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2章 不得已的姐弟

第642章 不得已的姐弟

凌若夕本应该是个外人,不过因为实力强劲,所以慕容兰修还是告诉了她一些本不该让她知道的事情。便是阴阳寮。

这阴阳寮,是叶宗控制兰修国的一种手段,阴阳寮的高手众多,却不归慕容兰修管。反而是归叶宗,阴阳寮之中的大多数人也都是叶宗之人。

她这个皇帝,在叶宗的压迫之下度日,虽说有自己的地位,不过却相当于将半边江山让给了叶宗,这也是她十分咽不下这口气的原因。

慕容修兰只有保护自己的弟弟慕容冶一个半妖兽体质的人,也必须隐藏自己弟弟的秘密。

提出将自己的弟弟入赘叶家也是希望能够接触到叶心儿,不为别的,叶心儿虽然修为低微,不过却在叶宗有着及其高的地位,可以说阴阳寮的人都为她马首是瞻。原因是有叶宗许多高手撑腰,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她的母亲是叶宗的宗主。

她本人口气狂妄,修炼宗族密术,修为也仅仅相当于天玄初阶的样子,不过却十分好色,看见长得美貌的男子,总是希望带回去做相公。

也不管那人,是否有妻子。

凌若夕忽然想到了上次那个叶心儿设局的情景,她只要云井辰,看来也是出于这点原因吧!呵呵叶宗,看来她是惹上了一个不得了的宗族。不过是又如何,想打她凌若夕男人的主意,也要问她同不同意。

简直就是老虎身上拔毛,找死!

“千年雪绒你先拿去,我到时候会想办法让你进入叶宗,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龙华大陆上疯传,叶宗失踪的血脉在龙华大陆上重现,他们正要找这失踪的血脉,不过我想干脆让你伪装成失踪的血脉混入其中。”慕容兰修道。

慕容兰修这么帮她,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弟弟进入叶宗并非是为了什么至宝,而是为了一个女人,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这个姐姐太过于维护自己的弟弟了,她早就有打听,什么都给自己弟弟最好的,吃穿用度甚至比自己还好,这真的只是姐妹的情谊吗?

不过凌若夕只有点头,他们现在人生地不熟,也只有如此了。

小一给凌若夕用特殊的方式用了这千年雪绒,凌若夕果然发现随着玄力的运转,体内的魔气不会再溢出,并且她的玄气之中,还夹杂着一股寒霜之力。

“师姐,有没有感觉好些,你修炼的是玄力,可以抵抗寒冷,并且你并非阴性体质,而是火属性,这千年雪绒不会对你有任何危害,这个程度的魔毒暂时可以压制。”小一对凌若夕道。

“是啊,娘子。”云井辰也微笑着对凌若夕道,看着自己娘子的脸色好了很多,自己能心情不好吗?

凌若夕此时却没有关心自己身上的魔毒,这个慕容兰修打的是什么主意,她现在不知道,她们也只是合作而已。

这姐弟两个,倒真是让她看的有几分不清楚。

不过在这个时候,阴阳寮之中一股神秘力量忽然涌现而出,日出十分,阴阳寮的动静响遍了整个皇宫。

有传言说叶心儿密术练成,一下子力量登峰造极,凌若夕分明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那力量,是天玄巅峰的实力!

不知那是什么密术,竟然有那么厉害,一下子相当于一位天玄巅峰高手,她笑笑,看来这个位面之中,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第二日,他们便上朝堂之上拜见了这位“天玄巅峰”的高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心儿!和上次想比,她的实力完全已经和凌若夕在同一水平上了。虽然她修炼的不是玄力,不过力量的层次和身为同样力量的能感觉出来。

当然叶心儿也看见了凌若夕,当然还有云井辰

“凌若夕,我们又见面了。”她看着小一和凌若夕还有圣雪。

“这是朕的贵客,舍弟就是他们相救。”慕容兰修对叶心儿道。

“哦?是吗,这件事我已经听说过了,这么说来我阴阳寮之人还真是废物,连我的未婚夫都保护不了。叶心儿柳眉一挑,她这话说出来是在贬低自己的阴阳寮,可实际上,却并未有半分贬低之意思,并且十分嚣张地不把慕容兰修放在眼里。

