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32章 捉弄凌若夕

第632章 捉弄凌若夕

气氛很是欢乐,他们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其实已经不是龙华大陆。

小一紧紧的跟在圣雪的身边,总想着要找点什么话题聊聊,但是又生怕惹得圣雪不高兴,所以双手一直搓来搓去的,整个人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看到师姐一直在捉弄长孙灵儿,虽然轩辕华宇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但是谁都知道以轩辕华宇的修为,这么大的声音听不到才怪呢,可是这小子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做任何回应,真是奇怪。

或者是感受到了小一幽怨的眼神,凌若夕缓缓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神一瞟,嘴角一点,意思是,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别想着让我帮你。

别的事情可以,这件事情可是要靠自己的哦,孩子!

小一跟着她那么久了,怎么能不知道她这表情什么意思,一个眼神过去,“那你怎么帮长孙灵儿和轩辕华宇,难道我还比不上他们跟你亲!”

凌若夕摇了摇头,瞪一眼小一,不在看他。

小一纳闷了,看着凌若夕回头的背影,一时间猜不透她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只觉得这个师姐真是太够分了,这才多久,就跟那两个小子厮混的这么熟悉了,反而把他这个老熟人给丢在了一边,天理何在啊啊啊。

话说,姐夫,你怎么也不帮帮我?

小一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这沙漠里的一只孤雁,根本就没有人能懂得他啊,没有人懂!

轩辕华宇在前面走,绿洲越来越近年,他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为什么觉得面前的风景这么陌生,看看那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还有那在丛林里飞翔的小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且,越靠近石路,越有一些莫名奇妙的小动物在草丛里穿梭,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美人儿,你知道这是哪里吗?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完全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轩辕华宇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等着众人跟上来,他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然而,当他问凌若夕的时候,看见大家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特别的疑惑,他们也都在看面前从未见过的植物,从未见过的小动物,以及从未听过的鸟叫声。

唯独凌若夕,她的神色似乎要比别人更复杂一些。

“若夕,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作为丈夫,云井辰还是比较了解凌若夕的,所以他代表大家问出了这个问题。

凌若夕看着自从来到龙华大陆以后就从未见过的前世所见的一些生物,眉头紧锁,难道他们真的是穿越回去了吗?

不知道龙华大陆是因为还未进化完成,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像是一些现代比较稀奇的生物都很少见到,但是到了这里,却是遍地都是!

“我们再走走看,有水源有树木的地方必然会有村庄,大家到前面去取点水摘点野果子吃了补充体力,然后继续前行,在天黑之前必须找到落脚的地方!”

凌若夕虽然已经退居幕后多年的,但是言语间上位者的威严却是一点都没有退去,她说完话以后,每个人都分头行动,云井辰原本要留下来照顾她的,但是被她给支走了,她不希望自己沦落到寸步不离人的地步。

这里凶险未知,谁也不知道这片森林里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应付的野兽或者神兽,虽然并不是怕这些,但是大家在经过刚才的一场浩劫以后,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为了安全起见,天黑前必须找到落脚的地方。

而且,她也非常的想要确定,这里,到底是哪里!

为什么和前一世的生存环境那么相似!

要是真的在经历过这样一场浩劫以后,自己再带着一帮人穿越回去,那就真的太戏剧化了!

“美人儿,快点尝尝,这是我在最高的树上采摘的果子,好甜好甜的!”最先回来的人是轩辕华宇,他仗着自己的轻身功夫比较好,在森林里迅速的穿梭一圈之后,就马上返回,手里只那够了只够自己和凌若夕吃的食物。

凌若夕道了声谢谢,拿过青色的果子仔细察看以后,确定应该不是什么有毒的野果子,这才正准备吃,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一片树叶,将她的果子打落在地。

“不能吃!”说话的是圣雪,她用衣襟装着很多食物,着急的喊道。

“怎么了?那果子我都已经吃过了,没有一点危险,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害了美人儿不成?!”轩辕华宇说这话的时候着实有点委屈了,就是因为害怕会让凌若夕受到伤害,所以他才自己先尝过了拿来的,现在圣雪这么一闹,弄的好像是他要陷害凌若夕似的,怎能叫他不着急。

凌若夕许是觉得圣雪有点小题大作了,声音缓慢的说道,“圣雪,这果子我自己也查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碍!”

