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2章 就是这个下场

第652章 就是这个下场

夜晚风大,周围的树木一直被风吹地抖动着。

云井辰穿了一身火红的衣裳,腰间别着一把长剑,从头到尾,他都未曾拔过剑,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有了拔剑的冲动。

因为他的娘子不想和别人组队!

“别这么见外,小妹只是我看看你们的本事而已,你也许已经不知道,叶心儿已经组了一个队伍,听说叶心儿本次不止来抢夺腰牌,还是下了令要杀了你。”叶飞直截了当地对凌若夕道。

“有本事就来杀,来几个我也不怕。”凌若夕瞬间用玄力灭掉篝火然后准备飞快离去。这个时候却传来一声嚣张的声音。

“哈哈哈,凌若夕既然来了怎么急着走,莫非知道我在附近吓得不敢出来了吗?”这是叶心儿的声音。

她的声音嚣张,却在凌若夕听来是如此地惹人讨厌!

“凌若夕,我真的很想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叶心儿出现在凌若夕的面前,当然还有上次那个凌若夕看见穿着黑色衣裳的女子。

那个女子凌若夕知道并不好对付,当然还有叶兰,她竟然也加入了叶心儿的队列。当然不止这些,还有上次那个叶小三,叶家宗主的三儿子,那个没有和凌若夕较量的人!

他们四个人一个队伍,三个神玄期,还有一个叶小三。叶小三的修为凌若夕看不来,这个人总是透着病态和古怪。

“大哥,五妹,你们也在这里啊。”叶小三倒是说了一句。

“你若是要去他们那边也可以,我绝不阻拦。”叶心儿看了一眼叶小三。

“心儿,别这么说嘛,我怎么会去他们那边呢,凌若夕打伤了我二哥,我当然是要对付他们啊。”叶小三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他们耳边想起,让凌若夕有些觉得想吐。

“凌姑娘,看来你还是要和我们一组了。”叶飞倒是一笑,显然他不想和叶心儿一组,反而去和凌若夕一组。

凌若夕没说话,既然叶飞要和他们一组,也许这没坏处。

“叶飞,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带着叶五妹走,我可是要直接杀了凌若夕的。”叶心儿毫不掩饰地道。

“我今日要是不让你杀了她呢?”叶飞也微微一笑。

“好啊,那今日我连你也杀了。”说罢她对着叶兰使了一个眼色叶兰飞快地跑过去,叶飞飞了出去,他们两个应该在不远处打斗。

接着那个黑衣女子也过来,不过她却是盯上了云井辰,云井辰看了一眼凌若夕道:“为夫去去就来。”说罢也和黑衣女子飞走了。

接着叶五妹想动手先发制人去对抗叶心儿却被也小三一把拦住。

“五妹,还是跟哥哥叙叙旧吧。”叶五妹被拖住。

剩下的,就是这块地方,荒凉,大风吹。凌若夕和叶心儿的对峙了。

“我想看看,究竟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强者才能拥有云井辰不是吗?”叶心儿的密术忽然散发出来,周围全是力量。

凌若夕也不甘示弱,她散发着自己的气场,和叶心儿打了起来。

远方那些还在争夺着木牌的人感觉到了这种压迫,一个,不起码是几个神玄期的人在这偌大的空间之中打斗。

拥有神玄期实力人们之间的打斗,绝对不是他们单纯地能搀和进去的,方圆几百里内,会毁的一点儿都不剩下。没有哪个人愿意找死去迎接这力量的余波。

凌若夕和叶心儿的本事不相上下,这个叶心儿,不愧是叶族天赋最强大的女子,不仅嚣张而且十分厉害。

纵使这样,凌若夕还是毫不服输。她们两个在这边打斗,而云井辰和叶红在另外一边打斗。

云井辰的剑早已出鞘,而这个黑衣女子确实说不出的诡异,天知道她身上到底犯了多少杀戮,黑色的玄力,是云井辰从未看到过的。

女子几乎没有表情,冰冷,不对是连冰冷都感受不到,好像是一个无心的傀儡。

叶红看着云井辰这个妖艳的男子,她的眼里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杀”。杀掉眼前的人,师傅说她入了魔道,必须要无心才不容易被控制,她的目的是杀掉凌若夕。这是她的使命,所以她才来参加这次的比试。

