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31章 寻找出路

第631章 寻找出路

小一撇撇嘴,当然知道在第一时间给师姐号脉,确定她没事才好。

“师姐,你的身体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吧?”他握着凌若兮的手腕,总觉得脉相里好像有点什么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上来,所以开口道。

“没有啊,一切都很正常!”凌若夕觉得自己的身体在经过这样一场浩劫之后,没有出现异常,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现在小一这般问,她倒也觉得有点奇怪。

“我来看看!”那边,圣雪好像看懂了小一脸上的不解,缓步走过来征询着凌若兮的意见。

凌若夕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因为她欺骗了自己而继续迁怒,只是点了点头

圣雪修长的手指按在凌若兮的手腕上,隽秀的眉头微微轻皱,怪不得刚才小一会有那样的神情呢。

“一切都还算是正常,但是很有可能刚才强大的压力激发了体内蕴藏的玄力,触动了胎位,因此稍微有点血脉逆流,等会儿找点草药吃了便好!”

圣雪在女子这方面的医术要稍微比小一有经验一点,所以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很快确定凌若夕到底是怎么了。

她酷酷的直接忽略小一对自己投来的崇拜的眼神,起身四下张望,好像在寻找这里哪里会有草药的一般。

“我想弱弱的问一下,我们现在,到底在那里?”那边,一直没有说话,望着海面出神的长孙灵儿,终于开口问道。

轩辕华宇第一时间对她投去鄙视的眼神,“没有人知道我们现在在那里,你也不起来去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线索,就知道问别人,难道你出门前你娘没搞死你,凡事要靠自己吗?”

轩辕华宇像是在教训自己的女儿似的,很是干脆利落的将长孙灵儿教训了一顿。

“你还能走吗?”云井辰上前将凌若夕扶起来,一直在这里呆着也不是办法啊,刚才大家都耗尽了体力,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有水源的地方,找点吃的,补充体力,然后再确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你娘子我看上去那么像有事的人么!”凌若夕没好气的说道,她可是凌若夕啊,她有那么容易被打倒嘛!

“娘子果然是女中豪杰,为夫的都有点体力不支了,实在是让人佩服佩服!”云井辰玩笑着,但还是伸手稳稳的扶着凌若夕,就当她是一个易碎的娃娃似的,好好的守护着。

阳光灿烂,沙滩上忽然间就因为这样的说笑有了生气,其他的几个人看着这两夫妻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轻松的开着玩笑说着话,瞬间就觉得气氛轻松了很多。

几个人能走得走,不能走的互相搀扶着,准备离开沙滩,去看看别的地方是否有适合休息的地方。

轩辕华宇看上去好像很好奇的样子,眼睛四处搜寻着,装作很无力的样子,继续依靠在长孙灵儿的身上。

长孙灵儿翻个白眼,这个人还真是得寸进尺,刚才那是因为他有点小受伤,所以才好不避讳的扶着他,甚至可以说是扛着他,可是看到他刚刚鄙视自己的时候,好像很有活力的样子么,现在又这样衣服半死不活的样子为的是那般,她表示很想把他给掀翻。

“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伤员,要知道我是为了大家的光明所以才受的伤,你要是现在弃我于不顾,大家一定都不会原谅你的!”

轩辕华宇好像看穿了长孙灵儿想的是什么的似的,最先开口说道。

长孙灵儿愤愤的瞪他一眼,她说了要丢下他了吗?她说了吗?做了吗?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厄上自己自己了?还这么理所当然义正言辞的?!

不同于这两个人的闹腾对抗,小一和圣雪,两个人就客气多了。

“圣雪姑娘,你的包裹要不要我帮你拿着?”小一看见圣雪瘦弱的身上背着一个看上去有点沉的包裹,忍不住开口。

“不用,谢谢!”圣雪有点人如其名的意思,说话间总是冷冷淡淡的,不像是长孙灵儿的火辣暴脾气,也不像是凌若夕的干脆直爽,有点冰清玉洁冷美人的意思。

小一虽然吃了闭门羹,伸出去的手,尴尬的放到自己的脑袋后面摸了摸,哈哈的干笑了两声,然后默默地跟在圣雪的身边,随着凌若夕和云井辰往前走。

“你们几个人不要再大家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时候趁机谈恋爱好不好?虽然艰难中的爱情很能经得起考验,也很伟大值得歌颂,但是还是想办法先把命保住再继续,ok?”

凌若夕走着走着就有点忍不住了,虽然现在的风景看上去好像有点好,气候也很好,一切都那么美好,美好的让人觉得浪费了有点可惜,可是这些人利用的也有点太紧凑了些。

此话一出,脸红的人竟然是小一和长孙灵儿,轩辕华宇和圣雪则像是没事人似的,堪堪的继续在那里走自己的路,看自己的风景,好像说的事情跟自己没关系的一般。

长孙灵儿脸红的好像快滴血了似的。

“没想到你也会脸红啊?不会是美人儿说到你的心坎里去了?难道你真的对本公子东西了?”

