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5章 仙药谷魔王

第625章 仙药谷魔王

两个人举着酒碗茶碗,就好像是时间凝住了的一般,谁也不说话,也不动身。

云井辰早知道了凌若夕的用意,而且他已经启动身上玄力,隐隐待发,要是这老者一旦对凌若夕有什么不轨之举,他定然在第一时间将对方控制。

小一则是看到云井辰不动,他也不动,心里默默地已经想好了万一凌若夕出事,他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营救。

那边,东方朔已经将所谓的沙漠霸主给制服,正将他丢在人群里经受曾经受过他迫害的人的隆重洗礼呢。

那老者看着凌若夕的眼神,忽然间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他运用自己的玄力探测凌若夕体内莫名的一股力量,他刚开始与凌若夕的碗接触的时候,当然并不是他自己愿意碰杯碰那么久的,知识凌若夕释放出的力量强迫他不能移开。

如今,他大概知道这个女人的用意了,只是以这样不动声色的方式探测,实在是高妙。

在心里,他已经对面前这个不仅长相绝色并且睿智的女人打上了一个很高的分数。

凌若夕面色平静,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一般,将茶碗撤回,“若是老先生没有吃饱,还可以找小一给你再做一些!”

语气间很是平静,就像是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的一样,但是她额头上的汗水告诉云井辰和小一,刚才她承受了多少的压迫才稳住。

那老先生微微一笑,眼睛里都是赞许,“以这样的方式逼迫我摆明身份,当真是高妙万分!老夫认了,呵呵,认了,果然是英才出少年!”

云井辰听到这话,就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一半,虽然刚才一切平静,但是他知道凌若夕在刚才的碰杯中到底遭受了多少痛苦才抑制住疼痛将体内毒素引发,让对方察觉的。

心里想着,不由得不忍心,伸手轻轻地在桌下握了握她的手。

“多谢夸奖,只是要找你,实在是太难了,既然您已知晓,不知能否告知,此毒该怎么解?”凌若夕神情平静,黑亮的眸子盯着面前的人缓缓开口问道。

小一看着几个人的神情,起初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现在听他们的言语,忽然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心里忽然间止不住的狂喜,是他,竟然是仙药谷的魔王,竟然被师姐这样给试探出来了,早就知道仙药谷的魔王变化多端,行踪莫测,虽然知道来了这里,但是因为他本人极为擅长易容术,所以今天他有可能是一位白发斑斑的老者,明天可能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一切极有可能,所以这世上,嫌少有人能知道他的真面目。

师姐果然是师姐,一出手就能将人给逼迫现原形,怪不得非要将自己精心制作的佳肴端到这里来和这个人分享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样一来,小一的心里,一下子敞亮了。

对方停了凌若夕的这话,忽然间放下手里的大碗,低下头,四是在沉思什么的一般,这一放碗一低头,瞬间让整个空间的气压变低了。

云井辰的心紧紧地收在一起,魔王是他们全部的希望,要是他都说没有希望了,那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不知姑娘为何会身重如此奇毒?”魔王寻思半晌,似乎是在找不到凌若夕中这样的毒的理由,不由得异常纳闷的问道。

凌若夕知道这个时候魔王或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毕竟当年横扫北宁南诏两国的她,也是名声在外,因此也不再隐瞒,将当年自己和那魔女大战一事简洁明了的给他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药王谷的主母擅长用毒,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情,只是你身体内的毒,除了药王谷的巨毒冰心沁骨毒以外,还加上了她的血咒,因此,这毒,可不是一般人能解的!”

魔王的话,将云井辰几乎打入地狱,他双手扶在桌上,为了克制住自己内心那股狂躁的力量,他的双手在桌子上深深地印了两个手印。

“本尊和娘子废了如此大的周折找到你,可不是让你给她判死刑的!”云井辰的声音冷冽,让周围的空气几乎冻结。

凌若夕伸手轻轻地抚在他的手背上,很少微笑的她轻轻一笑,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这样冲动,总会有办法的。

虽然这样安慰着自己心爱的人,但是她自己心里却也好像没有谱了的一般。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有不想做的,魔王,相比你那里一定有解救的法子,只是你觉得并不可能实现,所以并不想说吧?”

