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1章 威逼利诱公子哥

第641章 威逼利诱公子哥

修兰皇宫的景色怡人,都是各类花草,香味却不冲鼻,有一股幽幽的淡香。凌若夕住的地方离阴阳寮很近,她夜晚总是感觉到阴阳寮之中有巨大的玄力若隐若现。恐怕这皇宫之中还是有高手存在的,而这高手便存在于阴阳寮之中。

云井辰已经夜探了阴阳寮,却在夜晚的时候突然回来。他摇摇头,阴阳寮之中果真是有高手存在,而且对方用的恐怕还不是玄力,是一种奇怪的力量,和玄力差不多,但是又和玄力有所不同。

凌若夕便想到了这边密宗所修行的密术,恐怕这阴阳寮的势力不简单啊!这修兰国也远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小一第二日便被修兰女皇下旨,说是昨日他给慕容冶开的药方十分管用,暂时压制住了他体内的寒气,希望他今日能继续为他诊断。

为了能够探听到更多慕容冶的消息,小一当然是前去诊断。

凌若夕和云井辰在皇宫之中呆了三日,却也听说一些关于修兰国的传闻,上次他们来的时候,刚好是这里的魔月,魔月的夜晚,月亮是圆的,带有血色,并非一般的月圆之夜。只要天上魔月出现,在这片大陆上的妖兽、魔气都会受到魔月的影响,威力变大。

这也可以解释得痛,为何凌若夕在那晚魔毒忽然发作,凌若夕料想这魔毒也是魔气的一种。

只是这第三位面看上去是三个位面之中最大的,不过似乎并未有表面上的那么好,物资丰富,却存在着魔气。

几个国家没有发生战事的原因,也很明了,来一次魔月就够那几个国家受的了。这边一到魔月妖兽便会暴走。来攻击普通人。

凌若夕不想管那么多,小一这几日倒是也有些消息,小一本来就医术精湛。他这日告诉了凌若夕一个天大的消息,说慕容冶身上好像有不属于人的脉搏,开始他以为是有时候号错可脉,不过这次他却说,他的脉搏好像野兽一般。

只是被什么东西一直压制住了。

凌若夕只是将这话听着却并未多说一句,野兽的脉搏?需要千年雪绒压制住,还有冰蓝色的眸子。

她几乎可以将答案呼之欲出,这慕容冶可能并不是人。

还有一个消息,便是这慕容冶是叶心儿的未婚夫,这边是修兰国,也是一个女系国家,女子可以拥有许多的丈夫。

虽说这修兰皇帝是个女子,可是三宫六院却全是男子,后宫也是相当充实。只是唯独有这个弟弟,是她放心不下的。

却许给了叶宗。

冷月无声,凌若夕现在正在想着如何从慕容冶身上拿到千年雪绒,其它事情一概不想,她不想因为孩子让她没了性命,但是要她放弃腹中的胎儿,那么她会选孩子。

云井辰送来一碗药给凌若夕:“喝了吧,小一说这对你腹中的胎儿有帮助。”他将药放到凌若夕面前。

凌若夕端起药碗,然后狠狠往地上一砸,碗顿时被摔个粉碎:“你这又是想让我不要孩子吗?”她几乎咬牙切齿,浑身散发出杀气。

“为夫选择你有什么错误吗?小一说你若是生下这孩子,那么孩子出生之时便是魔毒最强之时,到时候你的骨血全融,那为夫要这孩子有何用?”云井辰也是难得一次发怒,他只要她好好活着。他可以没有孩子,但是不可以没有她,没了她,他真的想不到他到底为何要活下去。

“云井辰,孩子我也要,命我也要,若是你下次再做出这种事情,我便和你恩断义绝,从此形同陌路,改嫁!”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凌若夕狠心说出来的。她又怎会不知他对她的好,只是孩子,是娘的心头肉,没有哪个母亲会为了自己不要自己的孩子,纵使是没了这条性命,她也想将孩子生下来。

云井辰立刻不说话,而是用轻功飞走。

凌若夕不知道,云井辰用轻功去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将慕容冶打晕,整个人抗了过来。都到凌若夕面前。

接着他用玄力在四周布下结界:“不论如何,我们不能再等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一日日长大,若不压制住魔毒你和孩子都有性命之忧。”既然他的娘子选择孩子和活命,他便相信她,他信母子会平安。

慕容冶被银针扎醒,看见凌若夕。

“慕容冶,你的身体里面有千年雪绒,只要你肯自己取出来,我便不伤及你性命,否则我不介意毁掉千年雪绒,顺便将你杀了。”云井辰对慕容冶道。

“你们要的是我身体里的千年雪绒?”慕容冶皱了皱眉头,他问这话的时候看着凌若夕。凌若夕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想活着,哪怕牺牲他人,她只想要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平安。

