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0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第640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今日是修兰国女皇设宴,说是招待贵客,凌若夕穿了一袭白衣,云井辰更是穿了一身大红色衣裳,出席了这宴会。

这宴会不算盛大,修兰皇女仅仅是请了阴阳寮的主事人叶海,和凌若夕。

当叶海看见凌若夕的时候,便马上道:“陛下,这女子恐怕不是什么好人,是敌国的奸细啊!”

“胡说八道,简直一派胡言!”这时候从内堂走出一个人,竟然是穿着白衣的少年,就是凌若夕开始遇见大那位:“他们可是本王的救命恩人!”少年不服输,特别是他凌若夕的眼神,让云井辰看了十分不舒服。

那分明就夹杂着几分爱慕,别人可以忽略,但是他云井辰不能。

“这是我的妻子。”云井辰走出来,愣是这么冒了一句,似乎是在对外宣告自己的所有物。

“皇上驾到。”说罢,修兰女皇走了进来,然后道:“叶执事,你仅阴阳寮的执事,也敢如此大惊小怪,现在叶小姐正在闭关疗伤,你却在此血口喷人,他们二人救了朕的皇弟!”修兰皇帝冷眉一指看着叶海。

“您不知道,叶小姐就是被凌若夕打伤的!”

凌若夕不怒反笑,因为在她听来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们本来就是贪图她夫君的美色,被打伤还算是轻的了。

“是吗?抢别人夫君,被打伤在闭关?真是的,还算是轻的,我真想直接打死她,可惜啊,那日被她跑了!”叶海还有脸说。

修兰女皇的脸色十分不好看,道:“什么叫抢别人夫君,难道我家冶儿没有半点好处?这个修兰国的王爷还配不上叶宗的嫡出小姐?”

这个修兰女王怎么也说不通,自己将弟弟入赘叶宗,为的就是能治好他的病,这叶家小姐竟然如此不知羞耻,去抢别人的相公,若不是看在他是叶家,在修兰国有阴阳寮,能够和皇家抗衡,她这个时候早就要取消这门婚约了!

叶海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便道:“不是这么回事的,这只是个误会。”然后便笑了笑。

“误会?可一点儿都不误会。”凌若夕也笑了,好一个误会,敢抢她夫君,凌若夕飞快地速度一把将叶海抓住,手那是快,眼看就要杀了叶海,叶海的修为自然是没有凌若夕那么高,他连区区几只暴走的狼妖都搞不定。

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角色,他为了保命立刻道:“你难道不想根治魔毒了吗?”凌若夕这才停手,看来,他们把她和云井辰调查的十分清楚。

好,这里不是第三位面吗?看来还是和自己所在的位面有联系嘛,他们来这里是不是也是叶宗一手所为,她就不得而知了。

“皇姐,我并不想入赘叶家,我要嫁给凌若夕!”那个白衣少年,也就是慕容冶指着凌若夕道。

这让云井辰不爽,内心十分不爽,凭什么他要打他娘子的主意。

“本尊警告你,别把主意打在本尊娘子身上!否则本尊不介意踏平整个修兰国!”他看着面前的人。

“我不介意你做大,我做小。”对面的也说了。

这让凌若夕听的是满头黑线,让云井辰也呆了几下。

“放肆!冶儿,休得胡闹!凌姑娘,冶儿只是说说而已。”反倒是这个女皇说话比较圆滑。但是骨子里却并未有那么简单。

凌若夕知道这个修兰女皇并不简单,表面上是打圆场,可是她的修为,也是天玄初阶,也算是一位高手了。

若是云井辰和她权利硬拼,皇宫之中又有那么多的高手,这还不是他们轻举妄动的时候。

况且修兰能稳坐三大国之一,难道这修兰女皇会是个好说话的主吗?其心计之深,未必就不心狠手辣,只怕她心里已是早有了一番计较。

只是凌若夕又岂是善类,她心计再深又如何?别忘了凌若夕在第一位面可是混的风生水起,整个位面之中都无人敢得罪。

“告辞。”凌若夕冷冰冰带着云井辰回头,只是看着凌若夕的背影,慕容冶脸色变了又变,不再是那副公子哥的样子,他对凌若夕的爱慕并非是假的。

他有着不输给云井辰的外貌,甚至被他年轻,为何,他就不能站在这样的女子身边呢?

