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36章 村庄疑云

第636章 村庄疑云

夜终将过去,凌若夕再次是冷冰冰的脸,这让云井辰心里有些失落,他的媳妇什么时候能如昨夜一般温柔呢?不过也想道,若是她一直都如昨夜一般,她就不是凌若夕,也不会是他云井辰的女人!

他云井辰爱的就是这样的凌若夕。

在村庄里面闲晃,都让凌若夕她觉得她快成了整日游手好闲的人。在这里吃了人家许多,她想到还是下田去帮叶心儿干点儿农活。当然,她不是想干农活,她只是觉得日子太平静,她内心就越不安。

似乎是眼里看见的和内心的感觉成了反比。

云井辰却比她更早一步,她起床的时候,床头放了采摘的鲜花,她知道这是云井辰采摘给她的。

忽然觉得心里一番暖意,她这毒素,终究还是对她有影响的。

内心微微叹气,必须找到根治的法子,不然这毒素终有一日压制不住,要出大事!若是过去,她也觉得她的命只是一个人的,现在她有井辰,有小白,有那么多关心她的人。她不能死!她起床,却在一片小菜园里找到了云井辰的身影,他正在和叶心儿聊些什么。周围还有小一他们,似乎都在快乐地摘菜。

叶心儿对着云井辰笑着,似乎两人很亲密。

她心里觉得一阵不舒服。

叶心儿感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在自己的身后,刚回头,便看见了凌若夕。

“早啊,凌姑娘。”叶心儿对着她笑了笑。这次的笑是发自真心的,得意的笑。丝毫不掩饰,叶心儿有看了一眼云井辰,知道叶心儿的得意到底在哪里了。

才短短几日,她同身为女人,不会不知道叶心儿也喜欢云井辰的。她的夫君不是一般的男人,长相自然不用说,天生流露出的霸气,足以吸引这种村姑的目光。

对他有好感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她打错主意了!这是她的夫君。

她一把走上前,握住了云井辰的手,然后再顺势偎依在云井辰的怀中,云井辰先是一愣,然后目光满怀宠溺地看着凌若夕。

叶心儿果真眉头皱了一下。

“内子未打招呼无礼了,刚才还多谢叶姑娘教会我这摘菜之法,我要教我娘子了。”他说完转头,然后十分细心地对凌若夕说明如何摘各种菜才能不伤及蔬菜藤蔓。直接把叶心儿丢在一边仿佛她一下子变成了空气。

原来,他这样细心地和叶心儿讨教都是为了可以耐心教她。凌若夕想到这里,心中那种不愉快的感觉也一扫而空。

她欢快地接受他的传授,虽然她这个夫君老毛病又犯了,就是教她的时候,还不忘了乘机吃她豆腐。不过吃就吃吧,谁让他是她的夫君呢?天底下的男子,能对她这样的也只有他一人了!

这边凌若夕在和云井辰你浓我浓,那边却吵的不可开交,长孙灵儿和轩辕宇华,似乎在比谁摘菜摘的多。

让小一一下子觉得自己的成了孤家寡人,于是他屁颠屁颠的去帮同样独自一人的圣雪。菜园的半日就这样度过了,他们把摘好的菜给叶心儿,要叶心儿下厨,叶心儿端着菜去了厨房。

云井辰和凌若夕对望了一眼,凌若夕开口道:“叶姑娘,我也想学两道可口的菜肴,以便日后能做给我夫君吃。”她好不容易开口,语气却是冷冷的,仿佛是命令。

“好吧,你跟我来,我教你做菜。”叶心儿微笑道。

接着叶心儿便教了凌若夕做菜,不过等凌若夕端着两盘黑糊糊的东西上来的时候,大家惊讶的眼睛里面简直就像是塞了一个鸡蛋。

众人唏嘘:看来做菜真的不适合凌若夕,她还是适合统治天下。

“看着干嘛,吃!”凌若夕看着他们。

“啊,为夫肚子疼。”说罢,云井辰跑地飞快。

云井辰跑了后,小一也想遁逃,谁知道凌若夕只是扫了他们一眼,谁也不敢动:“我想,应该没有人觉得肚子疼了吧?肚子疼这菜我还是会留给你们吃的。”

结果大家便把那两碗黑乎乎的东西吞了下去。

凌若夕看着大家把东西都吃了下去,表示满意点头,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至于他的夫君,她觉得他没有必要吃。她浅浅一笑,不过在众人看来却是恶魔的笑容,只是叶心儿脸色不怎么好看。

“怎么,你到厨房有什么发现没?”云井辰很认真地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摇头:“食物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那你为何还做出两道黑的东西。”云井辰微微一笑,似是看出了凌若夕的心思。

