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5章 新娘要成亲,新郎不见了

第645章 新娘要成亲,新郎不见了

“哎呀,你真是笨死了,笨死了!”面前的人,明显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

“真不知道我那笨蛋外孙女为何会选你这个人当他的夫君,连一个密术都学不会!”他又加了一句,完全就没有考虑过被他打的很惨的云井辰。只是似乎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

三根肋骨断裂,浑身擦伤,他只能笑一笑,连日来非人强度的训练已经让他的体力达到了极限,饶是这样这个老头子还是不满意。

“你怎么说也有云家的血脉,怎的修习密术如此缓慢。”其实那个人也算不得十分老,看上去只是有几根白发,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不仅如此,霸气的感觉一点儿都不输给云井辰。从那一双桃花眼便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男子。他一口一个外孙女。这也是云井辰愿意让他来教导自己的原因。

因为他便是凌若夕的外公,亲外公。虽然云井辰对凌若夕的身世有这巨大的疑惑。不过眼前此人并不打算告诉云井辰,只说凌若夕的身世是个极大的秘密,若是公开了出去,恐怕整个第三位面之中要变得一团乱,也将凌若夕推入危险之中。

可是纸终会有一日包不住火,凌若夕的真正身世和血脉总有一日会公诸于众,要在那个时候到来之前,她身边的人,必须有能力保护她。

这也是这个男人为何对云井辰训练如此苛刻的原因。不过凌若夕并不知道,她的丈夫正在为了保护她而受着极其严格的训练。

因为她凌若夕从来就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她一直都相信,她有能力保护自己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

“轰!”一声巨响,这次凌若夕直接炸了一整间房。凌若夕摇摇头,看来这密术和玄力结合而出的力量实在过于复杂,她无法精准的掌控,一个不小心就会失手。

小一则每日被他这个师姐弄得心惊胆战的,苦了圣雪和小一要每日爬上房顶去修补房子的大洞。那感觉真是苦不堪言。

圣雪还有些玄力,可是小一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所以都是每次圣雪在房顶上修,小一在下面把东西递给她。

凌若夕也变得愁眉不展,她弄不清楚原因究竟是出在哪里,玄力和密术虽能融合,不过却十分不均匀,这种不均匀会导致力量暴走。要控制它们完美融合,最佳的方式便是要使整个用两种力量都变得均匀。

可这毕竟是一件十分精细的活计,若是在战斗中,既要抵御外敌,又要精细地配置力量,这对她来说完全不可能。

不过在凌若夕的词典里,只有可能两个字,将不可能的东西转化为可能,这才是她的风格。她回头看了看被炸的乱七八糟的屋子,然后对在修补屋顶的小一和圣雪说了一句:“我去外面练习。”接着她便运气玄力,去离她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的外面。

若是在房子里修炼会炸掉房子,她干脆把地点搬到外面,对着一面山崖,缓慢地凝结玄力,还有密术,综合起来。

她一个没有主意,竟然加大了玄力的凝结,接着密术也加多,她知道她仿佛在做一个大型的炸弹,若是失控,威力会巨大。

要对准山崖,却发现此时,手中凝结起来的力量几乎不受她的掌控,反而是那力量似乎想抽干她身体内部的玄力和密术,她想停止可惊讶地发现停不下来。

难道她凌若夕就要因为力量失控而死在这里了吗?她不信,于是她更加集中精力,想要操控这股巨大的力量,她感到十分吃力,这力量太过于强大,让她操控不来。

正当这股力量要迸发的时候,她隐约感觉到自她耳朵上传来一股淡金色的力量,融入这力量之中,这力量开始变得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并且轻易掌控。接着她挥舞一拳,对面的山崖顿时被打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山崖的其它位置却完好如初。

她内心又惊又喜,这并非力量的暴动,如此精准的位置,是不是说,她可以完美地控制住这力量。

刚才耳环的力量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耳环不仅仅是密术的媒介,更加有调和力量的效果?她一下子欣喜若狂,按照刚才的样子再来了一遍,只是分出一小份注意力集中在耳环上,果真,这耳环有调和力量的作用。

又一个打洞打在了悬崖峭壁之上,不过她用的玄力太多,几乎枯竭,便没打几下便回去了。想不到这力量如此强悍,只不过刚才太兴奋一下子没有顾及到玄力的多少。

她走之后过了一会儿有人路过这悬崖峭壁,发现里面几个深不见底的窟窿顿时一惊。到底是谁有如此本事,竟然将这悬崖打穿,要知道叶族这附近的峭壁里面的物质可不是一般的泥土,还有硬度极其高的寒铁成分。

此人起码是神玄期的高手!