轩辕华宇看到连耳垂都有点红的长孙灵儿,不由得觉得好笑,嘴角放肆的溢出小笑,低声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

“自作多情!自己走好了!”长孙灵儿因为这一句话,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快要热的沸腾起来了,说话间,一手将轩辕华宇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丢开,自己快走两步去寻找水源了。

“哎哟哎哟!”轩辕华宇尝到了自恋的苦果,整个人没有一点准备,就跌坐在了沙滩上,牵扯到了伤口,疼的直咧嘴。

凌若夕侧着脸看他一眼,眼角满满的都是你活该的表情,这让轩辕华宇觉得自己是墙倒众人推的感觉,心里那叫一个苦楚啊。

“我怎么觉得这里这么陌生,龙华大陆上,不记得有这样的地方啊!”凌若夕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滩和大海,在脑海中搜寻着,当真是不记得,在龙华大陆上,竟然还有这样大的海和海滩了。

云井辰绝美的眉头因为阳光照射微微皱着,顺着凌若兮的目光看过去,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

前面似乎有绿洲的样子,说实话,目前面前的这片风景是有点奇怪的,明明是海边,有一望无际的海域,可是周围几乎没有绿色植物,反而像是在沙漠上一般。

一行人走了很久,终于看见有成片的绿色植物。

“前面应该会有水源吧?我们快点走好不好,我都快渴死了!”轩辕华宇第一个有点按耐不住了,嘴里叫嚷着,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许多。

“真是没毅力,这才多久,在场的女孩子还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呢,一个大老爷们丢不丢人,看你这样以后还能讨得着媳妇,全天下的姑娘看谁愿意嫁给你这样的人,丢死人了!”

长孙灵儿看见轩辕华宇这般模样,不由得冷嘲热讽到。

“要你管,就算全世界的姑娘不愿意跟着本公子,本公子宁可出家做和尚,也不会和你这个疯婆娘凑合着过一辈子的,你就趁早死了那份心吧!”

轩辕华宇好像是有顺风耳似的,明明已经走了那么远了,听见长孙灵儿咕囔了两句,便转过身来,大声喝道。

长孙灵儿又气又恼,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人,“你还真当自己是香饽饽了,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考虑你的!”

说罢,狠狠地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头,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想她长孙灵儿怎么说也是江南第一美女,又是出身世家,功夫底子好,家庭背景好,人又聪慧伶俐,从小到大谁人不捧着谁人不仰慕着,多少男子用尽心思想要博得她一笑她都不曾动容,为何偏偏这个轩辕华宇竟对她这般态度。

真真是气人的紧!

心里很不开心,所有她低着头,脚步也慢了下来。

“长孙姑娘莫不是动了思凡之心?”凌若夕看着长孙灵儿和轩辕华宇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嘲讽着对方,现在又见她这般模样,不由得忍着笑问道。

长孙灵儿正自己生着闷气呢,忽然间听到凌若夕这样说,不由得急了。

“凌姑娘说什么呢,我那里动了思凡之心,鬼才会对那样高傲自大的人感兴趣呢!”

看到长孙灵儿急急的狡辩,凌若夕不由得笑出了声,这模样,让她忍不住的想起当年对暗水动了心思的小丫,那娇俏的小模样,当真是如出一辙,看来全天下的女孩子,只要是动了心,都是一个模样。

美,娇羞的美,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去维护她这份纯洁的心思!

“你呀,什么时候能安分一点,都三个孩子的娘亲了,还到处开这种玩笑,看长孙姑娘都不还意思了,你应该做一个看穿不说穿的人,让他们两个人自由发展多好,是不是长孙姑娘?”

云井辰在一边装作老好人似的教训这凌若夕,但是话语间没有一句不是说长孙灵儿和轩辕华宇两个人之间其实已经是情愫暗生的事。

“果然是妇唱夫随,你们两个人当真是腹黑的鼻祖!”长孙灵儿被他们说的几乎脸快烧着了,异常不好意思的看了两人一眼,匆匆的丢下这句话,便加快速度向前走去。

“妇唱夫随算什么,长孙姑娘,你不陪我们再聊会儿?不是刚和轩辕公子分开一小会儿么,现在就丢下我们找他去了,重色轻友也不能表现的这么明显啊!”凌若夕提高了声音,望着长孙灵儿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

长孙灵儿听到这话,当真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要是留下吧,肯定还要被这两个夫妻说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要是走的话,肯定又会被轩辕华宇那个自恋狂给误解成真的是追随他去的。

哎呀呀呀,简直要疯了,真是进退两难啊!

看见长孙灵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着急模样,凌若夕在后面笑的没心没肺,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即将面临生死大事的人。

“我说娘子大人,你笑这么开心,你肚子里的孩子知道吗?你小心我的宝贝承受不了你抖动的速度!”云井辰不温不火的在一边警告着,这女人当自己是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了么?笑成这样,有没有考虑过肚子里的孩子?

“要是连这么一点小考验都承受不住,那就不配做我凌若夕的儿子!”凌若夕依旧笑的妖孽横生,一点都不在意的丢下这么一句话。

云井辰嘴角狠狠地抽了一抽,孩子,有这么彪悍的娘亲,也不知道是你的幸福还是你的不幸啊!

不过反观她的哥哥姐姐,貌似从小在这样彪悍的教育下,好像长得还可以,一个成了一国之君,一个成了与灵石心意相通的特殊孩子,有极大的修炼潜质被请走,那简直就是全所未有的事情。

所以,他觉得还是让凌若夕继续以这么彪悍的方式教育这个孩子吧,说不定以后还会是一个什么大奇葩也不一定。

嗯,他云井辰的孩子,必须独树一帜。云井辰像是狠狠地下了个决心似的,娘子大人,以后你怎么教育孩子我都听你的,你看你把咱们的前两个孩子培育的多好,一个个要多奇葩有多奇葩,本尊甚是满意。

这个时候,在南诏的大殿中忙着批阅灾区奏章和在千黑岛修炼的云无忧,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云井辰暗暗宣誓完毕以后,加快速度跟上还在边走边调戏已经尴尬的不行的长孙灵儿的凌若夕,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继续妇唱夫随,他们觉得,要是能够在这样的艰苦的环境下,衍生出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也是很不错的。

毕竟,大家都是九死一生患难与共的盟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