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39章 你们家的地板不是金子做的

第639章 你们家的地板不是金子做的

夜晚圆月悬空,一声狼叫,使得整个晚上都不好了,此时在京都那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十几名着装统一的少女站在外面。她们手里拿着奇怪的法具,接着变换着奇怪的步伐。

长孙灵儿只是来凑数的,所以站在最后面,没有动什么,其它的少女可都是目光呆滞,长孙灵儿早就发现了她们的异样,长孙灵儿身后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长孙灵儿一眼就认出,那是袭击过他们的叶海。也就是叶心儿的父亲,难道他是阴阳寮的人?

不远处,成群的狼妖从城墙中飞跃而来,这些狼比普通的狼大了几倍,凌若夕趴在不远处的屋顶上吃着酸梅,津津有味地看着。而云井辰却拿着一包油纸包着的梅子,时不时地拿出一颗往凌若夕嘴里送。

若是这个时候有人看见,一定会以为,哇擦,他们两个当是在电影院看电影呢?

狼妖看见下面的女子,似乎是看到了好吃的食物,奋不顾身地往下跳。所有的少女除了长孙灵儿以外,目光都是呆滞,长孙灵儿的目光却不是呆滞的。这些只是一些狼妖,说白了就是一些狼形的魔兽,她还是能对付的。不过她一对付便露出了破绽。

忽然这个时候,那些少女手中的法器亮了起来,凌若夕感受到那些法器竟然发出了一丝类似玄力的东西,将狼妖都弹开。然后叶海手一挥,接着一堆纸片人被丢出来,立刻幻化成了无数强壮的士兵,和狼妖进行着搏斗。

本以为他们可以控制住狼妖,而且这场战事,明显是傀儡占了上风,因为傀儡并不会死也不会受伤。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月亮忽然变成了红色,一轮巨大的红色圆月!

凌若夕抬头往天空一看,忽然小腹觉得略微有些疼痛,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玄力似乎正在被一股从小腹中出来的东西压制住。

“啊!是魔月!不好!”叶海大叫一声,可惜已经叫晚了,那些狼妖的体积一下子放大了十倍不止,对着地面上的那些少女袭击而去,那些少女却任然目光呆滞,一下子数十具少女的尸体,倒在地上,遭到狼妖疯狂地啃食着,整个场面瞬间变得血腥无比!

云井辰发现了凌若夕的异样,便道:“娘子,你没事吧。”

“不知道。”凌若夕虽是简单的说了这几句,可是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已经掩饰了她此时的状态。

云井辰急忙将自己的玄力输给凌若夕,凌若夕才好过一些。

这些狼妖还企图袭击长孙灵儿,长孙灵儿见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便召唤出两只白鹭,在自己面前形成一道屏障,迅速拿出笛子,吹了起来,那笛中带有玄力,威力非同凡响,瞬间将这些狼妖震退。

长孙灵儿这不吹还好,一吹叶海便认出了她。

“是你!”他诧异地说道。

仔细打量了四周,发现在屋顶上的云井辰和凌若夕。

“好啊,没想到你们竟然来到了京都!”他本想做些什么,一只狼妖却扑面而来,长孙灵儿本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准备防御,却发现狼妖从她头顶上扑过,似乎不是冲着她来。

她自己一看,这些狼妖似乎奔着东边的某个方向去了。

叶海心里一沉,看了凌若夕那边一眼,似乎是在做什么决定,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朝着凌若夕走,而是跟着狼妖。

更多的士兵蜂拥而至。因为狼妖去的方向不是别的地方,而是修兰国的皇宫!那里可是住着修兰女皇陛下,若是女皇陛下受伤,那就是叶海十个脑袋也不够赔的!