而这个人便是叶心儿,她本来只是路过,却看到这些,料想到几位长老不会没事来打峭壁,内宗宗主又在闭关,她的母亲现在正在忙着准备她和慕容冶的婚事。那只有叶家的小辈了吗?

到底是哪个小辈,修炼速度如此之快一下子突破到神玄。她是要去当叶家内宗少主的人,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

只是她做梦也想不到,这是凌若夕所为。

凌若夕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小一和圣雪已经修补好了房顶,可口的饭菜摆了一桌。小一的手艺越来越好,凌若夕还是那副老样子,吃着饭菜,看了看桌上的碗筷。心道若是金碗筷也许吃的更加舒心。不免又想到了凌小白,她现在很想丈夫和儿子。

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想他们的时候,她必须变得更强,才能夺回丈夫!

表情依然是冷冰冰,脸上却是说不清的坚毅,晚饭过后,叶柳便来了,他丢了一张请帖给凌若夕。

这是叶心儿和慕容冶的请帖,那个妖异的狐族男子,竟然真要入赘叶宗。婚礼定在后日,显然这已经是两家商量已久的婚事。婚事并非在叶家内宗举行,而是要在修兰国举办。

这时候那些内宗的门人也可以有机会出去一番,只是还呀回来参加一个月后的叶家内宗少主选拔。

凌若夕也得到机会可以出去一番。

她出去的时候,并未再有人给她戴上眼罩,封闭感官。因为现在她已经算是叶宗的人,原来叶宗果真在一片山谷之中,不过离皇宫不远。似乎山谷周围还布置了幻术陷阱。若是不知道如何走出去,哪怕是一支军队来,都能全军覆没。

不过小一和圣雪却被叶宗以强烈的方式留在了山谷之中,凌若夕知道他们是怕自己不回来,才让他们当人质。

可是即便不留下小一和圣雪凌若夕也会回来,因为她相信云井辰应该也在山谷之中。只是她不喜欢叶宗的这个方式,难道自己真的会是叶家的血脉?不,即便是,那也与她毫无关系。他们未曾生养于她,生她的只是她惨死的母亲。

想到这里,她心意了然,目光变得更加冰冷。叶柳只感觉到这个女子身上散发的寒气,大长老让他随她一道出谷,监视这个女人。

叶柳照着做了,他们两个现在共同乘坐一辆马车。凌若夕的衣服总是穿蓬松的裙子,她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她有身孕,而胎儿她早就附加了一道道玄力在周围,保护孩子,因此受到什么伤,也对孩子没事。

终于,他们再次到了皇宫之中,兰修女皇大摆宴席,为了庆贺自己的弟弟和叶心儿成亲。

慕容冶也难得换了一身红火的喜服,真个大殿好不热闹。

按照修兰国的习俗,新人必须在河边放花灯,并且新人的亲友也必须放花灯表示对新人的祝福。

凌若夕走到皇宫内的小河边,捧着宫人们早已准备好的花灯,点燃。

她却觉得这花灯有些古怪,在她点燃的那一刻,忽然觉得腹中一股抽痛,顿时脸色发白。叶柳看出了她这一点儿,她被扶着到一旁修习。连带叶柳也和她一道休息。

花灯放到一半,忽然狂风大作。

“哈哈哈,叶心儿就凭你也想让我心爱的人入赘叶宗,简直休想!”接着便有一股风将慕容冶卷了起来。

叶心儿和众人想运起力量去追,却发现这时候身上的力量竟然消失了。凌若夕在远处看着这一切,叶柳顾不得凌若夕飞快的过去,想阻止这一切,却离得太远,他去的时候慕容冶早已消失不见。

原来是那花灯有问题,怪不得凌若夕觉得腹痛,原来是可以消除玄力。

不过这次以后,叶心儿完全被人看作了一个笑话,大婚当日,新郎被不知名的女子劫走,一下子传遍了整个修兰国。

她派阴阳寮的人查了三日三夜,也没有找到慕容冶,顿时气愤地回了叶宗内宗,去准备家主争夺之位。

凌若夕不知道这是否是个闹剧,只是一笑,她无非也就是来看个热闹而已。只是慕容修兰的脸色十分不好看,还在派人寻找着慕容冶,甚至有些精神异常的样子,发了疯似得找。

看来这人还真不是慕容修兰派人劫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