“我知道了,果然,我答应取出这千年雪绒,只是一件事你要想清楚,若是我取出了这千年雪绒,许多事情便不是你们能控制的了的了,反正慕容冶我也做腻了。”慕容冶的反映倒是让凌若夕有些好奇,为何他如此爽快地答应。

说罢慕容冶忽然发出银色的光芒,远处的狼群似乎正在叫嚣着,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接着凌若夕还听到狐狸的叫声。

九条尾巴,没错,慕容冶身后有九条尾巴,那是妖兽的象征,可他偏偏是个人!什么东西从慕容冶身上出来,那是一个银色的光球,光球落到慕容冶手中变成了一个白色的雪花状态的晶体。

“这就是你们要的。”慕容冶收起了自己身上的尾巴:“我乃妖狐族人,我的母亲是人类,父亲却是妖狐,这千年雪绒便是姐姐为了压制我身上的妖气特意给我寻的,可是我的身体却受不了它所带来的寒冷,你知道狐族本身就是畏寒,奈何这雪绒也是寒性,现在我修为恢复了,也不能留在慕容兰修身旁。”他说这话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将东西给了凌若夕。

凌若夕不信会有如此好的人,会把自己的东西拱手给她,但是在看到慕容冶皎洁的一笑后,她知道她上当了。

“来人,把这些逆贼给抓起来!”十几名玄力紫阶初期高手将这里围住,其中凌若夕还感受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天玄巅峰的高手。

这个高手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兰修。兰修国的女皇帝!想不到她的修为隐藏的如此之深。

“各位,知道了秘密还想逃,这可不是好样的!”慕容兰修道。

“姐姐,是他们逼冶儿将自己的千年雪绒取出来的。”慕容冶直接一副可怜的样子,看得凌若夕一股厌恶,对他的好感全都没了。

“你们这群贼人,竟然如此对待朕的弟弟!”说罢那十几名紫阶高手便一齐冲了上来,却被云井辰一招挡住。

“不过就是些虾兵蟹将而已,还用得着娘子亲自动手吗?”云井辰一袭火红衣裳,这个女人竟然仗着自己是女王如此骄横跋扈。

“是吗?”说罢慕容兰修便亲自上阵,她本也是天玄巅峰的实力,云井辰哪里容得别人伤害他娘子半分,于是和慕容兰修打了起来。

云井辰出去以后,这里只剩下那些紫阶高手的尸体,当然还有慕容冶。

“怎么?你想和我打吗?”凌若夕警惕地看着慕容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简单。

“哈哈哈,我故意支开他并非是想和你打,千年雪绒你已经得到,我知道你身体里有魔毒必须要依靠千年雪绒压制,不过也只是压制,但是你却无法根治魔毒。你若是想找到根治魔毒的方式,就想办法去叶宗的内宗。”说罢慕容冶瞬间散发出了自己的气势,那并不是玄力,而是一种奇怪的力量,但是凌若夕能感觉到这力量和自己天玄巅峰的实力差不多。

“我这样的力量,在叶族内宗也只能算是泛泛之辈,我知道你是从另外一个位面来的,那个位面到了神玄便是最强,不过你可知道神玄后面还分七阶。叶宗的任何一个人你都打不过,你现在太弱了。”慕容冶似乎只是想放出自己的力量,但是并未想对凌若夕干什么。

凌若夕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弱的。

“你今日为何与我说这么多?”慕容冶和自己说这么多,又不惜将自己姐姐引来,一定有企图。

“哈哈,果真,我心爱的女子在叶宗内宗,我希望你进入叶宗内宗将她带出来,我入赘叶心儿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叶宗内有个至宝,你身上的魔毒或许那个可以完全根治只是我希望你能和我合作。”慕容冶道。

“好,我答应你进叶宗的内宗。”凌若夕知道这是异世界她没有帮手是一件非常吃亏的事情,虽然这个慕容冶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至少有一点,便是她得知了叶宗的至宝至少能救她的命。

“姐姐,你们别打了都是误会!”说罢,慕容冶冲了出去。

挡在了云井辰的面前,慕容修兰立刻停手。

“哼,我才不管什么误会不误会,既然你们知道了冶儿是半个妖兽,就要死!况且冶儿现在不能离开千年雪绒。”

“姐姐,其实您忘了吗,叶宗有一件东西也能帮主我彻底改善体质,只是若是我入赘叶宗,未必能得到那件东西,妖气大不了我自封血脉一段时间,暂时压制住,但是那样东西必须要实力强大的人才能得到。”他看了看凌若夕。

慕容兰修也看了一眼凌若夕,便道:“也罢。”然后停止了和云井辰交手,她并不想做太麻烦的事情,若不是为了她这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