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37章 傀儡之术

第637章 傀儡之术

昨夜的狼群,让凌若夕有了防范,这是呆在这里的最后一日,明日一早,他们便要启程。这村子再怎么奇怪,也和他们没关系。

昨日夜晚的那群狼,实在是太过奇怪,也太过诡异了。为何村外会有狼群出没,若不是凌若夕用了大招,不把那狼群的尸体毁灭的干干净净,恐怕他们便要陷入苦战。这世上最难的胜利,莫过于你的对手是无法死去的。

要赶快离开这个村子才行。

凌若夕一早起来,便少有的并未看见众人,叶心儿出来道:“他们一大早便跟着我爹去打猎了。这是你们呆在这里的最后一日,爹说要去打一些野味。别看我爹年纪大了,但是身体还是硬朗的很!”

凌若夕点头,看着叶心儿不说一句话。她只是在沉思着什么,始终目光锐利地盯着叶心儿的背影。

云井辰从房间走出,昨日虽然受了惊吓,但是这三日除了狼群之外也算得上是难得的好日子,平日危机太多,经历千辛万苦他们才在一起。当然要好好地“疼爱”一番自己的娘子。

这次倒是意外的凌若夕比云井辰起得稍微早一些。

只是桌上没有早饭,也不知是叶心儿有意还是无意。

云井辰果然也是皱了皱眉头,道:“若夕,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说罢便向着厨房走去。

山林中打猎的一行人,跟着叶心儿的父亲叶海正在抓小动物,好给他们增加点儿野味。小一和圣雪半天没说一句话,只是跟在他们后面。

还有长孙灵儿轩辕宇华。只是一些小野兔,倒是几个陷进便可以捕捉。只是这时候,忽然有奇怪的声音在草丛之中悉悉索索。

一只凶猛的老虎忽然跳了出来,顿时大家便大惊慌了起来。

这个时候叶海便道:“不好,快跑是老虎!”

大家吓得四处逃窜:“等会儿到山下回合,能先逃的就先逃。”说罢叶海便消失在了山上。

虽然小一他们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圣雪也是魔皇的女儿。不过他们也不想去打老虎,还是可以跑掉的。

几人速度飞快地在山下回合。

叶海带着几只打的野兔,便提早回了家里。

“啊!色狼!”他们刚一进门,便听见了叶心儿的喊叫,这喊叫从厨房发出,众人听闻立刻赶往厨房,不仅如此,离得叶心儿住的比较近的几个邻居也来了。

这时候一个景象出现在他们面前,小一他们一行人的嘴巴直接张开都说不出话来。

前面的景象实在是不可能发生,但是却有发生了。

云井辰从后面搂着叶心儿,那声叫声是叶心儿发出的。凌若夕也赶了过来。云井辰似乎没有回神,不过他立刻一推,推开叶心儿,将她推倒在地。

叶心儿被推倒在地也没有爬起来,反而是哭了起来:“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啊,女儿就被这个男人给轻薄了。”接着她越哭越伤心。

周围站着的村民开始交头接耳,互相讨论。

“什么做主?明明是你自己扑上来的。”云井辰一副纳闷的样子,他本想帮凌若夕去找能吃的东西,来到厨房,却不料碰上了叶心儿。叶心儿也是狠的,一下子从他身后抱住他,他本想挣脱,但是却挣脱不得,身体好似被操纵了一般,接着更糟糕的是叶心儿开始大叫,然后不知怎么的他的身体不听使唤,几乎只是一瞬间,一个动作反转过来,变成了他似乎真的在非礼叶心儿。

他,向来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释,若是碰到如此场面,可是凌若夕也在场。他想对着凌若夕解释,可周围的村民开始指指点点。

“枉费我们父女两个还待你们若恩人一般,谁知你们却如此忘恩负义,特别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早就对我女儿图谋不轨!”叶海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完全把云井辰当色狼。

云井辰也不怕说的难听,他反而一笑,他们太小看他了!他是谁?岂又是寻常百姓的非非之口能阻挡得了的。

他刚想开口,却有人抢先一步。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究竟是想做什么呢?要我们赔钱吗?”云若悠冷冷地道,她相信云井辰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那就是这个叶心儿有问题了。

“爹,女儿不要钱,他做出了此等玷污女儿之事,让女儿如何在乡亲们面前抬得起头,女儿只有自刎了此残生了!”说罢她叶心儿便想一头撞死。

却被叶海一把拉住:“你们还是不是人,如此逼迫我女儿,女儿别死,爹今日一定要为你讨个说法!”

说罢他走到云井辰面前道:“今日不若你就娶了我女儿,我女儿可以做你小妾,也算是救救我女儿了。”

“不行!他不能娶你女儿。”凌若夕冷然一哼,这父女两个演这出戏是骗谁?原来是看上了她家夫君啊!

不过她的男人又怎能容得他人染指!

“他是我的夫君,你女儿我可以赔大把的银子,甚至可以在这天下,找一个贵族嫁了,并且做正室,想让我夫君做丈夫,你想都别想。”凌若夕把话说的十分明白,对他女儿负责可以,她可以找一个贵族娶叶心儿,但是云井辰不行。

“爹,可是是他玷污了我,我怎么又能嫁给别人?”叶心儿继续道。

“哈哈,你们几个太过分了,女儿被玷污了不娶也就算了,还想让我女儿嫁给根本没见过面的人,贵族?贵族又如何,有女儿的名节重要?”叶海也发怒了。

“啪!”凌若夕一把将灶台劈开,瞬间面前的东西化为灰烬,她凌若夕从来就不准别人去染指她的男人,敢这样,这完全就是找死,若不是因为他们现在还算是普通人,她根本就想直接毁了这个村子!

