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9章 真正的魔王

第629章 真正的魔王

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很长,凌若夕等四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发出玄力,四股等级不同的力量将黑龙神兽死死地困住,但是毕竟是神兽,抵抗力持续时间极为长久。

几个人的脸上,渐渐冒出了汗珠,终于,黑龙长吟一声,身形渐渐缩小,滑落在水中央的巨石上。

魔王最是兴奋,收了玄力轻飘飘的落在巨石上,只是不肯靠近,远远地看着黑龙魔兽软软的倒在巨石上,脸色极为奇怪。

“现在黑龙已被降服,魔王,你该遵守你的诺言了!”云井辰一身妖娆红衣站在凌若夕身侧,看着眼底满是激动地仙药谷魔王淡淡说道。

魔王此刻,竟像是被定住了的一般,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黑龙,随即,缓缓地跪倒在他的面前,伸手轻轻触碰那黑的发亮的鳞片。

随即,他掏出怀里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扎进黑龙的胸膛,刀法老练,很迅速的便从奄奄一息的黑龙体内取出像是明珠一般的晶核,那晶核一出,整个空间就像是被太阳照耀一般,充满了光亮。

“魔王,现在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该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凌若夕总觉得魔王现在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但是到底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只是觉得她这样的举动有点异常,既然黑龙晶核是他花费了不少心思想要得到的东西,可是为什么他在挖取晶核的时候竟然有点惆怅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黑龙的身体开始慢慢缩小,不断地缩小,最后,竟然变成了人形大小。

“这是什么情况?”小一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很快,便发现石头上的黑龙,竟然慢慢的幻化成了人形,是一个女子的模样。

魔王看到那人形之后,疯了似的开始嚎啕大哭,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孩子似的,悲怆难耐。

凌若夕警惕的听到,哭喊着的魔王的声音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悲伤,但是他的声音却不再像是之前那般苍老,反而带着清亮,不像是一个这个岁数的人的声音。

她提起神,开始仔细打探魔王,从一开始就觉得他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在加上他却是也伪装的很好,因此并没有怀疑别的,此刻看着耸着肩头痛哭的人,忽然间觉得这人的身形似乎有限太过瘦弱了些。

等到魔王的悲痛稍微平静一点,凌若夕换换上前,看着他红肿但是清澈的眼睛缓缓开口问道,“你不是魔王,你是谁?”

小一站在一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什么?他们辛辛苦苦的闯入龙潭虎穴,就是为了帮魔王找到黑龙魔兽的晶核,现在搞了半天,搭上了半条命,这人竟然不是魔王,那黑龙晶核是不是应该不让他带走。

这样想着,他就准备上前去将魔王手里的晶核抢过来,但是却被云井辰轻轻伸出的手阻挡了脚步。

云井辰一脸淡定的看着凌若夕和魔王,好像并不打算插手其中的一般。小一见他这样,便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于是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既然不是魔王,那么面前的这个人又是谁?

魔王看着凌若夕,眼神微微一愣,看来还是没能瞒过这个女人,果然是非同一般,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馅了,但是她终究还是太聪明了。

“还是被你看穿了!”他这个时候也不再可以伪装苍老的声音,而是清透靓丽的女子的声音,只见她起身,缓缓地撕去脸上的胡子和头套,微风吹过,她亮丽的发丝在空中飘荡着,洁白的面颊,在暗夜里亮的就像是天空中的明月。

小一觉得自己的心跳在那一刻快要停止了,原来她是个女的,她竟然是个女的!!!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小一发誓,他这辈子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看见一个女子,好像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被吸引过去了的一般。

“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吗?”凌若夕虽然也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有所震到,但是毕竟已经有所猜想,她还能稳住自己的情绪,只是说话的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友好,冷冷的带着一点杀伤力。

魔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盯着凌若夕的眼睛,不卑不亢毫不畏惧的说道,“我是他的女儿,圣雪!”

在场的人无一不震惊,魔王竟然还有女儿?那她的母亲是谁?圣雪和面前的这具尸体又是什么关系?

