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4章 云井辰被人打包带走了

第644章 云井辰被人打包带走了

凌若夕只觉得这是挑衅,不过她并不担心,这个人拥有足够能瞬杀他们的能力,却仅仅只是啊打包带走了她的相公。那就说明云井辰暂时没有危险,那么只要她能够成功当上叶家的少主,一切事情便迎刃而解。

她眉头皱了起来,可是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她现在的实力才不过天玄巅峰而已,虽然那些小辈也大多是那个实力,不过叶心儿,却是拥有叶家血脉天分最高的,闭关一次,可以瞬间从那等实力,冲击到天玄巅峰。

若是她再闭关一次,岂不是直接进入神玄期?

神玄期,凌若夕只能苦笑,并非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此等速度进步的实在太快,要知道在龙华大陆,在她那个位面突破神玄期的几乎无人。第二位面的时候,也仅仅只有老妖婆才刚好到神玄期而已。

现在这里,神玄期的高手比比皆是,而且神玄期上面还有七个阶段。这让凌若夕不免对自己有些没有信心。

“师姐,其实你不必没有信心,虽然你的玄力造诣上未必能走这条路,但是你可以修习叶家的密术,不是说密术是和血脉有关吗?”小一似乎看见了凌若夕的烦恼正准备安慰她。

圣雪却呆在一旁没有说话,他们本来就没有太多的交情,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一路上她跟着凌若夕他们倒是在他们的庇护下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算是欠了她一份巨大的人情,并且自己骗了凌若夕。

“密术,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修习。”凌若夕吐出这一句话,这次是唯一一次让她感到无力的时候,她的儿子不在身边,丈夫被神秘人抓走。

现在叶宗又有一堆比她实力高太多的人,而她的实力,在这里就像是一个井底之蛙。

“师姐……”小一还想说什么,却被圣雪一把拉住:“别说什么了,她需要冷静地思考下,凌姑娘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女子,她拥有一颗强大的心,此时的她只是需要冷静而已!”

果然第二日,凌若夕出来了,她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小一做好了可口的饭菜,还特意多做了两个菜。

用完早膳,便有叶族的人来找凌若夕,并且指明只有凌若夕一人能来。那个人便是昨日攻击过凌若夕的叶柳。

昨日叶柳用的是傀儡,所以凌若夕并不知道叶柳的修为如何,现在才发现叶柳的修为竟然也是天玄巅峰的实力。

这里的天玄巅峰当真是和白菜没有区别了。

“大长老让你去叶家的至宝阁,选一个密术法器以便修习。”说罢叶柳便带她来了一个地方。

“这里你大长老特别恩准,每一个修习密术之人都有一个密术法器,叶家每个人的一生也只能进去选一个,你有一日的时间在里面挑选。”说罢他便一推,凌若夕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个山洞。

接着她便来到一个空间,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傀儡,不过凌若夕对这些毫无兴趣,她反而看了看摆着的几本书,是一些密术的基础知识。

原来不管是修习哪个宗族的密术,都需要密术法器,相当于自己的本命法宝,再以法器为引导吸收天地灵气,慢慢顿悟修行,再运用为外力。这和玄力差不多,只不过密术十分依赖血脉,若是没有血脉便无法修行。

而玄力虽然依赖天赋,不过却并不过多的依赖血脉。

七大宗族的密术,只有拥有其血脉的后人才能修习,否则若是换了平常人,最多也只能是看看,没法修习。

密术法器,只是一个引导,凌若夕不知道该怎么寻找,只有在这个地下世界慢慢看。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多,有傀儡、各式刀具。

不过凌若夕却没有一件看上的。

后面她来到了一个房间,好像是冥冥中的牵引,这条路甚是少人会走。

只是这扇门她打不开,门上隐隐约约写着:“血为钥,脉为匙,二者缺一不可。”凌若夕便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门前,忽然门的灰尘开始抖落,血起了一个引导作用,门上开始呈现金色的**,接着门上出现了一只凤凰的图腾,门竟然被打开了。

凌若夕走进去,发现这个房间非常大,没有灰尘,中间有一口棺材,棺材之中躺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长得和凌若夕有八分相似。

她逼着眼睛,好像活人一般。

不过凌若夕却没有感到生者的气息,她将手快速抚上了水晶棺里的人,发现手感冰凉,竟是陶瓷所制!

这并不是人,而是一具傀儡!和凌若夕长得差不多的傀儡?