云井辰现在脸色比什么都难看,竟然有人说要嫁给自己的妻子,虽然他用的是“嫁”这个字,但对他来说也是挑衅,这绝对是挑衅。

他们刚回到住的地方,便发现皇宫之中又一阵慌张,侍卫和宫女都跑得乱糟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圣香随口问了一个宫女,却发现是修兰女皇的弟弟慕容冶发病了,这慕容冶身体极其虚弱,有畏寒之症,时不时地会发作,因此从小被自己的姐姐保护的很好。

凌若夕想,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吧,畏寒之症,上次月圆,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气在畏惧着慕容冶,狼群的目标又是他,她便越发的好奇。

“小一,你和圣雪去为慕容冶诊治。”凌若夕道。

小一点头,知道师姐命自己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所以他也没有多问什么。

“上次我魔毒发作,感应到他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能够克制魔毒。”凌若夕说了一句,好像是故意解释给云井辰听的。

云井辰却抱住了凌若夕,声音很温柔:“娘子,我都懂,等弄清楚了解了你身上的魔毒,为夫再杀了他!”

凌若夕知道,她的夫君又在吃醋了。

凌若夕带着小一告诉修兰女皇小一是大夫,修兰女皇打量了一下小一,最终决定还是让小一试试。

小一给慕容冶把脉,眉头却皱的很深。

然后看了一眼凌若夕道:“王爷天生体寒,这病症一时半会儿无法根治,只有用温性的药物慢慢调养。”

他只得出一句这样的结论,修兰女皇却是眉开眼笑:“看来你和太医说的一样,果真是个大夫,好了好了,既然这样就开些温性药方吧。都撤了吧。”

小一和凌若夕回来,道:“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隐瞒。”

“师姐你看出来了,若是一般的大夫定然会这么说,但是我是鬼医的徒弟。若是我也这么说,就显现不出我的医术高超了。”小一道。

“说重点。”凌若夕直截了当地说了三个字。

“师姐,他的确是畏寒,不过他畏寒却和他天生没有半毛钱关系,换句话说,他畏寒的原因是因为外力,那个人身体里有特殊的东西,发着寒气,但是他却要时不时地忍受着这种痛苦,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那东西是可以取出来的,可是那东西似乎是为了压制着什么。我刚才替他把脉,发现他的脉搏只在一瞬间一些紊乱,但是这紊乱却也有秩序,似乎不是人的脉搏。”小一将自己感觉到的说了出来。

“你是说,这个慕容冶有问题?”凌若夕只有这么说。

“不仅有问题,而且有很大的问题,师姐你说你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会压制住的魔毒,恐怕就是会发出寒气的东西。”小一很确定地道。

云井辰沉思着:“不然,我们将慕容冶绑走,将他身体里的东西取出来?”他竟想到这个方法!

“师傅,我们还未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怎么取出来。”小一道。

“那不如就多呆些日子,小一这几日继续为他诊治。”凌若夕道。

这时候圣雪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不过却又吞了回去。不过这可没逃过凌若夕的眼睛:“圣雪,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他体内的可能是千年雪绒,可以压制住妖邪之气的东西,也许对魔气有一定的祛除作用。”圣雪道。

凌若夕感到好奇,难道是因为圣雪是仙药谷的人才会有这般说法吗?千年雪绒。

“这东西怎么取出来?”云井辰直接问。

“很难,千年雪绒一旦被放进某个人体内,就和那个人息息相关,除非他自愿,否则谁都无法取出来。”圣雪继续道。

“若是杀了他呢?”云井辰为了自己的娘子,当然还有他是自己的情敌,问出来。

“不可,千年雪绒必须找到宿主,若是宿主死了,千年雪绒会立刻融化,除非宿主愿意献出雪绒。”圣雪摇头,她是魔王的女儿,许多东西她虽然未见过,不过却还是知道的。

“那你说这千年雪绒能不能救我家娘子。你不是不知道什么东西能解魔毒吗?”云井辰立刻从她的话语里发现了端倪。

“我只是说那个世界嘛,又没说这个世界,有许多古卷上记载的东西,那个位面没有,但是这个位面不见得有,我虽不知道如何彻底根治这魔毒,但是压制的东西还是知道的,没想到这里能碰见这种罕见的东西。”圣雪略显委屈地道。

“你最好老实一点儿,有什么说出来,才能保住你的小命!”云井辰一字一句地对圣雪道。圣雪点点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云井辰。

只是这招对云井辰根本不管用,云井辰眼里只有凌若夕,别的女人干嘛,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小一倒是有些心疼,道:“只要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会没事的。”然后他把受惊的圣雪送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