凌若夕看着魔王的眼睛,这个人虽然伪装了自己原本的容貌,但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他的眼睛此刻看上去很闪亮,很明显的,他是想到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伴随着猛兽的狂叫以及人声,整个客栈瞬间又沸腾了。

“是新一轮的魔兽潮,大家快做好准备!”

“是魔兽又来了,这次应该没有沙尘暴了吧?终于可以好好屠杀魔兽了!”

“快快,准备好武器,出发!”

整个客栈的人,几乎是蜂拥而出,因为昨天的沙尘暴,洗劫了整个沙漠,如今晴空万里,应该不会再有恶劣的天气。

“我们也去!”凌若夕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魔王,他们都知道魔王此次来图灵大会的目的是为了魔兽黑龙,只要能捕获到魔兽黑龙,或者魔王会不遗余力的找到解救的方法。

“魔王,本尊可以为你做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魔兽黑龙本尊要定了,你应该做什么,你最好想清楚,既然来了,本尊就没想要空着收回去!”

云井辰搂着凌若夕的腰,霸气外漏的说道。

魔王站在原地几乎想冲上去撕扯云井辰的那张脸,有这么求人办事情的么?难道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话,求一下本魔王,说不定本魔王还能好好给你说道说道呢,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云井辰,你这样的态度,真的好吗?!

小一在一边听得有点瞠目结舌,我的乖乖,姐夫你是不是有点太霸气了,毕竟现在希望都在人家手里啊,你要是这么说,人家一怒之下暴走了怎么办?师姐可是好不容易才在人堆里把他给测试出来啊!

云井辰像是没有感受到众人对他的质疑的一般,专心致志的给凌若夕擦拭脸上的汗水。

东方朔已经将所谓的沙漠霸主政治的服服帖帖的了,此刻将他原本用来栓巨斧的链子拴在他的脖子上,另一端捏在自己的手里,冷眼看着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威震天,“今天图多少魔兽,都是我们的,听到了没有?”

威震天连连点头,他现在已经被人打得脑袋七荤八素的,那里有什么力气出去图灵,满地找找自己的牙齿还差不多。

凌若夕眼角抽了一抽,这个东方朔和云井辰之前的那些手下似乎不怎么在一道上啊,他东方家族什么时候穷的需要打劫了,恩?

魔兽潮的到来,一下子点燃了所有人的斗志,整个客栈很快便只剩下凌若夕一行人在里面。

“你在这里等,我们去!”云井辰不放心凌若夕,身上有毒不说,还怀有身孕,想当初怀着云无忧的时候,她也是遇到各种危险,最后才导致现在的结果,他不想她再次遭遇不测。

外面凶险难测,虽然是魔兽潮,但是人兽死拼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现在的凌若夕,在他的严重就像是她曾经说过的玻璃人似的,一点都不能磕碰,一点都不能受伤。

“我没事,你觉得把我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呆的住么?我必须亲自去!”凌若夕的态度很坚定,不管是生还是死,她都不愿意自己像是个废人一样的在原地等待,她必须做点什么。

“为夫的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你要是出去有什么不测,为夫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云井辰说的很自然,旁边的小一却听得脸上一阵阵的变色,哥哥,你一定要这么煽情么?

魔王嘴角一抽,这就是传说中冷酷万分的东方世家的家主么,竟然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为什么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呀,要是听说过得话,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心里像是千万只蚂蚁在爬行似的难受,说实话,身上的鸡皮疙瘩真的忽然间救起来了。虽然现在的他伪装的皮糙肉厚的。

凌若夕眼角猛烈的一抖,这个男人一定要这么矫情么,好像感受到了周围的低气压,她伸手推了推云井辰,“我说过的话,你什么时候见我反悔过,没得商量,你休想将我留在这里!”

说完,身上轻纱一飘,已经转身向门口走去!

这就对了么,这才是我崇拜的师姐!小一在心里虽然为凌若夕担忧,但是现在看到她的倔强的那一面还在,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安慰的,至少,能够确定,师姐现在的心态是很积极的,只要心态好,那么就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