没有责备,但是语气间却有着不容忍反驳的威慑力。

圣雪咬咬嘴唇,“这果子却是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甚至是很好的补品,但是那是对别人,而你,和别人不一样,凌姑娘,以后吃东西的时候,还是多加小心一些的好!”

圣雪为人情冷,很少说话,现在为了凌若夕,竟然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却是让人觉得很惊诧,回来的云井辰和小一两个人都惊呆了。

“娘子,你没事吧?”云井辰听到圣雪这么一说,就开始有点紧张了,看来自己必须时时刻刻守在凌若夕的身边,你看他才刚离开一小会儿,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叫他怎么能放心得下!

凌若夕却是并没有回答云井辰的话,而是一直盯着圣雪,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圣雪姑娘,看来你对血咒和我身上的沁骨冰心毒还是很了解啊!”

没有任何的语气,就像是说今天天很好,今天你怎么样的似的,她云淡风轻说道。

然而,她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圣雪几乎冰冻在原地,她之前说过,自己并没有办法解血咒和沁骨冰心毒,甚至说一点都不知道这两样东西,可是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小野果子,就暴露了所有。

看来凌若夕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没想到她的思维跳跃的这么快!

“果然是名声在外的凌若夕,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能让你联想到这里,真是佩服!”

圣雪说着,由衷的弯腰,为凌若夕鞠了一躬。

“不敢当,既然圣雪姑娘不愿意说出个中缘由,我也不会勉强,如今九死一生,我现在对生死看的急淡,能快乐的活在当下,便是一种幸福,不必时时刻刻想着自己身上的毒,说实话,要不是姑娘刚才提醒,这一路走过来,我真的快忘了自己还是一个身中奇毒的人了呢!”

凌若夕说的很轻描淡写,听的人却是各怀心思。

长孙灵儿在心里暗暗的赞叹,凌姑娘果然是豁达,竟然能在这样的情形下说出这样的话,要是换做是自己,不一定能有这样的好心态呢!

轩辕华宇却是在想,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差一点就害了美人儿,下次一定要先让小一或者圣雪看过,才能那东西给美人儿吃。

小一却是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尽快找到解救师姐的法子。

云井辰只是心里一疼,这就是他的女人,坚强的让人心疼。要是有一天她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定然不会独活!

“没事了,大家赶紧吃点东西准备上路吧!”云井辰让小一将自己手里的所有东西都一一的检查过了,这才用袖子擦一擦递给凌若夕,自己则坐在旁边又是给她递水又是擦果子的。

凌若夕多想说,你不用这样一直伺候着我,但是看到云井辰那么心疼自己的眼睛,心里又有点于心不忍。

说实话,对于能不能找到解药这事,她自己现在也没有一点把握,要是日后自己真的忽然间离开这个世界,那也能让云井辰多一点两个人在一起温存的回忆,给不了他更长的陪伴,那就多留一点温暖的记忆给他吧!

这样想着,也不再强求什么了,云井辰给水她就喝,给果子她就吃,吃饱了喝足了,一行人继续上路。

太阳已经开始慢慢下山,夕阳的余晖照在每个人的身上,影子拉得很长,在空荡的山路上,只听见几个人的脚步声,夹杂着几声空灵的鸟叫。

“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道美妙的歌声划过天际,落在夕阳渐渐变红的山涧。

凌若夕想起自己以前交给凌小白的歌曲,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觉得在这个地方唱这首歌,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于是间,就情不自禁的开始唱起来。

云井辰紧紧的护在她的身后,从来不知道凌若夕唱歌竟然是这么好听,以前只知道凌小白唱歌要人命,没想到她的娘亲唱歌也要人命。

只是区别在于,一个是因为太过好听,一个是因为太难听。

一个是娘,一个是儿子,怎么两个人的区别就这么大捏?难道凌小白是因为遗传了自己的原因?

云井辰忽然有了这个认知以后,就赶紧打住,不敢再想了,他改天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唱唱这首歌试试,看自己是不是也是唱歌要命,而且,是以哪种形式要。

小一不是第一次听凌若夕唱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下听到这首歌,他忽然有种很想家的感觉,而且,有一种好像,回不去家的感觉。

“真是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咕囔一声,没有细想,继续跟着大家的脚步往前走,相信马上就能到村落了,因为他好像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日落西山,正是用晚膳的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