这个女人太过嚣张了!简直嚣张的程度和自己的师姐有的一拼!小一看了叶心儿又看了师姐。

凌若夕当然知道小一在想什么。

“凌若夕,你的考虑如何了,我要你的夫君!”一句话,说的简明扼要,整个大殿之内,慕容兰修只觉得自己被抽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你已经有皇弟了,为何还要觊觎她人的夫君!”慕容兰修道。

“冶儿我也要,云井辰我也要!”叶心儿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

她这话凌若夕是不知道有没有激怒慕容兰修,但是却把她激怒了,玄力在掌心酝酿,释放出无尽的杀意,笼罩在整个皇宫之中。

凌若夕说动手便动手,和叶心儿打了起来,整个大殿被打的摇摇欲坠,两个有天玄巅峰实力的高手在室内打架,那可是要拆房子的节奏。

“休得无礼!”有一传紫色衣裳的女子从殿外赶来,此人长得和叶心儿有几分相似,云井辰感觉到了她的实力,竟然是神玄期!

远远要高出他们!

她一挥手,凌若夕便觉得浑身无力,当然叶心儿也是如此,她竟靠着一招将两位天玄巅峰实力的人打斗强制停了下来,这力量是多么的惊人!

凌若夕咬着牙,她现在恨不得杀了叶心儿,她的男人她到现在还不死心,既然不死心,那她只有让叶心儿死!

“母亲,你来了。”叶心儿表情严肃了起来。

“修兰女皇,本主问你,你说你找到了叶家流落在外的血脉,可是这位凌若夕?”她皱着眉头对慕容修兰道。

“正是。”慕容修兰点头。

“果然是这样!”叶心儿的母亲,叶家的宗主说完这句话便陷入了沉思。凌若夕却身上暗自运行着玄力,一刻也不敢松懈,似乎是为了随时上去拼命。她不明白她口中的那句“果然是这样的意思”。是果然意识到了骗局吗?

此时云井辰也紧张起来,看着凌若夕,他知道自己的娘子心里在想什么。此时他也默默运起玄力,不过他是准备到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她逃走。

神玄期的人,外加一个天玄巅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不是莽夫,最佳的方式便是逃走。

“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叶心儿的母亲叹了一口气:“你们果真还是从异世界来了,我叶家流落在外的血脉!”

凌若夕立刻放下的玄力,心中觉得纳闷,她怎么知道她是从异世界来的?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心儿只是觉得震撼,深深的震撼,什么叫异世界的血脉。

“上次你在叶家内宗,未将水晶球的内容看完,就私自出来,还去打劫别人的相公,可是预言并非指的是那个男人,而是指的那个女人是叶家的血脉,今日我不阻止,恐怕又是误会一场,内宗族长命我召回叶家血脉。”叶心儿的母亲道。

她说的话,让叶心儿心里真不是滋味:“可是这个男人,是我看上的!”

叶心儿还想再挣扎下。

“放肆!”为娘的话你也不听,面壁思过三日。

说完这句,叶家宗主便看着凌若夕道:“心儿之前的事情还请你别记挂在心上,长老们都十分想你,希望你能和你的夫君去叶家内宗。”她满脸堆着笑意。

凌若夕却任然表情冰冷道:“好。”

她搞不懂什么叶家内宗外宗,她只是想进去看看能有几分把握拿着叶家至宝。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不过凌若夕心中却有许多疑问未曾解决,比如叶家宗主的这份殷勤,比如她到底是不是叶家流落在外的血脉。

还有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真的是那么巧合的事情吗?她想起忽然裂开的裂口,似乎圣雪并不知道下面会是通往另外一个位面的通道,那道裂口是认为的还是什么其它的因素。

一来这里,找上门的却又是叶宗,也不知道小白现在好不好,万千思绪飞快的略过凌若夕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