她是无心的,因此才会如此专注。

战斗的本能让她感觉到了面前的人和他一样的专注。云井辰化身为一个无形的剑,一次次地刺向叶红,而叶红一次又一次地反击。

凌若夕正在和叶心儿战斗着,她不喜欢这种僵持的战斗,她想全力一击,这个想法让她觉得她自己是个疯子,但是又很享受其中。

她是个战斗狂人。

“看来你也耗得差不多了,看来我要拿出我真正的实力了,不然还真的是杀不了你!”叶心儿嘴角涌现出一股邪恶的笑意,她真正的实力是什么,那便是她是神玄二阶的实力。

相当于密术四阶中期的一个实力。她的力量比凌若夕还要高一层。

凌若夕感觉到了她力量的威压,虽然自己的突破比她低一阶。不过若是换了旁人,低这一阶,也许会败。

不过凌若夕想搏一搏,她究竟是死是活,她想看看玄力和密术的结合,能不能和叶心儿拼一拼?

两股极大的力量几乎蓄势待发,一股是来自叶心儿,一股又是来自凌若夕。周围的树木摇晃的更利害了,力量形成的气流引得四周狂风大作。

叶飞抬头看了看浮在半空中的两人,果然叶心儿也出大手笔了,不过凌若夕能应付吗?

这种力量就连云井辰也感受到了,只不过他还在和眼前这个和战斗机器没两样的人打斗。忽然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轰!”整个秘境之内一片轰鸣,这一片树林被轰炸的一点儿也没有剩下。

但是,凌若夕和叶心儿不见了,谁也看不到他们,不仅如此原本在打斗的人都停止了打斗改用本身的力量护住了自己。

等叶红再度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云井辰不见了。

云井辰现在急着找到凌若夕,至于打斗,关他鸟事啊!

自己的娘子对自己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叶五妹跌跌撞撞地走出来,她没想到叶小三会如此难以对付,她的三哥,这个阴险毒辣的人。

满身伤痕。

凌若夕去了哪里,她被力量弹到很远的地方,密术开始单独护着她的身体,她没有受到很重的伤,不过却浑身是擦伤。

她醒来的时候在秘境之中的一条小溪边,孩子有千年雪绒护着没事,只是身上的伤口略微显得疼痛。她用力量感觉到周围没人,只有一些小动物,天知道她被轰出了多远?

她用水擦拭了下身上,然后拿出小一让她在在身上的治愈皮外伤的药,小心翼翼地擦上。

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了有人过来,飞快地躲起来,却发现一身红一男子。她慢慢地从树后走出来,她现在身上没有剩下多少玄力,密术也几乎快枯竭,现在的她正之最脆弱的时候。

好在云井辰找到了她。

“我来帮你上药。”云井辰接过她手中的药膏,缓缓地帮着凌若夕上药,力道十分轻柔,似乎在小心呵护着凌若夕一般。

凌若夕虽然和云井辰算是老夫老妻了,不过却老脸一红。因为这种感觉伴随着疼痛和一种痒痒的感觉。

“娘子,你这是害羞了吗?”云井辰忽然吻了一下凌若夕小小的伤口。

“谁害羞了!”凌若夕虽然冷冰冰地说,不过她口吻却说的有些快。让人感觉到一种着急而娇羞感觉。

“娘子。”云井辰看着自己的娘子,帮她擦好最后的药。

凌若夕知道自己要休息至少一日,才能恢复力量,不知道叶心儿死了没有。她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她和叶心儿都不住地被两股力量弹开。

叶心儿应该在与她相反的方向才对。