只是做工太过于逼真,若是不因为触感冰凉,恐怕没人会知道这是一具傀儡。制作这个傀儡匠人一定和这个和凌若夕长得一样的女子关系非常好,或者非常爱这个女子,因为那个傀儡上每一根线条都被雕琢的栩栩如生。

凌若夕看着这个傀儡,发现这个傀儡身上的项链首饰全部都是用陶瓷做的,雕刻上去,不过很好奇,为何这个傀儡只戴了一个耳环,她用手触碰了耳环,这耳环竟然不是陶瓷做的,是金属做的!

黄金制作的耳环,这傀儡全身上下唯一不是陶瓷的是这个东西,这真的是一个耳环!

凌若夕刚才被咬破的手指碰到了这耳环,好像被什么戳破,血再度流了出来,这耳环的似乎活了一般发出奇异的光芒,不过似乎在吞噬着凌若夕的血液。

接着凌若夕便把手收回,另一只手将陶瓷傀儡上的这只耳环摘了下来,刚才一瞬间她竟感觉耳环是活物一般。

她摘下耳环后,便将她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她感觉这个耳环不会伤害她。

耳环被摘下来,那句栩栩如生的陶瓷傀儡在一瞬间碎了,并且化为粉末。

凌若夕再度看了看这个房间,好像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了,到处一副空旷的样子。她走出房间,房间的门再度被关上,她又四处走了走,发现并无奇特,除了这个房间让她哟奇特的感觉外。

她又走回了入口,拿起那几本未看完关于修习密术的书,这密术修习倒是十分简单,没有什么秘诀,只是有一个能够引导灵气的密宝便可以修习。

不过密术的突破却有些麻烦,密术分为九重,若是九重全部修习完,便可以相当于神玄阶段七层。

密术修习十分吃力,前三重可以直接把你送到相当于玄力紫阶的实力,第四重修炼完毕就是天玄的实力,一个大飞跃,可是到后面就是一个巨大的瓶颈。每跳一级便难如登天。

凌若夕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已是夜晚满天星辰,当叶柳打量了凌若夕的耳环时却轻哼了一声,然后转身便走。

凌若夕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而是回到了住处。吃过晚饭后,她便开始修习密术。吸收天地的灵气,她的耳环也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光芒,这密术似乎比玄力还好修习,不知是不是凌若夕本身就有玄力的基础,她感觉通过一晚上的修习,这密术的灵力就好像是玄力的辅助,两者在同一人的身体里并不冲突。

反而相辅相成,若说玄力是刚,那么密术则是柔。两者共处一个人的身体反而不会冲撞。凌若夕这几日忙着修炼密术,小一也在忙着做饭。圣雪也无处可去,干脆和小一一块做饭。

虽然她不会做,不过她也帮着小一洗洗菜打打下手什么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凌若夕修炼的房间忽然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这可把小一和圣雪吓了个半死。

当小一冲进去的时候,发现凌若夕此刻真是灰头土脸说不出的狼狈。

“师姐。”他叫了一句。

“没事没事,吃饭。”凌若夕兴冲冲地跑出来,通过这几日对密术的掌握,她发现若是将密术和玄力结合,威力甚是巨大。甚至能够放出比自己高两个阶层才有的力量,刚才一击至少是神玄期的人才能用出来的。

可是她仅仅将密术之力和她天玄巅峰的实力结合,便甩出了那一招。只是这结合的力度,和分量还待凌若夕拿捏,刚才玄力注入太多,就导致屋顶瞬间炸飞。

小一看着凌若夕,觉得莫不是她这个师姐脑抽了吧?将屋顶炸出了你们一个大洞还十分开心的样子。

圣雪可并非一点儿玄力都没有,她看了看那个屋顶的大洞,十分整齐,像是一瞬间爆发出来的一般,这应该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吧?天玄巅峰?她隐约觉得凌若夕实力恐怕又涨了。

凌若夕开心地吃着饭,没有去管小一和圣雪。

圣雪也在吃饭,然后两人一块去洗完,还时不时地和小一讨论医术。

凌若夕倒是每日勤于修炼,对密术的掌握突飞猛进,若是旁人知道了,恐怕会把她当作怪物,短短几日密术突破了三重,如此的逆天。

当然这也是因为她本身就修习玄力,对这个程度的力量已经有了一定的理解,所以前面的密术才会学的如此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