“咱们也去看看。”凌若夕虽然此时状态不太好,不过她依然睁开眼睛。

“可是,你的伤。”轩辕宇华不知什么时候出来。

“没事。”说罢凌若夕运起玄力,她飞速地飞向狼群的方向,若是她刚才没有感应错,本来她是要压制不住这魔毒,可是分明感受到这魔毒似乎在忌惮着皇宫里的什么东西,她要去看一看,那些狼群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冲向皇宫的吧。

皇宫之中果真一片大乱,不过这并不代表皇宫中就没有能人,想一个女人能当天子,也必须是有几分手段的。

皇宫之中四名地玄高手正严正以待,还有十多名蓝阶高手,和七名紫阶高手。他们正在整个皇宫之中搜寻着魔狼。

云井辰和凌若夕一道来到皇宫,凌若夕可不是想去救什么天子,她只是循着感觉,来到一个皇宫的别院之中,那别院种了几株梨花,有一个大的水塘,还有一个穿着狐裘的人,坐在水塘旁边,弹着古筝。

她隐约感到让她身体里魔气忌惮的东西,便是从眼前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

琴声停止,那人转过头,却是一个男子,长得约莫而是出头,脸色清秀,黑发如丝,眼睛却是冰蓝色的。

“你们是谁?”他打量着凌若夕和云井辰,一个是绝世美女风华绝代,一个是妖孽男子。

他们身上虽有杀气,但是他并未感觉到恶意。

凌若夕来不及回答,她虽然心里暗暗惊叹这个少年的绝色天姿,不过也只是差异,他的容貌竟然可以和自己的夫君有的一拼,其他的就是她想把这个少年拐走,让后让小一带回去研究一下,到底他身上有什么特别能够让她体内的魔气感到畏惧。

当然眼前的人似乎并不知道,凌若夕是打算把他当小白鼠,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淡定在坐在这里了。

这时候,成群的妖狼似乎也发现了这个地方,出现在了这个别院之内。

少年眉头紧锁,这么多的妖狼,他早就料到会这样。

“刷”凌若夕运起玄力一震,那些妖狼纷纷就一片倒地,接着云井辰用快到让人看不见的动作,地上便只剩下这些妖狼的尸体。

“皇弟。”一个女子,带着一群人跑来,她刚才当然看见了那一幕,一招便弄死了狼群,她先是看了凌若夕和云井辰一眼,然后才眼里满是担忧地看着自己的皇弟。

“姐姐。”那个男子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多谢二位侠士救了朕的皇弟。”女人看见那个男人没事,便道:“若是不嫌弃,还请二位留下来,暂居宫中,也好让朕表达下谢意。”

凌若夕其实不想留下,不过她还是点点头,道:“那就有劳了。”

她留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冲着那个男子,当然不是她喜欢上了那个男子。她有种预感,留下或许能够找到魔毒的解药。

云井辰也并未多问,只是点头。

修兰女王当然也有她的一番计较,想着这几个人实力不凡,一招能震退狼群,而且看服装也并非修兰人,在没有查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对自己有害处的时候,就先让他们住在皇宫之中。

两方都有计较,不过她若是知道凌若夕留下是为了让她最爱的弟弟去当小白鼠,恐怕她就会后悔她做的这个决定。

一早上,小一发现自己住的地方被一大群官兵围住,要问为何围住,原因是有人说接他入宫。

小一和圣雪便进了皇宫。

“师姐!”当小一看见凌若夕便亲昵地叫了一句,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夜之间,凌若夕竟然成了修兰国的贵客,居住在修兰的皇宫之中。

皇宫不愧是皇宫,甚是华丽,若是凌小白在,一定狠狠地将这里“打劫”一番,连木头里镶嵌的一枚玉石都不放过!

这让凌若夕不免有些想凌小白了,他们失踪他一定在打探他们的下落。

“师姐,这是怎么回事?”小一有些好奇。

“小一,这话说来很长,晚点再告诉你。”凌若夕第二日早上并无觉得异样,只是昨夜月亮忽然变成红色,才让她体内的魔毒突然变得不安稳起来。

“师姐,让我替您把把脉。”

凌若夕点头,她伸出手,却发现小一的眉头越拧越紧。

“有什么,直接说!”凌若夕干脆地对小一道。

小一叹了一口气道:“师姐,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都说。”凌若夕不管什么消息,她只想听见最客观的实话。

“好消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月未成长,却在昨天夜里成长了一些,不再是沉睡状态,坏消息是,这孩子的成长也伴随这魔毒的成长。不知道昨夜到底发生什么,使得这魔毒受到了影响,恐怕师姐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和这魔毒息息相关。若是这魔毒再不根治,这孩子成长起来,恐怕不是师姐能承受住的。”小一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你是说,这魔毒会威胁到娘子的性命,还是说这孩子会威胁到娘子的性命!”云井辰在一旁听的不淡定了,他抓着小一的肩膀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