没错,天底下懂她的人,只有云井辰一个了。

“果然,还是逃脱不了你的眼睛啊,所有的东西都没有问题,但是问题是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东西太好吃了,比如一个西红柿,普通的都是酸酸的,但是这里却是甜美可口,最肥沃的土壤也不过如此。”

她穿越过俩深知食物的含糖量除非有特别的方式,只和日照有关,现在这里日照平常,却能产出如此的食物,肯定有什么问题。

这里的人看上去也普通,别告诉她这种山神保护这种话,她连神族都见过,那应该是最接近神的了,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她不信鬼神之说,只相信力量的强大,便能够改变天地。拳头够硬才能成为王者,才能保护他人。

这个村庄并非古怪,却也是最古怪之处,太过于完美,前面是花海,后山是温泉,有萤火虫,似乎一切的得天独厚都归了这个村庄。

没有人发现这么个好地方,村中人口稀少,这一切的一切看似顺其自然,其实这个村庄的完美却是最不自然。

云井辰也早已这样料想到了,因此这几日,他们摘果子泡温泉,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探听,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村庄。

不管如何,再一日,他们便可以启程。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这样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全套的东西,看上去更加会像是一个圈套。

他们经历地太多太多,必须谨慎,不论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都一样。那扇金色的大门后未必就没有危险,这里她虽未感觉到什么玄力,可是拥有力量之人却能够感觉到其它的力量。就像是力量的互相感应一样。

这里有时候会流露出一股十分特殊的力量,她也说不上来的能力,若有似无。必须赶紧走,不然他们就走不了,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昨日你们去泡了温泉,今夜我们去抓鱼吧,村子附近有一条河流,里面有许多鱼,味道鲜美可口,只在夜间出没,抓到了,明日一早便有鱼汤可食。”叶心儿总是会提出许多新点子,来想办法留住他们,不让他们有想离开的念头。

凌若夕点头,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管是他们吃的食物还是其它的东西。

若是有如此得天独厚的环境那边就这样简单地玩玩也无妨吧。于是一行人连同叶心儿在内又开始抓鱼。

水不是十分冰凉,果真有鱼跑来。

凌若夕看准鱼的走向,稍微一用玄力就立刻将鱼抓了起来。毫不费力。云井辰也是如此,不一会儿他们便抓了一大框鱼。

这让叶心儿都看呆了,道:“没想到你们抓鱼还真是厉害。”她尴尬地笑了笑。

“这些鱼你可以拿走了,不然不新鲜,不是要给我们做鱼汤吗?”凌若夕对叶心儿道。

“也对。”说罢叶心儿便一脸尴尬地转身,还不忘了多看云井辰两眼。凌若夕就是这样,不喜欢别人觊觎她夫君,即便她是一个山野村姑,没有任何威胁也不行,她的夫君从来只属于她一人。

圣雪看了看凌若夕,便道:“我们回去吧。”

“啊?可是我还没玩够。”小一说了一句。

“你想打扰他们吗?”说罢她有看了一眼凌若夕,当然还有一双眼睛发着寒光,当然是云井辰的眼睛。

每次风景最后都被云井辰和凌若夕独占。

他们只能离开。

两人又在河边,看着月光和繁星,本来依偎,却听见有一声狼叫,丛林里出来几匹狼。

云井辰倒是不怕,一挥手将狼打死。却发现,这狼死后忽然复生,似乎不怕任何力量。

凌若夕看着事情果真不对劲,于是也发出玄力,加大力道,这些狼本来死了,却也立刻复活。这到底是什么狼!

他们两个顿时不敢轻敌,这狼群不简单!

果真还是被他们盯上了吗?

凌若夕,这次决定发动毁灭性一击,既然有狼的尸体会重新复活,那就把它们毁的连渣滓都不剩。她用了一记大招,瞬间狼群毁灭,地上出现一个土坑。

这时候林子里有人声,叶心儿走出来看了下地上的土坑微微一愣。

“凌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刚才吹了一阵风,太猛烈了就这样了。”凌若夕就这么说道。

“哦,好。”叶心儿继续呆立。

此时叶心儿心里估计在呐喊,什么风啊,能吹出一个土坑,这个凌若夕太扯了。

“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凌若夕道。

“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们,要早些回去,这附近有狼群,常在午夜出没,不过午夜之前是没事的,快些回去吧。刚才你们没有遇到狼群吧?”叶心儿问道。

“好吧,娘子,我们回去吧。“云井辰忽然笑了,将手伸到凌若夕面前。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也微微一笑,将手放在了他手中。

他们朝着村子的方向回去,似乎是忽略了他们身后的那道怨毒眼神。那是叶心儿发出的,此时她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她的眼神寒冷,虽未散发出杀意,但是却如冰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