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30章 天崩地裂

第630章 天崩地裂

几个人正站在潭底说话,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潭底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黑色的潭水正在不断的翻滚着,像是一波一波的巨浪互相重叠。忽然间,这巨浪越叠越高,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向前推移。

轰隆隆的巨浪的声音,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巨浪潮!”云井辰低叫一声,伸手去拦凌若兮的腰,准备在第一时间离开这里。

“大家快闪!”凌若夕一声娇咤,顺着云井辰的手,身形一转,两个人已经退开那里数丈远。

其他几个人的反应也很迅速,速速的后退,小一和圣雪,轩辕华宇和长孙灵儿,六个人急急的后退。但是巨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很快就几乎追上六人。

六人纷纷跃上附近的断崖,但是巨浪潮,在不断的叠加过程中迅速的涨高,几乎要将整个峡谷给淹没。

“看来天要灭我!”凌若夕咬牙切齿的看着巨浪潮用过来,人力可以对抗一切,但是在自然的灾害面前,是那样的无能为力,她这一次算是深深地体会到了。

云井辰看了怀里的女人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虽然没能找到解救她的法子,虽然还没有和她过够,但是现在好像要和她一起在这里将自己的生命结束,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混蛋,没想到,我长孙灵儿竟然会命丧在这里,而且还是和你这个花花公子混世魔王一起,真是让人不解气!”长孙灵儿看着几乎瘫软在自己的身上的轩辕华宇,恨恨的说道。

“你要知道,想和本公子我殉情的人可不少呢,现在能在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陪着本公子,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好好珍惜吧,你得感谢上苍!”轩辕华宇的嘴角有血,嘴唇微微苍白,但是说话间,还是改不了他纨绔的脾性。

“死到临头还那么多废话!”长孙灵儿真想一把将他推下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他这么不着调的话以后,她竟然稍微有点心安。

巨浪像是一个魔兽,在黑暗中张牙舞爪的向他们扑过来,整个峡谷几乎震动起来,几个人之间的交流看似长久,其实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一瞬间,因为浪潮是从两个方向涌来,狭窄的空间让他们没有地方可以逃避,甚至寻找逃生的机会都来不及。

巨浪掩盖过来,凌若夕紧紧的抱着云井辰。

这是她两生以来,深深爱过的男人,现在能够和他死在一切,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只是他们的两个孩子,以后要是知道了,恐怕会伤心难过,但是凌若夕知道,她凌若夕的孩子,不会是懦弱的,更加不会因此而一蹶不振,他们会有自己的未来,会坚强的成长的。

都说人在死前,会想很多东西,凌若夕现在就是,从上一辈子到这一辈子发生的呢许多事情,几乎都一一的在她的脑海里涌现,像是放电影的一般,纷纷涌现。

巨浪潮引发了地震,整个龙华大陆在剧烈的震动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数十级的地震,让整个大地陷入了巨大的灾难之中。

南诏国最小的皇帝,在最短的时间内招贤纳士,广纳人才,让灾难发生后的南诏国,在最短的时间内救助更多的人。

而没有人知道,引发这场灾难的真正原因,是在南诏和北宁的交界处,千年寒潭潭底,发生了千年罕见的巨浪潮,更加没有人知道,这场巨浪潮之后,那在世上有着传奇色彩的凌若夕和云井辰,就此消失早了龙华大陆。

“爹爹和娘亲还没有消息吗?”凌小白坐在金色的座椅里面,小小的身躯没能将整个椅子坐满,但是身上的其实却是一点都不弱,面色严肃,小小的脸上都写着担忧。

“请皇上责罚!”下面跪了一地的锦衣卫,还有东方家族的暗卫们,他们都是这些日子以来用心寻找云井辰和凌若夕的人,但是最后得到的结果,只是止于他们在沙漠里和魔兽潮厮打的时候,以后的消息,就没有了。

凌小白小小小的眉头紧锁,他在想,娘亲不是那么弱的人,爹爹更加不是简单的人物,两个人不可能在魔兽潮中发生任何的意外,可是为什么,现在没有意思音信呢?

