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4章 挑衅的霸主

第624章 挑衅的霸主

凌若夕全然无视轩辕华宇此刻憋屈的表情,说实在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他这么热情,她就觉得奇怪,只是不想再探究而已。

看着对面的老者,她的眼神忽然变了又变,不管是从他用筷子的方式还是吃饭咀嚼的时间,以及用餐的次序,完全都和那个人相符。

此刻的凌若夕,完全没有时间和轩辕华宇玩闹,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面前的这个人承认自己的身份,只有当他心甘情愿了,她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云井辰了解凌若夕已经到了只要她一眨眼睛就能知道她想什么的地步,此刻看她这样聚精会神又不留痕迹的观察着面前的人,猛然间觉得脑海里好像是有烟花炸开了一般,他好像知道什么了。

虽然未曾言语,但是两个人只有眼神交汇,就已经能清楚的知道彼此的心意。

轩辕华宇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眼神交汇,好像真的把自己当透明人似的,站在那里觉得好没有意思,撇了撇嘴巴,悻悻的走了。但是一步三回头的,好像很舍不得的样子。

小一看到他那样,真想用一个馒头丢过去,让他赶紧走,但是捏了捏手里白花花的馒头,实在是觉得有点舍不得,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他好不容易做出来的,不能随便浪费。

要是轩辕华宇知道他这个时候的想法,一定会很贱的说一句,“你打我啊,你打我啊!”

但是他就算是再神,也没有办法知道小一这个时候的想法,但是眼睛还是离不开餐桌。可能是太出神了,没有看见前面有人,一不小心撞进了一个温香软玉的怀抱。

“找死啊你,大清早的不好好走路,撞本小姐做什么?!”一个清脆亮丽的声音横空插入,轩辕华宇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被震破了。

他抬起头来,伸手揉揉自己的耳朵,一张俊脸皱的不成形,“你能不能淑女点,难道你不想在众人面前继续伪装你那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的形象么?这样咋咋呼呼的大喊大叫,丢不丢长孙家的人。”

没错,这次被轩辕华宇撞上的,正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长孙灵儿。

“真是懒得跟你说!还说我呢,你看看你,那里像一个世家公子,整个一个地痞流氓!所作所为简直不忍直视!”

长孙灵儿也不甘示弱,为什么大清早的让自己遇上这个倒霉鬼,为什么一遇上就要跟他死磕啊,一整天的好心情好像都要没有了呢。

“那两位,要是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你两好好切磋切磋嗓音,这里在--嗯?”云井辰优点受不了了,指了指桌上正在用餐的众人,示意这两个人不要再这里吵,实在是有点影响人的食欲。

轩辕华宇抽抽嘴角,原本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一眼看到凌若夕凌厉的眼神,忽然间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唉,还是走吧,这里好像真没有自己什么事,而且还要跟一只乌鸦在这里吵吵,真是烦得慌,还不如出去找点吃得来祭自己的五脏庙呢。

“哐嘡!”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声巨响传来,整个屋子的人的目光全部都被该声音吸引过去。

只见在屋子的正中央,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一把巨型板斧,刚才的声音正是他的板斧砸在他站立的桌子上的声音,一脸胡子的他长得极是凶悍,此刻正一脸不满的看着正在用餐的凌若夕等人。

“奶奶的,在本大爷的地盘上,竟然敢这样目中无人,有了好的也不先来孝敬孝敬本大爷,在这里招人耳目,大摇大摆的吃饭,想找死么!”

他说话间中气十足,很明显是练家子。

凌若夕继续吃饭,抬眼看都不看他一眼,桌上的人除了小一极为蔑视的瞥了他一眼之外,几乎没有人对他的话语产生任何反应,这让彪形大汉很是窝火。

“该死,竟然敢在这里给本大爷装聋作哑!”听到周围已经有窃窃的小声,这位好汉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被无视的这种感觉,原本那一声巨响,就是为了引起注意的,但是没想到巨响过后,所有人都看过来了,唯独自己最想引起注意的人竟然闻所未闻的样子,该干什么干什么,他心里就很不爽了,现在,竟然还敢对自己所说的话无视,简直是太气人了。

他爆喝一声,手里的巨型板斧,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直直的朝凌若夕一桌飞了过去,带着凌厉的玄力,几乎将途径的桌椅掀翻。

在场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完了,这一桌人看上去都是柔弱的有钱人,这下子惹到了这沙漠一带的霸王,估计要有麻烦了。

离得凌若夕等人比较近的,都纷纷的躲闪开来,生怕自己会被牵连其中。

但是令众人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一桌人还像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一般,就坐在那里一点反映都没有?难道他们都是聋子吗?还是瞎子?