瞬间众人都觉得好奇妙,轩辕华宇和长孙灵儿这个时候也都已经走了过来,在长孙灵儿的搀扶之下,轩辕华宇看上去没精打采的,但是听到这一重大消息,他还是撑起身体来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人如其名的女子。

“那魔王呢?”这才是云井辰最关心的事情,既然面前的这个人是魔王的女儿,那么黑龙晶核给她,兴许是没错,但是只有魔王能知道血咒如何解,现在他不关心圣雪为什么哭,为什么黑龙魔兽会幻化成人形,又和她是什么关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告知解凌若夕身上的毒和血咒的魔王在那里。

“他马上就要死了!”圣雪脸上的表情极为悲伤,声音还没有从刚刚的哀嚎中缓过来,带着极为悲伤的沙哑,回答道。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欺骗本尊!”云井辰一听到这话,整个人瞬间就像是被点燃了的似的,怒火中烧,言语间似乎能将整个人给吞没一般。

他一步上前,伸手死死地掐住圣雪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在空中,一双眼睛带着愤懑,好似要一把将她捏死的一般。

“说,他现在在哪来?”云井辰才不管现在圣雪的脸上是不是憋得通红,他现在只想知道,魔王在那里,既然说快要死了,那就是还没有死,那他必须在魔王死之前找到他。

“你先放开她!”凌若夕怀疑要是再这么下去,问不出魔王在哪里不说,先将圣雪的一条命给搭上。

说来也奇怪,圣雪原本是有修为在身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竟然没有反抗,双手紧紧的抱着黑龙晶核,不说一句话。

云井辰被凌若夕的话给唤醒了,他仇恨的眼神微微恢复一点平静,将圣雪丢了下来,然后像是在看一只蚂蚁似的看着她,冷冷的问答,“本尊再问你一句,真正的魔王到底在哪里?你假扮魔王混迹江湖,又为的什么?!”

圣雪软软的瘫坐在地上,猛烈的咳嗽着,小一站在一边,忽然间就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他觉得圣雪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样想着,他已经取下腰间的水壶,拿着水到圣雪的面前低声说道,“先喝点水再慢慢说话”。

圣雪差异的仰起头,看着小一真诚的脸,并为拒绝,只是她此刻实在是没有力气去接水壶,小一见状,竟然不顾凌若夕等人在场,就水壶盖拧开之后,给圣雪喂水喝,而且一切都做的即为自然。

云井辰按耐着心里的烦躁,等着圣雪恢复的稍微好一点。

凌若夕一直都是淡淡的,她看着圣雪缓缓恢复平静的脸,开口说道,“你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圣雪,说说吧!”

语言很是平静,没有一点威慑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询问,就像是老朋友之间的交流。

圣雪喝了几口水,咳嗽稍微平复了一点,她缓缓站起身,看着凌若兮的眼睛声音清淡的说道,“我父亲中了黑龙的魔咒,生命垂危,因此需要黑龙的晶核来破解”。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行踪不定医术非凡的仙药谷魔王竟然也会受此迫害,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认识无坚不摧的。

“那他现在在哪里?”云井辰着急的询问,他已经失去耐心了,为了寻找魔王,他们已经浪费了太长的时间了,可是哪里知道,竟然找到的是一个假的魔王,现在寻找魔王的踪迹,是刻不容缓的事情。要是再多拖一刻,若夕能够被挽救的可能性就会少一秒,一想到会这样,云井辰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刀一刀一刀的剜似的,疼痛无比。

“在仙药谷!”圣雪也不耽误时间,回答的很是干脆利落。

云井辰不由得面色一变,这里离仙药谷相差万里,现在匆匆赶过去,就算是用最快的魔兽,估计也会花费很长时间。

“那你,知不知道,血咒如何化解?”凌若夕在自然也是担心时间行程上的问题,带着最后的希望,问面色不是很好的圣雪道。

圣雪那里能不知道凌若夕此刻期待的是什么,她因为父亲的事情,深深地知道了自己最在乎的人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时回事什么感觉,所以何能体会凌若夕以及她周围任何一个在乎她的人有多么希望能够找到解救她的办法。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

至于父亲是不是完全知道,她自己也不确定,不得不说在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承认自己不知道解酒的法子是存有私心的,她知道自己一个人没有办法得到黑龙魔兽的晶核,她必须依靠凌若夕和云井辰的力量。

可是现在,东西得到了,当她看到凌若夕那绝望的眼神,以及云井辰极力压制着自己怒火的样子,为什么那么的不忍心和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