难道,和这场灾难有关?

凌小白看着已经接连数天的阴雨天气,心里阴沉沉的,娘亲,你一定要好好的,小白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会找到你的!

凌小白在心里暗暗发誓,那时他最最最爱的娘亲,就算是全世界都说已经没有可能了,他也要坚持找到她。

黑狼卧在不远处,看着凌小白忧愁的面容,心里很是不爽快,呜咽着加了两声,软软的耷拉着脑袋趴下,“那个女魔头平时那么厉害,肯定不会出事的,小白,你不要太担心了!”

它在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其实一点依据都没有,因此,只能软趴趴的在那里看着小白伤神。

整个世界动怒,没有人知道,在千年寒潭的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凌若夕等人当时几乎惊呆了。

万丈高的巨浪潮,在涌向他们的时候忽然间开了一条缝,像是一道通向异世的大门,光芒万丈,然后,他们在一股奇怪的巨大的吸引力下,纷纷被吸进了那个巨大的放着光的门里面。

异世之门!

凌若夕在无法说话几乎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心里不由得戈登一下,这世界太奇妙,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通过这一道门,自己就会穿越回去的错觉!

在狂风和巨大的吸引力的作用下,每个人都几乎没有办法呼吸,但是云井辰的手,一直紧紧的握着凌若兮的,在强大的气流的冲压之下,他也没有放开,他生怕,这一放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握紧了。

他忍着手腕很有可能在强大的气流冲断的疼痛,紧紧的握着凌若夕的手,不能放开,心里默默地念着。

而此时,在龙华大陆之上,天降异象,星辰巨变,观天象的人都说将有好事发生,但是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好事。

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海浪拍打着沙滩,有海鸥在空中愉快的翻飞着,空气清新的就像是被雨水刚刚洗过似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就像是刚才天翻地覆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一般。

凌若夕缓缓的睁开眼睛,强烈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伸出因为失力过多微微有点颤抖着的手臂,挡在眼睛上,挑目向远处望去。这里是什么地方?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空气,陌生的一切,所有的一切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不是他之前熟悉的那个世界。

身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微微侧头,看见云井辰正在挣扎着睁开眼睛。

空荡荡的心忽然间就暖了,“云井辰!”真好,看见他还能动,就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一切都还安好,没事就好!

心忽然间就沉稳了,只要他们都还活着,不管在哪里都好,只要大家都还活着!

云井辰后来回忆起来,当他睁开眼睛看到面前凌若夕正用一双温暖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么的激动了,他说,从未见过凌若夕有那么美丽过,阳光打在她洁白的肌肤上,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微微有点湿的发丝零散的在额头上散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孩一般。

那一刻,你实在是太美了!

云井辰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反手,将凌若兮的手握得更紧一些,没有人知道他们刚才经历了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幕。

感受着彼此掌心的温度,凌若夕忽然觉得,或者真好!

“该死的,这是什么破地方,弄的本公子的身子骨都酸了!”

忽然间,一个愤愤的声音将这样唯美的画面给打破了。

云井辰皱皱眉头,难道除了他们还有别人在,一时间竟然有点晃神,转过脸去,看见轩辕华宇正在挣扎着起身。

两个人眼睛对是的那一刹那,轩辕华宇像是看见了神仙似的,“云,云,云井辰!哈哈哈,你怎么也在这里!”

凌若夕伸手扶额,为什么发生了这么惊心动魄生死离别的一幕之后,轩辕华宇还是这么漫不经心不着调的样子啊。

云井辰嘴角一抽,在这里?在哪里?说的好像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的一样。

这声音一出,周围的人好像是都被惊醒了的一般,一个个的都开始有所动作。

“我们这是在哪里?”小一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凌若夕的身后,看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海,一脸迷茫的问道。

“现在没有人知道这是哪里!”云井辰没好气的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凌若夕缓缓扶起来,着沙滩倒是躺着挺舒服,但是他现在要确定的是自己的娘子没有再这场灾难中受伤或者胎儿收到什么威胁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