声音很是熟悉,一边说着,一边踩着木楼梯下了楼。

当来人看见是凌若夕一行在那里用餐时,瞬间换了一个表情,“原来是美人儿你在用餐呢,我就说嘛,在这样的荒原上,还有谁会有这样的心思做美味佳肴品尝呢,若是有啊,那必然也得是你了,非你莫属,呵呵!”

来人正是一看见凌若夕就各种犯贱各种奉承的轩辕华宇,今日的他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袍,怎么看怎么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引人注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凌若夕跟前,他就立刻把自己的身段放低,低到尘埃里去。

云井辰看到他来,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似的厌恶,睡觉的小孩子这么没礼貌,没看见本尊坐在这儿呢吗?一上来就给自己的娘子大献殷勤,这样合适么?合适么?!

他正要发作,凌若夕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大口吃饭的老者,用眼神示意他淡定。

云井辰一直觉得凌若夕对这个老者不一般,此刻一看她的这眼神,更是觉得这其中别有意味,因此忍着想要把轩辕华宇揍一顿的心思,埋头吃饭。

“我们的饭菜只够这几个人的分量,不好意思你来晚了,没得吃了!”小一一看又来一个蹭饭的,那心情瞬间变得不好了,这可是他忙了一早上为师姐准备的早餐,怎么能让什么人都占便宜呢,再说了,他小一做的饭菜,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吃的么,绝对不可以!

“说什么说什么呢,本大爷我看上去那么想蹭饭的人么?我只是想要给美人儿打个招呼而已!”轩辕华宇瞪大了眼睛,掩藏着自己真实的内心,表示自己没有那个意思。

“既然这样,招呼你已经打了,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了!”凌若夕淡淡的,听到轩辕华宇这么说,轻声回答道。

轩辕华宇瞬间就觉得自己心情不好了,天哪,这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么?怎么可以这么直接这么不给他留面子?

小一在心里给凌若夕点了三十二个赞,还是师姐靠谱,一句话就把这只哇哇叫的乌鸦的嘴巴给堵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