“我们现在就走!”凌若夕看了一眼叶心儿便走了。

云井辰只是笑了笑,再也没看地上的叶心儿一眼,果然,她才是最了解他的人,他知道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们走在村子的路上,云井辰道:“娘子不想听为夫解释吗?”

“你又何必解释。”凌若夕忽然笑了。

“对啊对啊,那个叶心儿分明是故意勾搭,今日我们在山中还遇到老虎了!”小一在一旁说的头头是道。

“我认为这件事的确有些蹊跷。”圣雪虽和他们刚认识不久,却也皱着眉头。

“是不是蹊跷,不久便知。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附近似乎太过于安静了。”凌若夕皱着眉头,村民们为何都没出来。

“是啊,太安静了。”长孙灵儿也道。

周围的农田,村子连一个路过的人都没有,完全死气一片。整个村子好像没有人居住一样。

他们继续向前走,却发现了几个村民手中拿着铲子,或者是镰刀,叶海带着叶心儿忽然出现冲他们道:“云井辰,今日你必须得娶我们家心儿!”

凌若夕冷笑,“明人不说暗话,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直接说吧,不要东拉西扯的了!”

“我要云井辰!”叶心儿道。

“不可能,我的夫君,岂容其他人染指!”凌若夕冷笑拒绝。

“那只能对你们不客气了!”说罢后面的村民冲了上来。

对面只是普通人,凌若夕也不好真的拳脚相加,只有和众人一味避让。

不过那些村民似乎不死心,继续前赴后继,似乎不干掉他们不安心。不过也在这个时候,凌若夕看出了一丝端倪,这些村民似乎只是冲着他们来的,而且目光变得十分呆滞。村民聚集地越来越多。似乎都是不要命地冲向他们,口中总是在说要他们负责之类的话。身体倒是玩命朝前冲。

“这些人,没有活人的气息!”云井辰微微皱着眉头,这也太奇怪了。

“刷”凌若夕很快将一个击倒在地,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她没有杀掉这些村民,只是用手刀。

可是刚刚被击倒的村民竟然起来了,并且目光十分呆滞,好似傀儡一般。凌若夕皱着眉头,果然他们中了圈套,接着她也不顾什么下不下杀手,直接对村民们下杀手,但是不论什么样,都没有用村民越来越多,即便是身上出现伤口,也会马上愈合,来攻击他们。仿佛不死的士兵,又仿佛一窝出动的蜜蜂,前赴后继。

“哈哈哈,你们还不投降,我的傀儡术可是打不死的!”说罢叶心儿立刻走出来,然后看着他们,她旁边站着的便是叶海。

“你到底是何人?”凌若夕问。

“凌若夕,我只要云井辰,你们若留下云井辰,其他人都可以走,否则,死路一条!设了这么局就是为了困住你们,三日都找不到机会和云井辰单独相处,可惜啊,我不想再等了!今日便要将他人留下来,不过若是你们不答应,我不介意把你们都杀了,然后再和我的好夫君成亲。”叶心儿瞬间就没了平日的乖巧样子,反而说话带着一分妖异。

“不可能!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吗?”说罢凌若夕便想飞身上前,谁知叶海挡在她面前。小一等人都在应付傀儡,凌若夕本要对付叶海,却发现叶海和叶心儿忽然消失了。只剩下这些村民。这些村民也瞬间不再手无寸铁,反而变得会一些招式,越来越难对付。

若是这样下去他们迟早要被耗死。

时间一晃就过了半日,他们还在和村民耗着,小一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凌若夕和云井辰还好,但这里并非每个人都和他们一样实力超强。

夜晚很快就到了,外面一片漆黑,今夜多云,月亮和星星都被遮住,到处一片漆黑。圣雪拿出火折子,将火把点燃,其余人还在疲惫地对方着这些村民。

一个村民冲向圣雪,这个时候圣雪习惯性地用手一挥,谁知道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村民瞬间浑身燃烧了起来,接着变成了一片纸片人,然后纸片也被烧的一干二净。

凌若夕和云井辰也纷纷用了火烧这些村民,这些村民也变成纸片人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

“我想我们可以走了。”凌若夕道,这实在太奇怪了,难道让他们困了这么久的村民,都是纸片所化?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叶心儿再度出来,不过这次真的是想和他们交手,既然自己冲到凌若夕面前了,谁知被凌若夕一掌打伤。

“噗!”她一口血喷了出来。

“今日暂且放过你们,不过云井辰,我迟早要你成为我的男人!”叶心儿说完这句便再次消失不见,隐匿在黑暗之中。

凌若夕确定没有叶心儿的气息,才放下手来。天气逐渐晴朗,月光再次洒在大地。凌若夕环顾四周,四周的房子、田野、菜地统统不见了,这里只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周围全部都是大树。

第二日,他们又去看了那片花海,温泉,也全都不见了。这只是一块无人之地,那些东西皆为幻化而成。

原来叶海和叶心儿两人一离开,村庄便会消失了,变成了一片森林,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众人震惊,能操纵纸片人,还能原地随意建造起村庄,这究竟是什么一种幻术?他们究竟来到了哪里?

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众人心中满是疑问,启程离开了这个诡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