就在众人诧异的时候,那板斧已经离他们只差几公分的距离,板斧带起来的气波,几乎将他们周边的柱子震倒,可是他们身上的衣物甚至发丝,竟然一动未动。

然而并非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样的细节,只有站在一边的轩辕华宇看得真切,不是因为他离得近,而是因为他对凌若夕等人的了解,虽然他并不知道凌若夕现在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他注重观察,经此一看,他便知道,凌若夕的强,不是一般的强。

就在众人几乎为看上去浑然不觉正在吃饭的人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那板斧竟然在离他们还有几寸的距离停了下来,就在空中,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没有再前进也没有下落,就在空中停着。

也没有人说话,整个空间好像是静止了的一般,那大汉站在那里,整个人像是一座山似的被定住了的一样,眼睛瞪得老大,有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怎么说他也是紫阶巅峰的人,这一招他几乎是用了全力了,竟然稳稳当当的在那里停了下来,开什么国际玩笑。

“找死!”一声暴喝,几乎将在场修为不是很高的人的耳膜震破。他使出蛮力,准备将板斧抽回来再出招,那里料到,他蛮狠的用力一扯,那板斧就像是被定在了空中似的,一动不动,自己反而被反力给撤了出去,整个人从桌子上栽了下去,凭借着一身的修为,他在临近地面的时候才稳住身形,狼狈的站在那里。

周围有人忍不住大笑出声,窃窃私语的说些他的不是。但是更多人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凌若夕那一桌奇怪的人身上,面前的这个人修为可不低,竟然没有撼动他们分毫,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彪形大汉准备再发火的时候,东方朔抱着剑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点了点停在空中的巨型板斧,那板斧就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重重的跌落打起地面上的尘土,弄得半空是尘。

众人有点愕然,这个人又是谁?竟然这样轻易就将沙漠霸主的板斧给敲掉了?

东方朔一脸冷峻,几乎没有半点表情,冷冷的看着沙漠霸主,“你是活腻了,还是想找死?”

声音就像是从千年寒上传下来的一般,听着让人觉得心里都寒冷了不少。

沙漠霸主微微一愣,但是随即,又恢复了他一方霸主的邪恶和蛮狠,挺起胸膛看着东方朔恶狠狠地问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在本大爷面前耍狠,我看不想活的是你!”说着,伸手拿着手里的锁链,想要将自己的武器扯回来。

东方朔嘴角斜斜一翘,伸出脚尖轻轻地按在板斧上面,那板斧就像是千斤重似的,一动也不动,稳稳地在那里没有丝毫反应,任凭沙漠霸主怎么用力,就是没有半点反应。

周围的人几乎已经开始哄堂大笑了,没想到沙漠霸主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看他这样子,实在是太爽了,哈哈哈……

轩辕华宇站在一边看好戏看了半天,终于啧啧出声,没想到凌若夕的身边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在,怪不得吃个饭都那么招摇,看来当年的传言没错,这个女人真的很高调啊,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变。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觉得很欣赏啊,这样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太少了。

沙漠霸主威震天扯了半天,见板斧丝毫不动,心里怒了,脸也不知道是被人笑的还是因为用力过度的原因,整张脸红的几乎能够滴出血来。

“啊---”他忽然像是崩溃了一般,放开手里的铁链,双手运气,准备向东方朔发功。

不用利剑出鞘,东方朔手一抬,凝聚一股玄力推出去,在威震天发功之前就将他给打出去。

“你太弱了!”东方朔冷冷的说了一句,就将威震天像是丢垃圾似的给打了出去,威震天三百余斤的肥大身体,像是一块巨型的石头一般,横冲冲的飞了出去。

周围的人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阵阴风扫过的同时,一个肥重的身体从空中飞了出去,大家的视线随着这身体做抛物线趋势,嗖嗖的落下去。

“轰隆!”因为身体太重,发出的声音竟然是这种,有的人捂上眼睛,觉得简直是不忍直视。

“真是猪的智商加猪的身材,简直绝了!”轩辕华宇用修长的手指捂着眼睛,觉得面前的画面实在是有点太让人没法直视了,嘴角冷冷的一抽,最初一个评价。

“还说别人,也不先看看自己再做评价!”旁边的长孙灵儿这个时候看上去特别的端庄大方,很是慷慨的不计前嫌的接了轩辕华宇的话。

轩辕华宇向来不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但是如今被长孙灵儿打击,心里却是不爽了,白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凌若夕一桌这个时候时候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她们几乎将外面的打斗没有放在心上,伸手端起桌上一碗茶,对坐在对面的老者说道,“很愉快能和老先生一起用餐!以茶代酒,老先生一杯!”

那老者这个时候已经吃的是红光满面,不得不说,小一的厨艺当真是极好的。

他摸一把嘴巴,将面前的酒碗倒满了酒,举起来和凌若夕的碗一碰。嘴角咧着笑,却是下一秒就说不出话来。

凌若夕身上散发出的玄力气波,很是强烈,现在对面的人吃好了,到底他是谁,如果这次再不能逼着他露出真面目,以后恐怕机会就更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